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twang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ertwang

博文

年味

已有 1162 次閱讀 2019-1-31 01:44 |系統分類:生活其它

年味 

一轉眼又是年終歲尾。

雖然總覺得2018年的春節還沒有離開多遠,但2019年的春節真真切切地到了,而且就在眼前。

也是,十畝地兩頭牛的日子和現代信息社會的生活,對于時間的感受是不一樣的。那時歲月悠悠,光陰就像耕地老牛的步履一樣綿長久遠,F在時光飛逝,時間好像沒有停留,手指輕輕一滑動,在微信刷屏中,不經意間一年就過去了。

當然時間快慢的感覺,也與人的年齡有關系。小時候,總覺得時間太慢,過年更是遙遙無期。

盼星星盼月亮,盼到臘月了,就漸漸聞到年味了。

小時候,年味就是穿新衣,吃餃子,放鞭炮,拜年,賺壓歲錢。。。。

當然年味不會白白得來,是忙出來得,也只有在忙碌中才能聞到年味,才能體會到新春的氣息。母親早早就開始準備一家老小的新衣裳,因為既想節省還又想給家人們穿得體體面面,所以總是要思謀半天,定奪該給每個人準備什么樣的衣服,有時還要找鄰居給參謀一下。拿定主意后就量尺寸,買布料。那時候還是計劃經濟,要憑布票購買,可選擇的范圍也很有限,所以有時還要加一道工序,就是把買來的布料染成自己喜歡的顏色。然后再請人裁剪制作或母親自己蹬縫紉機把衣服一件一件制作好。我們弟妹四個,最興奮的時刻就是試穿新衣服,穿在身上,這瞅瞅那看看,伸伸胳膊,展展腰,尺寸合適了,還要打量打量顏色搭配,直到滿意為止。然后小心翼翼地脫下來,母親把衣服折疊好后,用一個紅包袱把全家的新衣服都包起來,放在大紅躺柜里,等到大年三十晚上才再次拿出來準備大年初一穿。

母親還要制作新鞋,從用家里積攢的舊邊角布料納鞋底粘鞋幫開始,一針一線縫制好。記得當時母親白明黑夜趕著制作,基本上一天就可以做好一雙鞋。很多時候,我一覺醒來了,惺忪的眼睛看見母親還在燈下,頂針做鞋。

進入臘月的后半段,手忙腳亂中年味更是越來越濃了。攤折餅,做豆腐,蒸花糕棗山,掃家。。?澙@在村子上空的空氣里也已經開始參雜著炸油糕燒丸子的絲絲香味,大人小孩的臉上也比平時多了一份光亮,充盈著滿足和希冀。

吃穿以外,過年還講究一個聚,闔家團聚,聚人氣,聚才/財氣,聚福氣,聚得滿滿堂堂,祝福保佑全家在新的一年里豐實平安吉利安康。舊時傳統還要樹牌位掛云譜,把作古先人也請回來,齊聚共度佳節。

因為聚,所以即使游走四方也要回家過年。我也一樣,在國內的時候,不管是在首都上學還是省城工作,一年又一年總要回家過年(1999年春節除外,當時在北京英語培訓學校,學習英語,準備出國英語考試)。2000年8月來美國后,這種境況就改變了,因為年年回國返鄉過年,確實不太現實。

fullsizeoutput_100.jpeg

在美國,最大的節日首數圣誕節,是在每年的12月25日,其重要程度和國內的春節一樣。所有的政府部門,學校,公司,商場飯店,都關門放假,慶祝圣誕節。美國也講家庭團聚,圣誕節前后,高速路上交通繁忙,飛機場更是熙熙攘攘,人滿為患。

我總覺得節日的時間選擇和天氣有關系。冬天,天氣寒冷,大雪飄飄,覆蓋四方,不能勞作,也不適合戶外活動,人們的生活不像溫暖季節那么多彩有生機。特別是在農耕或游牧文明時代,地球上總共也沒有多少人,人的活動范圍又相當有限,再加上信息閉塞,人在孤獨憋悶中很容易得憂郁癥。于是古人就把重要節日都放在了冬季,中華文明的春節在冬季,西方文明的圣誕節也在冬季。冬天里,有空閑,大家團團圓圓,圍著火爐,品嘗美食,八卦聊天,倒也一件很是愜意的事情。

