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jindong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zhangjindong

博文

量子貝葉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五)

已有 583 次閱讀 2019-4-30 09:56 |系統分類:論文交流

量子貝葉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五)

—— 從模型-現實的關系看量子概率和人類社會的交互不確定性

 

 

“交互不確定性”——量子概率的描述

 

文章《上帝如何擲骰子——量子概率及其跨學科思考》說,量子概率是對交互不確定性運動物質的描述。

交互不確定性的特點有:

觀察過程對被觀察系統造成影響,如代表量子力學的典型實驗——雙縫干涉,觀察會對量子的運動造成影響;

觀察者實際上也是參與者,是個參與者的宇宙;

交互不確定性就是由觀察者的測量所引發的不確定性;

量子概率實際上是對交互不確定性的刻畫。

文章還說,宏觀世界中有很多事存在著交互不確定性的系統!《上帝如何擲骰子——量子概率及其跨學科思考》.Jake.集智俱樂部.百度文庫】

 

在上述我們研究族群中某個行業的資源分配規律時使用的概率模型和量子概率相同,難道人類社會的運動也是參與性宇宙,存在交互不確定性?可以用量子力學模型解釋?

 

人類社會運行的交互不確定性

——從思維-現實之間關系的看交互不確定性

 

關于思維與現實及其給人類社會的物質運行帶來的交互不確定性,索羅斯在《這個時代的無知和傲慢》做了精辟的論述。

索羅斯通過思維與現實的之間的獨立分離與否分為兩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是模型-現實之間是獨立分離的,第二種情況是模型-現實之間是不分離的。

 

模型-現實分離的情況

 

索羅斯說,知識表現為真實的表述。根據真理符應論,表述之所以真實是因為他們與事實相符。要建立起符應關系,事實和表述所指代的事物之間必須是互相獨立的。當我們的思維成為我們所思考的對象的一部分,這個要求便得不到滿足,F實的其他方面則不存在這一復雜的情形。天體的運動和蛋類的孵化都不以我們的意識為轉移,它們是認知的客體。

天體的運動現實和知識的表現的關系,就是牛頓的萬有引力定律與天體運行的現實之間的關系,是分離的,就是說,在認識天體運動規律方面,模型-現實是分離的。

 

模型-現實不分離的情況

 

索羅斯又說:“當我們把現實作為整體來考慮,或者我們在思考人類參與的現象時,情況又有所不同。我們在思考某些事件時,如果我們自身是這些事件的參與者,那么情況便會愈加錯綜復雜。不僅是我們的知識不夠完備,更重要的是,我們不完全的理解或易犯錯誤的特性也成為了現實的一部分。

我們不能僅僅依靠掌握的知識來做決定,F實并非獨立給定的,它還取決于我們所作的決定。因此,就算掌握了一切相關事實,我們做出的決定仍和我們原本的目的不相符。換句話說,我們行為并不是完全理性的。這種說法是對人類理性力量的曲解。它假設,我們能夠根據所有的事實作出決定。這種曲解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我們對自身與現實間關系的看法中。我們在探討思維與現實間的某種關系時就暗示著我們的想法和思考對象之間是相互獨立的。但事實并非如此,思維和現實并非彼此獨立的實體,兩者是整體與部分的關。我們自身也是某些事物的一部分,所以認為我們能夠客觀、公正地理解這類事物的看法是不合情理的,但人們卻普遍抱有這種看法。

