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twang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ertwang

博文

清明時節雨紛紛,萬言長文憶母親

已有 1487 次閱讀 2019-4-3 19:18 |系統分類:人物紀事


家史鉤沉紀實散文系列之母親篇

清明時節雨紛紛,萬言長文憶母親

母親去世十周年祭


一.      引子


2009年9月1日,是一個刻骨銘心的日子。

這一天,生我養我的娘,還不到六十三周歲,就走了,永遠地走了。

那一日,我成了一個沒娘的人,第一次感受到了沒娘的滋味。

娘,帶著不舍與留戀走了,也給我們弟妹四個留下了無盡的遺憾和思念。

如今生活條件好了,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六十多歲意味著身體健康,精力充沛,閱歷豐富,兒女成家,經濟自由,是人生的又一春,也是人一輩子最富有色彩的時光。 然而,就在這美好時段的起點上,母親的生命,嘎然而止,永遠地畫上了休止符。當時,我們弟妹四個的家庭事業剛剛步入正規,經濟條件也日漸寬裕,可就在這,我們有盡孝之心,也有奉養之力的時候,母親走了。

子欲養,而親不在,這是人生最大的憾事。

2017年臘月,我回國返鄉陪父親過年。在給母親上墳的時候,看見母親的墳頭,經歷了八年多的風吹雨淋日曬之后,已顯陳舊。墓堆上的野草和藤莞植物纏繞著,密密麻麻,枝葉枯黃,在風中起伏飄蕩。母親的一生就像這荒草一般,面朝黃土背朝天,土里刨食,靠天吃飯,辛苦一生,最后又化成了一把黃土,歸于塵土。刺骨的寒風中,跪在母親的墓前,淚在眼里打轉。滾動的淚光中,母親那平凡樸實的一生,就像電影膠片一樣在我的腦海中徐徐展開。


二.     母親的1947到1963


母親于1947年的仲春(陰歷二月十六)出生,是姥姥姥爺的第一個孩子。當時,姥爺(1911年陰歷十一月初三-1990年陰歷正月十六)已年近四十,中年得女,自然對母親十分寵愛。寵愛到什么程度?據說,母親小時候吃飯的時候,經常要在姥爺的飯碗里,挑揀一遍之后,姥爺才動筷子。那年月,食物短缺,家里要給男勞力的碗里多盛點好吃的,有營養的,以便有力氣干活。估計,能在姥爺的飯碗里挑挑揀揀的,當時也就母親有這特權。

姥姥對母親的寵愛,那就更不用說了。姥姥是再嫁過來得,舊社會的女人要被婆家接納,并確立起女主人的地位,靠的就是“三子”:生孩子(母憑子貴),勺把子(洗鍋做飯伺候一家老。,和錢叉子(掌握經濟大權)。而給婆家生兒育女留后,又是重中之重。孩子是女人的命根,母親的出生,給姥姥的心里上,增添了許多對這第二次婚姻的期望和安全感,所以姥姥更是視母親為掌上明珠,依著母親,慣著母親,就連吃奶都是一直喂到母親不想吃為止。過了九年之后,姥姥姥爺才又生了姨姨。中間這九年,母親獨享著姥姥姥爺還有母親的奶奶的愛與呵護。有姥爺給撐起的一片天,有姥姥給遮風擋雨,可以想像,母親的童年是快樂的,是無憂無慮的。

新中國成立初期的1955年,母親開始了磕磕絆絆讀書生涯。開始在本村讀初小,然后在鄰村樓板寨讀高小。在村里讀初。ㄒ坏剿哪昙墸┑臅r候,二年級留級一年,接著就休學一年,然后復學接著讀。讀完初小后,考取了高小,但是由于一些原因(現在已無法考證)母親沒有獲得入學準許。姥爺找當時的校長郭德田論理了半天,才爭取到了讀高小的機會。那時候中國的文盲率高達百分之七八十,人們普遍對教育不太重視,特別是對于女孩子來說,絕大多數認為幾年書會寫自己的名字能做簡單的加減計算就足夠了。母親在高小讀了一年多,還沒有畢業,就和當時的很多女孩子一樣輟學了。后來母親常常說自己不是念書的料,三分鐘熱勁,堅持不下來。

