科學網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科學 論文

tag 標簽: 科學寫作

相關帖子

版塊 作者 回復/查看 最后發表

沒有相關內容

相關日志

分享 科學寫作:摘要撰寫及常見錯誤(三)
liwenbianji 2016-11-15 21:13
• In addition to properly formatting their abstracts, international authors must also pay attention to the proper use of English writing conventions and grammar . 除了摘要的格式正確外,還要注意 正確使用英文寫作習慣和語法 • Next we look at some actual case studies taken from edited abstracts. 案例研究 • “…complex adsorbed at the hanging mercury drop electrode (HMDE)…” → “…complex adsorbed to a hangingmercury drop electrode (HMDE)…” EXPLANATION: first mention 首次提到 • “…linearly with the increment of the concentrations…” → “…linearly with increasing concentrations…” EXPLANATION: not concise 不簡練 • “…not in … such as L-dopa, pinephrine ... pyrogallic acid (PA), and gallic acid (GA).” → “…not in … such as L-dopa, epinephrine ... pyrogallic acid (PA), or gallic acid (GA).” EXPLANATION: in a list, negative = “or”,positive = “and” 在列舉時,否定的用“or”,肯定的用 “and” 未完待續 理文編輯預存得贈禮活動進行中 100萬元的贈送金額和禮品等你拿
個人分類: 理文編輯|2155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科學寫作:摘要撰寫及常見錯誤(二)
liwenbianji 2016-11-9 19:19
Think of each sentence as representing one of the following “codes” based on its function: 根據功能,每個句子分別代表以下 “代碼” B = B ackground information 背景信息 P = Principal activity/ p urpose/scope/aims of study 主要活動/目的/范圍/研究目標M = Information about m ethodology 方法 F = Main f indings/results 重要發現/結果 C = Main implications/ c onclusions of the work 重要意義/研究結論 S = S uggestions/recommendations 提示/建議 *Tip: B, P, M, F, China Science! Adapted from Weissburg and Buker (1994) Stimulus-induced oscillations in plant cell cytosolic free calcium. Ca 2+ is implicated as asecond messenger in the response of stomata to a range of stimuli. However, the mechanism by which stimulus-induced increases in guard cellcytosolic free Ca 2+ ( are transduced into different physiological responses remains to beexplained. Oscillations in may provide one way in which this canoccur. We used photometric and imaging techniques to examine this hypothesis inguard cells of Commelina communis. . External Ca 2+ ( e ),which causes an increase in , was used as a closing stimulus. The total increase in was directly related to the concentration of e , both of which correlated closely with thedegree of stomatal closure. Increases were oscillatory in nature, with the pattern of thdegree theoscillations being dependent on the concentration of e . At 0.1 mM, e inducedsymmetrical oscillations. In contrast, 1.0 mM e induced asymmetric oscillations. Oscillations were stimulus-dependent and modulated by changing e . Experiments usingCa 2+ channel blockers and Mn 2+ -quenching studies suggested a role for Ca 2+ influx during theoscillatory behavior without excluding the possible involvement of Ca 2+ release from intracellularstores. These data suggest a mechanism for encoding the information required to distinguishbetween a number of different Ca 2+ -mobilizing stimuli in guard cells, using stimulus-specificpatterns of oscillations in . 未完待續 100萬元的贈送金額和禮品等你拿
個人分類: 理文編輯|2528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科學寫作:摘要撰寫及常見錯誤(一)
liwenbianji 2016-11-1 23:10
Writing Science in English: Abstract Writing and Common Errors 科學寫作:摘要撰寫及常見錯誤 by Chad Walker Importance of Abstracts 摘要的重要性 Let reader decide whether to read further 讓 讀者決定是否繼續閱讀 Is the 1st part to be read , therefore it sets up positive or negative expectations for the remainder of the work 摘要是文章的 第一部分 ,關系著讀者對全文的 印象好壞 Should encourage readers who decide the topic is relevant to read further 應當吸引讀者 繼續閱讀正文 If poorly written, discourages reader from reading further 寫的差的摘要會導致讀者停止繼續閱讀 Should be aimed at both readers who will read the abstract only and those that will read the complete paper 摘要應當既能吸引 單純的摘要讀者 ,又能吸引 閱讀全文的讀者 Tips for Writing an Abstract 摘要寫作技巧 Be clear and brief and try to avoid abbreviations. 簡明扼要 , 避免使用縮寫 Describe methods and results in the past tense. 方法 與 結果 部分使用 過去時 Discuss conclusions in the present tense ; avoid perfect tenses. 討論 部分使用 現在時 ;避免使用完成時 State document contents in present tense. 文獻內容 使用 現在時 The use of I and we is preferable in many journals to the third person and the passive. 使用 第一人稱 ,而不使用第三人稱和被動語態 Do not use synonyms e.g. if you use “housing” in one sentence, do not change it to “casing” in another. The reader may think you are discussing two different things. 不要使用同義詞 ,否則讀者會認為你在指兩個不同的事物 The abstract should be u nderstandable when read separately from the paper (i.e., stand-alone ) 即使在沒有閱讀全文的情況下,摘要也可以作為一個 獨立的部分 為讀者所 讀懂 未完待續 與中國作者攜手的20余年, 理文編輯秉持專業精神盡心潤色。 理文編輯愿意一直為您的論文語言保駕護航。 點擊 領取300元優惠券
個人分類: 理文編輯|2685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微分符號“d”不要寫成斜體
熱度 7 kexuechuanbo 2015-12-18 11:16
勿將微分符號d誤寫為斜體 科技學術論文,特別是數學類博碩士學位論文中,常見有同學將微分符號d,誤寫為斜體,是不正確的。這雖為一個很小的大小寫、正斜體、量和單位書寫的問題,但它牽涉了一些重要的科學寫作規則。如果,我們的論文,就連這些枝節“小問題”都很講究,很符合寫作規范,那就很容易博得審稿人、學術期刊編輯的好感,提高采用率。 科學寫作有關國家標準規定: 凡是人名做單位者一律大寫,如安倍A,伏特V,千伏kV等,公里km中,k為千字頭,m表示米,故均為小寫正體。 凡是量符號,均為斜體。 微分符號d,是英文differentials首字母的縮寫,不是量符號,也不是人名,故用正體小寫。與量符號 x,y 組合后, d x, d y ,d為正體, x,y 均為斜體 。 1675年, 萊布尼茲 分別引入「d x 」及「d y 」以表示 x 和 y 的 微分 (differentials),始見于他在1684年出版的書中,這符號一直沿用至今。 微分 符號d取英文differential,differentiation的首個字母(difference)。其中,與 微分 概念及符號d相關的 英文單詞 有divide,decrease, delta 等。另外,符號D又叫 微分 算子。
個人分類: 科技學位論文寫作|8160 次閱讀|8 個評論
分享 科學寫作中“compare to”等同于“compare with”嗎?
熱度 3 LetPubSCI 2015-5-13 09:10
Compare這個動詞后面可以接to或者with, 那么compare to 和compare with是不是可以互換呢?我們來看看它們到底有什么區別。 Compare to 用來強調兩個不同事物間的相似之處。 麥林韋氏詞典的網頁(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compare)上舉了莎氏比亞的一句詩: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這里compare to有比作的意思,是用來做比喻的。另外還舉了一個例子:The singer's voice has been compared to that of Elvis. 這句里雖然不是比喻,但還是“比作”的意思,強調的是兩者的相同。 Compare with 用來將兩個事物間相同的特征進行比較,看它們是相同還是不同,一般是為了強調兩者的不同。 Sales increased 10% in the summer compared with the previous season. 因此可以看出,compare to 一般用在文學作品中,是為了讓語言更生動,更形象。而在科技寫作中我們比較實驗組和對照組的時候,我們是為了強調兩者之間的差異,無一例外是需要用compare with的。 Compared with mice inoculated with control cells, mice inoculated with YAP-deficient cells had smaller primary tumors and fewer metastatic lesions. 麥林韋氏詞典的網頁上還有這樣兩個例子: tall compared to meeasy compared with the last test這里有“相對于”的意思,看起來表達這層意思的時候“compare to” 和“compare with”都是可以的。注意這里tall和easy都沒有用比較級 (taller, easier)。但是這個用法在科技論文中應該不太用得到,因為科技寫作要求準確,我們不會說Rats on the high fat diet are fat compared to rats on the regular diet. 而是會說 Rats on the high fat diet gained significantly more weight than rats on the regular diet. 或者 Compared with rats on the regular diet, rats on the high fat diet gained significantly more weight. 所以只要記住科技論文中描述組別之間的差異用compared with就可以了。 其實很多英語母語的作者也會把這兩個詞用錯,已經發表的文章中應該用compare with 而用了compare to的比比皆是,但是這也不表明這兩個詞可以互換使用。至少在標準英語里還是將它們區分開來的。當然,英語是個不斷變化的語言,有些非常規的用法用的人多了可能變成常規用法,也許將來有一天compare to和compare with之間的界限會越來越模糊甚至消失,我們就可以隨意選擇了。 (此文由LetPub編輯原創,轉載請注明來自LetPub中文官網: www.letpub.com.cn/index.php?page=sci_writing_35 ) 進一步了解, 請點擊查看: www.letpub.com.cn SCI論文英語潤色 │ 同行資深專家修改 │ 專業翻譯 │ SCI論文語言改寫服務 │ 格式排版整理 │ 聯系我們 相關資源: 科技論文寫作輔導材料
4506 次閱讀|5 個評論
分享 科學寫作之文章的連貫性(一)
熱度 2 LetPubSCI 2015-5-7 09:46
從事自然科學研究的科學工作者,有個親切的稱號是“理工男(女)”。由于長期接受理工類學科的訓練,加上本人的天賦,一般理工生的邏輯思維都比較強大,在工作中,對于什么是因,什么是果,怎樣推理,來龍去脈弄得清清楚楚。然而對于一部分埋頭鉆研的理工生,也有一個小小的缺陷,便是害羞木訥、不善言辭。甚至在下筆寫文的時候,也會感到困擾,似乎只會做、不會寫。這一點對于個人科研道路的發展,是非常吃虧的。畢竟,衡量一個人的科研水平,很大一部分憑據是其發表文章的質量和數量。所以,我想對所有理工生說,寫作,也是一項很重要、很基本的技能,必須重視! 科技論文的寫作和文學創作不同,前者不要求文筆優美、詞藻華麗、句式繁復,但是對于文章的清晰明確和連貫通暢,是有著最基本的要求的?萍颊撐牡慕K極目的是為了和其它科學家以及大眾交流,清晰明確和連貫通暢都是為了保證讀者能夠迅速準確的理解文章內容。關于清晰明確這一點,之前有寫文提到( “科學寫作之拒絕中國式含蓄與模棱兩可” )。這里我想說下文章的連貫性(coherence),因為我感覺這也是很多作者所欠缺或者忽視的一個方面。 所謂連貫性是指一篇文章從段落到段落,從句子到句子銜接平滑自然,組織安排有邏輯有條理。從文章的整體結構說,科技論文一般已經規定有一個大概的框架:摘要、引言、材料和方法、結果、討論 。摘要是一個單獨的段落,引言、材料和方法、結果、討論則組成文章的主體。在下筆之前,作者對于各個部分所要表達的內容是哪些、如何組織安排,應該有個大致的想法。 在引言部分,可以考慮一種“倒三角”式的安排。也就是說,從廣泛(broad)到具體(specific)。比如,從一個科學問題的背景和意義,談到現有的研究進展 ;再從現有的理論和實驗證據,指出其仍需繼續發展的部分,并提出一個具體的亟帶解決的問題。 接下來可以論述解釋自己的研究假設(hypothesis)。這里我想強調一下,很多最有價值的科學研究,都是對某一具體問題首先提出一個假設,然后為了驗證這個假設的真偽,設計實驗、收集數據并進行統計分析,再得出結論。我們稱這樣的研究為“假設驅動”(hypothesis-driven)。值得一提的是,一項研究是否為hypothesis-driven,是評審人(研究基金申請的評審以及論文稿件的評審)評判其質量的標尺之一。所以,如果一項研究確實是hypothesis-driven,一定要明確清晰地在引言部分寫出自己的假設,直接用(Therefore we hypothesize …)之類的句式。這是對該研究的性質的嘹亮宣言,不能模糊,不能省略! 材料和方法部分從結構上來說一般作者都沒有太大問題,需要注意的是可以參考文獻里方法部分的描寫,但是只能參考。至于具體的文字,根據流程盡量用自己的話寫出來。對于涉及數據統計的文章,材料和方法部分(通常是末尾)應該對所采用的統計方法有一個說明。 在結果部分,因為開展每一個具體實驗都是有原因的,應該根據這個原因安排內容的先后,并在文字描述上寫清楚其間的邏輯聯系。結果部分的每一個小節里,應該避免毫無由頭地直接甩出一串統計結果、不解釋不說明(我曾不止一次看到過這種寫法)。我們應該解釋一下為什么做這個實驗,以及統計數據的結果說明了什么。 在討論部分,有些作者覺得這部分內容和引言有重疊,所以干脆直接復制粘貼一些引言里的句子、甚至是小的段落。但是其實討論和引言的側重點還是不同的,引言是鋪墊,而討論是延展。討論部分可以考慮采用一種與引言部分相反的、“正三角”式的安排,也就是說,從具體到廣泛。從對實驗結果和新發現的總結,到這些發現對目前研究的意義、填補了什么樣的空白。如果實驗發現新穎、出人意料,需要特別突出強調,這一定會引起讀者包括評審的注意。在前人做過類似工作的情況下,可將實驗結果與其它結果比較,如有不同處則分析原因。再從結果延伸到相關理論或者理論體系加以討論。 以上大致介紹的是怎樣讓整篇文章的結構有序連貫,方便讀者閱讀,避免不必要的誤解。下篇博文里我會說說在一個段落里如何讓句子之間的銜接連貫、緊湊、流暢的一些技巧。 (此文由LetPub編輯原創,轉載請注明來自LetPub中文官網: www.letpub.com.cn/index.php?page=sci_writing_34 ) 進一步了解, 請點擊查看: www.letpub.com.cn SCI論文英語潤色 │ 同行資深專家修改 │ 專業翻譯 │ SCI論文語言改寫服務 │ 格式排版整理 │ 聯系我們 相關資源: 最新SCI影響因子查詢及期刊投稿分析系統
7006 次閱讀|4 個評論
分享 魏建勝的科學寫作博客-Sciencewriting Jason Lesson One
Jasonjiansheng 2013-11-7 16:28
How to use Fig. making a point? The baseline is nooooot make it the subject of the sentence, at least not take it the primary strategy. Images convey the data, and further, the information derived from them, but they are not the data and information themselves. In the writing, you urge the content to show, not indulge the Figs to tells. To showing is to convice; to tell is to force feed. Telling is weak. Chinese make that mistakes, simply for imitating the wrong guy. They following the template as a rule, not as a principle. Rules are stiff. A good example I find in Sean R. Agnew (Viginia U) illustrates my point perfectly. In a paper, 85 times of Fig. were used, no more than 8 as the grammatical subject of the sentence. Imprinting? That's a better start.
