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sql2013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slsql2013

博文

[轉載](轉載)一個母親的血淚尋親記——龍泉寺和極樂寺見聞

已有 1685 次閱讀 2018-9-28 16:03 |個人分類:宗教外衣,重大問題,人身控制,駭人聽聞|系統分類:生活其它|文章來源:轉載


以下文章全文摘自《新語絲》(2018-9-25)

一個母親的血淚尋親記——龍泉寺和極樂寺見聞

  我是一名新疆鐵路退休工人,有著39年黨齡的共產黨員。今天這個家人團聚
的日子里,我就以我39年的黨齡如實地向你們講一講我親眼所見,親身所經歷的
龍泉寺和極樂寺非法違規情況。我發現,在釋學誠不法行為的背后,隱藏著巨大
的社會危機。此文中我不敢公布女兒的名字,和一些當事人的名字,是因為我擔
心女兒被極樂寺繼續坑害,對她繼續施加壓力或把她轉移走,我要保護好我唯一
的孩子。

  我的女兒在農大上學期間,因為生活學習壓力大,就常被她的師哥師姐們帶
到龍泉寺去玩,并且熱心參加了里面的公益組織,后來她博士畢業后,有一天突
然告訴我她已經皈依成為了一名居士。從那之后我就發現只要她不加班,每個周
六一大早就要跑去龍泉寺,并且平時的時候,晚上還會去西城區冰窖口一家養生
按摩館參加據說是學佛小組的學習。(目前這個養生館已經搬家不知去向)女兒
給我辦了張那里的按摩卡,我有時去那里,發現也會有龍泉寺的法師在那里按摩,
或給她們講佛經。龍泉寺一直是以北大清華高材生出家為著名,所以很多不明就
里的學生們周末都會組團慕名前去那里參佛,打坐。通過觀察我的女兒,我發現
她漸漸開始遠離人群,不愿和家人接觸,對待生活、工作經常就是怨天尤人。因
為家中有老母親需要贍養,我看到女兒有工作了,雖然不怎么放心,但沒有辦法
還是回到了新疆。

  龍泉寺所見所聞

  2016年春節,女兒沒有回家過年,說是工作忙,我也沒在意就準備給她寄點
特產過去,但當我打電話讓單位通知她的時候,我才知道她已經于2015年11月中
旬辭職去龍泉寺出家了。我聽到這個消息如五雷轟頂,趕緊坐上飛機來了北京,
女兒把我接到龍泉寺,但是寺院有他們的規定,說不能讓我和女兒單獨見面,并
且派法師的母親和寺廟里的義工白天、黑夜監視我,就連上廁所都有人跟著,美
其名曰說是保護我的安全。當時北大出家高材生柳智宇的媽媽也在寺廟里住著,
她們輪番勸說我,讓我放棄,答應女兒讓她出家吧,因為她們自己曾經也有過這
樣的遭遇,也經歷過撕心裂肺的分離,但是沒有辦法,她們為了孩子最后都妥協
了。這樣我才知道,原來這群無知的孩子都是背著家里人偷偷出了家的。我記得
和我同屋住的還有一個法師的母親,她偷偷告訴我說她也是來山上找自己兒子的,
已經來了好幾次了,因為他們老兩口沒人來贍養,小兒子的親家遭遇車禍成了植
物人,欠下巨額債款,也無力贍養自己的親生父母,老兩口就指望這個有文化有
知識的大兒子畢業了能養家,沒想到兒子竟然跑到龍泉寺當了和尚,每一次她都
是含淚回到了老家。我和這位大姐只要一說話,派來監視我們的法師和義工們就
立刻阻止我們,不讓我們兩個母親說話交流,我倆沒辦法,要說的話都是寫在紙
上或趁著上廁所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完成的。如果這是一個正常的寺院進行正常的
佛教活動,為什么要阻止我們相互說話?為什么要派人監視跟蹤我們?為什么不
允許我們單獨見自己的孩子?我因為傷心,有兩天沒吃沒喝,龍泉寺的法師就說:
“你不同意孩子出家不吃不喝,好,我看你能撐幾天,再不吃就給你打針,讓你
不同意也得同意。只要你上山,我們就有辦法!边@就是釋學誠手下說的原話。
他們蠱惑這群涉世未深的孩子,給他們洗腦,讓他們荒了田,拋了家,棄了學。
他們以虛假手段欺騙教導這些孩子說假話,使他們自稱自己是自愿出家的,去相
信釋學誠的那套歪理邪說。在我的一再堅持勸說下女兒她終于同意和我下山,但
她必須先向管理她的法師請假,才能拿上身份證下山。女兒讓我等著她,我等了
半天女兒卻臉色非常難看地回來了,竟然跟我說“不走了”我問她為什么?她當
時很恐懼害怕的樣子,站在那兒一句話都不敢說。我不知道那個法師究竟給她說
了什么,以至于女兒那么害怕。我沒有辦法,只好像那位同屋大姐一樣含淚先下
了山。在住處我給管理女兒的法師打了好幾次電話,苦苦哀求他,放過我的女兒,
因為我是一個單親媽媽,曾經左腎長了腫瘤被摘除了,之后身體一直不好,又做
了幾次大的手術,我就這么一個獨生子,她出家了,我老了怎么辦?女兒是我在
世上的唯一依靠,是支撐我能夠繼續活下去的希望?墒蔷褪沁@個被人稱為慈悲
為懷的法師,只是淡淡說了一句:“我深表同情”他就再不說什么了。從龍泉寺
出來后,女兒一直沒再和我聯系,我心里記掛著年逾90的老母親,只得再次返回
新疆。

