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五?龍舞!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DaCaiNiao 行蹤常在云霄外,天下英豪我第一

博文

科普的大鍋誰來背? 精選

已有 13398 次閱讀 2016-8-6 13:08 |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按慣例必須先廢話。昨天朋友圈兒里被海良兄的博文《土鱉還自卑?201680%杰青國內博士》給刷屏了,咱生信圈兒同行們就海良兄的主要結論“絕大部分杰青成員,在國內獲得博士學位”展開了嚴肅、活潑的討論;旧洗蠹业挠^點是,海良兄得到這個結論的方式是舉例陳述,所以咱搞生信的認為這個觀點需要進一步的統計檢驗。衛華兄考慮的統計模型是:

H0假設(空假設):土鱉拿到杰青或海龜拿到杰青這兩者之間沒有顯著差別;

H1假設(備擇假設):土鱉較海龜拿到杰青的概率在統計上是顯著的。

因此衛華兄“強烈要求作者提供一個簡單的卡方檢驗(Chi-squared test)”,即:拿到杰青的土鱉/申請杰青的土鱉vs. 拿到杰青的海龜/申請杰青的海龜。這樣就是個2*2表的統計顯著性檢驗,有在線工具。

當然海良兄也可以考慮費歇爾精確檢驗(Fisher's Exact Test),即:拿到杰青的土鱉/申請但沒有拿到杰青的土鱉vs. 拿到杰青的海龜/申請但沒有拿到杰青的海龜。

當然海良兄如果希望說明土鱉拿到杰青在所有杰青申請人中是否富集的話,可以考慮超幾何分布/檢驗(Hypergeometric distribution),即:拿到杰青的土鱉/申請杰青的土鱉vs. 杰青獲得者/所有杰青申請人,當富集率(Enrichment ratio> 1,且p-value <<0.05的時候,可以認為土鱉拿到杰青是富集的。

卡方檢驗、費歇爾精確檢驗和超幾何分布是咱生信做各種各樣富集分析(Enrichment analysis)的利器,當然這個說來話就長了。話說04年之前統計學并不是生信里必須的研究方法,不過后來大家發現統計學很好用,所以現在大家建模型之后做統計檢驗已經成為慣例,超幾何分布是最早的對生物信息學家有深遠影響的統計學方法之一。提假設沒有統計顯著性檢驗那沒有說服力啊。

第二個事兒是前段時間有媒體朋友問,說你們這幫搞科研的暑假都干啥呢,讓我就這個寫篇工作總結好讓納稅人們知道同行們沒有在混事。想了半天,哪還有啥能干的,吃飯,睡覺,忙科研,寫博客,看人家寫博客,以及吐槽人家寫博客。所以大家還是挺認真的,混事。工作總結自然不好寫,所以改了個題目,話說鄭永春老師前段時間接受采訪,講了這么一段話:“我們國家三支隊伍相互隔離,搞科研基本不做科普,做科普不了解科研最新進展,搞科幻的熱衷于開腦洞,并非真心喜歡科學!保▍⒁姟鄭永春:若青少年對科學不感興趣,國家就沒希望》),不少朋友都很贊同?茖W網的博主施郁老師還加了一句,“還有第4支隊伍,搞公民科學素質的!辈贿^貌似相互之間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當然微博上有朋友又問了個問題,“在任何國家,三者之間的交集都是較少的吧”。這個說法應該是對的。所以這就有了下面這篇,文章的修改版發表以《科普這口鍋,科學家不背誰背?》發表在文匯報上,下面的內容自然是原創+植入+慣例夾帶私貨的版本。

=======================================================

大約十年前,我參加了一個很重要的答辯,答辯委員會由幾位資深的大牌教授組成,這些教授的研究方向五花八門,在各自的研究領域都頗有建樹,但沒有一位學者與我的研究方向接近,或者換句話說,他們不是我的學術同行。其時我剛剛拿到博士學位不久,這個答辯對我未來的職業發展自然是至關重要,我需要在大約30分鐘左右的時間里,展示我的個人成果和研究潛力,從而說服委員會支持我的未來發展。我的報告是既專業又詳細,從研究背景開始,詳細的介紹原理、方法、詳細的實驗步驟、所得的結果,以及與前人研究的不同等,恨不得把每一個細節都能夠講出來。答辯評委們耐心聽完報告后,其中一位教授慢條斯理地說,唔,你知道我們都不是你這個領域的,對你的研究內容不熟悉,也不清楚你的研究方法是否合理,那你有沒有可能——這位教授頓了一下,繼續說——比較“科普”的告訴我們,你的研究工作究竟有什么科學意義?