1126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科學傳播:寫作的力量
熱度 7 jiahepeng 2011-9-21 20:37
在9月中旬《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公布的全美最權威的大學排行榜中,麻省理工學院(MIT)繼續保持了全美第五名的成績。盡管在這里的師生看來,這個排名算不上什么稀罕事,但大家都認可的一點是,作為以理工科為主的美國一流高校,科學傳播既是學校的美譽之一,在塑造學校的美譽度上也非常重要。 而麻省理工學院比較媒體研究中心主任James Paradis教授則在其經典著作《麻省理工學院科學與工程傳播指南》中開宗明義地指出,“傳播對任何專業必不可少。在科學與應用科學中,寫作本身就有助于知識的形成,并讓同行及更廣泛的大眾能獲得它!币舱驗槿绱,MIT高度重視該校學生的寫作訓練,科學寫作尤其是重中之重。 課程多樣化 在新的2011-2012學年的秋季學期,MIT共開設了39門寫作課,其中大約有11門與科學寫作直接相關的課程,其他課程則大部分為比較通用的散文寫作,也包括文學領域的小說寫作、詩歌寫作、莎士比亞詩歌研究。值得一提的是,還有一類課名為跨學科寫作,頗有文理兼修的含義。 在接受《科學新聞》采訪時,麻省理工學院科學寫作項目主任Thomas Levenson教授冥思苦想了半天,又板著手指頭一一核對,終于確認,MIT的科學寫作類課程,應該是他所知道的全美高校中數量最多的。 這11門科學寫作類課程,大部分是開給本科生,由于MIT的理工科學生壓倒多數,自然也就是以理科生選修為主。 實際上,除了科學寫作項目外,MIT還有一個科技與社會系,開設了科技史、科技倫理、科技哲學和科學傳播類課程,每門課都要求學生進行大量的寫作訓練,也可以用來提高該校學生的寫作能力。 在科學寫作項目負責的11 門科學類寫作課程中,一半是比較基礎和廣泛的科學寫作,即便很基礎,這些課程也都根據教師的專長進行了細分,并且都在課程上加上了新媒體字樣(Science writing and new media),表明這些課程不會忽略新媒體的作用。例如,一門寫作課上課程要求上寫著重點進行醫藥領域的寫作,另一門課則重在闡釋科學寫作與大眾溝通的關系,還有一門寫作課將技術的傳播納入了視野。除了科學寫作課外,MIT還開有科學新聞課,也同樣是面向理工科本科生開設。按照Levenson教授的理解,在強調寫作方面,這兩門課并無不同,但科學新聞課程結合作為普利策新聞獎得主的教師的經驗,更多容納了新聞操作方面的一些因素。 除了這些入門課程外,MIT還為感興趣的本科生及研究生開設了科學應用文寫作(Essay writing)、科幻小說寫作、科學創意寫作、腳本寫作,并為計劃專門從事科學寫作的研究生開設了高級科學寫作研修班,后者是每周6小時的高強度小班訓練!捌駷橹,90%的(高級科學寫作研修班的)學生都在從事科學寫作的工作,其工作地點從媒體到實驗室的傳播信息人員再到自由撰稿人或科學作家,不一而足,”Levenson驕傲地說。 而高級科學寫作研修班的研究生,都是來自科學寫作碩士專業。他們本科如果來自MIT的,大部分選修過各種科學寫作類課程。除了這門延續一年的課程,以及科學應用文寫作和更小的、與碩士論文相結合的獨立研究科學寫作類課程外,對于科學寫作專業碩士生,其他就是任由其在哈佛和MIT兩校數以千計的課程中自由選修與科學(含科技政策和科技史)相關的課程。在這兩所世界最優秀、又有非常強的互補性的大學的結合下,學生可以獲得一攬子的科學專業知識學習的機會,以能源領域為例,在哈佛肯尼迪學院選修了能源政策,在MIT則可以選修各種能源技術概論,同時可以在哈佛商學院選修能源市場管理,而在MIT的斯隆商學院選擇能源技術管理課程。 “我們的課程并不培養本科生寫論文的能力,那些應該是其研究生計劃的一部分,但如果能通過我們的課程,學會清晰明了地表達科學概念,那么對專業論文寫作以及以后與科研管理和資助者的溝通當然會更加容易,”Levenson教授說。 考評不拘一格 這些科學寫作課類課程的選課人都是憑著興趣來的,筆者旁聽了多門課程,發現選課人都超過了最大人數限制,不得不協商退課。而從教學的角度而言,每門課的教師可以各有風格,但共同的風格就是講得少,討論多,每門課都會布置大量先是閱讀、以后是寫作訓練的作業,然后課上大家一起來討論。 值得一提的是,MIT的科學寫作項目十幾名教師,只有一個擁有博士學位,還是多年前轉行寫作之前的物理學博士,其他人都是業界資深的科學寫作專家,包括多位獲得過普利策新聞獎的記者和普利策圖書獎的科普作家。 “在考評時,我們從不要求大家都來寫論文,每個人都要用自己領域中取得的成績,由其同行撰寫推薦點評材料,這些成績或者是一本書,或者是一部影視作品,或者是其他領域的研究,”Levenson表示。
個人分類: 科學傳播|3950 次閱讀|8 個評論
分享 [特別專題]加入松鼠會,是過程而非結局
songshuhui 2011-6-2 01:09
云無心 發表于 2011-05-10 17:52 文/云無心(作者為科學松鼠會成員,著有《吃的真相》) 松鼠會的門檻很高,有不少博士被拒之門外; 松鼠會的門檻并不難跨過,有幾位本科在讀學生就成為了松鼠。 加入松鼠會不是一個結局,雖然有個松鼠的“頭銜”在某些場合也有點“時尚”; 加入松鼠會是一個過程,在科學寫作的道路上永遠可以獲得助益。 成為松鼠需要什么條件? 有基本的科學素養,會檢索、閱讀和總結科學文獻,有不錯的寫作能力。最后,這些的加和乘以一個系數:參與科學寫作的興趣和熱情。 如果你擁有了這些條件,不妨來打一場“松鼠進階游戲”。不管你能打到哪一關,都會有收獲。 第一關:投名狀 科學松鼠會的論壇(www.songshuhui.net/forum)里有一個版塊叫“ 松鼠學堂 ”,是壇友們交流學習的地方。對松鼠會來說,也是接納入會申請的地方。 每一位注冊的壇友,都可以在這里把自己的一篇原創科普文章標記為“投名狀”,同時回答三個問題。申請就算提交了。 松鼠會的會員協調委員會(簡稱協委會)會有專人收集申請,只要不是宣揚“另類科學”,基本的科學邏輯和文字過關,就會被給予一定量的“松塔”,從而獲得在這個版塊的回復權限!簿褪钦f,這里不歡迎通常意義上的“民間科學家”,管理員會拒絕給予他們回復的權利。對于實在“另類”的投名狀,還會直接移到其他板塊。 第二關:拍磚與回復 當投名狀在“松鼠學堂”出現,松鼠或者其他壇友會對它提出評價、質疑甚至批評。申請者有責任回應大家的評論。此外,協委會會指派專門的“拍磚小組”對文章認真仔細地閱讀,并對文章各方面以及申請者與其他人交流互動的情況進行評價。 至少三人以上的“拍磚意見”被匯總,提交給協委會進行評議。根據拍磚組意見,協委會進行投票表決。表決結果可能有三種:初評通過、待改進、駁回三種。 “待改進”的申請者可以繼續修改自己的“投名狀”,然后重新申請。而“駁回”的申請者,則需要三個月之后才能重新申請!俺踉u通過”意味著松鼠會打開了大門,成為“花栗鼠”,進入下一級。 不管是哪種表決結果,申請者都會收到正式的評審意見。對于希望繼續申請的人來說,這些評審意見提供了很好的努力方向。 第三關:花栗鼠見習 “初評通過”的申請者成為“花栗鼠”,將會進入三個月的“見習期”。見習期內,花栗鼠獲得“花栗鼠郵件組”和論壇內部版塊“青磚廣場”的權限。在郵件組,花栗鼠可以參與松鼠會的內部討論。在青磚廣場,花栗鼠可以象松鼠一樣,貼出自己的文章接受其他人的批評與建議。 協委會會指派專人與花栗鼠交流,介紹松鼠會的章程和組織機構。了解并接受了章程的花栗鼠進入“寫作培訓期”,目標是在三個月內完成四篇被松鼠會網站接收的原創文章。 為了幫助花栗鼠完成寫作培訓,協委會會跟花栗鼠溝通,根據其專業背景以及寫作特點,選擇指派合適的“導師”進行對口支援!皩煛钡穆氊煱ǖ幌抻冢簬椭ɡ跏筇暨x寫作題材、構思文章結構、潤色文字、回應他人意見、對文章的修改進行最后把關等等。 這四篇原創文章會被貼到松鼠會網站上。多數情況下,它們會被平面媒體所選用。這樣,申請者就逐漸建立起自己的“科學寫作”聲譽,同時也會進入平面媒體編輯們的關注范圍。 第四關:松鼠表決 完成了“四篇原創文章被網站采用”并且三個月期滿的花栗鼠將被松鼠表決是否合格。這更象是一個花栗鼠被認可的“儀式”——完成了培訓任務的花栗鼠,迄今為止都通過了松鼠表決。 于是,花栗鼠就成為了“松鼠”。松鼠將獲得論壇內部板塊、松鼠郵件組、MSN群以及松鼠會網站后臺查看的權限。 協委會向所有松鼠和花栗鼠發出歡迎新松鼠的郵件。自此,新松鼠就正式進入松鼠大家庭,可以跟大家一起討論科學、探討八卦,或者尋求網上或者現實生活中的幫助。 第五關:路漫漫其修遠 成為了松鼠之后,不再有寫作或者其他方面的“硬性要求”。作為松鼠,想在科學傳播領域走多遠,將全靠自己的興趣和熱情。 你可以只是業余玩票,把覺得好玩有趣的知識寫成文章跟讀者分享; 如果你的寫作風格和內容受到媒體青睞,也可以應邀在特定媒體開設專欄; 如果你寫的文章足夠多足夠有趣,松鼠會的“御用”出版機構——“果殼閱讀”會把它們匯集成書,出版、推廣。 而這一切,你都可以交給松鼠會去操心。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全心寫作——只要你把科學的堅果剝開,松鼠會就會幫你把它送給更多的人分享。
個人分類: 專題|1167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特別專題]一位科學記者眼中的科學媒體
songshuhui 2011-6-2 01:06
inkfish 發表于 2011-05-09 15:34 文/某魚(作者為科學松鼠會成員,《解放日報》科技記者) 先來說說,科學媒體(紙質)分哪些類別。 最典型的,應該就像《新發現》那樣的科學雜志,我自己也一直看這本雜志,不過,老實說,始終對其中的中文自采部分不夠滿意,感覺選題啊、文字風格啊甚至照片都比較呆板(也許這正說明我們要培養一批科學寫作人才吧)。但anyway從專業性來說,我覺得此類雜志是從事科學寫作的理工科同學比較對口的工作方向。 然后再來說說像我工作的報社,《解放日報》,在上海還有同類的《文匯報》、《新民晚報》、《新聞晨報》、《東方早報》等等綜合性日報。一般每個報社都會配1-3名科技記者。這一類報紙涉及科學技術的內容分兩大類。一種是新聞、一種是專副刊文章。 我個人理解,其實科學寫作更適合在專副刊上發表,我注意到,和科學松鼠會合作較多的媒體,辟出的版面資源大多屬于副刊一類。一般來說,專副刊在一疊報紙的比較靠后的位置,給每篇文章的空間比較大,2-3k字都是常見的;相比之下,新聞版面一般都在前面,像我們報紙就是1-8版,它的有點是比較靠前,更容易引起關注,缺點則是給每篇文章的空間較小,一般一篇文章也就1k到1.5k;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對文章的文體文風相對規范性要求更高,對年輕人來說,可能會覺得無趣。一般來說,副刊有接受外稿的可能,但新聞版面的話,必須由記者自己采寫。 和專業雜志相比,日報在專業性和留給寫作者的空間相對較小,但它的發行量很大,是所謂的“主流媒體”,作為記者本身,也可以通過一個比較好的平臺去接觸許多大家、專家,對自身來說是個很好的提升機會。 接下來想談談日報的新聞版面(因為專副刊版面的文章要求更接近雜志,同學們應該比較好理解,其他松鼠應該也有更多經驗),需要的是哪些科技新聞。 一類是國內的原創性研究,比如某科研院所做出什么成果,進行報道和解釋; 再就是跟蹤國外的研究成果,尤其是一些比較有社會倫理意義的研究領域,比如基因診療、轉基因植物、干細胞研究之類,也是給予解釋、普及,并且從社會的角度去探討一些非技術范疇的問題;國際研究中,每年的自然科學類諾獎公布,也是比較關注的,而且由于日報的特性,我們往往要在公布的當天晚上做完稿子,強度比較大的還是; 還有另一方面(這個其實可以完全忽略),就是目前流行的有關“自主創新”的報道,此類報道,其實距離科學寫作已經相當遙遠,更接近于政策性甚至政治性報道,就是適當報道一下政府部門,相關機構,為了促進自主創新的一系列舉措。這個其實已經不算科學寫作,但遺憾的是,在目前大多數日報中,這部分內容都是由科技記者承擔的。 最后再來說說日報需要怎樣的寫科技稿的“人才”。 一個現狀是,目前日報的科技記者,大多都是文科出身,缺乏專業背景,導致在從事我上面說的前兩類報道的時候,要嚴重依靠專家觀點。找對一個專家,幾乎是寫一篇成功報道的關鍵。但從報紙需求的角度,日報的確不需要太專業的人寫太專業的稿子,因為它的受眾也是科學素養有限的普通人,所以你會看到許多科學報道都是非常浮光掠影,略去了許多具體的技術細節;而且從客觀性而言,作為新聞報道,完全是作者自己的解讀自己的分析,貌似也有違新聞的基本原則。 但是我的個人觀點是,科技報道,最好記者的專業素養還是要需要高一點,最好是那種“能進能出”的狀態,自己完全理解,又能用很淺顯的語言解釋。試想如果有理工科背景加盟科技記者隊伍,這對于我們這支隊伍的整體素養提升也是很好的呢。 