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臻的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zhenma 個人主頁: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帶研究生:A教授的快樂和痛苦【科學網微信公眾號首發】 精選

已有 7326 次閱讀 2019-4-27 09:06 |個人分類:研究生教育|系統分類:教學心得

[博主按:本文是我(馬臻)原創,昨(4月26日)晚已應邀發在科學網微信公眾號。]

134609lp77llphn7ihh33l.jpg

“我每天花大量時間撲在實驗室,試圖幫助一名博士生做好科研,精力大量消耗。如今,對方半途而廢,我無論是挽留還是‘分手’都不快樂;叵肫疬@幾年帶研究生的種種,有快樂,也有痛苦,我竟無言以對!痹谖⑿排笥讶,A教授有感而發。

到底他快樂在哪里,痛苦在哪里呢?

A教授的快樂1:當科研“監工”

每天,A都會興沖沖地到實驗室當“監工”。

他的眼很尖,他能一眼抓住學生的實驗問題。比如有的學生用電子天平稱量樣品,稱量紙大于天平的托盤;有的學生把液體倒到量筒時,右手把1000毫升的容量瓶舉得很高。

“讀本科時化學實驗是怎么教的?”他脫口而出。

忽然想到什么,他又補了幾句:“我從不歧視‘雙非’高校來的學生,但你到我們這兒,還有很多東西要學。你上學期周末是不是經常去旅游?我看到你同學發的朋友圈了!

他的話很直。有一次,一名新生向他報告一個實驗點子。聽了學生的分析,A覺得這個思路是可行的。然而,過了一陣他聽該生說實驗點子是被報道過的,他瞪大了眼睛:“吃別人嚼過的饃,有什么意思?你這樣即使做了,也發不出文章來!

遇到這種情況,他甚至會讓學生們都停下手頭的工作,在實驗室召開“臨時組會”。

他從不罵學生,但在“臨時組會”上,他似乎把心中積壓的一種“氣”釋放出來。

他不但會說學生做實驗不規范、想出的點子沒有創新性,還會說他們做科研沒有“章法”。有幾名學生就曾被他批評——每次只是合成一丁點兒催化劑,以至于做催化反應和后續表征,需要再花大量時間合成好幾批催化劑。

“我在乎的不是藥品、試劑,而是你們的時間!做實驗得動腦子!”他發急了。

每天“巡視”實驗室時,他會不時發話——

“你們缺乏什么實驗裝置,告訴我啊。不能低效率地科研!”

“像你這樣第一天制備催化劑,第二天烘干,再花一天測試,為什么不在烘干的時候制新的催化劑?”

“需要做什么表征,趕快想清楚,送樣測試!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測試結果還沒有出來?哪天送的樣?得打電話催催,不能一直等著耗著!”

“不同樣品的電子顯微鏡照片,在電腦里要不同的文件夾存放,每個文件夾的命名是催化劑的化學式,而不能用數字代號命名!否則,誰知道哪個是哪個!”

有時候學生科研不順利,他每天到實驗室五次,現場指揮,甚至在假期陪著學生做實驗。

“我才不相信實驗做不出來!”他擼起袖子狠狠地說。

他總是把形勢說得很嚴峻——系里有多少研究生延期畢業,多少畢業論文送盲審被“槍斃”。他還會“幸災樂禍”地在微信朋友圈轉發一些“今年研究生畢業論文盲審從嚴”之類的文章,似乎在宣示自己“從嚴把關”的決心。

而一旦學生獲得國家獎學金,他比誰都高興,滿世界宣布“今年我的課題組又有一名研究生獲得國家獎學金”!

他的學生在他的指導下能提前發出申請學位所需的論文,并遠遠趕在截止日期前面開始撰寫學位論文,以便投入下一階段的職業發展之旅?吹綄W生在學業上從青澀走向成熟,A非常愜意。

“A老師培養的研究生,我相信!”A的一位應屆博士生在找工作時聽到對方教授這么說。

聽了這位博士生的轉述,A更高興了。

A教授的快樂2:當“人生導師”

“把自己撕開,把自己劈開!”面對筆者,A的一名研究生夸張地模仿A的話,模仿的時候還透出一種不解甚至嘲笑。

A總是“敲打”課題組學生,說人要知道天高地厚,知道自己究竟有幾斤幾兩。有一名學生發表了多篇論文,A卻說:“你不要抱怨在我這兒發不出好文章。得了便宜,就不要賣乖了。如果你真的厲害的話,你畢業以后發幾篇‘一區’文章給我看看!

當學生不大愿意按照他的意見修改論文,他會微笑著卻帶著一種“氣”說:“讓你鍛煉科研生存能力,你卻不領情。你以后申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別來找我看(修改)本子!

他還會讓學生感到一種壓力:“以后你找工作時,同行有可能會向我詢問你的表現的!

這樣的話語可能讓學生一下子難以接受,但A以說出“自己的心里話”為樂事。用他的話說,他的語言風格“就像一拳打在你的臉上,讓你猛醒”。

他跟學生談學業,結果談著談著,就扯到“人生哲理”“職場道理”上去了。有時候就像開起無軌電車,一開始說“講五分鐘”,結果講了一個下午!

他老拿職場的那一套說事兒,什么“細節影響成敗”“做什么就要像做什么的樣子”“換位思考”“落到實處”。

當學生不服從他的工作安排,他堅定地說:“你以后到工作崗位上,領導讓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如果你現在不理解,那么你以后會理解的!