十年之后的今天,我已經記不清當時我是怎么回答的,以及評委又問了哪些問題,只是記得評委們很客氣也很委婉告訴我,科研工作者應當努力將自己的研究成果講得淺顯易懂,要講的科普,不要絮絮叨叨跟個唐僧一樣嗡嗡嗡的念緊箍咒+催眠曲,搞得評委們昏昏欲睡,不知所云的。所以在當今的學術圈里,不管是國外還是國內,科學家之間相互的科普已經很普遍,并且成為一種明規則?蒲许椖可陥、院士遴選、重大科研獎項評選,除了函評,也就是將申請材料發送給研究方向接近的“小同行”們評審之外,往往還有至少一輪的會評,會評的評委們大多數都是與申請者研究方向有相當距離的“大同行”。由于當代科學研究專業化程度越來越高,絕大多數科學家往往終其一生也只能在某個特定的小方向上取得一定的進展,因此隔行如隔山,“大同行”幾乎可以等同于外行!巴庑新犃四芏,內行聽了叫好”,這是當代科學家尤其是年輕一代學者在學術圈生存的基本技能之一。所以開學術會議的時候,當一個報告人講的不夠精彩、不夠淺顯易懂的時候,尿點也就來了,于是大家紛紛離座跑出去裝作放水、蹲馬桶,留下報告人一個人孤零零站在講臺上,凌亂在風里。當然也有舌燦如花的,研究做得好,講的又清楚又有趣,講完了主持人說講的好不好?大家吼:好!主持人:再來一段要不要?大家:要!得,大家當相聲聽了。

雖然科學家內部的科普搞得是蒸蒸日上,但對于大眾的科普那不是差,而是相當的糟糕。前段時間,因在行星科學研究和科普方面有重要貢獻而獲得美國天文學會行星科學分會“卡爾·薩根獎”的鄭永春副研究員接受采訪時稱“我們國家三支隊伍相互隔離,搞科研基本不做科普,做科普不了解科研最新進展,搞科幻的熱衷于開腦洞,并非真心喜歡科學”(參見《鄭永春:若青少年對科學不感興趣,國家就沒希望》)。這樣問題就來了:究竟誰才應該是科普的主力軍,或者說,科普這口鍋,究竟誰背才合適?這是一道送分題,首先,科幻強調想象力,激發大家從事或了解科學研究的熱情,例如凡爾納的《海底兩萬里》、《環繞月球》和《八十天環游地球》等,很多寫于一百多年前的科學幻想,現在也早已成為現實。另外,我國頂級科幻作者劉慈欣的《三體》,大多數朋友的觀點是,至少第一部里腦洞大開的各種科學技術,在理論上是站得住腳的,并且有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實現。好的科幻與好的科普和好的科研一樣,可遇不可求,需要作者非常努力去了解科學研究的進展,因此《三體》的成功只是個例,將科普的大鍋完全交給科幻作者來背并不妥當。

其次,科普有一定的門檻,最基本的要求是,搞科普的人,一定要對科普相關的最新科學研究進展有相當的了解程度,能查閱相關的最新科學文獻,還要有相當的觀點、結論的提煉和總結能力。專門搞科普但不從事學術研究的,要了解某個研究領域的最新科學進展會非常困難,并且往往會有常識性的錯誤,例如(此處省略部分下一篇講)。

這樣,問題的答案就很明顯了:科學家或者科研工作者,應當成為科普的主力軍。并且由于職業習慣,科研工作者在面對不屬于自己研究領域,并且也不熟悉、有爭議的科學問題時,也能夠相對容易的找到正確答案。例如筆者并不從事轉基因的研究,但通過翻閱文獻資料和專業的調查報告,也可以比較快的了解轉基因的研究現狀。這樣問題就來了,有媒體朋友問我:中國科學家,一線的,你看到誰做科普?我想了想,這個問題不難回答,掰著手指頭數,兩個手不到也就數完了。所以當前的現狀是,咱中國科學家們關上門來自己給自己科普搞得一身勁,給公眾做科普?那真是少之又少。

