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周浙昆

博文

收到基金評審意見的一點雜感 精選

已有 26500 次閱讀 2018-8-30 16:26 |個人分類:隨想|系統分類:科研筆記| 基金申請, 國際合作重點, 云南生物多樣性起源, 誤判

 

            收到基金評審意見的一點雜感

   

1991年拿到第一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到現在,我前前后后拿了7,8個面上項目和2項重點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成了我研究經費的主要來源,因此,我對基金申請非常重視,在申請的年份從二月到三月這段時間,大部分的精力都是花在申請書的準備上。我的每一份申請書,無論是失敗還是成功的,都傾注了大量的精力。我也相信,許多科研人員也和我一樣,在對基金申請書傾注了大量的心血。

大約是從1996起,我幾乎每年都參與基金項目函評工作,每年差不多要評審10多份申請書,期間也還參與過幾次基金的會評工作和一些項目的答辯評審。由于深知科研人員為申請項目所付出的努力,作為評審人的時候,我會認真對待每一份申請書,對于有疑問的問題,總是先查資料再下結論,有時候還會讀申請人發表的論文及其其他一些參考文獻。每年在基金評審我也是花了不少時間的,我也相信大多數評審專家在評審項目的時候和我做著相似的事情。我及其我課題組收到的評審意見都是非常中肯的,有很多意見是很有建設性的。我的重點項目申請了兩次才獲成功,獲得資助的那份申請書就是參考前一年未獲功申請書的評審意見做了認真修改和改進的。

我一直認為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的評審,在我國是最公正,最公平的。國家自然科學項目使得廣大的草根科技人員的科研工作得以繼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的制度設計和評審專家的素質是保證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公正公平的兩個關鍵因素。

       今年我申請了一項國家自然科學重點國際合作項目,817日收到了基金委發來的評審意見。今年的重點國際合作項目邀請七位專家評審,在我收到的七份評審意見中,有七位都給出了正面的評價,但是也針對項目提出了一些建設性的意見,這些意見對于后續改進申請書是及其珍貴的。有兩位專家在正面肯定項目的基礎上,提出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意見,我抄錄于此和大家分享:

         第一位專家說:“研究云南新生代植物多樣性的形成和演變與古環境的關系,在生物多樣性形成等重大問題方面具有重要的科學意義。項目擬通過對云南若干個化石產地的植物化石,開展系統的古植物學研究,結合生物標志物和同位素等重建古溫度、古高程,揭示云南新生代地球環境演化過程。申請人和合作方長期從事這方面的研究,具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和研究工作積累,已掌握了從事研究工作的基本技能和理論知識體系,對研究工作的前沿領域很熟悉,發表了一些重要的研究論文,取得一系列的成果。但與其它申請相比較,研究工作積累尚顯不夠,研究工作不夠深入,研究特色不夠突出。另外,申請人已有一個在研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聯合基金重點項目,2016-2020年。經費充足,暫時不宜申請新的項目”。

      這位專家在正面肯定項目的同時,認為和其他項目相比工作積累尚顯不夠,對于這個意見我沒有完全搞懂,在這里的“工作積累”是指什么?我申請的題目是:“云南新生代植物多樣性的形成演變及其與古環境變化的相關性”與此相關的工作積累,我們還是比較充分的。十幾年我們的研究團隊一直在云南開展與此相關的研究工作,發現了4個前人從未報道過的植物群,在云南大大小小的新生代盆地,采集了2萬多件植物化石,發表化石新類群40多個,在這個相關的領域發表SCI論文50多篇,對于云南新生代植物化石的研究,我們獲得過2項國家自然科學重點項目和5項面上項目的資助,重點項目在結題時獲得的優秀的評價。說句不謙虛的話,對于云南新生代植物化石的研究,我們的積累恰恰是最深厚的,感興趣的網友看去訪問一下我們研究組的網頁(http://prg-en.groups.xtbg.ac.cn)。如果說“工作積累”是指發表論文,我們研究組工作是勤奮的,我們論文的數量應該不算少,從質量上講我們的論文主要發表在Palaeogeography, Palaeoclimatology, Palaeoecology, Review of Palynology and Palaeobotany這個兩個本領域的專業期刊,近年來取得一點突破在National Science Review, Geolgoy, Gondwana Research上面也發表了研究論文,當然我們沒有CNS的論文。近年來我國科技領域發展迅速,好的文章越來越多,我們也在進步,但肯定是比別人慢的。從這個角度看,評審人說的也是對的。評審人以我有一個聯合基金重點項目,經費充足為由拒絕我的申請是有點ridiculous。國家基金委的限項規定就決定了在那種情況下,有在研項目仍然能申請新的基金。有2個甚至3個項目在手的科研人員比比皆是,我的項目在2019年結題(不是評審人說的2020),2018申請一個新的項目不為過吧?而且我已經快要揭不開鍋了。