我們認為現實是獨立于我們的思維而存在的。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還認為現實就擺在那兒等著我們去理解,而對現實的理解還包括在腦海中描繪出一副與現實相符的圖景。這種觀點在真理符應論中得到了體現。確實,當思維和現實相分離時,就有可能形成與事實相符的命題。舉個例子,讓我們來看看羨慕這個表述:下雨了。如果天空真的在下雨,那么這個表述是真實的。這種方法對現實的某些方面來說是適用的,但對其他方面卻不盡然。我們在考慮現實的時候,如果我們的思維是其中的一部分的話,思維和現實相分離的關系就被打破了。表述和事實之間并不是單向的符合,而是雙向的符應關系。下面讓我們來思考一個表述:你是我的敵人。我的這句話有可能影響你的感受。這個命題可能和某個事實是相符合的,但是由于雙向聯系的存在,這種符應關系不一定反映出全部事實。有可能是我令你變成了我的敵人,而不是我被動地認為你是我的敵人。事實如何不得而知,因為它要取決于我們的想法。這里所闡述的思維和現實的關系和我們一貫的認知大相徑庭。我們對世界的看法永遠和真實的世界不相一致,因為我們本身就是這世界的一部分。我們在無意識間的想法也成了我們必須要考慮的。理解思維與現實的關系,就好比射活靶,而我們對世界的看法也在改變著世界。”【《這個時代的無知和傲慢》.索羅斯】

 這種情況就是模型-現實不分離的情況,上述索羅斯所舉例可以用類似量子力學中的雙縫實驗描述如下:

 

一個認知系統的雙縫實驗【《上帝如何擲骰子——量子概率及其跨學科思考》】

 

 

這個實驗,把上述索羅斯關于“好人”與“壞人”的認知的雙向不確定性以量子力學雙縫實驗的形式,形象的刻畫出來。

因而,人類社會的運動也是符合量子力學的模型,也是參與性宇宙,存在交互不確定性。下面我們從模型-現實的關系看中華族群“人為狀態”聚落公共資源的分配使用的交互不確定性。

 

公共資源分配的交互不確定性

——從模型-現實的關系分析

 

以現代中國為例,我們看看中央政府在按照選擇定律分配資源于不同行業過程中的思維-現實的關系,或交互不確定問題。

現代中國時期,中央政府為了確保整個中國這個“人為狀態”聚落環境的安全,如《中國的經濟制度》中描述的從各縣集中的資源,北京必須合理規劃資源的用途,一定比例的資源用于國防軍隊建設,確保國防安全。一定比例的資源用于政治秩序的維護,如控制法輪功之類邪教,確保國內秩序的安定。一定比例的資源用于長江黃河的治理、高度鐵路公路的建設,確保聚落內自然環境的安全便利等等,才能確保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人為狀態”聚落環境在生存競爭中持續安全存在。

在上面分析中,我們可以簡化的說“人為狀態”的聚落這個公共產品有不同行業的專業分工合作生產而成。這其中行業的數量,或者維數是現實中客觀確定的存在,不以人的思維而改變的客觀現實(這和貝耶爾《概率的煩惱》中說的量子維度數是一個整數,含義一樣)。但是為了把公共資源發揮最大效用而在不同行業之間分配資源的過程卻是一個人為判斷選擇的結果,人對現實的主觀判斷就會影響資源的分配大小,或者人的思維已經是現實的一部分了。比如某年,中央財政要在各部委分配資源——比如在教育、交通、醫療、國防等各部門(就是各行業)之間進行公共資源進行分配。資源在各部門分配比例的大小是各部門的管理者相互競爭的結果。第一、各部門都會列出各種理由力爭報告說自己部門或行業需要國家更大的財政支持。第二、中央在上述報告的基礎上,平衡各方的利益,力爭財政的分配均衡,確保財政使用的總體效益。在上述決策分析中,顯然的人的思維(各部門的對自己行業重要性的看法)已經成為現實的一部分,成為決策的基礎。這就是上文索羅斯所說的思維-現實的不獨立不分離的含義,就是上文所說的“參與性宇宙”的含義。

 

因而,可以說中華族群“人為狀態”聚落公共資源的運行是參與式宇宙,存在交互不確定性,符合量子力學的特點,可以用量子概率模型解釋。

(注:而中華族群整體的物質運動卻不是參與式宇宙,不存在交互不確定性,這在《幾何模型看中華族群的生存演化》中已經詳述。幾何模型和量子概率并用描述中華族群與個體的生存,就是玻爾互補原理的含義,見后文詳述。)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412302-1176309.html

上一篇:量子貝葉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三)
下一篇:量子貝葉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六)

0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掃一掃,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23 01: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