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周浙昆

博文

版納印象1983

已有 1324 次閱讀 2019-4-3 11:39 |個人分類:隨想|系統分類:科研筆記| 西雙版納, 熱帶雨林 傣族

IMG_8663.jpg

 羅梭江邊的哨哆哩


版納印象1983

 

    1978年著名作家徐遲的兩部報告文學,深深的影響著一代中國人,喚起人們追求科學的夢想。這兩部報告文學一部叫《哥德巴赫猜想》是寫數學家陳景潤的;另一部叫做《生命之樹常綠》是寫植物學家蔡希陶的。記得當時還有一部電影叫做《綠海天涯》是寫植物學家“南林”為考察熱帶植物資源只身前往西雙版納,考察歷經艱險最終發現了望天樹,從而證實我國熱帶雨林的存在。當時的聞名遐邇的電影明星王心剛扮演的“南林”也有蔡希陶的影子。這些文學作品,讓我對西雙版納充滿了向往。那時候“西雙版納”這幾個字就是神秘的象征,去版納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1982年我考入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攻讀碩士研究生,導師將我的論文定為《云南開遠小龍潭中新世植物群》。1983年初,我到開遠小龍潭煤礦采集化石,經過一個月的野外工作,完成了碩士論文的野外工作,慕名去了西雙版納。

在三十六年前四月的一個早晨,我乘上了開往西雙版納的長途汽車。汽車出昆明不久就扎進密密匝匝的密林中,沿著曲曲山路緩緩而行。云南百分之九十五的國土面積是山區,到處是崇山峻嶺,而崇山之間是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山間盆地,這些大大小小的山間盆地,聚集著大大小小的鄉村或城鎮。每天早晨汽車離開城鎮,便一頭砸進出密林之中,在密林中爬坡過坎,當盆地、農田和村莊再次映入眼簾的時候,也就意味著一天的旅行即將結束。那時車不快,路不好,一百公里的路程要走上3個多小時,而一天也走也就能走200多公里的路程,這樣花了四天半的時間才到達景洪。從景洪又乘車了半天的車終于來位于邊陲小鎮的勐倫的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

IMG_7170.JPG

1966年建成的通往植物園的吊橋

被羅梭江三面環抱的植物園形似葫蘆,其所在地又被稱為葫蘆島。三面環江的葫蘆島靠吊橋與勐倫鎮相連,據說吊橋是建在茶馬古道的古渡口舊址。我1983年走過的吊橋是1966年建成的,之前是靠小船擺渡。有職工在雨季不顧江水浪急,強行過江而不幸遇難?茖W院聞此事后,撥?钚藿舜藰。

那時的植物園完全被寨子、農田和熱帶雨林所包圍。從吊橋進入植物園后,仿佛進入到一個世外桃源。記得在招待所附近有一棵碩大榕樹,密密麻麻盤根錯節的氣生根從樹干生出,扎入地下,已經分不清那是根那是干,樹冠遮天蔽日綿延數畝,遠遠看去,簡直就是一片森林。這就是傳說中的獨樹成林。樹木如斯,就有了靈性。幾年之后,當我再去植物園的時候,這棵巨樹已經不復存在了。那是在1986年,那個時候也是植物園歷史上一段灰暗的時期,我走過的那座吊橋也在那個年間被此地罕見的大風卷走了。如果你沒有見過這棵榕樹,走過那個吊橋,你真不能算植物園的元老。

巍峨的熱帶雨林、獨樹成林、老莖生花、絞殺榕、木質藤本、空中花園和大板根等熱帶植物的典型特征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未見過的奇花異卉讓人引流連忘返。除此之外,還有兩個畫面也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里,久久不能忘懷。

一天下午我正在植物園觀察植物的時候,一隊的傣族少女,身著色彩艷麗的筒裙,擔著竹簍,婀娜多姿,款款走來。她們不是在做秀,只是從家里走向田間地頭。此時,除我之外無人歡呼,司空見慣渾閑事,斷盡蘇州刺史腸。

有一個叫“城子”傣族寨子和植物園隔江相望。四月正值旱季,江水淺而清澈,江面波光粼粼,偶有石塊露出,我卷起褲腳向江心走去,借著江中的石塊和淺灘,竟然徒步過了江,來到對岸的傣族寨子。寨子中的竹樓或映襯在竹林中,或與香蕉樹相伴。我好奇地在寨子中四處張望,看到竹樓上,有一位老蜜桃(傣語對老太太的稱謂)在竹樓上紡線,于是我踏上了竹樓的臺階。老蜜桃給我說話,還給我倒了一杯茶。盡管我聽不懂她的語言,但是從心里感受得到她的友善。

從傣寨出來,準備返回植物園的時候,已是下午時分。江邊聚了不少哨哆哩(傣語對大姑娘的稱謂)和貓哆哩(傣語對小伙子),看樣子是要準備下河洗去勞作的汗水。哨哆哩和貓哆哩們自然分散在相隔不遠江邊的上下兩段。這見貓哆哩們,飛快地脫光衣服,捂住關鍵部位,三步并做兩步沖向江中便沐浴嬉戲起來。而哨哆哩們則慢慢解開盤起的頭發,不急不躁地在江邊洗起頭來。洗好的長發的哨哆哩,又將長發盤在頭上,身著筒裙緩緩向江心走去。她們一邊走,一邊把筒裙往上卷,當江水末過她們肩部的時候,筒裙被盤到了頭上,這時稍哆哩們自由地在江中沐浴嬉戲。

此時,我被所看到情景驚呆了,邁不開腳步,又擔心被人叱責,我畢竟是看人家洗澡。然而,這個時候并沒有人理會我,我被當作了空氣。于是我就放心大膽地留在江邊,等著看稍哆哩們如何上岸。這見沐浴完畢的哨哆哩,緩緩走向岸邊,頭上的筒裙隨著變淺的江水被依次放下,當她們走江岸的時候,筒裙又完整地著在了身上。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見?當哨哆哩和貓哆哩們逐漸散去后,我按下砰砰亂跳的小心臟,渡江返回了植物園。

光陰似箭,人是物非。植物園建起了許多的專類園,變得更漂亮了,而周邊多了些的橡膠樹,少了些雨林。哨哆哩們不再來江邊沐浴了,肩擔竹簍,身著筒裙的傣家少女,也難尋蹤影。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幕卻永久地存于我心,揮之不去。



IMG_3943.jpg

榕樹植物的氣生根


老莖開花(結果)

IMG_2389.JPG

絞殺榕

 熱帶雨林

    大板根和木質藤本


哨哆哩和吊橋的照片借用于同事的微信朋友圈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52727-1171231.html

上一篇:藏北最后的棕櫚樹
下一篇:五月的蒼山

9 鄭永軍 尤明慶 楊正瓴 蘇德辰 李雄 張曉良 何俊 魏焱明 戎可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4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1 11: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