為什么科學家們不愿意作科普?第一個解釋是,科學家們神忙,沒有空!這個解釋沒有什么道理,原因有兩個,首先,國外的科學家也忙,但是很多大科學家們愿意寫科普,比如著名的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薛定諤,在1944年發表的《生命是什么?》一書,對當代生命科學許多領域有持久而深刻的影響,并鼓舞了許多物理學家轉行從事生命科學的研究,例如其中因發現DNA雙螺旋而獲得諾貝爾獎克里克,就是讀了該書后從物理轉向生物的。英國皇家科學院院士、牛津大學教授理查德道金斯寫了許多本科普,其中《自私的基因》一書將當代生命科學尤其是分子生物學研究納入到達爾文的自然選擇進化論的體系中,這本書自1976年出版至今,四十年的時間里長盛不衰;人類基因組計劃負責人、美國國立健康研究院主任弗蘭西斯柯林斯博士寫過《生命的語言:DNA和個體化醫學革命》,文筆優美的描述了當代基因組學,以及基于基因的精準醫療的研究現狀和未來前景。其次,從2014年末、2015年初開始,科學家搞科普已經幾乎成為硬性規定,科研項目在研究過程中,不光要發表科研論文,還必須要有科普類的文章,不然研究項目不能結題。所以搞科研的同時還要作科普,差不多是科學家們的共識,因此,忙沒有道理,也不能成為理由。當然嘍,既然科學家要搞科普,那就得走點兒心認真搞,不能為了應付基金而漫不經心,不然會讓同行鄙視不專業。

第二個看法來自我的朋友,大致的描述是“很多目前做出一點成績的科學家,思想還很封建,怕和公眾對話,最好躲起來”,以及“有些科學家對于自己研究領域外的事情完全不知道,信息非常閉塞,只知道要錢,也沒有公德心”。聽了這些批評,筆者很慚愧,因為貌似說的并沒有什么錯誤,現實正是如此。有相當的科學家,的確是怕與公眾對話,一是覺得跟你一外行講不清楚不如不講了,二是怕有些話說錯或者說過頭從而被同行批拋頭露面啦、誤導公眾啦之類的。例如清華大學一位杰出的青年女科學家(我不能告訴你是nyouyou,不然會被掐死掉的),因為思維比較活躍所以一方面深受年輕一代的膜拜和喜愛并且圈粉無數,另一方面也是飽受大小同行的批評和非議。所以科學家看問題不能太死板,科學成果當然重要,但科學家也需要有人格魅力,不然如何能夠成為大家學習的偶像?至于一些無傷大雅的口誤或筆誤,不如一笑了之。所以科學家應當能夠“嚴于律己,寬于待人”,科學是一個發展的過程,新的發現總會糾正老的錯誤,如果要求絕對正確才可以說出來,那么科學可能什么都不可以說了。君不見,愛因斯坦有言:“一切都是相對的”。關鍵的講清楚,摳字眼那也就沒必要了。不過中國發展很快,中國的科研發展也同樣很快,當一個問題大家都能發現的時候,往往也意味著大家開始思考如何解決問題。中國科學家搞科普的越來越多,例如《三體》一書出版之后,淼叔迅速寫了本《<三體>中的物理學》,給大家科普《三體》中各種物理學知識,浙江大學立銘兄近期撰寫的《糖尿。哼^去、現在和未來》,洋洋灑灑近10萬言,很好地講清楚了糖尿病研究的歷史和現狀。所以,我這位朋友的批評,也許幾年之后再看,就已經不會再是問題。

總之,科學家應當是科普的主力軍,科研、科普缺一不可。為了應付基金項目搞形式主義的科普或許是存在的,但這只應該是過渡時期的特殊現象?茖W家應當積極與媒體、公眾溝通,不應當僅把媒體當做科研成果的發布工具,而是應當認真的傳播最新的科學進展。當然,科普的形式很重要,把媒體和公眾當成項目的評委,相信我,搞好科普并不困難。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404304-994890.html

上一篇:諾獎得主答《崔永元十問諾獎聯名信》【二】
下一篇:黃金大米究竟轉了幾個基因?

40 蔡小寧 梁洪澤 武夷山 呂洪波 余國志 史曉雷 劉立 陸玲 王春艷 代恒偉 戴德昌 劉全慧 蘇德辰 黃永義 陳楷翰 黃健 程宗明 邵鵬 孟佳 姚新生 田云川 周浙昆 張江敏 余洪波 王德華 張鷹 陳波 喻海良 晏成和 古槿 黃仁勇 任勝利 梅衛平 侯沉 guhanxian zjzhaokeqin ep4h xlianggg dachong99 dulizhi95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58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16 2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 桦南县  盖州市  松江区  曲沃县  海口市  多伦县   微山县  陇西县  黄石市  宁强县   常山县  湟源县  同江市  原平市  漠河县  仙居县   满洲里市  华蓥市  花垣县  临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