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臻的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zhenma 個人主頁: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大學教師也需要階段性地評估自己【已發表】 精選

已有 10554 次閱讀 2018-11-23 08:40 |個人分類:人在職場|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2015120011302364504.jpg

近年來,全國高校根據教育部的工作安排,陸續進行本科教學工作審核評估。據悉,審核評估并非進行排名,而是“用自己的尺子量自己”,重點是引導學校建立自律機制,強化自我改進,提高辦學水平和教育質量。

各高校如臨大敵般迎接評估,盤家底、找亮點、補短板,并明確將來的工作思路。在筆者任職的復旦大學,筆者明顯感受到“以評促建,以評促改,以評促管”的氣氛——建新大樓,翻新教學樓和教學實驗室,梳理人才培養理念和措施。

近年來,全國高校還根據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的要求,進行學位授權點合格評估(此項工作和研究生教育相關)。筆者認為,學校、院系層面的評估工作都能推動高等教育的發展;但是,對于相關工作,不能僅僅是學校和院系“忙得要死”,一線教師卻作壁上觀。大學教師也可以階段性地對自己進行評估。

大學教師往往處于非常忙碌的狀態——需要備課、上課、申請科研項目、帶研究生、開會、填各種表格,往往是一件事情還沒有完成,另一件事情又“飛”過來了。每天就是這樣,跟著任務走,時間嚴重碎片化。在這樣的情況下,雖然日子過得很充實,很多任務也完成了,但這只是表面上的“稱職”。

實際上,就像企業花了錢,年終需要統計花在哪里,大學教師也需要經常性地梳理和反思自己的時間去哪兒了。更重要的,是發現自己工作的不足,進而采取改進行動。比如,有的青年教師剛入職后花了很多時間備課,也申請到了科研項目,年底考核也是合格的,但是她“東一榔頭西一棒子”地做實驗,卻不及時把實驗結果整理成文發表,這就是問題。再比如,有的教師做著“短平快”的研究題目,光顧著發論文、保研究生畢業,但由于研究缺乏創新性,他以后申請科研項目會很困難,不利于可持續發展。

這樣的思考還可以有許許多多——自己的教育理念是否和國家、學校的教育理念契合?自己的教學技能還需要哪些提高?是否準備發表教學論文、寫教材?自己的科研方向是否符合院系學科發展需求?自己有什么特長,使自己能在院系更好地立足?是能貢獻高質量論文,是能成為教學名師,還是能申請到重要的科研項目?今后自己的發展方向,應該是教學科研并重,以教學為主,還是走行政路線?年終考核算“工分”只看發表多少論文、獲批多少項目、教過幾門課、帶了幾名研究生之類“數字化”的東西,那么,自己是否還需要經常性地找研究生談話,給他們解惑,讓他們明理,號召他們把個人的發展融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沒有人強迫大學教師進行自我評估,但大學老師值得這么做。

首先,自我評估有利于工作和發展。人不能總是低頭拉車,也要抬頭看路。人有反思,才知道自己的不足,才會加以改進。這不但有利于自己,還有利于所在院系形成合力。而如果大學教師沒有反思,只是滿足于“混到哪里算哪里”,不思進取,那么這不但不利于自己的發展,也不利于學校和教育事業的發展。

其次,自我反思至少在筆者看來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它是自己和自己開展的一場心靈對話,是一次心靈回顧。經過這個過程,人的“血脈”也會暢通起來,看到自己現在在哪里,要往哪里去,怎樣從“這里”到“那里”。但關鍵是,我們要有勇氣把自己“撕”開,直面自己的惰性、拖延和短視,直面自己人性的弱點。

要做到“直面自己”很難,尤其在眼前工作已經很忙的情況下。但筆者還是認為,大學教師值得花一點時間,對自己進行階段性的評估或者反思。這不是“一陣風”,而是一個長期的梳理、反思、更好前進的過程。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71964-1147722.html

涓婁竴綃囷細時代楷模|鐘揚教授的一番話
涓嬩竴綃囷細大學教師:時間都去哪兒了【已發表】

18 張軍平 劉立 袁有錄 李東風 周忠浩 趙克勤 王從彥 程強 褚海亮 李曙 孫楊 黃裕權 王超杰 喬中東 郭戰勝 倫貴陽 楊金波 李幫建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4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10 06: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