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jindong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zhangjindong

博文

量子貝葉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三)

已有 556 次閱讀 2019-4-29 18:23 |系統分類:論文交流

量子貝葉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三)

——公司在族群中的位置及其運動規律研究思路

 

個體(氏族/家庭/公司)是族群的一部分,在《幾何模型看中華族群的生存演化》中研究了族群的生存規律,那么族群中個體的運行規律呢?

 

公司與行業

 

關于族群中的個體,我們在這里定義為勞動組織單位——氏族或家庭或公司,因為在人類社會中這三者是最基本的勞動單位。同時因為只有到了現代中國時期后,整個族群的生產是按照專業分工合作生產整個族群的產品,才出現了奈特所說的企業家要預測市場顧客需要什么產品的不確定性問題, 為此下面討論時,我們把個體指代現代社會的基本勞動單位—公司。

現代社會的生產活動,按照專業分工合作進行整個族群的生產活動,這和秦-清農業社會時期的自足自給的家庭生產活動完全不同。不同的專業在現實社會中就是我們看到的不同行業。在這里我們把不同行業廣義化,除了我們日常所說汽車行業、建筑等行業外,還包含生產公共產品的軍事、司法、外交等專業也歸為行業范圍,因為上述工作實際從社會層面講也是有很多具體公司承擔的,如軍事,就有很多軍工企業。司法,就有很多律師事務所等,都是有具體的公司參與完成相關工作。之所以這樣區分,是后文我們分析公司不確定性時,是從族群的生存開始邏輯分析的,而族群的生存過程,從專業分工合作生產角度來說,就是不同行業的公司專業分工合作生產公共產品——“人為狀態”聚落的過程。我們是在行業研究的基礎上再研究公司的不確定性。同時我們在物理系統模型研究中,用到的特征向量指代的是有生產同類產品的公司構成的行業,而不是單個公司。在和量子力學的波粒二象性類比時,‘行業’對應于‘波’,‘公司’對應于‘粒子’。在用黎曼的n維空間幾何概念時,子空間維度指代的是有生產同類產品公司構成的行業,而不是單個的公司。

 

在研究公司的生存規律之前,我們需要從資源-組織-聚落的相互關系中看看個體在族群生存中的角色。進而以公司在族群中的位置為基礎理解公司的性質和生存規律。

 

“人為狀態”聚落——看公司在族群中的位置

 

中華族群為了在自然競爭中生存,在競爭演化中進化選擇形成了兩級聚落和三級組織結構。并專業分工合作,縣和國家級聚落組織負責構建“人為狀態”的聚落環境?h或國家級“人為狀態”聚落——這個公共產品是有不同行業分工合作生產而成的,而生產同類產品的公司的集合就是行業。

“人為狀態”的聚落有不同行業專業分工合作生產,同時我們上文把公共資源-公共組織(縣或國)-公共產品(“人為狀態”安全聚落環境),三者之間的固定關系,可以用如下多元泛函數刻畫。

其中自變量——為公司(或者說是生產同類產品公司的集合——行業)

映射法則——為公共聚落組織(如縣組織或中央政府組織——映射的含義就是把公共資源生產為公共產品)

因變量——公共產品(“人為狀態”聚落環境)。

“人為狀態”聚落就是“公司”的集合!叭藶闋顟B”的聚落環境是有不同行業的公司專業分工合作生產構建的公共產品,如縣級“人為狀態”聚落環境就是有公安司法、教育醫療、通信交通等不同行業的公司專業分工合作生產的公共產品。而行業是有生產同類產品的公司構成,因而可以把“人為狀態”聚落看作充滿勞動單位—“公司”的集合,F代中國,我們放眼望去,每個縣或國家級“人為狀態”的聚落都是充滿基本勞動單位——“公司”的聚落組織,勞動者基本都在公司中從事生產活動。所以,從專業分工合作生產的角度看“人為狀態”的聚落就是“公司”的集合。

 

在研究族群的生存規律時,我們是沿著經濟學-物理學-幾何學模型的邏輯進行研究的,因此為了利用物理模型研究公司的活動規律,我們下面進一步從物理學模型看公司在族群中的位置。

 

物理系統看“人為狀態”聚落

——充滿自由振動“粒子”(公司)的物理系統

 

