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史與科普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Einstein

博文

也談諾貝爾獎:遺憾和榮耀 精選

已有 5716 次閱讀 2018-10-3 22:30 |個人分類:科學隨筆|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諾貝爾獎, 科學家, 遺憾, 榮耀, 科學教育

   按:這幾天諾貝爾三大科學獎成了媒體和微信群的熱點,各種報道、分析、點評噴涌,諾獎史幾乎又被挖了一遍。應“騰訊新聞-企鵝問答”的邀請,筆者寫了兩篇小文,一篇有關諾獎史上的遺憾(1日早晨在騰訊新聞發布),一篇談今年的物理學獎(3日早晨發布),特別對斯特里克蘭獲獎對科學教育的影響做了分析。兩篇并博文一篇,故名之為:遺憾與榮耀。感謝吳編輯!圖片為發此博文時添加。

1、 有哪些科學家沒拿到諾獎,讓你感到最遺憾?

回答:

自1901年諾貝爾三大科學獎(以下簡稱諾獎)頒發以來,共有近600位科學家獲此殊榮。但不可否認,諾獎也留下了不少遺憾,這個名單其實可以列很長,不過總有一些算共識度比較高的。

物理獎中最遺憾的當屬奧地利物理學家邁特納(Lise Meitner),她是發現核裂變的關鍵人物之一,或者說最關鍵的兩人之一。原子核裂變是物理和化學史上劃時代的發現,人類從此邁入原子能時代。1938年,因納粹迫害流亡到瑞典的邁特納收到之前已合作30多年的哈恩(Otto Hahn)及其助手斯特拉斯曼(Fritz Strassmann)一封信,說在轟擊鈾原子核的過程中檢測到鋇,但他們不知如何解釋這一奇怪現象。邁特納隨即和其外甥弗里施(Otto Frisch)合作,成功解釋了這一現象,并將之命名為“核裂變”。后來的結果大家知道,哈恩獨享了1944年的化學獎。邁特納一生共有48次獲諾獎提名,既有物理學獎也有化學獎。有的提名者將她的貢獻和哈恩同等看待,比如康普頓(Arthur Holly Compton,1927年物理獎得主)在1940年的提名中就建議同時授予哈恩和邁特納物理學獎。值得欣慰的是,第109號元素被命名為Mt就是為了紀念邁特納,算是一種補償吧。

化學獎中最遺憾的恐怕是俄國的門捷列夫了。盡管他大部分歲月是在19世紀度過的,但考慮到他1907年才去世,諾獎委員會完全有足夠時間采取搶救性授予的方式將諾獎頒給這位在化學史上舉足輕重的老人。門捷列夫的貢獻就是發現了元素的周期律,這么說吧,如果沒有這一發現,世界上的化學家還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長的時間!或者說,在任何一個有史以來的化學家排名表中,門捷列夫都應該在前3位。相較于門捷列夫的發現,許多化學獎實在弱爆了,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的。

生理學或醫學獎最遺憾的或許是DNA研究的先驅之一、X射線晶體學家富蘭克林(Rosalind Elsie Franklin)。富蘭克林拍攝的DNA分子X射線衍射圖對DNA雙螺旋結構的發現起了重要作用。令人遺憾的是,她在沃森(James Dewey Watson)、克里克(Francis Crick)、威爾金斯(Maurice Wilkins)獲得諾獎的4年前因卵巢癌去世了。

再談幾句華人的遺憾。最遺憾的莫過于實驗物理學家吳健雄,她用實驗否定了宇稱守恒定律,用李政道的話說是“一個劃時代的實驗”。在1957年李政道、楊振寧獲諾獎之后,吳健雄曾獲得7次提名,但均未成功。最近楊振寧先生批評國內的科學史界,對中國科學家貢獻的記載與分析做得一塌糊涂。他提到趙忠堯早年在加州理工學院對電子對產生和湮滅過程的研究,該研究激發了安德遜(Carl David Anderson)革命性的研究(即發現正電子,獲1936年物理學獎)。楊先生認為,趙忠堯的工作未得到應有的評價,也即是一個遺憾。此外,像最早獲得諾獎提名的華人——鼠疫斗士伍連德,1965年我國首次人工合成結晶牛胰島素等,因種種原因與諾獎失之交臂,均是不小的遺憾。

Meitner.jpg

 2、女性迎來第三次物理學諾獎,如何評價她們的成就?

