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周浙昆

博文

我的大學歲月 精選

已有 11729 次閱讀 2018-7-21 18:13 |個人分類:人生感悟|系統分類:生活其它| 78級

 

我的大學歲月(上)

 

1978年10月,憑那張寫錯名字的錄取通知書(曬曬四十年前的準考證,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52727-1057793.html),我開始了我的大學歲月。時隔5年,從農村到工廠再到學校,人是物非,百感交集,重新進入校園的時候,機床切割金屬的聲音仿佛還在耳旁,揮之不去。

云南大學校園,簡樸而美麗。校園里有一條貫穿校園東西一個小道被稱為銀杏道,兩旁的銀杏樹的樹蔭已經完全遮蓋了小道,春天里銀杏綻出新芽,夏天深綠色的銀杏葉擋住了高原的陽光,給人們帶來清涼,秋天里銀杏葉像是給校園潑上一層金黃色,飄飄灑灑的落葉,鋪成一地錦繡,而冬天里銀杏樹只留下光禿禿的樹種,透著幾分凄涼,陽光透過樹枝灑在小道,給人們帶來溫暖。銀杏道的邊上是理科實驗樓,這是三座獨立的建筑,兩座天橋又這三座大樓連成一個整體,并與不遠處的鐘樓形成的“鐘樓接暉”。我最喜愛的景觀是化學樓前的那片垂絲海棠,春天里化學館隱掩在花叢中。我們的教室在會澤院,會澤院1923年建于原貢院明遠樓舊址,這是一座法式建筑,墻體竟有1米多厚,磚石砌成,冬暖夏涼,堅固無比,據說在抗戰中兩次中彈,屹立如常。同在會澤院的還有中文系78級和經濟系78級以及生物系79級的同學。

不等我去品味校園的美景,咀嚼考上大學的喜悅,緊張的學習就開始了。1978年注定是中國歷史上極為重要的一年,祖國大地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重新進入校園的莘莘學子,學習積極性空前高漲。早晨校園里晨曦蒙蒙的時候,到處書聲瑯瑯,晚上教室和圖書館燈火輝煌。那個時候云南大學的每個班級有固定的教室,大部分教室在晚上10點熄燈。會澤院的二樓是行政辦公室,因此,晚上不熄燈,每天十點以后,這里教室座位是一座難求,其他教室熄燈后,許多同學有轉戰會澤院。在這種氣氛的感染下,我都不好意思在十一點以前離開教室,就是在十一點離開教室的時候,教室里仍然坐滿了同學。我們的宿舍和校園隔著一條一二一大街,學校和宿舍的大門都是十二點關閉,經常有同學翻墻回宿舍。那個時候圖書館總是人滿為患。那時大學的學習狀況,用 “老鼠掉到米缸里”最為準確。那個時候的大學生們都“貪婪”的呆在知識的米缸里不愿意出來。

那個時候高校的老師,還不需要發布論文和爭取項目,他們的心思全部用在教學上。 云南大學生物系那時的課程安排,更像通才教育,第一年的課程是“高等數學”,“分析化學”,“普通物理”,當然還有英語和政治,竟然沒有生物學的課程。第二學年還有無機化學,有機化學和生物化學等化學課程。

記得大學的第一節就是高等數學,由于中學的教育不成體系,加之資質愚鈍,我對數學的感覺就是兩個字“難”和“怕”,我特別當心自己跟不上。大學的高等數學教的是微積分,不知道是老師水平高,還是針對生物學學生的高等數學要求低,或者是我自己突然開了掛。幾節數學課以后,我就覺得我能跟上了老師的節奏,而且突然發現如何用微積分的方法去解高中的一些數學題會容易得多,于是有了幾分小得意,甚至還有了一點enjoy的感覺。數學老師是位老先生,我已經記不起他姓什么(后經同學提醒數學老師姓徐),但是他講課時那不緊不慢的語調還清晰地印在腦海中。他常常在課堂上一邊斯條慢理地推導這公式,一邊講著數學之美,F在我幾乎忘記了老先生教給我的微積分,但是我還記得他在課題上常說的一句很有哲理的話:“地上的葉子每一片都是不一樣的”。

       教普通物理的沈老師,風度翩翩,清癯,帶著一幅金邊眼鏡中年人。沈老師講課可以分為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信馬由韁帶領同學們在物理學的世界里蕩漾,從愛因斯坦到“夸克”無所不談,讓我們獲取許多課本以外的知識。課程的下半部分,沈老師才意猶未盡的講授課本上的東西。這個時候沈老師的聲音變得富有磁性,其頻率有極強的催眠作用。我每次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能保證不在物理課的后半段睡著,上過沈老師的物理課,讓我對物理學充滿了敬意,在之后的工作中遇到物理學就繞著走。

         教分析化學的張老師是位女老師,個子不高,一口京腔。她向我們展示了奇妙的化學世界,在哪里我學會了如何洗干凈燒杯和試管,如何拿試劑瓶,她讓我知道了0,和0.000的區別在哪里。這些知識在我的工作中一直在起著作用。在高中我學得最好的課程就是化學,在考大學的時候,化學系一直是我的首選。聽了工廠里一位老大學生的話,原話記不得了,大概的意思是說,生物學是未來的科學,那個時候有一句流行的話,叫做“學會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連生物學是干什么都不知道,不知怎么陰差陽錯地就選擇了生物系。我和生物學的緣分算是先結婚后戀愛吧,所幸的是“我們”現在相處的非常和諧和已經快要白頭偕老了。

