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周浙昆

博文

一個主編的心路歷程 精選

已有 12307 次閱讀 2019-3-4 21:07 |個人分類:隨想|系統分類:科研筆記| Plant, Diversity, SCI, 期刊, Plant, Diversity, Plant, Diversity, Plant, Diversity, Plant, Diversity

一個主編的心路歷程

 

西雙版納的海拔低,氧氣比昆明充足,我一到版納睡眠就特別好。一天中午我在辦公室打瞌睡的時候接到了編輯部林娜娜打來的電話。電話中她用激動的聲音對我說:“周老師“plant Diversity”被SCI收錄了”,我的瞌睡還沒有完醒過來,一時間沒有理解這個事情的意義,只是下意識地問了一聲,真的,假的?誰告訴你的?她說是寧筆告訴她的。寧筆是科睿唯安的業務總監,對于期刊如何提升國際影響力,給過我們不少的建議,他的消息不會有假。這一下我的瞌睡醒了,連忙問:“有什么材料證明嗎”?一會兒她給我發一個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旗下的網頁Master Journal List的鏈接,在這個網頁中輸入Plant Diversity的期刊名,點擊下方的“Coverage”,可以看到:Science Citation Index Expanded的字樣。這說明,Plant Diversity 已經被SCIE收錄了。這個時候電話又響了,這次是孫航所長打來的,他問我Plant Diversity是不是進SCI了?我回答說,我反復查了幾遍應該是進去了吧。后來這個消息也被寧筆的博文所證實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home.php?mod=space&uid=408109&do=blog&id=1164509。

1.jpg

圖1. 《云南植物研究》創刊號

2.jpg

圖2. 更名后《植物分類與資源學報》的封面

Plant Diversity的前身是《云南植物研究》(圖1),創刊于1979年,第一任主編是吳征鎰院士,這個期刊曾經發表過許多植物學領域的高被引論文,在植物學領域有過很好的聲譽,我的第一篇研究論文就是發表在這個期刊上的。2011年《云南植物研究》更名為:《植物分類與資源學報》(圖2),李德銖研究員任更名后的主編。更名的學報是一本中英文混排的期刊,準備向英文刊過渡。


2015年的3月,我接到昆明植物所孫航所長打來的電話,說《植物分類與資源學報》打算改為全英文的期刊,希望我來做主編。我接到這個電話第一個答復是NO。那一年我59歲,剛卸任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的副主任,不想再有更多的壓力和負擔。另外,我雖然少才寡藝,但也總還有幾件自己的小事情想做一做。孫航所長又進行了勸說,在勸說中,我的使命感又莫名其妙地油然而生,稀里糊涂答應了這個差事。

接手主編以后,我這才發現自己是接了一個燙手的山芋。做了一輩子的科研,大大小小發了200多篇論文,也給不少期刊審過稿,但是做主編卻是大姑娘做轎子頭一會。我決定先從了解情況入手,我訪問了植物學科(Plant Science)全球200個SCI期刊的主頁,通過這個訪問我才發現在植物學領域中,僅4個是中國人辦的期刊(大陸3個,臺灣1個),這個和中國植物學研究水平和地位是極不相稱的。在調查中我也發現,有很多植物學領域的SCI期刊水平并不高,同時還發現中國學者幾乎在所有植物學的SCI的期刊都有論文發表,有些期刊比如Phytotax,中國學者的文章占了一半以上,說中國學者在支撐著這個期刊一點都不為過。從這些情況看,中國的植物學研究的確可以有更多的SCI期刊。通過調研我給Plant Diversity的定位是植物學領域的綜合期刊,爭取在三年內影響因子達到1。

