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huanghui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Drhuanghui

博文

還原中國醫學的本來面貌

已有 1575 次閱讀 2019-4-28 15:42 |個人分類:中國醫學|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中國醫學, 概念, 認知體系

 

任何一門學科,其基本架構都是基于幾個主要概念擴展所建構的知識體系,中國醫學也不例外。陰陽、五行、氣血、經絡、藏象、脈象、證本體、氣味、歸經,這些主要概念是中國醫學認識生命世界和診療疾病的理論基礎與根本,如果沒搞清楚這些主要概念,不了解其來龍去脈,就不可能全面了解中國醫學的獨特面貌及其內涵?墒,中國醫學為什么要用陰陽五行來陳述生命現象,而不是直接基于人體解剖結構?氣意味著什么?它是如何衍生出元氣、衛氣、營氣、宗氣、肝氣、脾氣……?經絡的真實面目是什么?它是如何創立的?有沒有所謂的實質?當今的中醫理論概念充滿了各種疑問和謎團,用而不論其根源的現象普遍存在。無論是陰陽五行,還是氣血經絡、藏象脈象、藥性歸經,這些主要概念基本上沒有得到清晰的解釋。換句話說,我們至今依然沒有真正地、全面地認識中國醫學這門學問體系。進一步說,陰陽五行、氣血經絡、藏象脈象這些古老的概念,我們今天是否依然可以揭示出符合古今思維邏輯的確切答案,是否能夠系統科學地予以解答,并構建出一套融會貫通古今科學與哲學文化的“中醫認知體系”,從而使中國醫學擺脫“不科學”的標簽,讓真正的中國醫學彰顯于世,為中國醫學拓開嶄新的局面,為人類探索生命和疾病真相、解決人類當今所面臨的疾病困境等問題提供良古而又常新的啟示乃至直接的解決方案?

 

一、未經體道的注解

伴隨著“近代”、“現代”和“當代”的進程,中國醫學的傳統價值體系隨之瓦解,理論沉思已真空化,知識論研究全盤西化,制度規范建構物質化。在一種眼見為實、追求物質、無視精神的價值觀驅動下,正如胡塞爾所講的:“那些在以往世代辛勞和斗爭中已經成為和諧、一致的東西,……在短短的幾十年中其面貌就發生了多么徹底的變化!”

《黃帝內經》存在幾千年了,在它上面已經累積了厚厚的灰塵——詮釋和注解。因為這些詮釋和注解,創造了我們認知它的距離,使我們無法知道《黃帝內經》所說的是什么,而你從中能理解到的只是來自于那些毫無體道經驗的人的注解和詮釋,只知有道卻不解道義。到了今天,累積在《黃帝內經》上面的灰塵更加厚了,過去的詮釋和注解通常只是認識上的觀點,而現在卻加載了更多似是而非的實驗數據,其中最嚴重的扭曲莫過于對陰陽五行、氣血經絡、藏象脈象、氣味歸經等的實證詮釋。

長期以來,我們一直帶著時代的知識而生活,以一種時代的方式生活著。我們這個時代,對于疾病的認知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認知、思維方式發生了改變?墒,當今的中醫人士卻仍然以一種古老而生澀的方式在發表言論,他們仍然執著于《黃帝內經》、《傷寒論》、《難經》的敘事說理方式。我并不是說《黃帝內經》、《傷寒論》、《難經》不對,它們都是對的,但是它們用的是那個古老而原始的表達方式,它們無法和我們現代的表述方式和科學認知有所結合!饵S帝內經》、《傷寒論》、《難經》已經擺在我們面前,我們不需要那些只會鸚鵡學舌一樣重復《黃帝內經》、《傷寒論》、《難經》的學者,我們需要的是那些能夠寫下新的《黃帝內經》、《傷寒論》、《難經》的人;我們需要的不是因為經典說“道”的存在,而是能夠表達出他自己體道的經驗,具有扁鵲、張仲景、華佗那種智慧的人。當今的中醫學者一方面將古人體道、悟道、論道、行道之法丟棄了,再也沒有古代中醫的創新思維了;另一方面又盲目地崇尚西方醫學,卻并沒有剖析清楚西方醫學的原理及其真實價值,所以無法在現代科學和中國醫學之間搭建起任何橋梁。

 