Anyway我仍然很感激這位專家為評審我的項目所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感謝你對我的鞭策,我會更加努力地工作,加強學術積累;感謝你對我的關心,項目多了確實比較辛苦。在得知項目未獲批準的時候,我除了少許的憂傷外,竟然有一絲淡淡的如釋重負的感覺。

以下是第二位專家的意見:“云南作為世界現代生物多樣性的熱點地區,其植物多樣性的起源與演變也是生命科學和地球科學研究的重點。本項目以云南的植物多樣性為對象,擬研究生物多樣性與地球環境演化的關,有重要意義。項目分析、論證條理清楚,研究思路明確,古生物學分析與其他不同學科研究結果存在的問題和擬解決的矛盾分析清楚、透徹。

中外雙方長時間合作,合作基礎雄厚,但仍存在一些問題:中方項目負責人的十篇代表性論著中,沒有一篇第一作者的論文。外方負責人已經過退休年齡,其研究能否保證,在合作協議中也沒有填寫外方提供的資金內容!

第二專家在“但是”以前對項目的評價可謂相當正面,而中文重點恰恰就是在但是以后。這專家說我在10篇代表作中沒有一篇是一作的論文。這個要求不能說是錯的,但是有點苛刻。作為一個senior PI,我的主要精力是放在設計研究工作,修改研究論文,尋找研究經費上面來。每一篇署了我名的通信作者的論文,我都提供了研究思路和研究經費并認真修改了論文,可以說我就是這些論文責任人。有位學生在論文接收后對我說,周老師這篇論文你改了不止10次,你自己寫恐怕都沒有那個費力吧。的確如此,為了讓學生學會寫論文,我都是堅持讓他們寫,然后我來改。其實我也不是沒有第一作者的論文,這是沒有放到這個列表中。我在兩本英文專著中,寫了三個章節?磥砦业貌杉{這為專家的意見在列代表作的時候包括幾篇一作的論文,受教了。

后面一條意見說外方的co-PI已經退休了,就完全不對了。我們不能中國的退休制度來揣測國外的退休制度。外方的co-PIVolker Mosbrugger教授,他是德國森根堡研究院和博物館(Senckenberg Research Institute and Natural History Museum)的主任,也算大牛級的人物吧;鹞筇峁┩夥降脑诼氉C明,我也放在了附件中。Mosbrugger教授1953年出生,尚未退休,是現任的森根堡研研究院和博物館的主任,訪問一下森根堡的網頁就能看到。國際合作項目并不要求對方一定要匹配和提供經費。

我是個偽球迷,有空愛看足球比賽。在足球賽場上常常能看到一些精妙配合的進球被誤判吹掉,讓球員和觀眾都十分懊惱,另一種情況是明明是犯了規卻被判進球有效。馬拉多拉的上帝之手輕而易舉地斷送了英格蘭隊大力神杯的夢想。有人說誤判是足球比賽的一個部分,甚至說是足球的魅力,殊不知誤判是對球員的努力是極大不尊重。為了減少誤判國際足聯推出了視頻輔助裁判技術,在俄羅斯世界杯上,誤判就大大的減少了,“上帝之手”基本被杜絕。從另一方面看,誤判左右了結果的比賽都是那種勢均力敵的比賽,如果在那場阿根廷對英格蘭的半決賽中,英格蘭隊足球強大的話,上帝之手可能僅僅是收獲一個進球而不是贏得比賽的勝利。

但我的心情平復下來的時候,我又讀了讀專家的意見和我的申請書,發現我的申請書確實有很大改進空間的。今年春節假期結束較晚,國際和合作重點項目需要準備中英文兩個版本,要求的附件材料有特別多,由于是雙方合作的項目,申請書有需要和外國同行反復溝通,花費的時間比較多,我幾乎是壓著哨提交的申請。今年沒有拿到項目,總的說起來還是本子不夠好。我翻看了獲得重點項目的兩個本子和評審意見,其實也有一些負面的意見,只是那兩個本子正面的意見太強大,負面的意見被掩蓋罷了。

常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申請基金拿不到也屬正常,愚笨如我,前兩個重點項目不都是申請兩次才獲得的嗎?當終場哨響起的時候,無論輸贏都應該有風度地向裁判和對手致意,再去糾結比賽過程只會自尋煩惱。此時此刻,我能做的就是收拾心情,從現在起就準備明年的申請。

 

 

 




基金申請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52727-1131878.html

上一篇:我的大學歲月
下一篇:那些不該被忘記的人和事——記《Protein & Cell》的recollection欄目

38 孟佳 孫志鴻 盧文全 葉建軍 信忠保 黃仁勇 蘇德辰 李久煊 吳斌 劉山亮 楊正瓴 馬臻 鄧海軍 寧利中 李東風 鮑海飛 朱朝東 張北 梁星云 李學友 王從彥 王德華 黃永義 徐樹良 王正全 戎可 唐小卿 易雪梅 蔡志全 陳智文 呂洪波 李欣海 戴啟權 馬鳴 靳建輝 李萬峰 郭新磊 李璐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45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6 19: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