再來現身說法說說我的工作經歷。我是北大中文系畢業的,進了報社,誤打誤撞承擔了科技報道重任。很多大學同學都對我能寫科技報道匪夷所思,但經過了六年多的磨練,加之我平時也在看一些科普類的雜志,所以基本的科學素養還是可以的(嘿嘿,獻丑了)。但是,每當碰到比如解讀諾獎這樣的大事件,還是難免捉襟見肘。因為我對每個領域都只知道一點皮毛,缺乏專業的科學研究訓練,有很多模棱兩可之處,即使采訪了專家,還是覺得寫起來感覺很外行(不知道讀者是不是看得出這種外行)。 所以還是回到上面那句話,為了讓科學報道更好看,讓更多理工科的孩子進入新聞行業吧! ———————————— 小莊有話說的分割線———————————— 2004~2009,我生命中最好的一段時光是在《新發現》度過的。 如果時間回旋,讓重新選一次,我肯定也還是這個抉擇。作為一枚動蕩的感性的文藝女青年,曾為了實現心中的某些渴望矢志進入傳播業,然而隨著時間推移對文化時尚媒體漸生厭倦迷惑,在這個時候得到機會去做一本科學刊物,用接近理性的方式來厘清自己,不能不說是幸事一樁。 這五年的歷練徹底地改造了我。 回想起來,一路上能遇見什么人,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你對這個世界的參悟和理解。尤記得最初采訪的那些科學家,來自各個不同知識疆域,卻無不以其個人風采及美好善意在我記憶里留下了深深刻痕,像是——儒雅清癯會彈鋼琴的洪國藩、有一套“懶螞蟻”理論的郝柏林、笑起來似乎有能量帶著全世界一起笑的金力、在化石營地趁篝火和學生們一起吟詩歡唱的袁訓來……從采訪前的試探準備到成文后的交流商榷,鼓勵、提示、寬宥,籍由他們的幫助我完成了早期一系列報道,而今看來,文筆詮釋都有相當稚嫩之處,但真真感激是采訪對象們一點不在意那些顯而易見的瑕疵。尤其金力老師,日后他在接受其他媒體較為重要的相關采訪之前,都會讓記者去看我為他撰寫的《在我眼里,世界是一張色彩斑斕的地圖》,這對于一個初入行的科學記者來說,是多么大的開心和動力! 限于人手,《新發現》和國內其他科技媒體一樣,在報道力量上一直沒有擺脫過捉襟見肘的困境。很長一段時間里,我一個人負責除了法文翻譯文章之外的所有版面,每期十幾二十頁的資訊,兩篇長文章(一般是自己采寫一篇+約稿一篇),還有一些碎的專欄和書評,任務艱巨,每天連軸轉,后來有記者加入并且也逐漸成長為優秀的編輯之后,這個情況才稍稍得到一定緩解。 《新發現》的自采文章或約稿文章中,某魚同學所說的“選題啊、文字風格啊甚至照片都比較呆板”問題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定存在的,這不僅僅和參訪寫作者的能力相關,也和能拿到的資源、素材有關。歷數這些年的采訪對象,除了一些優秀科學家(大多數是具有海歸背景的)之外,也有來自一些機構或政府部門的科技科普從業者,因著對事物的理解不同,他們所愿意提供的東西是非常不一樣的。比如在制作奧運特別報道《奧運之天》和《奧運之水》的過程中,我曾被很多部門機構“踢皮球”,在北京奔走了一個多星期,除拿到一堆文件和內刊性質的材料之外毫無斬獲,最后的解決辦法是跳過去直接找到高校里承接相關項目的老師,曲線救刊。 不過,一切沒有什么好抱怨的,生活給你很多很多,最好的東西,依然是善意。 2009年離開《新發現》來到北京做松鼠會,做決定的幾個月里,曾數度哭得一塌糊涂。在感情上我做不到割舍這本傾注了許多也得到回報的雜志,編輯部里每個人都像我的親人一樣(那兒單純簡單的環境令得我一輩子也不可能明白《杜拉拉升職記》在講什么),但在理智上又明白自己必須離開,因為必須找到一種方式去和更多的與我一樣有志于做這項事業的人在一起,去找到他們,互相啟發、促進,做出原來想象不到的事情來。在原有的框架和視野內,我能做的,已經接近極限。 我很抱歉的是把很多艱難的工作留給了同事,但也很高興地看到了她們的堅持和成長,縱觀這幾期《新發現》,報道方面其實一直有著不錯的亮點,在目前科技類雜志并不是很景氣的情況下,能以淡定從容去做,才是意義所在,而作為一個保留了特約編輯身份的“前XX”,我依然以它為傲。
個人分類: 專題|1190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特別專題]如何在科學松鼠會學寫作
songshuhui 2011-6-2 01:02
姬十三 發表于 2011-05-07 12:00 文/姬十三(作者為果殼網CEO,科學松鼠會創始人) 我相信有很多學理科,特別是喜歡看科學松鼠會文章的讀者,都會有“我也想寫”的念頭,但苦于邁不出第一步?茖W松鼠會創辦的初衷,就是為科學寫作者提供一個快速入門、交流和展示的平臺。在這里,我們能幫助大家解決幾個問題: 我寫點什么好呢? 寫你最拿手的。我最初起步的一篇稿子(后來夭折了),是看了篇本領域最新的文獻,對這個話題感興趣,查了資料寫出來的。如果你熟悉松鼠會的作者,也會發現,大多數作者寫的都是本領域的信息。想寫的時候,試試反復瀏覽松鼠們的文章,結合著想你自己手頭正在關心的專業問題,找到一個切合點。只要不斷“逼迫”自己,相信你總能憋出一個題目的。 怎么寫? 還是一樣簡單,拿松鼠會網站的文章做范本。你會發現,大多數的文章字數在2000字左右,解決1-2個話題,這也是科普文章最容易入手的方式。你甚至可以多看點松鼠會網站的文章,套用它們的格式,學習如何起承轉合,如何鋪墊講故事,如何講原理。處女作,盡管照葫蘆畫瓢吧,試試,是不是2000字很容易就搞出來了? 怎么修改? 第一篇文章,想必不太滿意吧。嗯,去貼到松鼠會網站論壇,讓網友點評指點下吧。這里活躍著很多松鼠和其他熱心網友,只要你態度夠謙虛響應夠積極,會有很多網友熱心給你建議。照著反復修改幾次,一定大有進展。 發在哪里? 如果覺得寫的還不錯,就投給松鼠會網站吧,我們除了刊登會員的文章,也接受外來投稿的。如果有興趣持續寫作,你可以試著拿這篇文章作為投名狀,來申請加入科學松鼠會。 加入松鼠會之后 針對正式會員,科學松鼠會提供了更多讓你迅速成為職業科普作者的方法(只要你想)。內部郵件組熱烈的討論,青磚廣場不留情面的拍磚,全職編輯為你量身打造的媒體發表建議,幫你侃稿費,幫你談專欄合作,甚至出書建議。松鼠會就是這樣一個平臺,只要你有興趣持續寫下去,在各個環節你都能得到建議甚至直接的幫助。
個人分類: 專題|1129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特別專題]每個環節,作者都有功夫可下
songshuhui 2011-6-2 00:58
seren 發表于 2011-05-06 16:24 文/色人(作者為科學松鼠會成員;松鼠會“基因”征文優勝獎獲得者) 2009年1月,我的第一篇科普文章獻給了松鼠會。兩年來,我從一個科學寫作的新手出發,慢慢積攢了一些心得,其中許多都來自于松鼠會里朋友的幫助,F在把它們寫出來,希望對其他有意進行科學寫作的人有用。其實我也在摸索之中,很多“心得”都很粗淺,而且由于我寫的文章主要是介紹生物醫學方面比較新的研究成果、讀者對象一般定位在受過大學教育的成年人,可能有的內容也不適合有著其他寫作興趣的人。 “為什么要寫科普?”這是我多次向自己提出的問題。與松鼠會的大多數作者相比,我并不是一個“對科普有著悠遠而濃厚興趣”的典型作者。實際上雖然從小就喜歡寫文章,我寫的大多數都是游戲文字——小說、游記、散文,各種風花雪月華而不實的博客。在知道松鼠會之前,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有一天成為一個嚴肅的科普作者。 我的第一篇科普文章是2009年初參加松鼠會第一屆征文時寫出來的。那一次征文的題目是“基因”,我正好幾天前在《自然》雜志的廣播里聽到了關于猛犸象基因測序的新聞,其中一個小細節引起了我的興趣:這些科學家是在ebay上面買來測序所用的猛犸毛發的。雖然這在后來成文時只是淡淡的一筆,但確實是這個有一定故事性的情節,讓我產生了深究下去的好奇心。據此我想,真正促使我提起筆寫科普的動力,除了多年來理工教育讓我能理解、欣賞科學之美以外,恐怕還是自己內心深處對寫作的熱愛——這些科學探索發現中或靈光一閃的趣事,或發人深省的思維方式,或廣泛深遠的歷史意義,書寫起來就令人激動,而在行文時將自己所理解欣賞的東西表達出來,想到有人會看,有人也許會像我一樣感到激動,就更讓我覺得異常滿足。 科學寫作像任何寫作一樣,需要作者花大量功夫在材料取舍、謀篇布局、遣詞造句上面。在這一過程中,作者所需要反復詢問自己的兩個問題。一個問題是:自己想通過這篇文章講清一個什么問題,傳達什么樣的知識,或表明一個什么樣的態度;而另一個問題則是:自己心中的讀者是誰,他們想從這次閱讀中得到什么樣的體驗,又會從字里行間看出什么樣的意思?整個寫作的過程,就是不斷在作者的期望和讀者的實際體驗之間達到一個最好的平衡點,讓雙方交流愉快而有效。 為了達到這種效果,我覺得作者在選題、搜集資料、構思、動筆、以及寫完后修改等階段,都有許多功夫可下。 選題 我記得有位美國的科學寫作者說過,科學寫作是容易的,因為科學發現里有著最好的新聞故事?晌矣X得,無論要找到合適的題目,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題目必須是自己了解的,最好是自己的專業?茖W寫作,尤其是科普,最重要的基礎之一是科學的準確性,如果這一條無法達到,整篇文章也就沒有價值,趣味性可讀性都無從談起。如果讓一個人寫自己一知半解的題目,要達到專業水平的準確,恐怕比較困難。然而,這并不是說我們得把科普文章當作博士論文來寫,事實上,我在寫作的時候,經常覺得那些處于自己大領域之中、小領域之外的題目,往往最有趣。舉例來說,我的大專業是生物,博士研究是青蛙肌肉細胞對神經細胞發育的影響,而我最愛寫的卻往往是有關人腦認知、遺傳、進化等方面的題目。在動筆前,我對這些領域的了解往往并不不如對自己的研究領域那么深入,反而有一種新鮮感,而且不至于被過多的技術細節埋沒,能夠以一種半個外行的眼光站在讀者的角度想問題,寫出更加通俗易懂的文章。但同時,因為我有生物研究的基礎、能看懂這些領域的專業學術文章,能深入理解第一手的研究資料,對保證科學性準確性有信心,才敢涉筆。 在確定選題的時候,我往往會問自己:首先,這個選題我是否感興趣?其次,這個選題的內容是否已經廣為人知?如果是,那我的文章是否可以推陳出新?如果選題很新,那是否有足夠的資料供我參考?這一領域在學界是否還有廣泛爭議?我的文章會不會起到誤導作用?以及,這個選題是否有著重要的科學或者社會意義?在思考這些問題的過程中,我不但可以確定自己是否要寫這個題目,也對以后行文有所幫助。 如何找到有趣的選題呢?如果想找科學熱點,Nature Science這類網站上的科學新聞往往是最新也最有影響力最有趣的研究,而且報道者相當專業,內容翔實可信,看到以后自己再加以了解,比較容易寫出扎實的文章。其他好的科普網站,譬如科學美國人,The Scientist等網站也相當不錯。 搜集資料 我個人認為,不看原始的研究文章,是很難寫好科普文章的——起碼在生物和醫學這個領域。如果僅靠其他人的報道來寫二手文章,一是內容往往不夠準確,二是容易落入窠臼缺乏自己的聲音,三是可能錯過一些有趣的素材。 我一般選好題目之后先看這個方向較新的、發表在好雜志上的學術綜述文章(review article),這些文章幫助我把握這個題目現在的研究水平如何、有些什么熱點之類。然后我會從中挑出自己想要重點寫作的方向。挑好重點之后我會有針對性地看相關的原始研究文章(original research article),雖然很多技術細節在寫作時用不上,但會幫助作者權衡、決定究竟什么應該放進文中。 在對科學內容有了比較好的把握之后,我往往會看一些相關新聞報道。這些報道往往會涉及研究的意義、重要性、歷史進程等,有時候還會提供有趣的花絮和漂亮的引言,都能成為非常不錯的素材。我對科學發展中的個人故事特別感興趣,雖然它們往往并不是文章的中心,但在科學內容之中間或夾雜一些敘事的成分,往往能讓文章增色不少。當然,這些新聞報道自身的寫作方式手法也往往對有啟示意義。 在看資料的時候,我頭腦里寫作提綱能大致成形。資料繁多時,我會copy-paste一些重要內容到某個部分下面,當搜集資料的任務完成之后,這份提綱對寫作很有用。 動筆 科普的文風因人而異,有的風趣,有的嚴肅,有的輕快,有的厚重,但重要的一點是,作者必須意識到大多數情況下,科普的文風是為文章服務的,不能以辭害義,有時候寫得太花俏,反而令讀者不喜。如果一個作者寫作不多,剛剛入門,可以摸索多種文風,直到找到自己的聲音為止。 我往往覺得寫文章最難的是開頭。開頭怎樣才能夠抓人,值得多費心思。比較常見的討巧方法是用敘述性的開頭,譬如一個研究中的小故事、一段實驗的進程、一個歷史事件等等。有時候,有趣的引文、名言也能成為好開頭。 開頭寫好了,就可以根據提綱往下寫。寫作如同烹飪,必須注意主料與輔料的搭配,既不能過于單調,又不能喧賓奪主。而一個作者如果在動筆前對自己文章的寫作目的有一個明確的了解,就能在寫作過程中不斷提醒自己什么才是需要注意的——主料是否不夠,或者是否要加點輔料。