        英語課是全部大部分同學的難點,那個時候的大學英語是從26個字母和音標教起的。高考我得了21分,那還是在選擇題中,一路選A得到的。幾位30歲以上的同學尤其困難。當然也有少數同學,英語不錯,已經在讀《英語900句》了,這部分同學去了學校專門為他們開辦的快班。學會26個字母后,老師發現課越來越難上了。因為課本中的單詞大多數同學都不認識,課程幾乎無法講授。我記得有一次課堂上大家讀起課文結結巴巴,句子翻譯也不順利。老師沉思良久做出一個決定,她讓大家在兩個星期之內,記住500個單詞。老師一言既出,課堂上立馬炸了鍋。在兩個星期之內記住500個單詞,對小朋友可能不是難事,但是對已經“30高齡”以及英語基礎極差的我們來說,那就是不可完成的任務。那個時候的學生還沒有學會和老師討價還價,盡管覺得困難,大家都開始了背單詞。二個星期后,老師果然開始聽寫500個單詞,經過那次強記單詞之后,英語課順利的很多。那時英語是學兩年,兩年后有學校組織理科的統考,我們班全體同學都順利過關,能夠取得這成績大家都付出了極大的努力。那個時候,大家一半的學習時間都花在了英語上。 那個時候的老師也非常負責,教英語的劉老師,經常為學習有困難的同學開小灶。兩年的大學英語學完以后,大家為感謝英語老師,全班同學湊份子買一本英文版的紅樓夢送給劉老師。

那個時候的生活是簡單,甚至有點貧瘠。1978年文革剛剛結束,百廢待興。那個時候糧食還是定量供應,飯票也是定量的,吃肉除了菜票以外還需要肉票,,我記得好像是每月能半斤肉的肉票。那個時候據說還有同學吃不飽飯。每天早晨的食堂就賣饅頭,食堂外的一個木桶盛著熱水。一個饅頭,一瓢熱水就是每天的早餐。云大理科的男生住在隔著環城路(現在叫一二一大街)的丁字樓,六人一間,沒有衛生間,沒有熱水。丁字樓的外面有一排水泥臺,且做的洗漱間。學校的公共浴室,每周開放一次,學生們排隊分批進入,每一批學生洗浴的時間是10分鐘,如果你在10分鐘中內部能完成脫衣,洗浴整個過程,你將面臨一個十分尷尬的局面,因為10分鐘以后,浴室就停水了。

那時的大學是不用交學費。我記得有三年工齡就能帶薪上學,我上學的時候還差3個月就滿三年工齡,于是就和這等好事失之交臂。但是入學不久,學校就讓大家申報困難補助,結果班上大部分同學都拿到了二十到十元不等的補助。那個時候的二十元就夠一個月的生活費了。

那時的生活又是快樂的,在緊張的學習之余學校經常組織各種活動,比如班級間的歌詠比賽,系與系之間的各種體育比賽。我記得我們班在系上的歌詠比賽中拿了冠軍。之前大家都忙于學習,系上通知歌詠比賽后,我們班上就有高人站出來組織活動,我們選擇了的歌曲是《我們在太行山上》。我是樂盲,通過那次歌詠比賽,我才知道會唱不是大家一起開口唱。我們的演唱非常成功,我自己都被我們的歌聲感染,至今 “紅日照遍了東方,自由之神在縱情歌唱”的歌聲還不時會在我的耳旁回蕩。

大學的四年是我一生中最為充實的四年,這四年徹底改變了我人生的軌跡,F在經常在網上看到不少老師在吐糟當今的大學生,上課玩手機,甚至翹課,作業應付了事,考試掛科似乎成為一種常態,我是將信將疑。但是我也遇到過一個打算考我研究生的同學,竟然有兩門功課不及格。這對于我來說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們那個時候要把功課弄得不及格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大學四年,我的同學中不用說不及格,就連考了70分都會感覺非常羞愧。當然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世界,就像我的數學老師說的,地上的葉子沒有一片是完全相同的,也許是庸人自擾吧,用不著我去做一個喋喋不休的做九斤老太。生態學中不是有R策略和K策略嗎?我只是希望任何人都不要成為在R策略中被忽視和放棄的一方。

 

后記:今年是78級大學生入學四十周年的日子,我們班的同學計劃舉行一個屬于自己的紀念活動,準備活動已經開展,其中一項內容是出版一本紀念冊,收集大家的照片,感想和詩歌等等。這篇博文是為此而作。下半部分打算講講我與生物學先結婚后戀愛的過程。


 

圖1. 云南生物學78級同學與生物系老師的合影

IMG_0635.jpg

圖2. 會澤院

 

圖3. 云南大學正門(來自網絡)

  

圖4. 銀杏道的夏天


圖5. 銀杏道的秋天(來自網絡)

圖6. 物理館

IMG_0648.jpg

圖7. 化學館

圖8. 鐘樓接暉(來自網絡)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52727-1125251.html

上一篇:一篇寫了八年的論文
下一篇:收到基金評審意見的一點雜感

31 蘇德辰 羅帆 保麗霞 李毅偉 楊正瓴 黃永義 韓玉芬 戎可 孫楊 刁承泰 李東風 馮大誠 李璐 李坤 劉立 晏成和 汪育才 任勝利 朱朝東 劉鐵 周起超 王德華 張曉良 諸平 曾泳春 李劍超 楊林 李學友 蔡志全 liyou1983 zjzhaokeqin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37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0 02: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