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文化開的老文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明顯不行的論文為何也能送審和發表? 精選

已有 9464 次閱讀 2019-2-18 10:28 |個人分類:無所事事|系統分類:博客資訊| 論文, 同行評審

許多論文工作者有過這種經歷:有時,自己廢九牛二虎之力寫出來的“好”論文投稿一家中意的刊物后,結果連送審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編輯給擋回來了,而有些事后看來明顯不咋的的論文卻堂而皇之地登上了這樣的刊物。投稿論文送不送審、發不發表究竟由什么因素決定?

看一個案例。

1921年,英國利物浦大學一個搞數學Richard Hargreaves跨學科寫了篇物理論文“基于正負自由電子的原子系統及其穩定性”(Atomic systems based on free electrons, both positive and negative, and their stability)。論文對原子性質的數學描述仍然基于經典的牛頓學說,回避了量子力學。本質上,Hargreaves的描述與1860年開爾文等人提出的“旋渦原子論”類似,即認為原子由在以太中旋轉的旋渦組成。

作為一名活躍在科學前沿的科學家伙,Hargreaves不可能不知道,關于原子系統及其穩定性,早在1913年,玻爾就在其導師盧瑟福的行星模型基礎上提出了所謂的玻爾原子模型,即原子由帶正電荷的原子核和圍繞原子核旋轉的、處在量子化軌道上的電子組成,而且,此模型的正確性已不斷得到實驗證實,并已成為原子物理的主流理論。

然而,Hargreaves仍要“逆潮流而動”希望公開發表他的這篇論文,而且要發表到高大上的英國《皇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上去?紤]到自己是搞數學的,而論文研究的是物理問題,Hargreaves認為找一位如雷貫耳的物理大牛充實一下物理并代他投稿(相對于今天的通訊作者),將大大提高稿件的命中率。他拉上了他的友、物理學家兼數學家Joseph Larmor。

Larmor有多牛?他自1903年直到1932年退休,一直占據劍橋大學盧卡斯數學教授席位——這是劍橋大學的一個榮譽職位,授予對象為數學或物理研究者,同一時間只授予一人,牛頓、霍金、狄拉克都曾擔任此教席,Larmor的下一任是狄拉克。

Hargreaves拉上Larmor算是找對了人,因為Larmor也還一如既往地認同以太的存在并懷疑量子力學和廣義相對論。盡管如此,Larmor的意見份量依然很重。也正是在Hargreaves拉他幫忙的1921年,Larmor因在數學物理上的研究榮獲英國皇家學會的最高榮譽科普利獎章(Copley Medal)。

Hargreaves明顯不合時宜的稿件照說不應該進入《皇家科學院院刊》的正式審稿程序,但因為有Larmor的背書,論文還是送審了。審稿人之一是倫敦大學國王學院的John William Nicholson,他承認論文的精巧,但建議拒稿,理由是它包含的理論已被實驗推翻。另一個審稿人是劍橋大學的Charles Galton Darwin(生物學家、進化論奠基人達爾文的孫子),他推薦發表,但前提是論文要考慮玻爾的原子理論。最終,這篇論文被拒稿。

與現在的很多拒稿作者一樣,Hargreaves選擇改投它刊。他把論文略為縮短了點后投給了《哲學雜志》(Philosophical Magazine),這個雜志當時不將論文送同行評審,完全由編輯決定是否發表。與此同時,Larmor給雜志的物理學主編Oliver Lodge寫了封推薦發表該論文的信。LodgeLarmor回信說,“我至今對Hargreaves的論文一無所知,但根據你的推薦,我覺得《哲學雜志》可以為它找到版面!本哂兄S刺意味的是,標志著玻爾原子模型正式提出的三篇論文也是在這個雜志發表的,但時間是八年前的1913年,推薦人是大名鼎鼎的盧瑟福。

一篇明顯不行的稿件,《皇家科學院院刊》居然送審,雖然最終拒稿,但審稿人顯然還是有所顧忌的,旗幟并不鮮明,拒稿并不堅決;而《哲學雜志》的主編甚至連論文看都不看,就直接決定錄用了。由此,學術界的同行評制度,無論是編輯評審還是審稿人評審,主要評什么?

可以分為4種情況:一是只看內容不看人(作者),二是既看內容也看人,三是不看內容只看人,四是既不看內容也不看人、來者不拒。上述《皇家科學院院刊》屬于第二種情況,《哲學雜志》屬于第三種情況。論文界有一種傳說:論文送不送審、發不發表都看人來。這種傳說指向的就是第二和第三種情況。

第一種情況是理想情況,也是同行評制度追求的目標,但事實證明,這種理想過去很難實現,隨著地球越來越變成一個村,學者們的交流越來越頻繁、聯系越來越緊密,現在愈發難實現。有刊物開始推行所謂的“雙盲”評審來避免人的因素,但地球人都知道,信息時代,這樣的“雙盲”評審相當程度類似于“掩耳盜鈴”,收效甚微。至于第四種情況,基本上出現在一些以盈利為目的的“水刊”和開放獲取刊物,這些刊物相當于“論文收容所”,注重聲譽和沒有論文壓力的人一般會自覺敬而遠之。

白紙黑字千古萬代留存的論文的評審尚且很難避免人的因素,其它諸如項目、獎勵、帽子眼前利益的評審,就更可發揮想象了。總之,一切學術評價都難避免人的因素,要實現公平公正的目標,最終還得靠學者們的自覺和自律。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412323-1162792.html

上一篇:不會搞科研當不好教師
下一篇:寫基金使人進步

25 王從彥 鄭永軍 劉立 檀成龍 武夷山 湯茂林 崔樹勛 劉玉仙 徐曉 李東風 楊正瓴 李兆良 張成崗 郭勝鋒 王啟云 劉新 張士宏 呂健 汪曉軍 喻海良 任勝利 周浙昆 曹廣福 周春雷 liyou1983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21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4 23: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