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那點兒事——賈鶴鵬のblog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jiahepeng 橫貫古今中西,縱論創新玄機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留言 登錄 | 注冊


[37]王曉虎   2015-11-25 16:40
嗨,賈老師。什么時候來廣州?
[36]姚志強   2015-3-11 20:08
賈先生,你好!拙文已上博客。請指正。我只想發揮一下正能量,盡自己的力量把轉基因的問題講清楚。大家群策群力,盡快把對轉基因誤解的這道坎早日跨過去!
我的回復(2015-3-20 22:08):謝謝您。我一定認真拜讀。
[35]姚志強   2015-3-8 19:42
賈先生:你好!首先請原諒我的冒昧打擾。自從我拜讀了你的幾篇大作后,為你的思維邏輯和文采而嘆服,更欽佩你為捍衛科學正義敢于直言的人格。為此我特意注冊了科學網,并將你加為好友。望勿見怪。
直到如今,許多人對轉基因誤解很深,客觀上阻礙了我國農業的發展。我覺得應加強科普工作。為此我寫了一篇《為什么說轉基因食物是安全的》文章,想請你校閱,指正。不知是否方便?
此致
姚志強上
我的回復(2015-3-10 22:20):姚老師,不敢不敢。大作當然愿意拜讀,但絕不敢說指正。期待您的指導。我的郵箱是:hj352@cornell.edu
[34]王大鵬   2014-3-8 11:13
郵件收到了,還請你多指導啊,我十分愿意參與這個事情。
[33]王大鵬   2014-3-4 21:42
好久不見啊 賈老師
[32]鄭寶山   2014-1-30 12:20
賈先生:久違了!你的文章寫的很好,做了大量工作,理性客觀。但是你的觀點“鑒于中國國情,順應民意,應當要求對轉基因進行標識”的觀點值得商榷。就中國的國情和文字特點而言,中國有個“污名化”的問題。很多詞,如“化學的”,“工廠的”,“食品添加劑”這些詞都被污名化了!稗D基因食品”這個詞也已經被污名化了。如果強制進行標識,絕大部分消費者會本能地認為這種食品是不安全的或者至少安全是不能保證的。這樣的結果對轉基因食品業是不公平的,進而言之對中國農業的發展和現代化(現代化現在也一定程度被污名化了)是不利的。
在我看來,發展轉基因產業是中國必然的選擇,越晚損失越大,我們應當做的是減少走向這條路的社會成本。
我的回復(2014-2-2 06:38):鄭老師,多謝您。首先祝您新春快樂。其實我的觀點準確地講應該是中國既然已經實施了強制標識制度,已經很難改變了。標識制度實施與否,并非因為轉基因不安全,而是因為需要權衡民意壓力與科學及產業利益。歐洲各國的主流科學家也同樣認為轉基因是安全的,但在歐洲,包括保護本國農業等考量導致科學不是決定性因素。而在美國,科學意志恰好與產業利益走到了一起(這也是多年政策的產物),所以盡管民意不乏標識壓力,但并不足以改變政府態度。
[31]王大鵬   2014-1-29 19:58
賈老師 新年好啊
我的回復(2014-1-30 08:32):新年好。多謝。祝你馬到成功
[30]flora2507   2014-1-26 19:58
賈鶴鵬老師,您好,我是《華聞周刊》記者林卉卉,網址:ihuawen.com!度A聞周刊》立足于英國,以報道世界華人生存狀況和思想動態為基本內容,同時高度關注中國大陸的社會現實,我們春節的專題是《過年吃不吃轉基因?》,主要以方舟子和崔永元的轉基因論戰為引子,探討轉基因技術發展的未來。拜讀了您在果殼網上的文章,想專訪您,您在文章里說過“是在爭取采訪機會時要順應被采訪者以獲得機會”,所以我來爭取機會來了。不知您感不感興趣,可以通過郵件或者電話采訪的方式,我的郵箱是:huihui.lin@thechineseweekly.com,新浪微博@飯桶獅子王007,看您方便,祝好。
我的回復(2014-1-29 12:13):我的電子郵箱是hj352@cornell.edu。歡迎提問。祝新春快樂。鶴鵬
[29]賈鶴鵬   2014-1-23 12:42
多謝多謝。馬年新春將至,祝夏兄全家新春快樂,馬年大吉!
[28]夏新宇   2014-1-14 11:38
賈兄《小崔說轉基因,“真相”里的真相》寫得棒,讀康奈爾的博士果然水平大漲。
[27]賈鶴鵬   2013-11-4 00:11
美國的博士訓練太殘酷了,真是忙。不過也要忙里偷閑來科學網抒發一下言論,純粹算放松一下吧。
[26]陶賢都   2013-11-3 11:38
賈老師好啊,最近忙嗎?
hidden
[25]用戶名   2013-9-16 06:46
評論已經被科學網刪除
hidden
[24]用戶名   2013-4-12 16:52
評論已經被科學網刪除
[23]方錦清   2013-3-12 10:20
真誠邀請和歡迎你來參加《2013中國網絡科學論壇》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266190-669310.html
因不知你的郵箱地址,特此留言,希望得到你的
支持!
方錦清(fjq96@126.com)
我的回復(2013-3-12 21:41):謝謝您的邀請。我在美國,不方便去參加這個活動。期待著論壇取得圓滿成功。希望有機會能學習到論壇的主要成果。我的聯系方式為:hpjia@stimes.cn
[22]李天成   2012-9-10 21:52
節日快樂......
我的回復(2012-9-21 09:34):多謝。
[21]袁順波   2012-7-26 17:21
尊敬的賈老師:
您好!我叫袁順波,是南京大學信息管理學院的一名博士研究生,由于畢業論文的需要,麻煩您填寫一份調查問卷http://www.sojump.com/jq/1749124.aspx,可能需要花費您15分鐘左右的時間,問卷調查的目的在于了解您參與開放存取期刊的意愿及影響因素。本調查完全匿名,且所有數據僅用于本研究。
謝謝您的配合,并祝您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20]賈鶴鵬   2012-7-16 06:01
我是看到您前兩天的留言后,發現這個文章還沒有給您過目,所以主動刪掉了并在留言板中把文章發給您。您先看看。等您回話我再貼上去。
[19]金拓   2012-7-15 22:26
出什么問題了?好像新的文章被刪了。
[18]金拓   2012-7-11 05:56
或者再細一些,直接把問題頭腦風暴出來?
我的回復(2012-7-15 09:32):金老師:抱歉這幾天在外面跑,沒有及時回復。有關對話體的文章,我已經寫了一篇,您先看看。還沒有按照您的想法仔細進行,只是依據大部分現有的思考和文字。我們還可以進一步探討。
創新的桎梏——科技創新大會雜談之四