回答:

北京時間10月2日下午5點52分,201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揭曉,在激光物理領域做出開創貢獻的三位科學家分享了這一榮譽。今年的物理學獎有兩個想不到:首先是加拿大的唐娜·斯特里克蘭(Donna Strickland)以諾獎史上第三位女性物理學獎得主而引發關注,其次是美國的阿瑟·阿什金(Arthur Ashkin)以96歲高齡獲獎,打破了之前三大科學獎最高齡得主、美國科學家雷蒙德·戴維斯(Raymond Davis,2002年物理學獎)88歲獲獎的記錄。

斯特里克蘭和同時獲獎的穆魯(Gérard Mourou)的成就是,使超短、高強的激光脈沖成為可能(專業術語為啁啾脈沖放大技術,CPA)。該技術不僅已應用于物理、化學領域,還造福了工業和醫療領域。

斯特里克蘭獲得諾獎,已是對其科學成就的最高認可,但她獲獎具有特殊的社會和歷史意義,恐怕在不久的將來會得到彰顯。

毋庸置疑,物理學是現代科學最核心的學科,這從16-17世紀近代科學革命以來一直如此。從哥白尼到牛頓的第一次科學革命,就是以天文學和物理學為開路先鋒(20世紀的天文學成果獲獎一般歸入物理學獎);第二次20世紀初的科學革命——以量子力學和相對論為標志,物理學更是主導。故女性科學家獲得物理學獎,具有極其重要的社會示范意義,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宣稱,即女性完全可以從事科學領域,甚至在科學的核心領域取得和男性一樣的成就。

斯特里克蘭獲得物理學獎,距離上次女性獲物理學獎,即1963年的德裔美籍物理學家邁耶(Maria Goeppert Mayer),已經55年。而邁耶獲獎距該獎第一次頒給女性(1903年,居里夫人)也有60年!在近120年的諾獎史上,女性物理學獎得主僅有三位,實在是太少了!

斯特里克蘭這次獲獎,對整個世界的科學教育,特別是針對女性的科學教育會帶來積極影響,或者說給全世界的女性科學教育打了一針及時的強心劑,畢竟像居里夫人這樣的榜樣確實有些遙遠,即便是像邁耶或者吳健雄(未獲獎,但知名度較高)這樣的例子都有些陳舊了。她們需要新的榜樣。

可以說,斯特里克蘭獲獎會再次引發社會對女性參與、投身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事業的關注。這顯然不是一純粹的科學問題,而已成為一社會問題。以美國2015年的數據為例,除了生命科學領域,在獲得自然科學的博士學位中,女性所占比例均未超過35%(2015年,就全球范圍而言,女性從事科學研究與實驗開發所占比例為28.8%)。是全世界采取措施的時候了,保障女性受教育的權力,促使更多的女性投身STEM領域。斯特里克蘭這次獲獎,除了已經公認的科學貢獻外,其社會、歷史意義恐怕更長遠、更重要。




2018年諾貝爾獎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451927-1138675.html

上一篇:畫說科技史之三:寄情敦煌
下一篇:畫說科技史之五:朝宗兩宋(下)

29 劉全慧 趙新超 聞寶聯 遲延崑 黃永義 劉山亮 黃秀清 高友鶴 尤明慶 柳林濤 謝力 張曉良 郭戰勝 湯茂林 陸同興 趙明 武夷山 劉煒 蘇德辰 姬揚 周浙昆 戴德昌 楊正瓴 寧利中 朱曉剛 韓玉芬 liyou1983 hmaoi shenlu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23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掃一掃,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7-18 13: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