要注意內容平衡,要是一大段都是寫枯燥或者深奧的理論,下一段不妨輕松一點,這個松緊的節奏可以幫助讀者看下去。此外,寫每一段時,都要注意與上一段的銜接與過渡,避免太過跳躍。 寫科普中一個重要的部分是如何引文?破諏懽髦型鶗枰迷嘉墨I或者其他相關的新聞報道,但引用多少,引用哪些,是直接引用還是概述,都是非常值得考究的事情。有的作者不加取舍地大段直接引用,或者閱讀了英文文獻后,直接用中文把意思不加改變的轉譯出來。這種做法,哪怕是使用了合理的引用格式,也是不可取的。 我一個個人心得是,我想引用的這部分文字,我能不能用自己的話講出來,并且講得更符合自己的語言習慣和讀者的需要?如果回答是“是”,那我不會引用。實際上,絕大多數描述研究過程、科學結果的內容,都不需要直接引用,因為這是基于事實的,每個作者都應該有能力根據自己的讀者群來描述這些內容。但是有些生動有趣、或者深刻、有啟發性的語言,卻應該原文引用。舉例來說,我不會引用“蛋白ABC通過XYZ機制對這一基因進行了復雜的調控”,但我會引用:正如某某學者所說,蛋白ABC對此基因的調控“像一場成功的音樂會一樣和諧動聽”。 修改 寫完以后放幾天回頭去看,往往是很有益的經歷——當然這對廣大有著拖延癥、最后一秒種才交稿的同學可能有些困難。寫作的時候,忽略一些東西在所難免,放一段時間之后,能夠用新鮮的眼光去看自己的作品,會發現一些以前發現不了的東西。有的作者習慣先把頭腦中所想到的東西都寫下來,寫完之后再大舉修改,或調整結構,或進行增刪,有時候這也是個好方法。就好像把建筑材料都堆到工地,在根據材料來修建房屋。 如果能請朋友家人看看,往往會很有幫助。如果有研究自己所寫題目的人,往往可以從科學的角度提出建議,但請非專業的人看,可以找到解釋不夠清楚的地方,對科普來說,就特別重要。我在請其他松鼠對自己文章提意見時,往往能從本專業和其他專業的松鼠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文章也能越改越好。 最后的話 我這人就是啰嗦,何況是講自己喜歡的事情。在過去兩年中,因為松鼠會,我找到了新的寫作方式,為自己的專業與愛好之間建立起一條奇妙的紐帶,讓我感覺十分美好。如果你喜歡科學,又有心寫作,不妨給科普一個機會。
個人分類: 專題|902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特別專題]科學寫作教師技巧談
songshuhui 2011-5-30 23:53
科學松鼠會 發表于 2011-05-04 20:38 譯者郵箱:emma - lanpinihuayuan@yahoo.com.cn 校對者郵箱:sunny - zyl0415@yahoo.com.cn (本文節選自《科學寫作指南》) 4.寫好科學:科學寫作教師技巧談 一些科學寫作教師們這里擺開了講臺。他們的寫作技巧可以幫助我們糾正那些普遍存在的問題,并為我們揭示清晰、優美文筆背后的秘訣。 【作者介紹】 黛博拉·布魯姆(Deborah Blum)是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新聞學教授。 瑪麗·昆德森(Mary Knudson)則在華盛頓特區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文學碩士寫作計劃中教授科學寫作。 露絲·萊維·蓋耶(Ruth Levy Guyer)也任教于霍普金斯大學的同一項目組,而且,他還同時在賓夕法尼亞州的哈弗福德學院及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任教。 莎倫·鄧伍迪(Sharon Dunwoody)是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新聞與大眾傳播學的埃維尤·巴斯科姆資助教授 注 。 安·芬伯納(Ann Finkbeiner)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巴爾的摩寫作研討班負責一個研究生科學寫作項目。 約翰·威爾克斯(John Wilkes)則是加州大學圣克魯茲分?茖W寫作項目的帶頭人。 十條萬古秘訣 黛博拉 · 布魯姆 1. 大聲讀出你的作品 。由此,你可以聽出語言的節奏和韻律。在默讀的時候,可是絕對聽不出來的。 2. 不要害羞 。請求其他作者閱讀你的草稿。我們每個人都過于接近自己的作品而無法發覺文章中的細小瑕疵。一個公正的讀者,是作者最好的朋友。好的作者會從身邊尋找讀者,請求他們閱讀自己所有的作品,從報紙新聞到整部書(所以要找個真正的好朋友)。 3. 誘人的開篇 。你如何讓一個謹慎,或許興致索然的讀者愿意上得樓來觀看你的版畫?你要以一種吸引人的方式展開你的故事。我最喜歡的簡單方法就是誘人的開篇、“那又如何”章節(為什么我要讀這個作品)、導引章節(其中包含了本作品將要涉及的要點)。諸如此類的方法可以引導我展開下一條秘訣,那就是: 4. 落筆前,對你的故事及其結構有著清醒的認識 。如果你把一個故事看作是一個彩虹般的圓弧,那就要清楚,這道弧線從哪里開始,又在哪里結束,從中,你便能進一步了解到如何去繪制它。 5. 使用過渡 。故事必須要流動起來。只像池塘上的水黽一樣跳來跳去將不會讓你的文章容易被理解。 6. 運用類比 。這是令科學更顯生動真實的杰出技巧——只要你不濫用它們。 7. 真的,絕對別寫過頭 。永遠永遠永遠不要陳詞濫調。如果你想用自己的風格寫作,大眾化的語言是行不通的。在我的班上,不允許“守得云開見月明”,不允許“泄漏天機”,也沒有“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16。但凡出現三次陳詞濫調的學生,都會從我這里拿到個不假思索的C。 8. 用規范語言寫作 。不僅科學寫作如此,所有寫作都應該注意,不要讓一個好故事沉沒在專業術語的茫茫大海里。 9. 描繪你的讀者 。我發現這個方法很有用處:想象一個特殊的讀者,她從一開始就被科學嚇得心神不寧,一旦我朝她的臉上——沒錯,就是她的臉——扔出第一個多音節的醫學名詞,她就會停止閱讀。我自己的讀者,則是一個帶著卷發夾子的老女人,手拿報紙,半夢半醒。如果我能吸引住她,對付那些有科學悟性的讀者就更輕而易舉了。 10. 樂在其中 ?茖W充滿了魅力與趣味,在日常生活中更是不可或缺。如果我們寫得過于傲慢,就必然會錯過一些最好,也是與讀者最為相關的故事。 解釋科學 莎倫 · 鄧伍迪 1.問題不在于是否“應該”解釋一個概念或過程,而在于“如何”解釋得清楚可讀,并成為你故事的一部分。 2.運用諸如此類的策略: l 使用主動語態的動詞 l 使用類比和隱喻 l 倒退解釋法,即先解釋,再推出概念 l 選擇過程中最具決定性的部分,并勇于將其它部分放到一邊。太多的解釋性細節往往會起到反作用。 3.當人們研究成功的解釋是如何實現的時候,發現舉例很有幫助,但是舉反例的效果卻更好。 所謂反例是指那些不正確的例子。而這類例子經?梢詭椭U明什么是正確的。比如,當你想要解釋什么是地下水,你可以說出那些描述實際水體的單詞,比如一池湖水或者一條地下河,這都會給人以錯誤的印象。地下水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水體形態;就像信息學教授凱瑟琳·羅恩(Katherine Rowan)所指出的那樣,它是緩慢卻持續不斷地流經我們身下巖縫與缺口的龐大水系。 或者,如果你想要試圖解釋什么是好的調查,你也許會下意識的想到諸如代表性樣本 注 的重要性、良好的反饋率 注 等標準,但與此同時,你還可以提供一些不正確的調查案例:在當地的購物中心攔住別人(偶遇的樣本),要求雜志訂閱者答復一個夾在雜志里的調查(糟糕的反饋率)凡此種種。這將給你的讀者提供一種截然不同的方式來了解新概念。 4.要強烈關注讀者的信條。也許你會寫:對于一個疾病群集 注 的最好解釋就是偶然性,但是如果你的讀者拒絕接受一切事物都是概率化的,這種說法就無法服眾。如果你事先就意識到讀者的想法會與你給出的解釋相悖,或許,你就能及時換一種讓讀者不對你的科學解釋心生抗拒的表述。 清晰與邏輯并行 安 · 芬伯納 在文學小說里,各種事物都服務于作者的情感基調——一位角色的消失,一句話的失誤——而且不論多少,都可以接受。兩個相鄰的事件也不需要情感之外的任何聯系:不必在乎時間順序,邏輯性更似無關緊要。只要在那個角色消失在茫茫白霧中,再加上那句說漏了嘴的臺詞,讀者就會清楚地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在小說里,事物間的聯系不需要直述,我們也都能看懂。 然而,在科學寫作中,事件是按邏輯行進的,順序也至關重要。段落中的每條語句都有正確的順序,句子中的每個單詞也都有各自的排位。你要做的,就是找到它。錫德·哈里斯(Sid Harris)的一則卡通漫畫描述了約翰尼斯·開普勒(Johannes Kepler)的故事。開普勒對自己的同事說:“于是你們可以看到,行星的軌道是橢圓的!钡聜円琅f滿腹孤疑:“軌道是什么?”“行星是什么?”“那橢圓又是什么?”這些同事們的最大的問題不是術語,而在于開普勒博士很明顯沒有按照正確的順序來表述自己的觀點。 有時候,當順序看起來似乎要錯亂的時候,它卻是正確的。問題在于在某些邏輯的缺失。最常見的的例子是小型的段落!耙驗楣馑偈遣蛔兊,我們看到的星系不僅在空間,并且還在時間上與我們有距離!边@句話語法嚴謹,內容無誤。但是對于一般讀者來說,這卻幾乎空無一物。問題在于,聯接光、空間星系以及時間星系的邏輯缺失了。讀者需要你牽起手,一步一步地走過這段理論。而實現的方法,就是我這條高明卻也顯而易見的規則:用前一個句子的結束語開始下一個句子。于是這句話就變成了這樣:“我們要看到星系,就需要借助于它們所發出的光。光離開那個遙遠的星球勻速旅行,唔,假設100年之后,我們看到了它。那時星星的影像就是它100年前的樣子!边@個句式可以抽象成A-B,B-C,C-D。 AB/BC規則也適用于中型規模的段落。實際上,這條規則正是另一種過渡的方法。如果每個段落是一個單獨的概念,就像斯特朗克與懷特 注 所提倡的那樣,那么過渡的句子就會提供概念與概念的連接。過渡句能提醒讀者,為什么讀完前面的內容之后,他還要接著讀下去。如果過渡到新段落時稍顯笨拙——“在此之前,先介紹一些背景知識”——那么這些概念可能會擾亂順序,而你也犯了個結構上的錯誤。另一個結構錯誤的征兆,是文章主題的重復:“正如前文所指出的那樣,”,或者“現在回到早期宇宙的話題,”,再或者,“我們將在幾小節后回到這個話題的討論!碑斈惆l現這些征兆的時候,拿出AB/BC規則,做個深呼吸,然后重頭再來。 AB/BC規則也很適用于斯特朗克與懷特所設立的那條最牢不可破的定律:一個句子里最重要的單詞在它的句尾。我曾經有幸拜訪心理學家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并詢問了有關句尾定律的問題:這很自然,他說道,你記得最清楚的總是你最后聽到的。這條定律對于段落也同樣適用:最重要的句子應置于段尾。它的好處在于,每當你寫完一段話,并且段落里的每個句子都以最重要的單詞結尾,那么你便更有可能講明白這段話的意思。同理,當你寫完一篇故事,里面的每個段落都以最重要的句子來收筆,你就更容易搞清楚這篇文章的意思。 ■ ■ ■ 露絲 · 萊維 · 蓋耶 邏輯之路好比字母表。為了正確地背誦它,一個人必須從A開始,然后有邏輯地到B,然后到C,最后到Z。其中,沒有字母可以被跳過,在貫穿故事始末的邏輯之路中,也不該有任何被遺漏的足跡。作者應該設想一個聰明的讀者,他對主題不熟悉,不了解相關內容,但并不笨。那個讀者可以學會任何他需要學會的知識,只要讀者需要,作者就該寫出被需要的東西。不要搞知識理論的大躍進。要把新知識解釋給這個專心的讀者聽,這是一個要求坦率、嚴謹、有趣,同時又絕對富有挑戰性的任務。 ■ ■ ■ 安 · 芬伯納 可刪去的句子:“那里有,”,“它是,”等等!澳抢铩焙汀八笔呛翢o意義的代詞,只會占地方。一個沒有活力的句子:“那有100億個神經元存于腦中!睂Ρ冗@個句子:“大腦中有100億神經元!,高下立判。 可刪去的詞:太多的“這”和“非!。在口語中,“非!睙o可厚非,但是在書面語中卻經常起到反效果:如“她長得非常美麗!睂Ρ取八L得美!币獓栏竦南薅ǜ痹~的注射劑量。 講故事 露絲 · 萊維 · 蓋耶 科學更像是一個發展過程,而非成型的產品。因此,它能寄身于故事之中?茖W發現是經由人類努力而得,并非自然發生。好的作者可以為讀者描繪出科學教家如何進行科學實驗、記錄因果關系、積累觀察資料、打破學術穩態,最后為他們的發現而喜悅、震驚。真正的科學家總是期待著這樣的意外,一旦如愿,他們便會異常的欣喜。 解釋某個發現背后普遍而廣泛的意義也是很有必要的。也許,只有很少的東西是絕對的全新發現。大自然常被描述的過于節儉,如果某事物確實有用,那么大自然就會在方方面面都用上它。 