二、脫離道義的概念

當今的中醫教材將“陰陽”定義為“對立統一的兩個方面”,這種對立統一的分類概念是對陰陽學說的一大誤解,離開了太極,我們無法真正把握陰陽之道的真實內涵。僅僅將陰陽視為對立統一的分類概念,將五行具化為物質元素的生克制化關系,將氣看成精微物質,將藏象比對解剖結構,將針灸理解為刺激,將經脈當成某種已然的、確定性的實質,將脈象理解為動脈的搏動,便磨滅了中國醫學的真實意義。太多的學者望文生義,制造了大量的噪音,他們都想要厘清中醫的概念,都強調追溯中醫的思維模式,都想要建構中醫的理論框架,可出發點都錯了,他們所謂的中醫概念只不過是從西醫那里借來的物質層面的概念。

理解和表達受制于語言環境,對中國醫學陰陽五行、氣血經絡、藏象脈象概念的理解和把握,如果放在今天的語境中去考量,必然會犯下致命的錯誤,即以今天語用命題的合法性來估量那個時代命題的價值,定會導致認知上的偏移。這種錯誤主要體現在天與地、象與形、無與有、虛與實、感與應的文化邏輯關系上,對其認知觀把握的準確與否,直接影響著我們對中國醫學方法論的科學理解,也必定會影響到陰陽五行、氣血經絡、藏象脈象的科學定位。正確地理解它,也是我們在特定語境中認定中國醫學理論概念的本質內涵的必由之路,否則我們在解釋中國醫學理論的過程中就會陷入思辨的泥潭。

陰陽不是用來進行對立分類的概念,不是上下、表里、腹背、臟腑的分類概念。陰陽是太極的陰陽,是一陰一陽的易之道,上下、表里、腹背、臟腑的分類概念沒有交相感應,無法極化貫通,更不可能化生萬物。近百年來,由于眾多學者僅從靜態的確定性、物質性、機械性、邏輯性的敘事、分類關系來具化、理解中國醫學,使得中國醫學的處境總是有些拘窘。陰陽五行理論起落沉浮、褒貶不一,始終無法擺脫承受史觀沉重的審視、評價與批判甚至為時代唾棄。受此影響,以陰陽五行學說為理論基礎的中國醫學也總是受到諸多學者的質疑乃至淪為經驗醫學。

 

三、直觀難見萬物之情

藉目而視的直觀能見的只是一種外在、一種表象,只有以道而觀,才能“觀”到天地萬物之交感化生,才能“觀”到天地萬物變化不止的規律,才能“觀”到天地萬物之間的“相應”、“相求”,達到對生成(存在)的全面、具體、深刻的認識和把握,進而上升到形上之道層面的領悟,從而獲取對“天地萬物之情”的識見。比如《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指出:“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爪,肝主目……神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體為筋,在藏為肝,在色為蒼,在音為角,在聲為呼,在變動為握,在竅為目,在味為酸,在志為怒!闭б豢,這些問題毫不相干,甚至根本就不是科學問題。而仔細研究之后,這些問題其實是在描述“陰陽應象”的感應關聯系統,即復雜適應系統。復雜適應系統處在一個不斷變化的環境中,系統內部感應外部環境并不斷地進行信息交換和屬性關聯,系統內部各單元之間不斷交互,從而出現自組織現象。我們要想對生命這種復雜適應系統進行分析,就必須是整體的,能夠正確地反映復雜適應系統所有的特性,包括多元性、交互性、自主性、整體性、演化性、涌現性和外部激勵。

生命系統的自組織現象在時間上是一個從“無”到“有”的動態過程,系統的有序度隨時間推移而增加。這一動態過程是自發產生的,沒有外部控制與干預,沒有內部集中管理;這一動態過程是有感而應的自動生成過程,使得生命系統能夠更好地應付或處理它們的環境。我們不需要教母雞如何孵化小雞,讓雞蛋系統自己運作就行了;我們也不用擔心蛋清、蛋黃里面有沒有血管、神經、臟器、骨骼等構造,生命系統原本什么都是現成的,程序已經設定,組織架構都已安排,成長、修復和發展的機制非常完美,目標方向十分明確。

理解中國醫學有關概念的命題以及范疇之規定,必須還原其特定的歷史文化背景,深入中國醫學特有的以“感”為基礎的生命認知觀,梳理論闡釋的衍進脈絡,才能達成相對合理的現代視域下對這一觀念的認定。后來學者對中國醫學有關概念的命題以及范疇的認定、詮釋和運用向來是聚訟紛紜,莫衷一是,根本原因就在于以靜態的確定性、物質性、機械性、邏輯性的敘事、分類關系來具化、理解中國醫學的有關概念,離散了原初文化環境的命題闡釋,勢必會誤導我們對有關概念范疇及其生成命題的理性把握,消解我國醫學范疇向現代轉化的理論合法性。