  2016年3月底女兒突然給我發了條短信,通知我說龍泉寺已經派她去福建莆
田仙游縣極樂寺學習,學習期3-6個月,期間不能用手機,她的手機號注銷了,
她把自己在北京所有的東西都作了處理,把她自己的手機留給了我,并且給我留
了一個座機號0594-8687126,讓我有事打這個座機?墒敲看挝掖螂娫掃^去都是
總機接聽,對方總是問“你是誰?”“你有什么事?”,我說我是女兒的母親,
她們立即就說“我們可以負責轉達,你有什么事?”,我說:我有急事,必須要
女兒來接電話,她們就說讓我等著給我聯系,有時候一兩天女兒也沒來電話,如
果你不催的急,根本不轉達,家里的親戚給女兒打電話,總機那頭就壓根不給叫,
甚至說沒這個人,就掛掉電話。女兒說好的學習最多半年,可是一轉眼就兩年過
去了,這兩年多來,女兒平均三四個月才來一次電話,每次在電話里說不過10分
鐘,那邊就著急讓掛掉,我經常能聽到電話那頭,有別人在旁邊催促女兒,讓女
兒別給我講。我給女兒寄去信紙、信封、郵票,讓她給我寫信,希望這樣可以把
在電話里沒有說的話寫下來,但是她從來就沒有寫過一封信回來。我在這種痛苦
煎熬中度過了無數個不眠之夜,天天以淚洗面,當我看到姐妹家的孩子都在努力
工作,孝敬父母的時候,我心里真是痛苦極了,我孤苦一個人,把孩子培養上了
大學,上了博士,但卻換來這樣的結果,我心里太苦了,太委屈了。龍泉寺利用
宗教作外衣,利用孩子們喜歡做公益的心,不斷給他們洗腦,實際上控制了孩子
們的精神,對這些孩子們實行隔離,進行行為的控制,使他們與家人、與社會完
全斷絕關系,以此可以長期控制他們。這不就是像傳銷組織一樣嗎?