在確定了期刊的定位之后,我做的另一件事情是給期刊找一個“婆家”,F在的期刊大多是在一些大型出版集團如Spring, Elsevier等大型出版集團的旗下。 如果期刊不加入這些出版集團,就得自己發行,這樣期刊的文章進不了ScienceDirect這樣的數據庫,被同行讀到的可能性就非常低;而加盟這些大型的出版集團,就像一個大型的超市,期刊加入到他們的旗下,文章才能進入這個超市貨架上,被更多的同行所關注。一開始,我們聯系了Spring, Elsevier和Wiley這些出版界的巨頭,但是人家要么上根本就不搭理我們,要么把我們推薦給他們的子公司甚至子子公司。我也想過找國內的出版集團,但Science Bulletin也是在Elsevier的旗下。這個時候科愛(KeAi)找到了我們,這是科學出版社和Elsevier合資的公司,他們旗下能夠享有Elsevier旗下期刊的大部分待遇,比如同一個采編系統以及所有文章都能進入ScienceDirect,我最看重的就是后面這一條。

一個期刊的水平很大程度上是由主編和編輯的學術水平所決定的,主編和編輯的學術水平和品味決定了稿件的命運和質量。我們決定組織一個國際化的編輯部,并充分發揮編輯的作用。我們采用了讓編輯發揮最大作用的審稿流程,稿件先由主編分配給編輯,編輯尋找審稿人并根據審稿人的意見和自己的學術判斷做出決定,再返回編輯部,由主編做審定。每篇文章都標注了責任編輯,以示責任。同時,我們還請了一位英文編輯,由他對接受的稿子進行言語潤色和編輯。

新刊新氣象,我想新刊從版面到封面都要有一個新面貌。在加入科愛以后,我們可以在Elsevier系統中選找一個版面即可?茞垡部梢詾槲覀兠赓M設計封面。但我知道昆明植物所有不少才華橫溢的年輕人,我決定在所里公開征集新刊的設計方案,并請大家對設計方案進行投票,我再根據投票的情況選定最終的方案,F在我們用這個封面設計出自牛洋博士之手,這個設計既保留了原來刊的一些元素,又展現了新的面貌(圖3)。 

有了漂亮封面和版式,接下來就該準備漂亮的稿子了。一個英文刊如果不是SCI的期刊,征稿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且第一期為還得有幾篇像樣的文章,力求一鳴驚人?墒沁@種一鳴驚人的文章上哪去找?沒有辦法,我只有硬著頭皮向我的國際同行求援,發出了若干郵件結果,收到了若干個正面的答復,但是在截止日期的時候,僅收到了3篇稿子。我又在原來中文稿中挑了兩篇請作者翻譯成英文,我們的另一個主編,Sergei自己貢獻了一篇文章,這樣Plant Diversity在2016年2月按時發表了。在改版后第一期的editorial中我寫到:“Now, with the foundation of the all-English Plant Diversity, the journal is entering a new and invigorating global phase, which will serve to disseminate its research findings to a broader,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of plant scientists. An important step to providing Chinese plant scientists more exposure to the 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community would be publication of doctoral theses as English manuscripts“。

第一期發表以后,為我自己贏得了四處出擊尋找稿源的時間。在國內一個成功的期刊后面都有一個強大研究團隊在支撐,通常這個研究團隊就是這個期刊的主辦單位。我在昆明所利用各種機會做報告,宣傳Plant Diversity,走訪昆明植物所的科研人員,給所有的編委和我認識的國內外同行寫郵件,請大家為Plant Diversity撰稿。一個不是SCI的英文刊真的是舉步維艱,人家把文章寫成英文的,就是想發個SCI文章,在畢業或是職稱晉升的時候能派上用場,這我都非常理解。 我常在約稿時對大家說不要把你Science Nature 的文章投給我,我只要你1,2分的文章。我自己研究組每年也發表10篇左右的研究論文,我也不能讓學生把他們的文章都投給Plant Diversity。為了支持Plant Diversity的發展,昆明植物所出臺相應的向Plant Diversity投稿的鼓勵政策,如在職稱晉升和研究生畢業時,Plant Diversity視為SCI論文等等。第一年苦苦支撐,年底盤點一下,第一年Plant Diversity一共收到104篇稿子,發表了42篇,其中四分之一共11篇發表的稿子來自美國,英國,加拿大等國家,我們的全部文章進入了ScienceDirect數據庫,這些論文總共被下載了11026次,下載的讀者被來自于81個國家或地區。我們的拒稿率居然有60%左右。第一年6期期刊都順利發表,也算站穩了腳跟。這些數據特別是下載量和國外作者的數據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這說明英文刊有著更廣泛的讀者和需求,有那么的國際同行參與到期刊的各項工作中,期刊的國際化也算是初見成效吧。