   在拙文“科技創新還缺什么—全國科技創新大會雜評之一”以及“論創新——科技創新大會系列評論”發表后,收獲了網友的很多評論,同時在科學網上,不少博友也發表了多篇非常有價值的評論。就總體而言,大家認為這次高規格大會缺乏具體舉措和實質效果,恐怕流為形式,各級官員們發言則多空泛之詞。
    在對這些評論深表贊同的基礎上,我也認為,導致現在創新政策流于形式的原因,并不一定是政策本身不合理,也有諸如無法形成企業內在的創新驅動這樣的體制原因。
    而且,科技創新政策其實受制于很多社會因素和其他領域的政策因素,這些因素一起,與我多次論及的官員們的交差邏輯(與政績沖動)構成了對真正的可持續的創新的桎梏。
    從我與金拓老師的討論中,大家可以看到這方面的情況。
    金老師在留言中說道:我覺得領導們搞科技創新大會,且不說有用與否,最該讓他們聽到的批評是:他們幾乎完全沒有做他們本來應該做的事情——相關法規的改革。
    你看:中國專利法對侵權的處理只具有補償性,不具有懲罰性,沒有銷售記錄的情況下(醫藥強仿都沒有)侵權的罰款上限為100晚人民幣,這是客觀上鼓勵侵權的法律。中國公司法明文規定:無形資產的股比上限為70%,無論技術多么偉大,投資額多么小量,這是歧視技術的法律。中國股市創業板又明文規定:創新企業須連續盈三年方可入市,這不是為科技創新融資的NASDAQ。中國藥監局絕不批準外國尚未批過的新藥率先臨床實驗。中國堅拒累進稅率的房產稅,致使房屋由居住設施向金融工具馳走,房地產通過房價高企掠奪包括科技企業在內的其他行業。中國的科技評價更是制約科技創新的罪魁禍首,但是管理層非但沒有設法用千人計劃等各類人才計劃的大量資金投入解決這個首要問題,反而將這些計劃納入行政系統制定出一套套框框,然后這套一點都不創新的框框找創新人才。
    中國科技文化的改革需要動力來源,特別是前幾十年的改革動力的相當一部分淪為利益階層和改革阻力的情況下。此時,改革的動力來源只能是技術市場,特別是國際技術市場。本來技術市場中最大的生力軍是中小技術研發型企業群,但是在中國,由于上面所說的法規環境的極度落后,中小技術研發型企業在中國沒有生存空間。
   