  初進極樂寺所見所聞

  2017年10月,帶著牽掛、無限的思念我從新疆來到了極樂寺,當我從幾百個
尼姑當中看見女兒的光頭時,我的心一下就沉到了谷底,眼淚不停地流,曾經那
個漂亮的、善良的、懂事的女兒卻跟沒事人一樣,還反問我怎么來了,她把我領
到極樂寺的會客廳,才告訴我她已經和很多人在東北受了什么三壇大戒,想要跟
我回家是不可能的事了,她要在這里繼續修行,要把佛法發揚光大,要普度眾生,
因為師傅(釋學誠)跟她們講過,要走下蓮花座走到老百姓的中間去,佛法才能
光大。我們娘倆說話的全程,旁邊都有法師跟著旁聽,因為和在龍泉寺一樣,是
不允許女兒單獨和我說話過夜的。我對這些法師們講了自己家的實際情況,結果
和在龍泉寺聽到的一樣,她們只是說些不痛不癢的話,還說我是偉大的母親,有
這么一個能干的好女兒,我心真是涼到了底,這些狠心的人從沒有想到過母親對
兒女的那份牽掛,在女兒危難時、痛苦時母親挺身而出,為這個唯一的孩子遮風
避雨,付出血、汗,我真是幾乎精神崩潰,這兩年多來我從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
總是害怕我睡著的時候女兒偷偷回來我沒看見,我日夜哭泣,使得眼睛視力變得
極其差?墒俏以谶@些法師們的面前,我還要努力裝出鎮定自若的樣子,怕她們
回頭對女兒不利,可是我的心真的是在哭泣,在淌血。女兒帶我參觀極樂寺,參
觀她工作、學習的地方,無論走到哪里都有人跟著,說這是寺院規定,一個人是
不能單獨見自己的家人的,而且跟著的人必須和你要保持兩米內的距離,不能太
遠。我在寺院里看到,每一個房間、每一張桌子,包括房梁上面都擺放著釋學誠
的照片,他們每天都要面對這照片進行學習、工作,這明明就是擺明了在膜拜釋
學誠啊。我通過和幾個法師聊天了解到,極樂寺里有300-400名尼姑,而且基本
都是全國各地哪都有,大部分人都是被釋學誠從龍泉寺弄到極樂寺來的,莆田本
地人因為知道內情沒有一個出家的女孩子,這些女孩子當中有曾經是優秀教師的、
有是學建筑的、美術的、音樂的,還有從國外留學回來的等等,甚至很多已經當
了媽媽的。結果都被釋學誠那一套學說給洗了腦,放棄家庭、工作、孩子、父母,
不遠千里跑來出家,因為這里是釋學誠的老家,因為釋學誠是佛教協會會長,他
想辦成的事沒有辦不成的,工人、村干部都怕他,甚至一些領導們都到極樂寺去
參觀合影留念,覺得自己管理的地方出了這樣一位地位顯赫人物是很光榮的。釋
學誠的母親在寺里也幫著管理這些尼姑們,從談話中感覺到這些尼姑們深深覺得
她們出家是幸福的,是找到了人生的意義,苦了自己一個人,全家得幸福保平安。
我偷偷和極樂寺一個在菜地干活的尼姑聊天,才知道,極樂寺只接收年輕的女尼,
年老的根本沒有資格進入極樂寺正式名冊里,只能當個義工或是居士或者直接就
被拒之門外。請問這是什么道理?一個寺院為什么不要年老的,為什么都要年輕
力壯的?見到女兒的第二天,女兒說已經請了假帶我去湄洲島,自然還是寺里派
人派車跟著我們,買船票要拿證件時,我才知道,女兒和之前在龍泉寺一樣還是
沒有身份證的,說是在寺里壓著呢,看到她過著這樣的日子心里真是很心酸痛苦,
好好的日子不過,為什么要跑到這里來?女兒她們的銀行卡、身份證等貴重物品
及錢財說是由極樂寺統一管理,如果有需要必須寫申請得到批準才可以拿。女兒
送我走的時候,身上一分錢也沒有,寺里派的汽車半路沒油了,還是我出的錢給
汽車加了油,我想給女兒偷偷塞點錢,但是她不敢收。在極樂寺的那幾天,我深
深體會到女兒她們是沒有自由的,看似自由卻連囚犯都不如,寺廟里只有一部總
機電話,打電話必須寫申請,批準了才能打,還必須在規定時間內。需要陪父母
外出的,必須寫申請得到批準,還得按寺廟規定的時間、地點、路線才行。如果
和家人說話了,出去了,晚上必須要跪著懺悔反省才行。洗腦、限制人身自由、
沒收個人財務和證件這些不都是違法行為嗎?我在極樂寺下面的派出所了解到,
之前有很多家長找到警察,讓他們幫助自己到極樂寺找孩子,可是警察帶著父母
進極樂寺和孩子見面后,孩子只說自己是自愿待在那里的,警察說他們聽見孩子
們這樣說,也沒有辦法再管這些事了。寺里那么多的孩子難道就這樣在那里了卻
殘生嗎?國家出資培養的大批高學歷人才難道就是為了宣揚佛法嗎?這群孩子難
道把自己的父母養老問題扔給國家就是合理的嗎?法律規定他們的贍養義務在釋
學誠面前就是一紙空文,難道每個出家人父母養老都得去寺廟嗎?讓別人的孩子
來替自己的孩子盡孝,我想這不是每個父母愿意的吧?將來這些年輕的孩子們老
了、病了又有誰來照顧他們?女兒告訴我,她的師傅釋學誠告訴她們,要在極樂
寺周圍蓋個大養老院,將來她們這些弟子的父母都可以來極樂寺養老了。這就是
謊話連篇,我在龍泉寺里看到除了極個別,級別高的法師父母外,沒有幾個下面
的弟子的父母在寺里住著,愿意待在那里養老的,孩子們被蒙在蒙在鼓中,被這
些人欺騙著,做著美麗的夢。他們的世界很封閉,說是能上網,但是上網也得需
要寫申請獲得批準才可以上內部的網站,跟她們講外面的新聞時事、政策法規,
她們什么都不知道。龍泉寺和極樂寺對這些孩子們實施集權控制和精神控制,以
種種方式對其進行不斷強化、心里暗示和自我暗示,把他們的人生追求從社會實
踐中引向虛無縹緲的境地,最后逐漸失去了自我意識。