在美國,圣誕節是在十二月底,但其實大家更早前就進入節日季了。十月底的萬圣節,主要是孩子們的節日,身著奇裝異服,頭戴妖魔鬼怪的面具,走家串戶要糖果,回了家清點清點自己的戰果,不亦樂乎。這算是節日季的熱身。

緊接著就是,十一月的感恩節,十二月的圣誕節,一月的元旦新年,中國人的話還有二月的農歷新年。一連五個月,每個月都有一個重大節日,這真為寒冷的冬季增添了一些亮色和樂趣。

在美國生活近20年了,兒女也都在美國出生長大,入鄉隨俗,感恩節圣誕節都過。每年剛進11月份就把圣誕樹從地下室搬到客廳,掛上彩球披上彩帶,點亮小彩燈,閃爍的圣誕樹給家里也增添了幾縷節日的氣氛。還有一個重頭戲就是給孩子們準備圣誕禮物。太太提前會秘密地給孩子們買好節日禮物,平安夜等孩子們都睡下后,把禮物包得漂漂亮亮,放在了圣誕樹下。圣誕節的早晨,兩個孩子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樓下,在一片驚喜聲中拆開包裝,探究自己的禮物。太太還要做幾樣美國慶祝圣誕節的傳統菜肴,全家舉杯說說感恩的話,分享一下新年新計劃,其樂融融。

在美國過春節,就覺得稍顯尷尬。除了華人聚集的東西海岸,美國的絕大部分地方春節還不是法定節假日,大年初一也照舊上學上班;蛟S水土不同,也許文化不兼容,總是缺乏過年的氣氛和味道。

大環境咱改變不了,但咱可以在家庭小環境上做做文章。我們家過春節的重頭戲就是在節前請幾位朋友來家小聚,年年如此,已經約定成俗了。我和這些朋友雖然都在同一所大學工作,但是平時各忙各的,日常交往也僅限于見面打聲招呼需要幫忙了啃個氣的程度。過年了,把大家叫到一起吃吃飯,喝喝酒,聊聊天,談談學術界的奇聞逸事,吐槽一下政治界的怪誕與不經,也確實是一件很樂哉的事情。

請客當天,我和太太早晨起床后就開始忙活,她主打,我幫廚,使出渾身解數,燒烤燉煎蒸全上陣,做上七八道硬菜,做好后放在保溫爐里保溫。然后全家總動員,再把屋子收拾好,就靜候朋友們的到來了。一般下午五點多大家就到齊了,我和太太把所有的酒水飲料菜肴主食都擺在廚房中央的餐臺上,自助餐的形式,想吃哪個吃哪個,想吃多少吃多少,一切各取所愿。推杯換盞,酒過三巡,神聊海侃,不知不覺就到了深夜,孩子們瞌睡得都睜不開眼了,朋友們才盡興離去。

這幾位朋友來自國內的天南地北,經歷也不大相同,但殊途同歸,在同一所大學成為同事,成為朋友。多少年過去了,我和他們認識的機緣巧合仍然歷歷在目。

X是我們物理系的資深教授,是核磁共振領域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著名學者,科研水平科研成果世界一流,科研經費每次都是數百萬美金量級的進賬,各種大獎更是拿到手軟。更傳奇的是這位大牌教授還是培育下一代的好手,一對兒女從初中開始一路天才班,直至考進了密西根大學(全美數一數二的公立大學),現在都已大學畢業就職于世界500強公司。記得2011年我應聘現在職位的時候,他是招聘委員會的成員之一,在申請的過程中,我數次打電話請教解惑,他都耐心指教給予了不少的指點迷津。我應聘成功,從耶魯大學搬來后,很快就邀請我們全家去他家做客,他準備了烤鴨和叉燒肉,還炒了蔬菜,餐后還有甜點,招待得非常周到。他的家里掛滿了照片,看過后,我震驚于他們家族的基因遺傳,那真是強大。智力基因不用說,那長相也是出乎意料的相似,從他的老父親(中科院的資深教授現年近100歲),到他,再到他的兩個孩子,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拓出來的。

