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u2017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zhou2017

博文

三致胡亞元同志——對胡亞元<數學、邏輯和創新>一文的回應

已有 1286 次閱讀 2018-2-3 20:50 |系統分類:論文交流


亞元同志:拜讀了你的<數學、邏輯和創新>一文,現作答于下:

1. 你認為“在周先生的著作中存在著兩個不同的最小熵產生原理,一個是關于時間(即對時間求導)的最小熵產生原理,我們把它稱為時間域上的最小熵產生原理,一個是關于熱力學流(力)(即對熱力學流(力)求導)的最小熵產生原理,我們把它稱為本構最小熵產生原理”。在我的書中確實是首先介紹了普利高津的最小熵產生原理以及它在應用中的局限性,然后才介紹我提出并證明的新最小熵產生原理,并在用專門的一節介紹了兩個原理之間的區別后指出:“由于這兩個原理要求滿足的條件及所謂的‘最小’都完全不同,因此它們雖說名稱相似而內涵卻完全不同,彼此相容不悖并無矛盾”。但你認為這兩個原理一個是關于時間(即對時間求導)的最小熵產生原理,一個是關于熱力學流(力)(即對熱力學流(力)求導)的最小熵產生原理的觀點卻值得商榷,因為在應用中兩個原理實際上都是對熱力學流(力)求導,而非一個對時間求導,一個對熱力學流(力)求導。為此建議你再仔細看看有關的非平衡態熱力學專著和我的書。

2. 關于你在文中提出:“請周先生明確,你要與我討論的最小熵產生是時間域上的最小熵產生還是熱力學流(力)的最小熵產生”的問題,我的回答是:一. 首先提出要進行討論的是你而不是我;二. 至于你要求明確的問題,那就要看你在“2003年根據自己的觀測獨立提出的最大熵產生原理”究竟是你所謂的時間域上的最大熵產生原理還是你所謂的本構最大熵產生原理了。但不管是二者中的哪一個,如果你不能提供熵產生對熱力學流(力)的二階導數恒為負的證明實例,則你“根據自己的觀測獨立提出的最大熵產生原理”就都肯定是不能成立的。

3. 你在文中說:“我認為你(指周筑寶)與徐國賓和楊志達之間在水利學報中的學術討論”,“雙方大戰三個回合,但看雙方的行文邏輯推理,連雙方作者都依然一頭霧水,遑論讀者”。我是當事一方作者,我不知道你根據什么說我“大戰三個回合”后“依然一頭霧水”。請問:你又不是我,如何知道我“依然一頭霧水”。至于“遑論讀者”一說,你只是“讀者”之一,你自己“一頭霧水”并不代表其他讀者也“一頭霧水”。為此建議你不妨看看科學網2017227日王乃江同志的博文<自由的科研世界>,該文說:在閱讀了我與徐、楊兩先生在水利學報上的討論文后“心血澎湃和受益匪淺”,似乎完全沒有你所謂的“一頭霧水”問題。

4. 關于你在文中所說:“周先生在<功耗率最小與工程力學中的各類變分原理>13~15頁的證明”,“連大學二年級的大學生都能看出是錯誤的”觀點,我想建議你看看<最小耗能原理及其應用>(增訂版)一書,因為該書列舉了截至20096月最小耗能原理(即我的新最小熵產生原理)已被發表在包括<中國科學>在內的多種權威性學術刊物上的70多篇他人(即不包括我及我的學生)所寫的論文引用,以及其中有30篇就是根據應用最小耗能原理所獲成果寫成的具體情況。2015年我又查了一下,發現有20多篇博、碩士學位論文是應用最小耗能原理所獲成果寫成。我之所以特別重視博士或碩士學位論文的情況,是因為學位論文得以通過答辯,不僅反映了論文作者對最小耗能原理(即新最小熵產生原理)的認同,而且還反映了其指導教師和論文答辯委員會專家們對該原理的認同。顯然上述論文的作者及評審者,應該比二年級大學生的水平更高吧!但他們居然都沒有發現你所舉出的、所謂‘二年級的大學生都能看出’的低級錯誤,這就不禁令人感到你所認定的所謂“錯誤”究竟是不是錯誤?我想你的上述觀點充其量最多也只能認為是“有爭議”吧!對于一種新理論在其發展和成長過程中有點“爭議”也應該是正常的吧!建議你不妨看看吳介之同志寫的“在熱力學的后方”一文,該文展示了對普利高津理論的有關“爭議”情況。請注意,普利高津可是諾獎獲得者啊,遑論我僅是一個普通的退休教師。