  再進極樂寺之所見所聞

  今年8月初,釋學誠被實名舉報,惡行敗露后,我才知道釋學誠后面有這么
黑暗的一面,心里感到害怕,擔心女兒的安全。打電話想給女兒講一下情況,勸
她趕緊回家,但是極樂寺總機依然故我,說給轉達,女兒不在。我急得沒有辦法
只好說“你們不把她找來,我就報警,人口失蹤了!”完了我就把電話給掛了
(因為女兒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來過電話了)。不到5分鐘,女兒電話就打過來了,
問我什么事?我就跟她講了學誠被舉報的事,女兒竟然不相信,也根本聽不進去。
8月底的一天,女兒突然打電話告訴我,寺里要派她出國,要去弘揚佛法,估計
1-2年不能聯系,也回不來,我一聽就急了,勸女兒不要出國。我擔心女兒被極
樂寺騙出去躲藏起來,因為我知道北京龍泉寺那邊已經有調查組進駐調查了,極
樂寺可能會轉移她們。我沒敢在電話里告訴女兒我要去看她,怕電話又被監聽,
我就偷偷買了飛機票和妹妹連夜趕到仙游縣,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去極樂寺找女
兒,準備帶她回家。剛進極樂寺,迎面兩個手拿對講機的尼姑把我們攔下,問我
們找誰,我一看去年見過,就趕緊說:“是我,來找我女兒!彼齻冋f:“你在
會客廳等著,我們給你聯系”我在等的過程中,發現氣氛明顯不對,過來過去的
尼姑都很警覺地看著我們,我觀察了一下周圍,發現寺廟里少了很多人,感覺是
人走樓空,去年還挺熱鬧的,今年世界佛教大會在極樂寺有會場,怎么可能寺廟
里的人寥寥無幾?而且去年來的時候,尼姑們都沒有對講機的。我溜達到去年女
兒領我去的她們的辦公樓那里,推推門,發現門被鎖住了,里面靜悄悄的,這時
過來一個尼姑說:“這里謝絕參觀,你還是到會客廳等吧!”可是去年我明明看
到門是大敞的,人來人往的有很多尼姑,也沒有說不讓參觀的。我又聽見有敲木
魚聲音,就循著聲音去了,一看是食堂,但里面也是沒人,去年里面可是坐滿了
人,食堂里面現在放的只是錄音而已。我早上8點就進了極樂寺,一直等到11點,
我一看女兒還是沒有出現,就對陪同我們的尼姑講:我從新疆不遠萬里來這里,
從早上等到現在,還沒有消息,今天我要是見不到我的女兒,我就不走!她看我
很堅決的樣子就用對講機問聯系的怎么樣了,那邊說已經聯系上了,女兒不在寺
院,在外面,下午回來。我說,那我就在這兒等到下午。我還在院內轉悠,看到
幾個尼姑在摘菜,就問她們:“你們這兒有多少人吃飯?”她們裝作聽不懂的樣
子,不理我。這時趕快走過來兩個尼姑說:“我們這里不能參觀,你趕快走吧!”
陪同我的尼姑也連忙催我離開。如果是正常寺院,為何不讓參觀?為何躲躲閃閃?
為何推三阻四?我走出去,女兒打電話過來說:“我不在極樂寺,你不要到極樂
寺找我”,我問她:“你在哪兒?”她說:“我今天忙,沒時間,等有時間,我
和你聯系,你等我的電話!蔽衣犈畠哼@樣說,就回到了賓館繼續等她電話。等
到下午沒來電話,第二天也沒有,第三天早上7:05分女兒來電話說:“今天有時
間,你在哪里?”我說:“在仙游的賓館里”她說:“我找好見面的地方,再給
你聯系!蔽乙恢钡鹊酱蟾趴熘形1點左右,女兒來電話說:“已經找好見面地
點,在莆田梅峰寺,你打車40分鐘能到!蔽覓炝穗娫,趕緊前往見面地點,當
我看到她的時候,她第一句話就說:“你來怎么也不事先說一聲,我不出國啦!
下次再這樣,我就到深山老林,讓你找不到我!比缓笏终f:“敏感的話不要
說,我是學誠的弟子,寺里給我們說了,現在師傅(釋學誠)的事,就像當年文
化大革命一樣,到時候會平反昭雪的!蔽乙宦犨@話怎么能這么說呢,學誠的事
情國家明明已經有了處理意見和態度,為什么這些人還執迷不悟呢?我問她:
“你現在在哪個寺廟?”她說:“離這兒不遠!”我又問:“你到底在哪個寺
廟?”她說:“你們要干啥?我現在挺好的,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我不后悔!”
我聽了心里真是痛苦極了,從口袋里掏出兩塊手帕,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血寫了
幾個字“媽媽愛你,有媽有家”。我就把手絹遞給女兒,說:“這是媽媽用鮮血
寫下無聲的愛,媽媽希望你能走一條正路,媽媽在家等你!”趁著監視她的人不
注意,女兒把手絹塞進了懷里。女兒說晚上還要在寺里給40幾個人上課,就匆匆
走了。我跟在后面發現她偷偷上了一輛車,覺得這個車非常眼熟,我的妹妹趕緊
記下了車牌,回到仙游縣找交警一打聽,果然是極樂寺的車,而且那個車去年我
到極樂寺的時候也見過,經常出去買菜買水果的。如果極樂寺是光明正大、沒有
問題的地方,為何女兒要偷偷摸摸約我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見面?如果女兒不在極
樂寺,為什么她就不敢告訴我她在什么地方?極樂寺的人為什么不知道她離開了
極樂寺,并且隱瞞實情?女兒如果不在極樂寺,為什么會坐上極樂寺的車呢?這
些問題急需要政府給我們調查清楚。

