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臻的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zhenma 個人主頁: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除了實驗和論文,導師要不要跟學生談人生?【已發表】 精選

已有 14101 次閱讀 2019-1-5 09:35 |個人分類:研究生教育|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80104.jpg

[博主按:去年10月底,教育部正式公布首批“三全育人”綜合改革試點單位?吹綇偷┐髮W和上海市教委微信公眾號新聞后,我有感而發,寫了篇文章投《文匯報》。1月4日(周五)已經由《文匯報》刊登,并被光明網轉載。]

  去年,教育部辦公廳正式公布首批“三全育人”(全員、全過程、全方位育人)綜合改革試點單位。北京、上海等五個省市入選綜合改革試點區,清華大學、復旦大學等10所高校入選試點高校,還有50個院系入選試點院系。

  “三全育人”并非新名詞,也不僅是這些試點單位的事。此次綜合改革試點,彰顯了教育部對這一育人理念的堅持和推進。

  但在筆者看來,“三全育人”不能停留在政策、思路和生硬的宣傳、說教上,更需要實實在在的抓手和教師的辛勤付出。在這方面,研究生導師有很多發揮的余地。

當學生遇到過不去的坎,告訴他們“面對它、解決它、放下它”

  說到讀研,很多人的印象就是學生按部就班地上課、做實驗、寫論文,然后順利畢業,高校校報所宣傳的,經常是一些“三年發表十多篇SCI論文”的“光輝形象”。但據我觀察,很多研究生都在迷惘中掙扎——怎么找到實驗課題?做實驗不順利、發不出論文怎么辦?對所學專業不感興趣怎么辦?畢業后究竟應該找工作、讀博士,還是出國深造?畢業了在大城市買不起房子怎么辦?和對象“異地戀”又該如何?……

  相對于本科生,研究生更加成熟,但讀研并非按照課程表走,而是有更多選擇的可能,每個學生的發展方向、研究進度也不盡相同,他們需要更加合理地安排好時間,為自己負責。加之研究生更接近“就業”這一現實出口,因此他們負擔很重、壓力很大。

  研究生的這些“痛點”,決定了導師育人的“著力點”——科研梳理、人生解惑、職業指導。導師要“接地氣”——掌握情況、解決問題,真誠地為學生的學業、人生和職業發展著想。

  以我課題組的情況為例,有時候學生遇到實驗困境會選擇逃避,不及時整理數據,不寫論文,甚至在電話里沉默,我就告訴學生,做實驗失敗不要緊,只要不造假;我會和他們一起梳理實驗數據,明確下一步該怎么做。當學生遇到人生中過不去的“坎”時,導師先要問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幫學生分析問題,告訴他們要“面對它、解決它、放下它”。我常常鼓勵學生,戰勝困難會使自己更加強大。

  研究生更需要在導師的鼓勵和支持下,進行職業發展探索。我的研究生中,有些暑假去企業實習,有些出國訪學。在我看來,僅有這些交流實踐還不夠。我嘗試請公司人力資源經理到系里做講座,雖然這對課題組完成科研任務沒有什么幫助,但學生從中可以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課題組也由此形成了“認真讀研,順利畢業”的共識。

  盡管這個共識看上去非常普通,但往往卻是研究生經常面對的困難,或者說是因為身在其中,他們很難意識到的問題。一旦導師幫助學生解決了困惑,學生的狀態就會改變——積極面對人生、面對困難,把眼下做的事情和未來發展目標結合起來,這樣既看得到希望,也看得到自己在這個進程中所處的位置。

以過來人身份講述自己的奮斗史,教學生把握好人生的得與失

  現在不少高校都在探索“課程思政”,即在專業課中融入思政元素。比如,一位教授講授有機化學課時,特別提到中國化學家的貢獻,進而講到科研工作者的科學精神和理想信念。

  所謂課程思政,其實就是在專業授課中給學生以價值觀的引導,在研究生階段,導師也必須搞“課題組思政”——作為過來人,導師在指導研究生為人處世、思維方式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當然,導師不能生硬地灌輸,而要自然、親切地和研究生們“講故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導師可以“現身說法”,講述自己的“奮斗史”——從大學生成長為教授的心路歷程。比如,這當中遇到過什么困難(比如做實驗失敗、找教職不順),又是怎樣克服了困難;這一路遇到過哪些機遇或選擇,究竟該怎樣面對各自的人生選擇(比如回國任教);怎樣把握好人生的“得”和“失”;以及這些年,自己的生活狀態有了什么改變,怎樣處理好工作和家庭的平衡等等。