一個有想法的作者會深入挖掘他/她自己的興趣、優點、偏見,以及自己的日程安排,不僅發展故事本身,還力求將其與世界上的其它事物結合起來——不光是科學,文學與文化上亦是如此——這會增加故事的趣味性與深度。一個作者如果能同時處理好深度和廣度問題,那他所寫出的東西,就一定有別于其它的作者。同時,這位作者寫出的作品也將更對得起讀者的閱讀時間。 ■ ■ ■ 瑪麗 · 昆德森 設定一種節奏。一旦讀者被你的故事所吸引,你將希望他們能快速地讀完你的故事。如果你能很快地讀完一個故事,就說明它寫得不錯。優秀的故事必然有著良好的節奏——有時從容不迫,描述場景,組織前奏;有時快步前行,揭露事實,精簡對話。故事的節奏會吸引你的讀者讀完它。如果你對此無動于衷,并一直保持到最后一段,那就必然導致沒有太多讀者能堅持到最后一段。 那怎么設定一個節奏呢?坦白的說,你需要大量的練習。不過,你可以先設定一個結構框架。使用主動語態和有力的動詞。利用現在時營造出即時性和探險效果。如果不需要即時性的效果,那就改用過去時。把短句用在引導進入下一章節的重要樞紐。使用頭韻,連舉三個成套的例子,并不時轉變你的句式結構,使之體現出韻律。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刪掉那些旁枝末節的東西。 敘述體寫作從根本上來說,就是一種創作技巧的集合,在講述醫學和科學故事時很有用。即使你不準備采用敘述,也要把自己假想成一個講故事的人。在整個或部分的故事中使用它。以下所列的便是一些基礎:細節、預告,以及引用。 細節能夠提供生動的描述,從而使你抓住讀者的注意力,讓他們細細體味故事。預告則幫助建立讀者的閱讀興趣,告訴他接下來的內容。引用會讓你的故事更貼近生活、更可靠,并提出更具挑戰性的問題。引用也會令人黯然神傷、情緒起伏,甚至大笑不止。引用還能將文章化繁為簡,事半功倍。引用的同時,也還展現出故事的另一面。而對話的引用,可以營造出一種敘事的韻律。如果你在故事里放進了一個與以上所指毫無瓜葛的引用,我強烈建議你把它拿掉。別忘了,你的采訪更會產生許多冗長、空洞,還充斥著各類術語的引用。 ■ ■ ■ 約翰 · 威爾克斯 有三類主要的問題始終困擾著我大部分的科學寫作學生,以下是我的解決意見: 由于常年身處學術界,在人們由于自己的才智與思想的邏輯復雜性而受到嘉獎的同時,也養成了許多壞習慣。他們總是會傾向于寫得過于冗長,并且堅持一定的全面性與細致度,而普通讀者通常對此無法忍受。 還包括所有的寫作班成員——我確信計算機的風行鼓勵了語法的輕浮,以及普遍的啰嗦現象。特別是如今,人們可以在網絡上發表作品,在那里,大部分書面材料都不需要控制在某個規定的篇幅。故事的前幾稿可以包含許多錯誤,或許有錯也是在所難免的,但在我們強迫讀者去閱讀某篇作品之前,這些錯誤應該被修正,大量的水分也應該被擠干。所以,在圣克魯斯分校,我們致力于通過各種方式,尋求一種最直接的方法,簡潔地講述一種思想。 秘訣:編輯自己的觀點,使它們盡可能地簡潔,并易記。 而且——這點不僅僅適用于科學家,我的學生傾向于過份的鉆研故事,然后又過度的描述那些他們辛辛苦苦才積攢起來的技術素材。本地日報《圣克魯斯哨兵報》(Santa Cruz Sentinel)的編輯曾把我的學生雇去實習。有一次他告訴我說:“他們真的非常聰明。但你要是問他們幾點了,他們會告訴你手表是怎么工作的! 秘訣:別在森林里迷了路。根據它們在故事中的重要性,而非技術上的復雜程度來分配每個素材的字數。 我的學生們可能對那些聲名鼎沸的科學家過分尊敬——事實上,他們對幾乎所有的科學家都這樣。這會削弱他們采訪與寫作的能力。這些學生剛從實驗室走出來,仍然期望著別人把自己看做科學家,這是可以理解的。與此同時,研究員們也當然更喜歡接受一個科學家,而非一個典型綜合記者的訪問;并且,他們都很高興地將他/她看做是自己的同事,而不是一位記者。我告訴我的學生,要抵抗住這種根深蒂固、鬼使神差的想從你的寫作對象處得到承認的誘惑。我還告訴他們,要仿效《新科學家》(New Scientist)的那種近乎不要臉的接近科學與科學家的勁頭。 秘訣:厚臉皮。 在這些秘訣之外,我愿意再援引《紐約客》( New Yorker )作者維德·梅塔(Ved Mehta)的話。他從編輯威廉·肖恩(William Shawn)那里領悟到,寫作應該做到“清晰、和諧、真實,以及對讀者的永久謙卑”。 注: 埃 維尤 · 巴斯科姆資助教授: 威斯康辛大學的眾多資助頭銜之一,以麥迪遜《首都時報》(Capital Times)的創辦人威廉·埃維尤(William Evjue)以及威斯康辛大學校長約翰·巴斯科姆(John Bascom)冠名。 代表性樣本: 統計學術語,即對取樣的目標群體具有高代表性的樣本。樣本代表性指的是樣本與總體在結構上相似的程度,如果一個樣本在結構上與總體越相似,那么其代表性就越大,否則就越小,是衡量取樣質量的重要依據。 反饋率: 即問卷類調查中成功回收問卷的比例。 疾病群集: 當大于正常數量的人群在某一特定時期、特定地區內患上了某種疾病時,這一人群被描述為一個疾病群集。 斯特朗克與懷特: 美國語言學教授威廉·斯特朗克(William Strunk, Jr.)與E·B·懷特(E. B. White)曾合著有《風格原理》(The Elements of Style)一書,被稱為英文寫作的入門指南,在美國高校中更被當作文學課程的指導教材,兩作者的姓名也常被用來直接指代此書。
個人分類: 專題|846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特別專題]如何寫一篇科學隨筆
songshuhui 2011-5-30 23:51
moogee 發表于 2011-05-03 15:50 如何寫一篇科學隨筆——內有張開大嘴的《肉蒲團》 文/拇姬(作者為科學松鼠會成員,果殼網主編) 我是一個文科生,沒有接受過正式的科學訓練,也沒什么直接進行科學寫作的經驗,倒是寫過小說(看標題就知道了,“內有張開大嘴的”源于馮內古特的《冠軍早餐》)……讓我來說這個話題,其實有點怪怪的。以下內容都來自我的編輯職業經驗。從理論上說,這些經驗僅對我個人及我的合作者有效。不過,如果能為其他作者,特別是剛入行的科學作者提供些許借鑒,也是一件幸事。 1 、受眾 科學傳播不是自娛自樂。一個科學作者寫出了一篇科學文章(科學隨筆),如同制造了一件產品,當它進入消費環節,被別人使用之后,價值才體現出來。如何順利地讓這些產品的價值得以體現?要注意的無非是“二有”:有用和有趣。對于“(在某個具體領域中相對而言)較低年級”的讀者來說,幫助他們獲得新知,解答疑惑,是為有用;對另外一些讀者來說,將科學信息、科學描述略加改造,使之具備一定的(廣義的)娛樂屬性,是為有趣。 實際上,有用和有趣所針對的不僅僅是科學傳播,它們在一定程度上覆蓋了所有信息的傳播過程。我們打開電視、收音機或者報刊,所看到的那些值得關注的信息,大體上都包含在這兩個方向之內。接下來的討論,將以此作為基本出發點。 2 、科學隨筆 從文體的角度而言,科學隨筆是什么?其實科學隨筆不是“隨筆”,在大多數情況下它是說明文——科學說明文。所以,科學隨筆大抵要遵循說明文的規則和要求。我們必須明白這一點。 以科學松鼠會的Dr.U征文為例。這個活動的要求“將問題理解透,再用通俗有趣的語言表達出來”的要求。結果,很多作者將“通俗有趣”理解成了科幻小說……當然,這不是說科學寫作不能寫成其他類型的文體。 3 、文獻 科學寫作和其他類型的寫作最核心的差異在于,前者必須提供切實可考的信息。其所述內容必須有所依據。這種可考信息的傳達,往往是判定一篇科學隨筆好還是壞的核心標準。所以,是否知道在哪里可以查找到相關信息,是否有快速有效的獲得這些信息是科學寫作的關鍵準備。因為科學作者所做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把這些信息傳達出來。 我這里說的是“可考”的信息,而非“可靠”的。事實上,我并不認為科學傳播一定要傳播“正確的”信息,我們也大可以討論些“不正確的”信息——被歪曲了的、傳說中的、存在錯訛的、似是而非的、陳舊的、完全胡說八道的信息——只是,在提及這些信息的時候,強調它們的“不正確”屬性即可。這些“不正確”有時會成為一種調節氣氛的手段,有時也可以成為傳播的主題——告訴大家“謬誤是什么”。 4 、寫作的內容 4.1 、如何找到一個合適的選題? 剛開始嘗試參與科學傳播工作的人,往往會犯一個錯誤,即僅從自己的專業立場出發,來從事科學傳播工作。這個錯誤往往表現為:1、將作者自己的興趣點等同于讀者的興趣點;2、致力于介紹本領域內的前沿成果、最新發現。 我在自己的實際工作中,一直會強調“所有新聞都是科學新聞”。在可能的情況下,我總是會避免在“科學新聞”內部尋找科學傳播的切入點;而是從其他方面來引入科學。事實上,科學傳播是“傳播”的一個類型,要想做好這方面的工作,最好能多了解一些“別人在傳播什么”。 大致來說,存在三條途徑: 4.1.1 、首先是新聞熱點。 正如我在前面所述,“所有新聞都是科學新聞”。理論上說,所有新聞當中都可以找到科學傳播的切入點——當然,要不要這么做,值不值得這么做,也是需要考量的問題。新聞事實本身,是第一落點;新聞事實的延伸內容,是第二落點。即使科學和第一落點無關,也肯定可以被塞進第二落點,甚至是新聞中提及的某個細節。事實上,我們需要的僅僅是一個由頭、一個引子,把讀者的目光拉到自己的文章上來而已。 以下內容通常不適合作為針對一般公眾的科學隨筆的選題:重大科學突破(比如粒子物理學的新發現)、新科諾貝爾科學獎或者其他類似科學獎項得主的成就(有時也會有點例外)。因為這些重大的東西,大多數已經遠遠超出了一般讀者的認知水平。 4.1.2 、其次是大眾文化。 科學松鼠會的愿景是“讓科學流行起來”。在我看來,實際上現在科學已經脫離了“亞文化”的小圈子,在通往流行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了。大眾文化產品中有很多以科學為主題的,或者借鑒了科學元素的,比如美劇《生活大爆炸》。它們會成為很好的科學傳播的著力點。 “謠言”也是一種大眾文化的表現形式。用法國人讓-諾埃爾·卡普費雷(《謠言》作者)的話說,謠言是“最古老的媒體”。它具有獨特的傳播途徑和流變方式。它們之所以能夠興起,是因為其內容最大程度地貼合了“有用”或者“有趣”的條件。正因為傳播廣泛,所以集中針對謠言發力,也相對容易獲得好的效果。這也就是為什么我們在果殼網策劃制作了【 謠言粉碎機 】這個主題站的原因——進入到社會公眾最直接的需求中。 4.1.3 、最后,有些話題無論何時都值得說。 這些話題,無論在什么時候,都存在一個規模較大的潛在受眾群。健康話題(偏養生)總是最大的熱點,也因此成為大師們的戰場。食品安全,如今已經是風口浪尖的話題了。情感、職場、寵物……也都是潛力選題扎堆出現的領域。 4.2 如何寫出“我想寫的東西” 上面我們討論的這些選題,實際上是“什么可以讓我寫”,是被動的選題。如果主動一點,碰到了“我想要寫點什么”呢?以小見大。一個人所學的專業可能很復雜,很難讓人理解。那么可以簡化之,讓它變得好理解。那就要從一般人熟悉的小事寫起。從小的切入口進入,寫大專業、大技術。 5 、寫作的方法 5.1 、《肉蒲團》告訴我們…… 終于說到正題了……來說說寫作的方法吧。 現在大家都知道,清代有個大學者叫李漁的,對器官移植有點研究,寫過一本《肉蒲團》。其實,李漁涉獵廣泛,對寫作學也很有心得。他曾經談及“場中作文”,就是說我們參加高考寫作文,“有倒騙主司入彀之法”有辦法忽悠閱卷老師。這個辦法就8個字,叫奇句奪目,魅語攝魂。奇句奪目是說開頭,魅語攝魂是說結尾。結尾跟咱沒關系,咱只要關心開頭,奇句奪目。 真正的開頭,不是開篇第一句話,而是標題。標題要奪目。起標題有兩種方法,一是動筆之初就設計好,一是寫完以后再總結。建議是使用第一種。剛開始進行寫作訓練的人,很難做到“漸入佳境”,會越寫越散。一開始立好標題,確定要寫的東西,會對寫作有很大幫助。 那么,什么樣的標題是好標題?前面說了,科學隨筆基本上是說明文,所以標題越明確越好。讓讀者看一眼就知道你想說什么。 1/ 直接說出新聞點; 2/ 直接寫出這個話題中最有趣的內容; 關于這一點,可以參考本文的標題。 3/ 問句是很好的選擇。 對作者來說,接下來的寫作就要圍繞著解答這個問題而展開,這個問句就成了寫作的綱領;對讀者來說,他看到這個問句的時候,這個問題就成了他的問題,產生了“代入感”,更容易讓他對文章內容產生興趣。 網絡載體與平面媒體的標題結構、閱讀方式完全不同,所以一個好的平媒標題,可能在網上變得毫無意義。因為前者常常有副題、眉題的襄助,讀者也無需多一次點擊,就能看到導語,從而了解文章大局。比如我前兩天對果殼網兩篇文章總結的“鯨家之絕唱,無孕之離騷”、“螳螂捕謠言,粉碎機在后”,用到平媒或許可以,但因為信息不完備,表述也較為崎嶇,所以不應直接用作網絡標題,而適合出現在導語當中。 標題要簡單、清晰,不等于標題里可以出現陳詞濫調。有一些東西是絕對不可以,或者要盡量避免出現在標題里的。