姥爺是放羊出身,一生斷斷續續,很大一部分時間就是放牧。母親經常跟上姥爺,不是出坡放羊,就是扛著獵槍,繞梁架溝,捕禽打鳥,就漸漸地養成了直爽開朗大說大笑的性格,有點現在女漢子的樣子。當然,這也與遺傳因素有關,母親和姥爺的性格很像,火爆脾氣,豆腐心,還喜歡打抱不平。母親曾跟我們提起,在學校讀書的時候,班上調皮搗蛋的男生都不敢在她面前造次。有一次,一個男孩子惹怒了她,母親該出手就出手,拳起拳落,就把那男生打翻在地。嚇得旁邊觀戰的孩子們直喊,趕快住手,把人家的腦仁子都給打出來了。對于八九十來歲的孩子來說,不管體力上還是智力上,確實是女生占優勢,但這也就是孩子們之間的打打鬧鬧,既不傷身也沒有傷情,只是增添了成年后,回憶過去的笑談。

姥姥是一個柔弱的女人,一生病怏怏地,咳嗽氣短,只活了57虛歲(1919-1975年二月初九)。母親很小的時候就幫姥姥做家務。那時候做女人的辛苦是現在的人難以理解和不可思議得。比方說,每天一家老小所吃的面粉,都是用手推小磨磨出來的。很小的時候,母親坐在磨盤上,姥姥和母親的奶奶推磨,每天花幾個小時才能磨下當天夠吃的面粉。后來母親長大了,就替姥姥磨面粉,張羅一日三餐,給全家洗洗涮涮,縫縫補補。母親比姨姨大9歲,比舅舅大13歲,日常生活中,母親擔負起了照顧姨姨舅舅的責任。

姥爺脾氣急,姥姥又很軟弱,所以姥姥姥爺鬧矛盾的時候,肯定是姥爺占上風。母親長大了,就站在了姥姥的一邊,護著姥姥。有一年姥爺過生日的時候,嫌飯沒有做好,發了脾氣,指責姥姥,母親看不下去了,直接給對怒了回去。姥爺惱悻悻地去了不遠處的大隊飼養院,和老漢漢們嘮嗑去了。姥姥和母親齊動手,很快就做出了一鍋案子糕,切下了一大塊,包好,姥姥讓母親揣在懷里(姥爺的生日在冬天,天冷),給姥爺送去。姥爺吃到了生日糕,邊吃邊贊,一切怨氣,天消云散。姥爺過生日吃黃米糕,這是家里的一條不成文規定。這個傳統從姥爺出生到去世,一直都沒有斷過。姥爺小的時候,是母親的奶奶給做;娶下姥姥后,姥姥給做;姥姥去世后,就是母親給做。

歲月周而復始,轉眼間,母親就十六七歲了。半個多世紀前,中國人的結婚年齡很小,基本上女孩子到了十五六歲就開始提親,十七八歲就找婆家嫁出去了。那時還沒有自由戀愛的風氣,婚姻靠的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約。到了該找婆家的年齡了,姥姥姥爺,就給母親物色對象。姥爺首先看中的是男方的家庭。家里經濟條件好的,肯定是首選。姥爺沒文化,不識字,作為一個淳樸的受苦人,知道生活的不易,這樣給自己的女兒選婿,一點也沒有不合適的地方。只是給母親提了幾個,母親都不愿意。

就在此時,父親進入了母親的視線。那時候,姥爺所在的窯溝,住戶還很多,很熱鬧,年輕人們閑時都喜歡去串門,父親也是其中的一員。估計當時父親和母親經常打個照面,也沒有說過幾句話,但是父親給母親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后來,聽母親講,當年的父親穿著對襟棉襖,精微(我們當地的方言,意思就是很帥很帥的樣子)的很哩。


image.png

父親在太原工作時候的照片(左面一張攝于1961年當時父親21歲,右面一張攝于更早一些的時期)