  我曾經跟課題組的學生講過自己的經歷。通過講故事,我希望學生們明白,要珍惜當下的科研訓練,關注自己的職業發展。我想讓他們懂得,只要足夠堅持,就能實現自己的夢想;哪怕暫時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也會得到別的有價值的東西。

  導師還可以 “當機說法”,即結合課題組在運行過程中遇到的具體問題,給研究生講一講。比如,儀器配件壞了,學生不及時維修,也不告訴導師;導師希望學生先把手頭實驗做好,把論文整理出來,可學生一直忙著做新的實驗;學生在做補充實驗、修改論文時和老師“討價還價”……每當這些時候,導師需要心平氣和地跟學生講道理。

  我們課題組經常開“反思會”,給學生講積極主動、做什么就要像什么、換位思考等職場道理,學生聽了覺得很有道理。但很多學生沒有過正式的工作經歷,他們對職業規范的理解不深刻。并且,形成良好的做事方式是個長期的過程,需要導師反復講解,循循善誘。

發論文、拿學位只是表象,導師育人要學會找準最佳“切入點”

  中國教育界素有 “傳道授業解惑”的傳統,“三全育人”可以說是我國獨有的育人理念。在西方大學,導師一般較多關注學生的科研進展,很少關心學生的思想覺悟和個人私事。我在美國讀博士時,導師從不和學生一起吃飯,也幾乎不聊婚戀、職業發展或人生哲理。

  20多年前,我在復旦大學化學系讀碩士時,我的導師高滋教授不但指導科研,還對學生的做人做事嚴格要求,包括有沒有關緊抽屜這種生活瑣事。她經常和學生聊她的人生經歷和人生感悟,常拿以前的學生做榜樣,讓我們學習他們的“閃光點”。

  但我們也得承認,不是每位大學導師都愿意這么做。在以論文、項目為主要評價指標的當下,有很多導師都很關注“抓”學生做科研、出論文。導師自己也要忙著外出開會、跑項目,沒有太多時間和學生交流思想。即便有導師愿意跟學生講一些科研以外的東西,難免也有顧慮——這勢必會消耗一些時間,甚至讓人覺得是在浪費時間。還有的導師認為,師生之間要有邊界,明確什么事該管,什么事不該管。

  一位基層教師則從另一個角度向我表達了困惑:在研究生教育的評價體系中,優秀與否,就是看他讀研期間發表的論文!皩熡眯牧伎,但研究生只想著發好的文章,其他的都不關心,怎么辦?”

  對此,我認為,解決學生的思想困惑、培養職業精神和奮斗精神,與指導學生做科研、發論文并不矛盾,不能用一方面來排斥另外一方面。研究生做科研不順利,就會有思想困惑;反過來,研究生有科研以外的迷惘,也會影響科研。因此,導師需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我始終覺得,研究生發論文、拿學位,這些都只是“表象”。關鍵是在校期間,他們在學業和為處世、理解人生方面取得怎樣的進步,以及畢業時以怎樣的面貌走向社會。通過實踐,我發現學生并非僅僅關心自己的科研,而是需要導師在人生的道路上多方面指點,而導師要學會找到最佳“切入點”。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71964-1155416.html

上一篇:“象牙塔”里的壓力和奮斗【科學網原創首發】
下一篇:研究生做科研得步步為營【已發表】

34 余忠定 楊金波 馮大誠 李萬峰 劉立 邵宇飛 彭思龍 李明陽 王超杰 李毅偉 卜令澤 鄺宏達 李由 王安良 郭戰勝 司銀松 張成崗 高建國 郭新磊 黃永義 信忠保 陳瑩 胡澤春 曹俊興 蒲亨建 呂秀齊 王亞娟 農紹莊 張鷹 魏泉 何金華 馮博 柏延文 石磊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82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2 13: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