    而在贊同金拓博主的見解基礎上,我探討了種種其他政策考量,導致決策者無法做出有助于創新的更優政策方案。
    我指出,金拓博主的評價非常有道理。其實中國種種制度受制于各種不同的目標,真正的鼓勵創新只是其中很marginal的一個。比如專利侵權的規定,是意識到中國企業對國際企業的侵權是常態,設立太重的懲罰怕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創新企業三年盈利才能入市肯定把所有研發型公司擋在門外,但監管者們首先考慮的不是鼓勵創新企業融資而是股市安全,減少騙子公司;藥監局怕承擔責任所以不批準國外尚未批準的新藥做臨床,其實還有一點,創新藥進不了醫保,因為衛生政策的制定者要考慮擋住外國競爭者,而國內99.99%以上的藥企不做創新藥,所以用這個規定可以讓國內的低端產品生產者得益茍延殘喘。房地產掠奪了中國大部分財富,但政府投鼠忌器,不敢把它打壓到影響GDP增幅的地步。
    除了這些制度與經濟因素外,行政體制中的怕承擔責任和交差即可的文化與慣例讓表面上能做一些文章,讓領導滿意而實際上最好不帶來真正創新(因為那樣會導致相應的制度變革,如新藥)的項目大行其道,要做到這一點,以國家專項的名義做一些大項目最能奏效。多少億的錢砸進去,總能聽出一些響動來,特別是在工程層面,因為這個層面的成就可見。

   金拓博主隨即回應了三點:
1)改革自然不是件拍腦袋就能干的容易事,需要調查研究,拿出好辦法。但是創新型國家戰略講了近十年,法規層面的事情幾無任何進展,管理層怎么還好意思繼續號召?
2)如同30年前,反對經濟開放的理由之一為:一旦開放,中國將成為西方國家傾銷廉價次品的場所。事實上我們看到了什么?技術的加工生產和末端商品的加工生產將產生一樣的巨變——國際技術市場可為中國下一輪改革提供動力來源。
3)30年前的中國,經濟基本矛盾是巨大的勞動力資源和低下的生產力的矛盾;今天的中國經濟基本矛盾是巨大的技術研發人力資源和低下的創新力的矛盾。30年前的西方,因勞動力成本飆升而經濟放緩;今天,西方國家科技創新的燒錢速率太快而難以為繼。

    與上面一樣,我仍然非常贊同金拓博主的回應。就此也提出一些系統性見解的初步想法。
    中國勞動力成本上漲已經在減弱中國的發展動力,但還不足以形成強大的創新驅動。實際上,中國已經進行的主要停留在制造業的工藝和成本層面的創新仍然在發揮作用,而已經形成的巨大的出口能力和龐大的原材料進口能力,巨大的外匯儲備,以及大型企業對重要資源的壟斷,仍然能在兩方面阻礙原創性的創新——在宏觀層面,GDP還會保持告訴增長(雖然增速有所下降);在企業層面,有創新能力和資源的企業還能活得不錯,而單純的創新型科技企業還無法成長為經濟的主力。
    正是由于這個原因,盡管中國創新的口號震天響,但領導人也好,高級官員們也好,還沒有把創新真的當成中華民族的安身立命之本,也沒有形成上上下下的將促進創新置于防止假冒偽劣和(通過房地產等)保持經濟增速放到真正的優先性日程上。這一點,官員們一般不肯承認,但筆者接觸的多個大型企業的老總們直言不諱。筆者的感觸,企業老總們絕不是創新無知者,只是真的顧不上實質性地干這件事情。
    不知道官員們是否真的知道這點。也許鬼才在乎它真的對創新型國家有什么影響。呵呵,我們這些人在乎,所以其實可以把自己成為鬼了。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9 18: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