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只有一個地球,但是地球上不只有人類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tian2009

博文

在歷史中穩定的生活——從時間維度重述地方性與普遍性 精選

已有 3847 次閱讀 2016-8-3 01:09 |個人分類:科學哲學|系統分類:論文交流|關鍵詞:地方性知識,科學的真理之磚意象,科學的真理石碑意象,科學的真理銘文意象,歷史依據| 地方性知識, 歷史依據, 科學的真理之磚意象, 科學的真理石碑意象, 科學的真理銘文意象


發表于《自然辯證法研究》2016年第7期,pp73-78。Vol. 32,No. 7 July. 2016

在歷史中穩定的生活_從時間維度重述地方性與普遍性_田松.pdf

文章編號: 1000 - 8934( 2016) 07- 0073 - 06

在歷史中穩定的生活——從時間維度重述地方性與普遍性[1]

田松[2]

北京師范大學價值與文化研究中心

北京師范大學哲學學院,100875

摘要:地方性知識可以理解為與作為普遍性知識的科學相對應的概念。地方性一詞預設了其空間的地域特征,但普遍性一詞還含有時間的維度。從時間維度考察,地方性知識常常是穩定的,歷史越久,越具穩定性?茖W知識則內在地具有不穩定的特征,因為科學被要求創新,更新,并且以新為好,為善。地方性知識是根植于歷史、傳統和本地生態環境的,而科學知識是指向未來的,脫域的?茖W知識在當下并不具有超越時間和空間的永恒的普遍性,而是被認為在未來可能會達到的一種狀態。因而,科學知識的普遍性并非實然,而是應然;是一種信念,或者一種幻覺。

關鍵詞:地方性知識;普遍性;真理之碑的銘文;歷史依據

中圖分類號:N031文獻標識碼:A

   一、萬有引力定律等了牛頓多少年?——關于科學的一個意象

牛頓“發現”了萬有引力定律,愛迪生“發明”了電燈。這種話語方式暗示著,在愛迪生發明電燈之前,電燈并不存在。但是在牛頓發現萬有引力定律之前,這個定律已經存在了。

那么,萬有引力定律等了牛頓多少年?

采參人在山里發現了一棵老山參。這個話語方式暗示著,在采參人發現這個老山參之前,老山參已經存在在山里,等著被采參人發現。如果這棵老山參長了一百年,則可以說,這棵老山參等了采參人一百年。于此類似,在牛頓發現萬有引力定律之前,萬有引力定律就已經存在了。并且,正是以我們看到的樣子存在?茖W規律被認為是客觀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與他的發現者無關。正如那棵老山參的形狀和重量,與采參人無關。它只是預先存在在那里,等待著被發現。即使這個采參人沒有發現,也會被另一個采參人發現。

在牛頓發現萬有引力定律之前,這個定律是否存在?科學實在論者的回答應該是:存在。

在牛頓出生之前,這個定律是否存在?答:存在。

在牛頓的媽媽出生之前,這個定律是否存在?答:存在。

在人類誕生之前,這個定律是否存在?答:存在。

在生命誕生之前,這個定律是否存在?答:存在。

在地球誕生之前,這個定律是否存在?答:存在。

在宇宙誕生之前,這個定律是否存在?答?

對于最后一個問題,可能會有兩個選項:1,存在。2,問題錯了,因為沒有一個叫做“宇宙誕生之前”的時間;所以,萬有引力定律與宇宙同時誕生。

無論哪一種回答,所引發的關于科學實在性的意象都是相同的。

這樣一種與天地并生的存在,只能稱之為“冥冥之中的存在”。神圣的、客觀的、外在于人類意志的萬有引力定律,在冥冥之中存在著,等待被牛頓發現出來。

這種冥冥之中的知識,當然就是人類自古希臘時開始追求的那種具有絕對的確定性的知識;它超越時間,超越空間,放之四海而皆準,從無窮遠的過去到無窮遠的未來。

又如永恒的真理石碑上的銘文,在宇宙誕生時,由上帝刻就,存在于冥冥之中?茖W家的工作就是找到真理之碑,把碑上覆蓋的泥土和灰塵擦去,洗凈,讓真理的銘文顯現出來。至于銘文的內容,那是上帝刻上去的。所以是永恒的,絕對的。

每一個銘文都是一塊真理的磚。真理的大廈就是由一塊塊真理之磚建造起來的。因而,每“發現”一個科學定律,真理大廈就多了一塊刻著真理銘文的磚。

因而,科學知識具有一種絕對的話語權。相對于科學知識而言,其余的知識都是落后的、膚淺的、不系統的、想象的、迷信的……,甚至,不配稱為知識?茖W知識所到之處,這類知識就應該馬上被廢棄掉。

   二、科學話語權的消解

“地方性知識(local knowledge)”這個概念是美國人類學家格爾茨(CliffordGeertz, 1926-2006)在1980年代初提出的,格爾茨是從法律人類學的角度使用這個詞的。

法律……其實是地方知識;它的地方性不僅在于空間、時間、階級及其他許多方面,更在于它的腔調,即對所發生的事實賦予一種地方通俗的定性,并將之聯結到當地關于“可以不可以”的通俗觀念。[1]250

格爾茨秉持“法律多元主義”,他深入闡釋了南亞伊斯蘭教地區、印度教地區、以及馬來西亞地區等地方的法律行為、對于事實的判斷方式、對于正確行為的理解及其基礎,認為“法律是地方知識,而非不受地方局限的通則![[1]]253

在現代語境中,存在兩類不同的知識,一種是自然的運行規律,一種是人類的行為規則。顯然,格爾茨的“地方性知識”是在后者的意義上使用的。但是,傳統語境中,這兩類知識常常是混淆起來的。格爾茨本人也把這個概念向法律之外的人類文化延伸。