(當然,凡事皆有例外) 5.1.1 、偏正關系的名詞短語不是好標題。 偏正關系的名詞短語,或者說名詞性偏正短語,定語+的+中心語。所以標題當中盡量避免類似的“的”。這樣的標題較為靜態,而且常常讓人無法從標題中窺見主要內容。 5.1.2 、不要出現“XX和XX”,盡量少出現“從……到……”。 原因同上。 5.1.3 、不要出現“一道風景”、“風景線”之類的陳詞濫調。稿子本身也不要出現。 5.1.4 、標題中最好出現動詞,最最好標題本身是動態。 5.2 標題之后是導語。 很多人不會寫導語,如同不會起標題一樣。導語的意義在于總括全文內容,提示本文最有意思的部分。所以如果有新聞簡述新聞,有流言簡述流言,再把標題里的問句重復一遍,或者把內文中最抓人的內容點出來就構成了導語的基本框架。 5.3 下面,可以寫正文了。正文部分說4個問題: 5.3.1 、術語一定不能使用嗎?(約等于要引用實驗數據嗎?) 術語,能不用盡量不用;乇懿涣说臅r候就設法把它說清楚。如果一個術語無法在100字以內說清楚,那么很可能根本就不應該寫到它。在大多數情況下,實驗數據也是一樣,沒人愿意讀實驗數據。除非這個數據關涉到文章的核心問題、具有某個有趣的側面,而且極易讓普通讀者理解。 5.3.2 、不太可靠的信息是否可以援引? 不太可靠的信息當然可以被援引。這就是八卦,說好聽一點就是逸聞。不要看不起八卦,牛頓的蘋果就是八卦。所以,恰當的使用八卦是很好的做法。對于人物寫作來說,八卦可能比嚴肅的、真正的事件更能呈現人物的特點……;在其他隨筆當中,八卦是很好的閱讀調味品。所以,八卦并不可怕,只要恰當的使用就可以了。 5.3.3 、巧用自己的經驗 在科學隨筆的寫作中使用自己的經驗是非常好的做法。對于一般讀者來說,這可以拉近他們與科學的距離,讓他們產生一些類似切身體驗的東西。 6 、一些基本的格式規則。 這個稿子大概是給怎樣的一個版面來寫的,這個版面對稿件是否有一些特別的要求;蛘咝枰私庖恍┐蟊婇喿x的一般規律:沒有人愿意讀長篇大論,但是如果一個長篇大論被分拆成了幾個部分,那么閱讀壓力就沒那么大了,所以如果一篇稿子會長于1500字,那么最好有所規劃,把它分成幾個部分,再用一些小標題來提領這些部分。 7 、最后的話 本來,這樣一篇文章應該包含很多用例。但在實際操作中,我將幾乎所有用例全部刪除了。舊樣本各有不同,機械效仿毫無意義。放下包袱,提起筆來,實際操作一下,才是最好的辦法。
個人分類: 專題|912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特別專題]科學訓練之后,科研之外的另一條道路
songshuhui 2011-5-11 21:05
量子熊貓 發表于 2011-05-02 13:45 文/陳朝(作者為科學松鼠會成員量子熊貓) 有件事常令我驚訝:很多步入科研領域的人,在使用新工具前會先瀏覽手冊或者文檔,但對科研工作本身卻沒有仔細思考。 也許是我們的教育體制或者習慣使然,對于很多優秀的人才來說,相較于選擇一份工作,本科畢業后讀研究生或出國讀取Ph.D是更順理成章的路徑。對于 其中一部分人,實驗室、圖書館乃至野外、田野工作,迅速讓他們找到了家的感覺,科研生活的挑戰和智力快感讓他們覺得這條道路非常正確;對于其他一部分人, 智力和勤奮足以讓他們在這個領域謀得一席之地,盡管科研對他們來講僅僅是一份工作,但也是一份體面的工作;可對另外一部分人,科研多少變成了負累和折磨。 進入碩士或者博士學位的攻讀階段,不僅意味著選擇一份職業,數年的學習光陰,和對未來人生道路的改變,都意味著選擇了一種生活方式。遺憾的是,很多人在踏 入這條道路前,并沒有明晰的人生規劃,也缺乏對科研生活實際面貌的認識。所以,在這次為科學松鼠會培訓工作撰寫的文章里,我特別想談談科研道路的另一種選 擇。 話題回到文章一開始提及的“手冊”。讀研伊始,我找來了《給研究生的學術建議》和《致青年學者》這樣的書籍來閱讀。其中的經驗和智慧自然啟迪了我,可給我印象更深的是另一個感覺——“換了人間”。 《致青年學者》寫于19世紀末,作者是著名的西班牙神經科學家卡哈爾,諾貝爾獎得主。讀這本書,能感受到一種科研工作的神圣使命感洋溢其中,甚至涉及了一個科學工作者該選擇什么樣的婚姻生活以及愛國情操。 百余年后,當博士教育變成了某種平民化教育,《給研究生的學術建議》這樣的手冊更多地將目光給與了一個研究生如何處理在校生活、如何發表論文和獲取 教職等。那種使命感不在了,讀者將深切地體會到,盡管科研工作的復雜度可能高于其他都市白領的工作,但在意義上差別并不那么顯著。更不要說不得不考量的經 濟收入、社會地位、工作壓力等一系列事由了。 而相信已經步入科研領域的朋友們更有切身體會,與本世紀初不同,那時讀博士就等同于進入科研(這甚至不是歐洲傳統,當時在歐洲成為學者甚至不需要博 士學位),而如今的博士意味著一種訓練,或者(特別是對于我們),意味著一次出國遠行、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等。這其中,獻身科學事業不一定是最初的動因和 最后的歸宿。 那么,既然讀研究生或者讀博士不必然的指向科研,我們該如何選擇呢?更直接的問題是,是否我們要經受四到六年的艱苦訓練,最終和所有畢業生一樣走出校園來到職業領域,發現工作必須的技能上我們并無優勢可言? 我當然并不能給出對所有人滿意的答案,但還是試圖給出一些建議。本文雖然依據科學松鼠會的經驗而寫,但是其實類似的經驗并不限于松鼠會,也希望讀者能從這里舉一反三。 我個人的專業是認知神經科學,目前碩士在讀。我在2009年加入的科學松鼠會,除了撰寫文章,我還負責網絡編輯工作,之后又負責了科學松鼠會網站改版的產品文檔撰寫,如今則將一定時間投入到互聯網產品設計上來。 其實很多朋友都知道,碩士文憑,這些年甚至是博士文憑,一方面證明了我們的學科訓練,更多的是作為很多領域的準入證。那么,顯然,我在科學松鼠會的經歷會對我未來的職業選擇起到比較好的幫助。 首先,我對傳媒、IT等領域有了比較好的了解;然后,我初步積累了一些經驗和人際關系。如果我在碩士畢業后不選擇繼續從事科研,那么我會獲得小小的 優勢。然而,這些其實還不是最重要的,科學松鼠會的經歷,培養了我更好的溝通能力、職業素養和生活態度。這些方面更多的是人格因素,是簡單的依靠實習等方 式難以獲得的。 科學松鼠會能帶給成員什么呢? 一是寫作能力的鍛煉和發表機會,這本是科學松鼠會的初衷之一,匯聚科普作者的力量。而對于新人,可以有百余位較有經驗的科學作者從文字水平到科學性 對文章進行編輯、評議,這個機會是其他地方不太可能有的。當然,就科學寫作而言,誰也不敢說自己是專家,加入近來的新人很快就會發現,自己也可以運用專業 知識,幫助別人修改文章。就在這種教學相長中,松鼠們的水平得到了提高。 另一方面,則是這些科普文章有在國內一線平媒發表的機會。如果只是小圈子內的寫作,難免流于小眾趣味;而這種發表機會會讓我們的文章迅速得到海量讀者的直接檢驗。更不要說這些文章還會發布在網上,即時收到網友的回復,其中不乏真知灼見和對科學準確性的挑剔。 在寫作之外,科學松鼠會定期舉辦多種活動,如小姬看片會、達文西行走中隊和其他的講座。這些活動的進行,都會使組織者得到很好的鍛煉。每次活動中, 我都能看到一些來自科研院所的同學充當志愿者。在這里,很多學生能有機會和各個領域高水平的老師直接對話,而幫助組織活動,處理從郵件、電話到現場的各種 事宜,是我們“宅”在實驗室中難以經歷的。甚至,作為實驗室生活的有效調劑,這些活動也是很好的選擇。在這里我們看到了不少對科學有著濃厚興趣的極客 (geek),嗯,還有你想認識的異性極客。當然,也不時有文科男女前來圍觀。 最終,科學松鼠會的形象可能已經揭示了一些信息:我們對“有趣”有天然的愛。難以想象,一個對科學有愛的人會忍受無趣、滯重、平庸的生活?茖W松鼠 會的成員和熱心參與者有一大特點,就是某種理想主義的性情,和積極上進的生活態度。我有時會驚訝地得知,某個志愿者維護著一個訪問量不小的個人網站,某個 成員會主動聯系出版社,要求譯介某一本他認為有價值的科學著作。相較研究生生活有時會冒出來的憤懣和郁郁,我們會發現,其實,完全有另一種方式,將我們的 生活過得更有意義,更有聲有色。 還有一點補充:以上這些,并不是脫離科學而存在的,反而是科學生活的另一種擴散或者延續。以上種種,既可以作為科研生活的補充,深入,則還可以是未來職業選擇的新起點。 對于研究生,非常實際的問題是職業規劃如何進行,那么即便我拋卻科學松鼠會的背景,還是可以說,鍛煉寫作,廣泛閱讀,參與相關領域講座、沙龍,和本 領域的學者、學生交流探討,以及擁有健康積極的態度,這些都將為我們未來良好的生活加分。加入科學松鼠會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當然我也希望未來更多的選擇出 現,共同締造一個更好的高水平人才生態,不論你選擇進入科研院所工作還是用所學知識進入其他職業領域,都能夠找到你的朋友。
個人分類: 雜志導讀|1208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特別專題]科學寫作,一件困難的容易事
songshuhui 2011-5-11 20:59
0.618 發表于 2011-04-30 18:53 文/0.618(作者為果殼網“心事鑒定組”編輯) 為什么科學寫作? “這么好玩/有用/基礎的東西,你怎么能不知道呢?”王道還老師的答案說出了我的心聲。 每個專業都難免被外行誤解( http://www.douban.com/online/10698941/ ),而心理學格外嚴重。我們通常理解的“心理學”并不是科學心理學所研究的內容。而心理學的研究本身也是充滿魅力的,大家怎么能不知道呢? 既然大家不知道,那么我來講給你們聽——就這樣從學校的校報講到了科學松鼠會,打死我也想不到,現在居然成了果殼網的科技編輯。 我能從一個科學寫手到一個菜鳥編輯,這個故事充分說明,科學寫作并不像科學研究那樣需要特別深厚的科學背景,也不像文學寫作那樣需要可以生花的妙 筆。還是王道還老師說的:“科學作家從事的是‘翻譯’工作,把科學研究翻譯成普通的語言!狈g家不一定必須是某種語言的作家,當然,如果恰好是了,會有 加分?茖W寫作也一樣,不一定是科學家和作家才行,甚至不必是理科生。 但是!這絕不表示科學寫作是一件門檻很低、很容易的事情?茖W家很多,但是能寫出好看的科普文的卻不多;文科生很多,但是找到一個拇姬卻是不容易的事。 憑什么我寫的東西你就要看?憑什么我認為“你怎么能不知道”,你就要聽我“好為人師”的大道理? 因為你知道“不看是你的損失”。得讓你也有一種“我怎么能不知道?!”的感覺。那么,就不能太高深,否則容易“知無力”,也不能太無聊,否則容易“知疲勞”。 對于擅長的領域,自己很容易感到“簡單有趣”,但是讓別人也有同樣的感受就沒那么容易了。因為人人都有“自我透明感”,也就是想當然地認為自己掌握 的知識是常識,不言自明,所有人都該懂。比如你在腦子里哼一首歌,用手指打節拍,讓旁邊人猜你想的是什么歌。你一定會發現別人比你想的“笨多了”。 不過我更常犯的問題是:半瓶子醋。由于自己本身對問題一知半解,寫出的東西也自然莫名其妙匪夷所思不知所云?茖W寫作和文學創作不同,本故事不能虛 構,所有的結論都必須是有據可查的。心理學就更是這樣了,大眾媒體中存在太多“偽心理學”,我們更得嚴格把關,跟他們劃清界限。 把深奧的問題簡單化,不但是可能的,而且是有一定之規的。簡單說就是:降低認知難度。把生活中看不見摸不著的,變成常見的(《伊甸園之河》中,就把看不見的“基因的流傳”,比喻成“河流”)。因為沒有難題,只有抽象題。 http://www.guokr.com/article/1340/ 要想寫得深入淺出,高屋建瓴,切中要害,對問題沒有一個大徹大悟是不可能的。 作為一個“半瓶醋”科學寫手,到現在我還在為包括這一篇在內的每一篇文章傷腦筋。傷腦筋的程度并沒有隨著寫作量的增長而減少,反而好像增加了。一方面因為對自己的要求在不斷提高,另一方面是因為文章總是“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怎樣才能寫好,是一個永遠值得研究的問題。 寫了這么多,但是我知道這些對任何人的科學寫作都不會有太大幫助,除了因為我有自知之明,還因為成長的血淚史告訴我:不練,一切都白搭!熬殹,也 不是容易事兒。好不容易有了寫作的沖動,洋洋灑灑碼了幾千字,交給編輯,又被批得漫山遍野一片紅。這時候如果能忍著惡心對比一下自己的原先拙作,就能夠看 出差距。雖然挺麻煩,但是頂住,改上n輪×n篇,一定會有飛躍的。當了編輯才深切體會,改別人的爛稿子比自己寫還痛苦,巴不得把每個作者都培養成為熟練的 作家呢。 說來說去,其實科學寫作最重要的也就兩個字:熱情。有了熱情,科學知識會有的,寫作沖動會有的,不厭其煩改文章的耐心也會有的。但,熱情也是最稀缺 的。經常有朋友問我,怎么才能加入松鼠會?雖然我會耐心地給他一個“入會指南”的網址,但當我聽到這個問題時,就已經不對他能入會報以任何希望,因為怎樣 的“不熱情”才能讓他對現成的答案視而不見,問出這樣的問題呢?