 

四、回歸體道感思之路

與西方醫學從實體的“形”、“有”、“ 實”、“ 相”視覺直觀出發相反,中國醫學著眼于非實體的“象”、“無”、“虛”、“空”,講究的是體道功夫,所獲得的知識通常表現為一種經過悟道后的默會知識,包含著主觀洞見、自覺和預感,很難用形式化手段表述出來,需要親自體道才能領會與獲得。正如貢華南先生曾通過對中西哲學思維方式的比較指出:“與西方哲學視覺優先發展起來的‘沉思’不同,中國哲學則優先發展了一條以‘感’為基礎的‘感思’之路!薄芭c重感相應,中國哲學追求普遍性、真理性的道路與西方哲學也不同!⒃凇小系姆懂牪煌诮⒃凇础系姆懂,其中最不同的一點是‘相’通過‘抽象’而成,(西方哲學)強調在范疇中抽離出時間、空間及人的存在要素;而以‘感’為基礎的范疇是通過‘立象’、‘取象’而成,它自覺賦予范疇以時間、空間特征及人的存在要素的介入!

作為一個生命個體的生成方式,并非一個封閉固定的實體,而是建立在生命內在氣息的首尾呼應、功能互動基礎上并與自然一氣呵成的脈動貫通,以及具有隱蔽和開顯特性的一個連續體。生命之所以有別于簡單的機械系統,就在于生命具有創造性,生命的脈動自始至終都智慧地與自然環境變化保持著感應貫通。在中國醫學看來,直接知識其實并不那么重要,五臟六腑、骨骼肌肉、神經血管這種實體雖然顯而易見,中國醫學卻并不從實相入手,而是順應事物的路徑、目的、方向、步驟、過程切入,因為只有通過把握事物的脈絡關聯關系或者掌握方法上的訣竅,才能達到“道”的境界,合乎事物自然本性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要求。

對于生命復雜系統的觀察與研究,中國醫學之所以無視肌肉、血管、神經、器官等物質層面的組織器官,并非對身體結構的認識高不可及,而是因為中國醫學著重于系統的宏觀特性,關鍵興趣不在于去探索生命和疾病的客觀物質,而是盡可能地包含世界的所有事物、它們之間的聯系以及相互影響的方式,并從變動不居的人世自然和紛亂的病象中抓住根本要害。這個根本要害歸根結底就是要用非生命的陰陽五行符號構建一個本體“一”的演化模型,去描述生命世界,了解生命與世界的關聯和揭示疾病現象,是一種綜合性方法而不是把自然的生物體分解成各個組分的還原方法。

事實上中國醫學對生命體的認識并非將生命體看成一個確定性的“存在”概念,而是從演化的角度對生命的“生成”進行深入了解和探討。無論是觀物取象,還是立象盡意,都不是對現成的身體形式進行剖析、分解,而是對意象的生成、傳達和喻示進行領悟和把握,是一種體道、內視的表達陳述。中國醫學史悠遠漫長,眾多的文化現象尚塵封于厚重的泥土,遠非我們目之所及!坝|類”、“引伸”、“變化”、“通變”等思想是把握觀物取象、立象盡意觀念的理論基礎,了解其意義、知曉其構成是理解這一觀念的充分條件。

從認知的角度看,中國醫學以陰陽五行、氣、經絡、藏象、脈象等范疇為核心,展開對它們各自的內涵與相互之間關系的思考,提出了一整套天地人運作法則或原理。從實踐的角度看,中國醫學將天地人運作的原理轉化為人的經絡氣血運行和臟腑信息關聯導向,用于指導具體的臨床實踐。就學術本身而言,抓住中國醫學理論的根本思路與實踐的價值取向是核心關鍵,而要真正做到這一點,必須將其學說放在整個系統的視域中,正確理解核心的概念和范疇,理順理論思維方法,抓住各個概念或范疇之間的邏輯關系,這是研究中國醫學學術的前提和基礎。

無論是中醫的基本理論臨床思維方式,決不能限于一種注釋、實證當中,必須擺脫對生物醫學思維和經典科學的盲從,堅決杜絕以生物醫學概念來給中國醫學貼標簽的學術方法,而是要“發思古之幽情”,才是我們建立富有中國醫學特色的醫學體系和文化精神的重要支撐點。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412022-1175983.html

上一篇:感遇聚散的生命之氣
下一篇:銀屑。阂患䴖]完成自然程序的作品

1 鄭永軍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0 03: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