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tiedan2012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heitiedan2012

博文

人類社會的戰爭

已有 586 次閱讀 2019-5-11 08:02 |系統分類:人文社科

克勞塞維茨說過,戰爭是政治的繼續。如果根據這樣的邏輯,恩格斯說,一切政治斗爭都是階級斗爭,那么戰爭自然也是階級斗爭了。當然,一般形式邏輯也有其內在的缺陷。因為形式邏輯不考慮判斷句的具體的環境與歷史,如果沒有特稱判斷,形式邏輯會把所有的判斷都看成是全稱判斷。這就存在一個問題。

在人類的早期,或者說,在階級還沒有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存在戰爭了。而在階級出現之后,戰爭會以國家的形式出現,戰爭會變得規模更大,手段更殘酷。原始部落之間的戰爭也是不罕見的。那是為了生存的爭奪。爭奪一切可能的資源;蛘呤峭恋,或者是獵場,或者是女人。嚴格地說,這種原始部落之間的戰爭不能算是政治斗爭,所以這樣的戰爭也就算不上階級斗爭。

為了生存而發生的戰爭,雖然規模與殘酷程度比不上后來的戰爭,但其中也是相當殘酷的。戰爭中的俘虜可能被殺掉,甚至可能被吃掉。通過戰爭擄來的女人可能成為戰勝部落的生育工具。在動物那里,為了生存的爭奪是殘酷的,在人類那里。為了生存的爭奪同樣是殘酷的。在這一點,人與動物沒有本質的區別。達爾文的進化論說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那是指動物界中的殘酷競爭。其實,在人類社會,這樣的情況同樣也在出現。從一個角度來看,是殘忍的,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優勝劣汰也是讓人類這個物種最優秀的基因能夠保存下來,這將有利于這個物種在地球上的生存。

從某種情況上說,雖然戰爭在某些人道主義者看來,是極不人道的,是應該堅決反對的。但同樣不能否認的是,戰爭也是人類文明進步的一個重要的手段或者契機。為了準備與進行戰爭,人類想方設法改進戰爭中的武器,以及其他與戰爭有關的各種裝備。傳說中的木牛流馬作為具有一定效率的運輸工具,首先就是為了戰爭中運輸后勤物資如糧草之類而設計制作出來的,F在資本主義社會,很多先進的技術最先運用在軍事領域的各類武器與裝備上,然后再轉化到民用領域。在戰爭中,人們進行必要的組織形式,并且施以有效的管理。這對人類文明的進步同樣有著巨大的意義。人類能夠進行有效的組織和管理,就能有效地從事更進一步的生產活動,使得生產領域中的效率得到不斷的提高。

當然,戰爭是在剝削階級居統治地位的國家里,對于基層被剝削者進行暴力鎮壓的手段。同樣,戰爭也是被壓迫者反抗統治階級暴力統治的手段。這就是因階級矛盾激烈化與尖銳化所導致的必然結果。

過去有一種說法,叫春秋無義戰。因為春秋時期,各個諸侯國之間的戰爭都是為了貴族們爭奪土地和利益,而讓老百姓生靈涂炭。不過,在春秋時期,上百個國家之間的戰爭,到了戰國時代,這種戰爭與兼并的結果,是只剩下七個國家。最后,是秦國統一了中國,建立了秦王朝。這為后來中國成為一個統一的國家,讓中國成為世界上最文明的國家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從當時的一些人們的眼光來看,非義之戰是應該反對的。墨子的“非攻”就表達了這樣的觀念。這種反對大規模屠殺的戰爭的觀點是有著進步意義的。但是,這種戰爭參與者主觀的目的與最終完成的客觀結果還是有點不同的。國家的統一與強盛,保障了中華民族與中華文明幾千年的生存與延續,那么前期的戰爭活動又起到了某種積極的意義。

近代資本主義在發展初期,進行了大規模野蠻的對外侵略戰爭,奴役了無數國家和那里的人民。那里的人民進行堅持的反抗,這樣的戰爭被認為是正義的。資本主義文明的產生與發展是以成千上萬被奴役人民的生命被殘殺為代價的,所以馬克思說,資本的每個毛孔都流著骯臟的污血。當然,這是歷史的進程,人類無法憑借自己的情感與好惡來阻止這種進程。然而今天的國際壟斷資產階級和他們的代言人,硬要把這種血腥的戰爭和暴行美化為資本主義文明的功績,這就是恬不知恥。

從另一種角度來看,資本主義的侵略與擴張雖然對資本主義文明的發展有所貢獻,但對于那些被侵略被奴役的國家和人民,則是文明的倒退。這就是不義,這就是對這些國家自身生產力發展的阻礙,因而也就是一種反動。因而,資本主義沒有什么資格來炫耀他們所謂的功績。

資本主義的發展是盲目的。之所以說他們的發展是盲目的,主要是因為他們并沒有看到當今世界發展的內在規律性。因此,資本的發展只是在任憑資本追逐利潤的本性而為。在這樣的情況下,由資本擴張本性所引發的戰爭也是盲目的。這種盲目更多地表現在資本的貪婪所導致戰爭的殘忍。在進入21世紀后,美國發動的幾場戰爭,無一不是與無視平民的生命、野蠻兇殘地造成大量平民不必要的傷亡而臭名昭著。這種戰爭是不義的,必定遭到受害者與世界公正輿論的譴責和反對。

在資本主義進入帝國主義階段以來,帝國主義發動的侵略戰爭都受到了被侵略者堅決的反抗。這樣的反抗戰爭是正義的,是順應歷史發展潮流的。正義的戰爭一定會戰勝不義戰爭的挑起者和侵略者。在這種情況下,抽象地不分是非的所謂反戰就是在混淆是非。

人們良好的愿望是永遠消滅戰爭。但這種良好的愿望不可能只憑著愿望本身就能成為現實。戰爭的消滅與資本主義的消滅是一致的。不消滅資本主義,人類社會的戰爭就不會停息。

公眾號.jpg

歡迎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678176-1178327.html

上一篇:資本對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意義
下一篇:大義滅親及其他

1 王安良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4 20: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