個人分類: 專題|958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特別專題]做美味的科學甜點
songshuhui 2011-5-11 20:55
史 軍 發表于 2011-04-28 16:25 特別提示:本文提到的科普文章就是指與大眾分享科學知識的文章,也是大家約定俗稱的。至于“科普”和“科學傳播”那個詞更準確,本文不做討論。 文/史軍(作者為植物學博士,《牛頓科學世界》副主編) 算起來,我寫的第一篇的科普文章應該是《科學世界》2008年1月號上的《蘭花的智慧》(后來被收進了松鼠會的第一本小書)。3年過去了,在各類報 刊上發表過的東西已經有百余篇,也從一個自由撰稿人變成一本科普刊物的副主編。驀然發現,本來純粹因興趣而生的行為碰上了硬邦邦的實際問題——“我寫的東 西是給誰看的,又是誰喜歡看我寫的東西,怎樣讓普通人愛看這樣的文字?”后來,與圈子里的朋友的閑聊,才發現這些并不是我一個人的疑問,而是在中國做科普 工作所必須跨越的臺階。 從自娛自樂開始 我覺得自己屬于那種有點理想主義的人,當年放棄了學醫的機會,選擇了最感興趣的生物學;又放棄了實用得多的微生物學,最終選擇了與花草為伴,并且還 選擇了植物學中的最偏門的傳粉生物學(偏到什么程度?國內以此為題的研究組可以用一只手的指頭數出來)。讀研時,每天的工作就是用有限的觀察數據,作出合 理的推測,然后編寫出一個關于花朵和傳粉昆蟲進化的故事,F在看來,這個過程很能鍛煉講故事的能力,倒是為以后寫科普文章打下了基礎。 寫論文的過程枯燥而漫長,漫長到我都不記得了。反正在文章發表之后,我整理了一下,過程稿竟然有40多篇之多。每次改稿,少則一周,多則一月,那種心理上的煎熬就像將期待無罪判決的人一次次被提上法庭,并不宣判,然后又把你送回看守所。 如此枯燥的生活總要找點亮點來。導師總是說,寫篇科普文章比寫論文要難得多。每每碰見編輯向他約稿,也是能推就推(后來,當了編輯的我在約稿時也屢屢碰到這樣的情況)。于是就萌生了挑戰一下這個“高難度”工作的想法。 最初的文章內容也僅僅局限在“傳粉”和花朵的這個小圈子里,老本行還是最容易料理的。最初的想法和做法都很簡單,就是把寫在論文里的術語用大家能看得懂的詞匯改寫一下,誰知這種改寫也莫名地滲透到了論文之中,甚至傳染給了師弟師妹,屢次惹怒堅持正統論文寫作的老板。 當我的那些被導師批判的文字變成鉛字的時候,并且收到第一封讀者來信的時候,總算找到了了小小的成就感,還有一種仿佛青春期叛逆的快感。當然,在清貧的學生時代,稿費也是極具誘惑力的。自此,科學寫作對我來說,成了一個即好玩又實用的消遣方式。 夢想中時尚科普 現實是殘酷的,五年的研究生生涯很快就過去了,畢業找工作的壓力準時來我面前報道了。這時卻發現,曾經夢想做一輩子研究工作的我,卻找不到一個容身 的“坑”,全都被占滿了。屢屢碰壁之后,發現做科普還算是自己的特殊的技能。正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因為最初的幾篇文章,意外地闖進了科普媒體的圈子。 最初,對科普的認識僅僅停留在NG和《中國國家地理》的文章,以及BBC和Discovery的紀錄片上。夢想著能做一本能被所有人都喜愛的科學雜 志。也曾揣著極高的熱情,從不同教育階段的同學中搜集科學問題?上,每次都應者寥寥——“那跟我們的生活有什么關系”,這是我聽到的最多的評語。即使是 在研究生同學的聚會上,大家也很少提及科學問題,談得多的是“在哪能買到合適的房子”,“哪里的幼兒園更好”。誰讓我們都是普普通通的人,我們需要吃飯、 需要住房、需要撫育后代,只有這些問題都被解決我們才能有更高層次的精神追求。即使那些幸運地留在科研崗位上的兄弟姐妹也基本上將其作為一種謀生手段了, 這幫家伙討論最多的“科學問題”就是“怎么才能提高申請到課題的幾率”。 孤寂襲來的時候,我碰見了松鼠會。 志同道合的小圈子 科普職業道路上的一件幸事是就是進入了松鼠會,這并非廣告詞。 第一次參加松鼠會活動,就趕上了著名的“烤魚房間中毒事件”。還好我的血紅蛋白含量高,沒有影響到我對那頓飯的記憶。也就是在那個飯桌上,我有了一 種精神上的歸屬感,原來有人喜歡純粹的科學問題,在這里沒有關于車子、房子、票子的討論,有的只是對科學現象的刨根問底:心理學是不是偽科學,怎么往大鼠 腦袋里插電極,大棚里的黃瓜是不是“沒有性生活”就結果了……酒酣耳熱間,處處是科學問題碰撞激起的火花。誰也沒有注意房間的排風扇沒轉,讓一氧化碳鉆了 空子。 在后來的日子里,我看到了那么一小群人為了科學的理想在忙碌,在奔波著。隱隱感覺到,最初選擇拈花惹草專業的那股沖動又在身體里激蕩。我選擇了加入,正如當初的選擇那樣。 最初的松鼠會遠沒有今天風光,為央視節目做策劃方案,維持正常的活動所需。那時,我還得打著為雜志工作的旗號遛出去約專家,談方案,雖然有些忐忑, 但是那種心理上的滿足感是難以言表的。在此,我必須感謝同事的寬容和理解,實際上,每次跟唐云江主編探討科學問題也有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再后來,松鼠會組織的規模越來越大,還有了固定的辦公場所,有了大型活動——科學嘉年華。連看片會的場地都從小酒吧搬進了中國科技館。惟獨不變的是 這群年輕人對科學的癡迷態度。我仿佛又找到了當初讀研時的激情,不同的是身份從“制造故事”的科研人員,變成了“講故事”的科普編輯。 一切歸于現實 不過,松鼠會不會解決所有的問題。作為一個真正拿科普當職業的人來說,要面臨的是經營和生計的問題,興趣在這時就變成了美麗的沙雕,在生活潮水的沖擊下是那樣得不堪一擊。真正對科學感興趣的人有多少?能靜下心來讀科學文章的人又有多少? “科學從來就是一個貴族的游戲”,這仿佛是一個套在科學家頭上的魔咒。文學家可以像曹雪芹那樣清貧,藝術家可以像梵高那樣潦倒。但是科學家必須像達 爾文那般富足,殷實的家境給了他環球旅行的機會,才找到了進化論的線索;還有,如果牛頓是饑一頓飽一頓的人,大概他會考慮的是樹上的蘋果好吃不好吃,而不 是為什么掉在了地上,而不是飛到天上去了。有些不客氣地說,幾乎所有大科學家都是吃飽撐的沒事干的閑人,他們才有時間有精力去思考科學問題,也有財力去驗 證自己的想法和推測。也許你可以列舉出出不少貧寒學子終成大家的例子,仔細看看就會發現他們大多從事的是技術的開發,遠非抽象的科學理論的研究,最出名的 要屬愛迪生,他是一位很出色得發明家,但是也沒能發現一條足以改變科學史的定理。若真有人在揭不開鍋蓋的情況下,天天考慮我要是跑得跟太陽光一樣快會發生 什么,那恐怕要被塞進精神病院了。 不能直接玩科學,不代表我們不能欣賞科學。就像童年時圍觀“魂斗羅”,就像大學時津津有味地看舍友玩“仙劍”和“生化危機”?茖W雖然沒有讓公眾參與其中的蘿卜坑,但是有充足的圍觀的座席,那么怎樣才能在沒有“鳳姐”,沒有“小月月”,沒有“XX門”的情況下聚攏人氣呢? 讓人稍感欣慰的是,松鼠會的群博、果殼時間,還有后來的果殼網,讓我們看到了科學知識的消費市場。在“讓科學流行起來”的口號下,我們一直在尋求科學與大眾的對接點。 做好每一道甜點 要吸引科學圍觀者,只是把科學的果殼剝開還遠遠不夠。一般來說,這只適合喜歡“原味”的鐵桿科學迷,想要滿足更多人的需求,就需要把果仁做成甜點。 目前,多數人主動了解的科學問題恐怕只是跟健康生活相關的——牛奶事件、轉基因水稻事件、千年極寒等諸如此類的問題,F階段,普通公眾對科學的首要需求仍然是實用信息。不過,這樣的需求也是時斷時續。這些話題算得上是一類散發著特殊香味的誘人果仁吧。 至于“花為什么是紅的”,“葉子為什么是綠的”,“地球為什么是圓”之類的問題,吸引力就小多了,因為短期內看不到這些問題有什么應用價值。雖然它們能科學家的興奮不已的娛樂活動,但是對一般人來說,斷然沒有“明星八卦”、“奇幻穿越”來得爽快。 如果想與更多的人分享科學的快樂,就需要把果仁做成布丁,或者至少搞和巧可力包在果仁上。如果說松鼠會群博上的文章是耐嚼的杏仁的話,那么果殼網上的就是溫潤的杏仁豆腐了。 實際上,即使不是科學迷,偶爾讀兩篇這樣的“科學豆腐塊”,也不失為換換口味的好東西。正是在這種形勢下,我們看到了一個怪異的現象,一邊是科普雜 志經營艱難(銷量有限,也不受廣告商親睞),另一邊則是在不同報紙雜志上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的科學版,形式大好,甚至是很多時尚雜志都有專門的科學專欄。 不過,這些恰恰表明了現階段科普文章尷尬的真實位置。 我時常在想,只有絕大數讀者從生計的困繞中解脫出來,才有可能自發地去欣賞科學的美麗?峙乱侥菚r,科普文章的角色才會由“甜點”變為“大餐”吧。希望這一天不要讓我們等的太久。 寫出性感的科學文章 什么是一篇有吸引力的科普文章?我覺得不在于語言有多華麗,不在于文章有多長,數據有多龐雜。這幾年當編輯,接到了不少投稿,上來就是“這個問題何其重要……”,接下來還是“這個研究非常有意義……”,大段大段地抒發感慨,讀起來就像白開水。 作為編輯,當我看到一篇文章時,希望第一個印象有足夠的概念點或者信息點。就像白皙的皮膚,勻稱的身材之于美女一般。這個要素具備了,才能讓文章性感豐滿起來,否則通篇個人看法和情感抒發的文章就像骨瘦如柴的怨婦,誰敢去碰。 有了知識點,只是得到了一個美人胚子。要讓你制造的這個美人足夠吸引人,那就得要有點特色了,有雙多情的眼睛,亦或者是性感的嘴唇都有不一樣的效果。對科普文章而言,與實事熱點相結合就是這樣的。這樣就使一篇文章有了勾起讀者閱讀欲望的資本。 最后,還需要給文章來件性感華麗的服裝。如果只是簡單堆砌起來,就像黃蓉扮成了小叫花,那就很難勾起人的閱讀欲望了。如果是加個蕾絲短裙,打扮打扮,那就會讓人流口水了。而文章的衣服就是一個作為外殼的鮮活故事,這又是常常被忽略的因素。 就文章的整體而言,最好要有自己的觀點,將自己的情感融入其中。如果這些都做到了,那無疑是篇優秀的科普文章。 當然,“兩點加一線”只是一個粗略的路線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語言,只要能做到通俗流暢,層次清晰,稍具個性的語言也會為整篇文章增色不少的。
個人分類: 專題|853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特別專題]科學寫作之“求變”
songshuhui 2011-5-4 13:28