他總是說,做科研光靠勤奮是不行的,要work smart(聰明地工作),多聽導師意見,還要抗壓能力強。 “人要對自己負責、對自己的家人、戀人負責,對自己的選擇負責。既然選擇讀了研究生,就要把書讀好。遇到一丁點大的挫折就‘炸’了,就退卻了,將來到社會上去也不會有什么出息!

當學生遇到困難時,他更是花大量時間提供支持。如果學生有科研的困難,他就陪著學生做實驗、分析數據、使出渾身的力氣改論文;如果學生有心理的困惑,他會和學生一次一次地聊,甚至把學生的戀人也叫過來一起談。

他常說,遇到問題要“面對它,解決它,放下它”,不要不接電話、不回電話,而要勇敢面對、攻堅克難。

在有些人的眼里,A這樣和學生談人生完全沒有必要,“研究生都是成年人了嘛,思維已經定型了”。還有的看客先給別人套一個“人生導師”的帽子,然后一棍子打下來。

可是,A不依不饒地在微信朋友圈“發聲”:“近日(2019年2月26日),教育部發通知了——‘通知指出,導師是培養質量第一責任人,要把培養人放到第一位,既要做學術訓導人,指導和激發研究生的科學精神和原始創新能力,更要做人生領路人,言傳身教引導研究生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

他不需要學生給他頒發獎狀證明他的這些教誨有用,也不指望因為花了很多時間育人而得到校方的獎勵。用他的話說,“課題組開在這兒,我就是這樣的人”。 

A教授的痛苦:恨鐵不成鋼

帶研究生有快樂,也有痛苦。

本文開頭展示的A教授在微信朋友圈的發言,其實隱隱透出他的無奈——如今,科研和生活環境沒有那么純粹,有些研究生或是心活、事兒多,或是缺乏職業精神和誠信。另一方面,師生矛盾多發,社會輿論一面倒地批判導師。即便導師在帶研究生過程中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或者糾紛,為了避免學生出現極端行為,為了避免觸動“涉校輿情”,導師也有苦說不出,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咽”。

有鑒于此,接下去本文不準備披露他人隱私,只想泛泛而談科教界一般情況和一般經驗。這可供無數“A教授們”和“同學們”參考——如何使得師生相處的經歷更加快樂些,使研究生們的前途更明朗些。

1) 有些研究生做科研不努力,這是大忌。但也有些研究生不是“懶”,而是“不會混”——做科研缺乏“章法”,眉毛胡子一把抓,鉆牛角尖;不按照導師的指導意見做實驗!安粫臁钡慕Y果,一是自己不能及時得到科研成果,二是導師不滿意。無論對于學生還是導師,這真可謂兩敗俱傷。

2) 很多學生人不壞,只是有缺點和弱點。每個人都有缺點和弱點,關鍵是學生要在在校期間盡量彌補,這樣到社會上去以后不至于影響自己的可持續發展。比如,有的學生體質不好,有的學生有心理障礙,有的學生情商低,還有的學生不懂得做人道理或者禮儀,那么就要在讀研期間加以改進,使自己以更好的面貌走向職場。

3) 要和導師商量讀研期間以及畢業后的規劃,以便通盤考慮、整體規劃。不要瞞著導師另搞一套(比如復習托福、GRE),否則,有可能最后“兩頭不著杠”。筆者就遇到過難熬的日子——有些組員另搞一套,一方面科研沒有進展,另一方面職業發展的事情一下子也沒有眉目。這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時光的流逝。

4) 遇到師生矛盾,需要彼此真誠溝通。你要問問導師:要如何做,才能讓導師滿意或者沒那么不開心?為了正常畢業,需要什么樣的計劃安排?什么時候要達到什么進展程度?哪些事情該做,哪些事情不該做?千萬不能任性——不接電話、不回電話,以為世界會圍繞著自己轉。

5) 考研的時候也要想清楚。讀研究生不是說你交了學費,你就可以“來去自由”的。你的加盟,擠占了別人受教育的機會,也用去了導師寶貴的招生名額。你的表現不佳或者中途離去,可能會影響你原先所在學校、院系、課題組的聲譽,也會影響導師課題組的科研進程、安排,浪費已經投入的資金。進組后,導師在資金、儀器設備、指導時間、畢業保障等方面有commitment(承諾),那么你對導師、對自己,也要有commitment。

6) 人生要有規劃,每一個階段都要有階段性行動和收獲,不要找到工作以后想考研,考上研究生后卻想著還是工作好。雖然說只要努力,一切都還不晚,但晃來晃去沒有一個主線,最終會一事無成。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師生之間的不愉快最終會過去,會被遺忘。但我們科教界有必要了解和分享——怎樣使師生相處的經歷更愉快一些。

timg.jpg



導師與學生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71964-1175748.html

上一篇:清華大學新聞沸沸揚揚,我早就在《南方周末》發文了

26 鄭永軍 劉立 黃永義 鄭強 喬中東 李毅偉 李東風 張文超 王崇臣 李天成 熊建華 王明 王亞娟 周浙昆 王從彥 王德華 劉博 褚昭明 信忠保 王恪銘 張北 鄺宏達 李哲林 石磊 金義光 楊金波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3 03: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