5. 對你在文中所謂“周先生直覺地認為本構熵產生原理必須與普利高津最小熵產生原理一樣服從最小熵產生原理這一原則,這個直覺并沒有數學邏輯上的依據”的說法,我不得不再次遺憾地指出,這其實又是你的一個誤解。類似的誤解在我投寄<中國科學>、<非平衡態熱力學>、<力學學報>等學術刊物的多篇論文被退稿的審稿意見以及我多次申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未獲批準反饋回來的專家評審意見中都普遍存在著。由于現行的審稿和評審制度不接受投稿人或申請者對審稿意見或評審意見的申訴和答辯,無奈之余,我只能將上述有代表性的一些“誤解”意見以及我對這些“誤解”的答辯,都全文收錄在<最小耗能原理及其應用>(增訂版)一書之中,建議你不妨也找來看看,這或許能消除一些你的誤解。

6. 關于你根據Hill的最大塑性功原理得出的:材料塑性演變過程遵循的是“最大耗能原理”(即你的最大熵產生原理),而不是最小耗能原理(即我的新最小熵產生原理)的看法值得商榷,因為最大塑性功原理實際上是最大熵原理(而非你所謂的最大熵產生原理)在塑性變形耗能過程中的一種表現形式。至于究竟為什么是,我相信你應該能通過自己的努力搞清楚這個問題。

7. 關于你文中“聽說冷板凳最近有些被你坐熱了,能不能請中南大學幫個忙,給你個博士生進行這方面的探索”的調侃,我認為這是因為我倆年齡差距較大,因此世界觀和價值觀有所不同所致。我在上文(即再致胡亞元同志)中說:“我雖然已經進入79歲了,但也不至于像你說的那樣,會‘冷板凳坐到死’,因為我坐了多年的冷板凳,現在已被我坐得溫度有些升高了”的意思是指:經過幾十年的堅持,由于我寫的五部專著正式出版,我提出的最小耗能原理(即新最小熵產生原理)現已得到越來越多學者們的認同和肯定(截至2015年底,可查到有20多篇博、碩士學位論文以及發表在包括<中國科學>、<工程熱物理學報>在內的多種學術刊物上的數十篇論文都是通過直接應用該原理所獲成果寫成),而不是指我現在獲得了多少科研經費,學校給了我帶多少博士生的名額。二者相比,我更看重前者(即我的理論被更多的學者理解、肯定與應用)。我在2001年退休時,中南大學還沒有力學博士點,因此我從來也沒像你那樣,還只是個7級副教授就有幾十萬的科研經費和有著要帶博士生的大志,只是默默地在努力做著我覺得有意義的研究,雖然退休了,卻仍在堅持著。

最后,對于你有關“周先生勤于思考,論著中蘊涵的真知灼見是值得學術界重視的,周先生的一些數學錯誤是小節,可以修改完善,有關熵產生的最大最小特性實際上也值得更細致地研究”以及“像周筑寶先生這樣能夠以平和心態來對待外界批評的創新者,平生還是第一次遇到”的評價表示感謝。但我還是要再次希望你不要浪費了你的聰明才智。

另外,我雖然在<功耗率最小與工程力學中的各類變分原理>一書中,說過“樂于和一切關心最小耗能原理及其應用研究工作的同志進行討論”,但那是在12年前說的話。12年過去了,我已年近80,現在我只想趁我頭腦還清醒的有限時間內,盡量將一些我已想到的有價值的東西寫下來。因此我已沒有精力再參與一些與我關心的問題之外的問題的討論了,所以你若還有什么高見發表,若不是我對之關心的問題,則恕不能奉陪,因為如你所說,我們也已“大戰三個回合”了。

                           

      好

                                                             中南大學土木工程學院退休教師周筑寶

                                                                                       2018.2.3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355154-1098321.html

上一篇:關于對徐國賓、楊志達兩先生某些論點討論的小結
下一篇:四致胡亞元同志

0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13 03: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