姬十三 發表于 2011-04-21 12:34 文/姬十三(作者為科學松鼠會創始人、果殼傳媒CEO) 我踏上科學寫作之路,其經驗與別人并無多大不同:從小受科普書的熏陶,自己學的理科,卻又愛寫點東西,因緣際會,開始嘗試給媒體寫科普文。如果說我后來取得了一點成績,大概是因為我總在思考“求變”。 我從2004年底開始嘗試寫作,最初投稿無門,群發了一堆郵件。運氣好,《牛頓科學世界》的主編唐云江先生回信,指導我說,“這稿子不符合我們雜志 的風格,但我覺得你有潛力,這樣吧,你擬個題目和提綱,我們邊改邊寫”。蒙他的耐心,我的第一篇科普文章,關于時間感知的5000多字大文,很快就發表在 他們雜志上。 從這件事我學到兩個經驗:1)起步的時候,是否有人帶你,很重要;2)寫作不能隨性,開始寫的時候就要想清楚,面向什么受眾,寫給什么雜志。 04到05年的時候,寫科普文,基本上只能投給傳統的科普雜志,那時,《牛頓科學世界》,《新知客》已運營了幾年,《新發現》、《環球科學》剛創刊,再加上一些不太有名氣的雜志,作者的選擇只有這么幾個。 彼時我交了個新聞系的女朋友,平日讀的是《三聯生活周刊》、許知遠、單向街、《周末畫報》、連岳……所以很快覺得,只在科普雜志上寫東西,太不過癮,我想在三聯和上海一周上發表文章,但我只擅長寫科學內容,怎么辦呢? 我花了很長時間來琢磨三聯當時的“生活圓桌”欄目,琢磨他們的作者構成,來稿渠道,琢磨那些作者的風格,責編的風格。這欄目文章通常只有800到 1000字,這么短的篇幅,要想把一個科學問題說徹底,很難,即便能說通透,剩下的篇幅也不夠講點有趣故事了,而沒有這樣的橋段,就不適合這個欄目。寫科 普的人不害怕篇幅長,喜歡沒有字數限制使勁寫透一個問題,但網絡時代習慣快閱讀的讀者可能沒有耐心,媒體發文的篇幅往往也有限。在有限的字數內,選擇寫什 么樣的問題,寫透到什么程度,以什么樣的形態出現,這需要琢磨。 嘗試了一陣子以后,終于如愿以償,頻繁做客生活圓桌。大眾媒體的影響力不同于科普雜志,慢慢的,我開始有機會為《上海一周》、《外灘畫報》等寫專 欄,依舊是1000來字的篇幅,和寫食評、影評體育專欄的作者擠在一起。應該寫成什么樣子,才讓讀者在同一個版面的閱讀里不覺得突兀,但又保持一個科學專 欄的特點。從一開始的無從落筆,到后來漸窺門徑,我大概花了半年時間。我甚至會去思考雜志和報紙風格的不同,不同媒介版式的不同,開本的不同,在什么位置 應該講原理,在什么位置應該來句笑話。也正是這樣的寫作,讓我一直以來習慣寫東西很慢。說到底,我是一個沒有經過太多文字訓練的理科生,憑著一股科研工作 者的勁去搭配“文字的料”,就像一輪輪地做實驗,樂此不疲,我甚至刻意在不同的專欄里嘗試不同風格,以此獲得某種樂趣。 這樣慢慢打開了局面,到了07、08年的時候,大量的大眾媒體開始接受科學文章,從千字的專欄,到3000字以上的特稿寫作,媒體對科學的接納度越來越高。其實科學原本應該是文化領域里重要的元素,之前媒體上出現的不夠,多是因為沒有合適的稿件。 07年夏天,我博士畢業,在接下來的8個月里,做了一名“自由撰稿人”,完全靠寫科學稿件過活。那陣子我一邊在《南方周末》寫半個版或一個版的科學 報道,為科普雜志寫很長的科普文,也同時為一些媒體寫千八百字的科學小品。也會有人爭議說,這些小品的科學性不夠,但在我看來,看菜吃飯,我會更多去考慮 這類專欄的讀者期待,而不是自己硬要表達什么。要看硬科普的讀者,應該去找別的媒體。靈活適應不同媒介的要求,這本是職業作者的基本功。也正是這樣的寫 作,讓一些從來不刊登科學的媒體開始關注科學,讓這個圈子之外的讀者注意到了中國科普的聲音。
個人分類: 專題|853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轉載]下結論的四種境界
kexuechuanbo 2011-3-24 12:27
在科學研究中,在得出結果的基礎上給出結論,或者在研究結果的基礎上升華到結論,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最能體現自己的科學思想和創新點。如果一篇論文沒有結論,那就不能稱作論文。在給研究生上《科技學位論文寫作》課時,也常常講如何寫作“結論”部分,但僅僅是從科學研究方法或者寫作技巧上講述。然而,岳勁峰先生的《下結論的四種境界》卻有獨辟蹊徑的視角。轉載于此,望同學們參考。 轉載自岳勁峰: http://bbs.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75270do=blogid=413037 我們對一件事下結論往往有四種境界。 第一種是基于數學證明的結論。要用數學的方法證明一個假說,用窮舉法都不夠。就是舉出一萬個例子支持它而找不出一個反例,也不能證明這個這個假說成立而下結論。而證偽它只需要一個反例就夠了。數學上證明正確的結論,它將是永恒的不會隨時間改變。所以要是只有一種語言是上帝(如果假設上帝存在的話)的語言,那只能是數學的語言。 第二種是基于統計結果的結論。要用統計結果證明一個假說,并不需要沒有反例。只要在認可的統計的樣本里發現大多數例子支持它,就可以不拒絕這個結論。我們所謂科學結論,無論是在物理、化學、還是在生物醫學領域,大多是通過統計結果得出的。所以今天認為正確并被普遍接受的科學結論,明天也許會被更有廣泛意義的結論所替代!翱茖W不是給出一個永恒存在的真理,而是給永遠存在的錯誤在不斷地劃定著界限”(布萊希特《伽利略》)。 第三種是基于個例得出的結論。學習文科(美國叫liberal arts)的經常用觀察到的個例得出所謂的結論,卻常常忽視了個例的正確并不代表統計意義上的正確?茖W上講這種基于個例得出的結論哪怕在今天都是站不住腳的。 第四種是政客下的結論。我必須指出政治家和政客是不同的。許多優秀的政治家為了人類的公正、平等、幸福和正義,赴湯蹈火、舍生取義、視死如歸。他們和偉大的科學家一樣,是照亮人類歷史天空的璀璨群星?烧筒灰粯,那是一群職業撒謊者,他們可以在一個例子都沒有時就宣稱他們的結論。這種結論不僅是站不住腳的,還是無恥的。 如果我們站在不同的境界上對話,往往覺得很無奈。數學家覺得醫學家有問題:明明找出反例了你怎么還說它是對的?科學家覺得文科出身記者寫的報道有毛。好髅鲀H僅是個例你怎么把它普遍化了?文科出身的記者看著政客不滿意了:自己老師說點什么總是舉例子,你怎么連個例子也沒有居然就聲稱這是對的?政客也不高興了:自己覺得對的就是對的別人干嗎那么多懷疑?無他,政客把自己當上帝了。 所以,如果我們真的要跨過不同的境界對話,那一定要了解我們下結論的境界。對于一個科學問題,要是做不到數學的境界,起碼要達到統計的境界。要靠文科式的舉例說明評判一個科學的結論,那會讓搞科學的人恥笑。要是靠聲音大嗓門高、和媒體的關系鐵在科學界搞鏟除異己、黨同伐異,那就墮落到了和無恥政客一樣的地步。 人類的歷史上,我們看到過用政治審判科學(如前蘇聯的李森科事件)、用宗教審判科學(如歐洲中世紀布魯諾被判火刑)。作為一個科技工作者,我不希望看到用媒體和輿論審判科學的事在中國發生。 以上是我這幾天與一位中國從事傳媒工作的專業人士對話的總結。
個人分類: 期刊傳播史論1|2096 次閱讀|0 個評論
分享 小紅豬集體翻譯項目 - 譯文節選
eloa 2009-2-26 08:45
小菊 發表于 2009-02-25 22:41 小紅豬集體翻譯項目 開展至今,已有足足九周,我們終于也忍不住這份從容淡定,準備揭開它華麗的冰山一角。 這兩天的松鼠江南行中,我反思起連岳先生曾與方舟子先生在對科學普及概念上那次 小小不合 ,這本《科學作者指導手冊》或許就是一劑良藥。 相對于整個科學傳播工作,我們腦中平民化的普及概念或許顯得有些狹隘與片面。 在上一篇的 進度回顧 中我曾提到:在國內,如果您從事科學寫作(science writing),大多數情況下都會被人認為只是份有關科學普及(science popularization)的工作,但科學普及終究只是它的一小部分功能,這也是我們決定開啟這個項目的初衷:看看外面的人在用它做什么,怎么做,又為什么做?科學的傳播,并不只是由平地上高聳的那座象牙塔里少數幾位熠熠生輝的科學人完成的,它有一種經濟而高效的立體架構。對于不同的受眾、不同的媒介,它有著各自不同的側重面與工作技巧。社會大眾需要它,政治決策需要它,連本身就立足于科學的科學家們也同樣需要它,畢竟,一個人不可能通曉這廣大科學寶庫的全部,甚至連淺嘗輒止的遍歷都做不到。所以,松鼠會和其他的類似團體在做著相同的工作,最多只是表達風格有所不同罷了。而參差多態才是幸福的本源 以上,或許也是我在負責這本教程的翻譯項目時最為深刻的體會。這本書的作者們原先幾乎都不是科學家,起初也同我們一樣,并沒有異常豐富的科學積淀,如其所言,被人如發界外球般的扔進來,白手起家的從事科學寫作。但這些了不起的科學傳播者并沒有就此止步,通過一系列的嘗試、學習以及磨練,完成了自我的轉型,一步步走向專業。而在我看來,這份對科學的愛,也同樣體現在各位松鼠以及各位松鼠之友的一言一行中。我們彼此都渴望成長,或許,這本書就能為我們提供一個方向。 譯文節選: 第一部分之 《進階你的故事》 - 作者:南希舒特(Nancy Shute) 別選那些艱澀的素材去寫,親愛的,很久很久以前,一位編輯就告訴過我,那會讓你心碎的。 一派胡言,當時我想。我年輕,充滿野心,愿意為了跟蹤一個報導連續挑燈夜戰。而他則老奸巨猾,理所當然的喜歡那些可以飛快通過編輯部流水線的輕描淡寫,這樣,他就能及時趕回家喝上一杯蘇格蘭威士忌,并和家人共進晚餐了。 在獲得那條忠告的20年后的今天,我卻喜歡上了簡單的故事。但我也仍在嘗試那些棘手的素材,如果足夠幸運的話,每隔幾年,我就可以拿下那樣一篇報導。而每當自己做到這一切,那種成功帶來的小小的竊喜能讓我在接下來的幾個月繼續容忍緊張的交稿期限以及狹窄的發揮空間。 第二部分之 《小型報刊》 - 作者:羅恩希利(Ron Seely) 在小城市報社工作的一件樂事就是坐在當地的咖啡館里,發現你身邊的人正在全神貫注地閱讀你寫的故事。他們看著,點頭,皺眉,笑出聲來,有時還同旁邊的人交流一下。我還記得有一次,在我寫科學專欄之前,我坐在麥迪遜城外小鎮的咖啡館里,入迷地聽著三位老農民在討論到底要多少馬力才能把火箭艙送入太空。 人們關心當地報紙上的新聞,這我在30年前干這一行的時候就知道了。有那么一兩年,我是伊利諾州中部一個玉米產區的小型日報的農田記者。我漸漸習慣那些穿著泥濘工作服的農夫們慢慢走進編輯部,告訴我新聞,從天氣到園子里的植物,無所不談,像極了理查德尼克松。 第二部分之 《網絡上的專業讀者》 - 作者:泰貝莎M保萊奇(Tabitha M. Powledge) 我知道這和你以前所聽聞的不太一樣。的確,以上說法對于大部分在線出版物來說是錯的,它們用圖表說話,編輯們假定瀏覽者像三年級的學生一樣閱讀,文字可能是故事里面最不重要的部分。但科學家們卻都是嫻熟的讀者但說起他們的寫作水平好吧,那是另外一回事他們喜歡了解細節,大量的細節?茖W家已完全適應了對同行筆下那些粗糙散文的思考與揣摩。相比之下,你的作品只會是一種愉悅的享受,即便它只能在計算機屏幕上干澀的滾動。 第三部分之 《科學隨筆》 - 作者:羅伯特坎尼葛爾(Robert Kanigel) 它可以有令人窒息的語言,如同理查德塞爾澤在《致命課程:手術藝術筆記》中有著豐富感觀體驗的解剖學探險。 我歌頌肌膚,它的層次豐如蜜餅,它的色澤羞愧黎明,它是我們篆刻著姓名的劍鞘,它更是工具,我們得之顫栗、受之庇護,并于自然中保持我們固有的溫度。 它探討的可以是生存與死亡、宇宙與無限,甚至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物,如同我在袖珍計算器大行其道的時代對計算尺的挽歌: 面對物理與化學的漫漫長夜彰顯出每把尺機械上的個性,那是刻度的旅程,時而輕盈,時而停滯。每一把都獨一無二。若借自友人同一品牌,同一款式,即便在學生書店里買來只相隔幾分鐘你也會覺察到那份難以名狀的不適。那不是你的:那份斑駁滯澀已然不同了。 以上4篇文章的譯者分別是:alulu、robot、hspea、Lewind,同時,感謝所有的32位譯者以及我們的校對團隊獻出自己的業余時間來參與這個項目。 項目仍在繼續,所有譯文均已成功遞交,第一輪與第二輪的校對、復核工作也在緩慢有序的開展。 請原諒我們僅提供短短節選的小氣,并期待我們進一步的進展:P 若欲與我們進行交流或合作,歡迎聯系: jredpig@songshuhui.net
個人分類: 小紅豬翻譯小分隊|1717 次閱讀|0 個評論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9 16: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