R是數學系教授,本科畢業于復旦大學,在普渡大學取得了數學博士學位。2006年到2009年,我和他同一時間在美國能源部的拉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做博士后。因為研究方向不同,老實說當時來往并不多,只是因為住得近,有一次他邀請我們全家去他家慶祝他女兒的生日。這老弟親自下廚,做了有十幾道安徽菜,十幾年過去了,現在還有印象。2009年我去耶魯大學繼續做博士后的時候,他還在那所實驗室工作。再后來就一直沒有聯系,直到2011年我已經決定要來現在的學校工作,一天晚上在網上瀏覽熟悉學校情況的時候,才偶然發現他就在這學校的數學系工作。幸運的是太太的手機里還存有她太太的手機號,立馬通話聯系,真是一片驚喜。我們于2011年8月份搬來的時候,他家剛剛買了房子,他的兒子也才剛剛出生,就迫不及待地請我們去他家吃飯,真是他鄉遇舊知,感慨良久。2013年我們買了房子后,兩家住在同一個小區,離得很近,來往就方便了。他家女兒和我家女兒年齡相仿,我兒子比他兒子大一歲,所以孩子們隔三差五不是來我家就是去他家玩。過年過節也有走動,一般過圣誕節的時候,我們去他家做客,過年的時候他們來我家聚餐。這朋友是美國生物數學領域的中堅力量,前幾年拿了美國自然科學基金的career award(職業生涯獎)基金后,被佛羅里達大學挖走另謀高就了,全家也就搬到了美國的最南部。但是每每春節前發郵件邀請大家來家做客的時候,我還會不由自主地給他也發一份,總覺得也總希望他們還能來參加我們的聚會。

Q是電子系教授,研究領域是當前最熱門的芯片技術,這老兄基礎研究應用技術通吃,都做的風生水起,成績斐然。雖然我們所在的系不同,但學術上還是有些許交叉;他是河南人,我是山西人,鄰居省份,算半個老鄉;我們同是健身鐵粉,經常在學校健身中心碰面,少則打個招呼,多則聊上一會兒。一來二去,聯系就多了起來。幾年前,去他家挖了些韭菜根,培育在自家的小菜畦里。韭菜長勢良好,幾周后就有了收成。韭菜五花肉餡,包餃子蒸包子,吃得口有余香。去年年初,邀請他們全家在我家辭舊迎新共慶農歷新年,喝酒嘮嗑,直到深夜。秋初,他邀請我們全家去他家吃燒烤,我們欣然應允。這位朋友的手藝一絕,烤的牛排外熟里嫩,黃里透紅,油光欲滴,真是讓人口舌生津,回味無窮。

Z是一位85后青年才俊,本科畢業于北京大學,在華盛頓大學取得了博士學位,在阿貢國家實驗室做了三年博士后之后,于2016年來到我們物理系做終身教授系列的助教授。他申請這個職位的時候,我是招聘委員會成員之一。從一接觸他的申請材料開始,就對他十分看好。他的受教育背景堪稱完美,科研也做的很出色,在《科學》和《物理快評》上都曾有文章發表。一路下來,經過面試,招聘委員會提名,系里的教授會議集體討論投票,不出所料在所有的候選人中,他脫穎而出排名第一,這樣如愿以償地來到了我們系工作,F在他剛剛拿到了自然科學基金,實驗室也已建成,科研進展順風順水,是所在研究領域的學術新秀。平常,他在教學上科研上碰到了什么事,也喜歡和我通通氣,我也把我的經驗教訓和他分享,竭盡所能以期有所幫助。

這幾位朋友,在國內的時候都從未謀面,來了美國,也是在實現各自夢想的征途中才有緣見面認識,F在,過年,年味,更是把我們聚到了一起,舉杯同飲,共話桑麻。

過年,在四維空間里正在不斷地演化著,就連拜年的方式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萬變不離其宗,不管是在中國過年還是在美國過年,年味的本身沒有變,那就是平安和希望。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328608-1159990.html

涓婁竴綃囷細學生來訪小記
涓嬩竴綃囷細清明時節雨紛紛,萬言長文憶母親

2 魏焱明 張海權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10 01: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