  這短短的會面,使我感到女兒雖然近在咫尺面對面,但卻像對待一個陌生人
一樣冷酷無情。龍泉寺和極樂寺有多少家庭面臨這樣的困境?我們這些家長真的
是欲哭無淚了,大好青年就這樣白白浪費了自己的青春,寧愿讓人供著養著,也
不愿出來盡自己的本分。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對每個人來說,家庭是人生的起點,
是生活休息的港灣,釋學誠和他手下弟子組織煽動信徒離家出走,把全部身心和
財產交給個人滿足自己的私欲,致使造成許多原本幸福的家庭支離破碎,讓原本
貧困的家庭雪上加霜。這根本就是邪教組織!我想通過當地民宗局來調查一下
女兒現在的地點,反映極樂寺內部的情況,一位姓陳的官員模樣的人剛聽我講幾
句,就說:“不可能有這樣的事,我們每次檢查,那里管理制度健全,管理很好,
很安全。孩子的家長來都是高高興興來,高高興興走,不像你們說的!蔽乙宦
他覺得我們好像在說謊一樣,就不想再繼續和他說了,就離開了那里。在仙游在
莆田那里根本就沒有我們老百姓說話的地方,因為那里是學誠的老家,因為我在
那里看到大街小巷幾乎家家都供著佛像。但是我還是愿意相信我們的黨,我們的
領導人不會坐視不管的。今天我寫這封信,因為我還是相信我們的黨是代表最廣
大人民根本利益的黨。釋學誠和他的龍泉寺、極樂寺所做的一切都違反國家宗教
政策,蔑視法律,鼓吹自己的歪理學說。

  當我看到龍泉寺舉報信的內容后,我知道,信中所寫并非虛言,有的是我親
身經歷、有的雖然我不知道,但從女兒的表現可以看出來龍泉寺和極樂寺違規行
為如下:

  1、以恐嚇、恫嚇等手段控制信徒,非法沒收信徒身份證、個人財務,采用
互相監視制度限制人身自由,采用非法手段讓出家弟子與家人、與社會隔離。

  2、違反《全國漢傳佛教寺院管理辦法》第三章第九條規定。不只是我的女
兒,龍泉寺和極樂寺有很多孩子都是在家人不知情,不許可的情況下被留寺、剃
度出家的。

  3、釋學誠和龍泉寺非法收女弟子,并且派往別地受戒出家

  4、散布毫無事實根據的言論。明明國家已經查實的情況,卻不承認,在弟
子信眾中間散布謠言。

  因為釋學誠出事是和極樂寺的尼姑有關系,所以極樂寺現在戒備非常森嚴,
我一個普通老百姓根本也進不去,也調查不清,我請求領導也能夠像調查龍泉寺
一樣,派調查組進駐極樂寺,還回我的女兒,還我一個完整的家庭。還給千千萬
萬受騙受害的孩子們以及他們的親人們一個公平公義!我們是法制社會,法律面
前人人平等,這不是一個空口號。那些披著宗教的外衣,進行邪教宣傳、控制人
的思想、行為的惡徒必須要嚴懲不貸。

  2018年9月24日

(XYS20180925)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860493-1137562.html

上一篇:[轉載]我們國家為什么對外國人那么好?!政策制訂者都傻了嗎?
下一篇:2018:科學網奇跡年

1 劉煒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4 20: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