那時候,父親從太原回到村里不久,任第二生產隊的會計。本來,父親在太原的古交鋼鐵廠當統計員(1958-1961年),工作得好好地,但是由于中蘇關系破裂,國家經濟困難,很多工廠企業停工停產,工人被遣散回原籍地,返鄉務農,父親就這樣回到村里了。父親在外面生活了幾年,眼界有所開闊,還有些文化,人長也精神,引起母親的注意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所以當姥姥的鄰居大虎年奶奶提起父親的時候,母親就不吭聲了,默認了。

說實話,姥爺當時并不放心母親的選擇,害怕母親跟上受苦,因為爺爺在父親出生七個月的時候(1941年)突然離世,奶奶守了近四十年(1941-1979)的寡。不到一米五的個子,踮著一雙三寸小腳,在戰火紛飛積貧積弱的家國環境中,奶奶把父親和姑姑拉扯大,家境如何可以想像。但是姥爺拗不過母親,改變不了母親的主意。

事到如此,姥爺也只好妥協,來成全母親的心愿了。于是就請大虎年奶奶跟奶奶提親。登門提親的時候,奶奶正拉著風盒,做飯。一談提親這事,奶奶就哭。邊哭邊說,我們這孤兒寡母的,人家愿意和咱攀親,咱還有啥甚說的哩。

接下來就是定親結婚。按照我們當地的風俗,結婚前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給女方置買新衣服和結婚用品。1963年的春夏之交,父親和母親步行30里,到縣城購物。走的時候父親出去借下10塊錢。逛商場的時候,母親每拿起一件東西,父親就說家里有哩,不用買。到最后回家的時候,母親只花了幾塊錢,買了一把梳子和一個黃顏色的小皮革包。后來,母親經常提起這件事情,但沒有抱怨。父親,從小沒爹,窮怕了。母親懂得父親經濟上的作難。

1963年的夏天,父親母親結婚了。這一年,對中國來說是一個特殊的年份,全國上上下下,家家戶戶,就一個字,窮。有數不清的人,吃不飽飯,餓肚子。有些地方甚至有餓死人的現象發生。對于奶奶和父親來說,經濟上的窘困尤甚。父親在太原當工人的時候攢下幾百塊錢,姑姑姑父又給添了幾百塊,但給了姥姥姥爺550元的聘金后,就所剩無幾了。盡管奶奶父親竭盡所能,但結婚當天也只是用蒸莜面等簡單的飯菜招待了前來賀喜的親戚朋友。

沒有八盤八碗的豐盛婚宴,也沒有婉轉動聽的嗩吶聲聲,17虛歲的母親就這樣簡簡單單地嫁給了24虛歲的父親。但是,我想,結婚當日,母親一定漂漂亮亮,高高興興。



image.png


母親年輕時候的照片。

母親的頭發很好,梳著齊腰的辮子,直到生了大哥后才剪掉。

 

56年后的2019年2月4日(大年三十),我從美國打電話回老家,了解父母結婚的前前后后,80歲的父親難掩遺憾地說,那時候咱家窮的甚也沒甚。。。,覺得對母親有虧欠。我在電話這頭,聽著父親的絮叨,眼里好像起了一層霧,視線變得模糊不清。。。。。

我能感覺到父親此時的心情,也能理解父親那時的處境,因為,一個人,兩個人,一個家庭的命運,永遠擺脫不了時代的桎梏和制約, 不管興也好,衰也罷。

我們更不能用二十一世紀的眼光去看待和論斷半個多世紀前發生的故事,因為,不管是燦爛的一掬笑,還是心酸的一把淚,都是同時代人的縮影,永遠留刻著一個時代的烙印。

二.     母親的1964到2003

(未完待續)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328608-1171307.html

涓婁竴綃囷細年味
涓嬩竴綃囷細美國密西根奧克蘭大學(Oakland University)急招高壓材料物理研究方向的博士研究生

7 武夷山 鄭永軍 梁慶華 王安良 史曉雷 張翠娟 魏焱明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4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10 02: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