在上文從物理模型看公司的生產時我們指出,若從資源(自變量)-公司(映射法則-產品(因變量)的角度把公司看作生產函數——,同時由于現實世界中每個行業的生產力水平都是一個客觀的存在,有其自身的發展規律,用函數關系表示就是生產函數的二次導數是個常量,就如地球的重力加速度一樣,是一個不以人的意志而轉移的客觀常數。因而可以把滿足上述微分方程的公司的生產函數看作系統的固有函數。如果把公司比作自由振動的“粒子”,把“人為狀態”聚落看作一個物理系統,那么縣或國家級聚落就是充滿自由振動“粒子”(“公司”)的物理系統。

 

從統計力學研究物理系統中自由振動“粒子”的邏輯

——研究公司的不確定性

 

即使我們從“人為狀態”的聚落組織結構中找到了“公司”的位置——可以把“人為狀態”的聚落系統可以看作一個充滿“公司”的集合,可以把公共組織看作是以公司的生產函數為自變量的泛函空間,可以把“人為狀態”聚落看作是充滿自由振動“粒子”(公司)的物理系統,甚至我們可以把公司從自然中開發資源的運動規律可以用牛頓定律描述(公式可以看作牛頓運動定律的微分方程),但是若要想在系統中一個一個地對“公司”進行追蹤研究,找出每個公司的運動曲線方程,那就十分困難(就如公司在股市中的波動曲線)。

那么我們借鑒看看其他學科中,在系統中研究單個粒子運動的邏輯思路。

瑞典數學家戈丁在《數學概觀》中關于“物理學的概率”一節中說:“由于19世紀初化學的進步,人們逐漸懂得了,氣體、液體、固體都是由或多或少自由運動著的分子所組成的,并且熱是機械能的一種形式。分子運動遵從牛頓定理,但是要想一個一個地對它們進行追蹤,那就毫無希望。另一方面,可以從統計上去研究它們;比如說,研究在各種平衡狀態下能量的分布,以及這種分布如何隨時間而變化。這就是統計力學研究的對象,...統計力學在量子力學中也有一個分支....

張天蓉博士在其博客《最小作用原理》說:在量子理論中,粒子已經沒有了確定的軌道,而只有“彌漫”于整個空間的波函數。這種情況下,波函數難以求解,又不能給出運動的直觀圖像,還不如研究哈密頓量和拉格朗日量。后兩者似乎更有用處,因為從研究哈密頓量的性質,可以得出粒子可能具有的能級,而從研究拉格朗日量,能深入探討量子現象和經典運動的聯系.....

 

量子力學研究單個粒子的運動規律所使用的模型是希爾伯特空間,而我們在研究族群運行規律時使用的數學模型也是希爾伯特空間,所以我們借鑒量子力學研究單個粒子運動規律的邏輯思路來研究族群中單個公司的性質時,我們有了信心,看到了希望——使用希爾伯特空間模型研究“人為狀態”聚落系統中單個“粒子”—“公司”運行規律的可行性。

 

一個系統或空間可以劃分為子系統或子空間進行研究

 

我們在研究族群中公共資源的分配規律中,使用的經濟學選擇定律、物理學能量守恒定律和幾何學對稱模型,都是從系統在資源分布平衡狀態下把系統或空間劃分為不同的子系統或子空間進行研究的。

從經濟學極值原理看“人為狀態”聚落公共資源使用,就是把公共資源按不同比例在不同的專業(行業)方向,如戰爭、祭祀、治水、交通、教育等方向分配并達到均衡;  

從物理學看“人為狀態”聚落物質系統的運動,經濟學中描述的專業方向對應的是物理系統中的特征向量(或固有函數的導數),資源的分配不同比例對應的就是物理系統的本征值或特征值——物質系統的均衡就是系統的資源在不同特征向量上的資源分布達到了均衡;

從幾何學角度看“人為狀態”聚落的物質系統,特征向量對應于幾何空間的子空間,特征值就是資源在這些子空間內分布的大小,系統的總資源就是不同子空間內資源大小的之和,這和物理學中在研究運動的時候將運動分解成水平方向和垂直方向的做法是一個道理。這也是上文黎曼構建的n維幾何的現實基礎。

 

族群是個體生存的基礎,下文我們分別從經濟學、物理學和幾何學的模型,從系統的能量在子系統的分布規律的基礎上研究單個公司的運動規律。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412302-1176212.html

上一篇:量子貝葉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二)
下一篇:量子貝葉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五)

0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掃一掃,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23 00: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