第一年站穩腳跟后,我們通過組織專輯和更加有針對性的約稿,加上研究所政策的效應初步顯現,稿源的情況有也少許好轉。如今這個年代是酒好也怕巷子深,更何況我們的酒還不算好啊。我們還通過微信公眾號推送每期的內容,利用郵件向同行精準推薦Plant Diversity發表的文章,利用國際植物學大會和中國植物學大會等各種機會宣傳和推廣Plant Diversity。通過這些舉措Plant Diversity逐步被同行所知曉。去年底研究所對期刊主編進行中期考評的時候,我借此機會也盤點了一下Plant Diversity相關數據,在這里也大家分享一下:截止2018年11月份,Plant Diversity收到來稿321篇,發表了其中的133篇(拒稿率為41.43%),這些論文總共下載次數達到15萬次,并被SCI期刊引用了135次(google scholar 為345次)其中中國,美國和德國是三個主要的引文國家。引用我們文章的期刊有20多個,這些期刊分布在10多個學科中。根據最新的數據和SCI關于影響因子的計算方法,Plant Diversity的影響因子應該為1.3左右。當然,這些數據和一些國內一些?啾仁俏⒉蛔愕赖,但是我們也在進步,雖然這個進步比較的緩慢。

自從接手Plant Diversity以后,按時出刊,穩步提升期刊的質量和水平就成了我最大的心事,常常為此食不甘味。但是看著每一期刊物的發表,心里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成就感。每當新刊出版的時候,我都會拿上一本還在散發著油墨味的期刊,關上辦公室的門,把期刊從封面到封底都看上一遍。很多文章我熟悉他們從征稿,投稿,審稿,修改和最終定稿的每個環節。有些文章經過作者和審稿人的共同努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我會默默地為作者感到高興,默默地感謝審稿人的付出。近年來我們國家科學研究的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然而主要依靠國外儀器設備做實驗,主要把研究成果發表在國外的期刊這種“兩頭在外”的現象依然突出。國際上的SCI期刊數以萬計,產自中國的不過幾百種,這和我國的科學研究水平是極不相稱的。如果我能夠為打造一個發表英文研究成果的平臺盡一點綿薄之力,要比我發表幾篇SCI論文重要得多。

Plant Diversity被SCI收錄也算是上了一個新臺階,希望國內同行能給Plant Diversity投稿和為Plant Diversity審稿。我們會一如既往地服務好所有的作者和審稿人,我衷心希望,通過大家的共同努力,Plant Diversity再上一個新臺階。

PD cover.jpg

圖3. Plant Diversity的封面

圖4. Plant Diversity的封面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52727-1165652.html

上一篇:躋身于高技術的殿堂
下一篇:藏北最后的棕櫚樹

79 羅娜 鄭永軍 熊棟梁 戎可 李雄 周健 唐自華 張曉良 韓玉芬 何俊 李士成 馮大誠 徐樹良 張豐 黃良鋒 柴釗 李欣海 武夷山 寸玉鵬 孫頡 蔡博 梁慶華 陳理 侯修洲 郭戰勝 周春雷 高友鶴 楊金波 張北 郝秀東 鄺宏達 高建國 吳斌 孫東昌 孟勝利 夏力鋼 王從彥 吳嗣澤 王俊杰 郭新磊 劉強 楊永川 張坤 李建國 璩存勇 張瑞 李子波 李雪 丁凡 李萬春 王恪銘 徐慶征 吳明火 杜勝武 李學友 蘇德辰 王林平 韓晴 馮培忠 任勝利 王啟云 李毅偉 史曉雷 楊小軍 楊正瓴 崔錦華 張勇 李東風 吳欣凱 孫高霞 杜芳 國際科學編輯 張志升 汪曉軍 楊衛東 梁星云 陳百利 孫志鴻 zjzhaokeqin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41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1 11: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