一個概念一旦誕生,就不再專屬于其發明者。就如庫恩的“科學共同體”和“范式”一樣,“地方性知識”這個概念很快流傳開來,進入其它學術領域,被賦予多重意義,給予多重解讀。在哲學領域,這個概念自然地被從自然規律的意義上加以使用,于是“地方性知識”就自然地被視為與普遍性知識(universal knowledge)相對應的概念?茖W,一向被視為普遍性知識的高級形態。于是“地方性知識”,就自然而言地成為“科學知識”的對立面。

本文也是在這個意義上使用這個概念。

在這個意義上使用“地方性知識”這個概念,可以為某些“知識”賦予一定的話語權。其中包含兩重意義。一方面,肯定了那些地方性的知識是一種“知識”,使其獲得了存在的價值與合理性;另一方面,“謙虛地”承認,那些知識只是“地方性的”,其價值與合理性只限于特定的地域,比如特定的民族,特定的文化。因而,其話語權要遠遠弱于普遍性的科學。

這個策略無疑是成功的。

199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召開的世界科學大會上對傳統文明的地方性知識給予了肯定,大會宣言中指出:“傳統社會已孕育并完善了各自的知識體系……這些知識體系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它們不僅蘊藏著現代科學迄今為人所不了解的信息,而且也是世界上其他生活方式、社會與自然之間存在著的其他關系以及獲取與創造知識的其他方式之反映!辈⒅赋觯骸艾F代科學不是唯一的知識,應在這種知識與其他知識體系和途徑之間建立更密切的聯系,以使它們相得益彰![[2]]

2007年,中國科學院和中國科學院學部主席團聯名發布《關于科學理念的宣言》,其中特別提出:“避免把科學知識凌駕于其它知識之上”[[3]]承認科學之外存在知識,并且認為科學知識并不比其它知識更具價值。

當然,在具體的社會生活中,在科學家的社會實踐中,這只是一種政治正確的說法,并不具備約束力。

比如關于中西醫之爭問題,最近一種獲得很多贊成的觀點叫做“廢醫驗藥”,對中醫徹底廢除,完全否定;對中藥逐一甄別,通過檢驗者留用,不通過者廢除。檢驗的原則是被尊奉為科學方法的“雙盲實驗”。在“廢醫驗藥”的某些贊成者看來,西醫是科學,因為它的細胞理論,以及生理學、解剖學等都是科學,這些知識都是永恒的真理之磚。而中醫的理論基礎陰陽五行以及《黃帝內經》等是偽科學,中醫實踐是經驗的,零散的,建立在一個個個案之上的。在此基礎上的中藥的有效性,沒有經過科學方法的檢驗,所以是不可靠的,不可歸入永恒真理之列。

雙盲實驗又是一個科學方法的神話。似乎通過了雙盲檢測,某一種中藥就能變成一塊真理之磚。雙盲實驗是一種脫域的手段。而從中醫自身的邏輯看,這是不可能的。任何一個病人都是在具體時空、具體地域中的病人,不存在N個抽象的全同的病人可以做對照。

1990年代末,約瑟夫·勞斯在其科學實踐哲學中,利用了地方性知識這個概念,進一步消解科學的話語權。他認為,一切知識都是地方性知識,科學也不例外,從而將科學知識從普遍性的高度上降下來,與地方性知識拉平。以往,地方性知識只適用于某地,而普遍性的科學則適用于所有地方,F在,勞斯把普遍性的科學約束到一個特殊的地域——實驗室。對此,蔣勁松有很好的闡釋:

與流俗見解相反,科學知識具有高度的地方性。近代實驗科學家的研究主要是在實驗室中進行的。在實驗室這個高度人工化的場景中,科學家對研究對象進行隔離、操縱與追蹤,從而構建一個人工的簡單化的“微觀世界”來使得原本異常復雜的自然現象更容易把握,容易控制,相關的信息更容易獲得。[[4]]

根據科學實踐哲學,即使是被認為最具普適性特征的物理學,也只是一種實驗室中的知識。在實驗室中,氣墊導軌可以把摩擦降到最小,從而使得實驗數據嚴格吻合牛頓定律。所以,我們不能說:“牛頓定論在倫敦成立,在北京也成立”;而只能說:“牛頓定律在倫敦的實驗室成立,在北京的實驗室也成立”。而這兩個地方的實驗室,都是以同樣的方式建造的,都以同樣的方式對自然進行了簡化。因而物理學定律貌似具有的普適性,是通過在不同的地方設置了同樣的人工環境而獲得的。

但是,為什么實驗室中得到的知識貌似也能應用于實驗室之外,勞斯指出,這是因為我們把整個自然變成了實驗室,即“大自然的實驗室化”。

把科學知識和技能拓展到實驗室之外,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對環境的復雜性進行重組。不過,這種要求往往是通過簡化自然環境實現的,而不是使科學實踐適應于更為復雜的環境。[[5]]

因而,科學的普遍性只是大自然的實驗室化導致的一種幻覺。比如汽車的流水線是全球一致的,為汽車所特別修建的高速公路也是全球一致的。標準化汽車需要運行在標準化的公路上。高速公路就是為了汽車制造的人工環境,是汽車最大的附件。醫院里的現代設備也是這樣,需要安裝在專門為之設計制造的房間。

勞斯不僅將科學從神壇上拉下來,送回實驗室里,同時還指出了,恰恰由于把實驗室知識強行施加于大自然,才導致了今天全球性的生態問題和環境問題。

這種對科學話語的解構,是從空間維度上進行的。然而,普遍性這個概念還隱含著時間的維度。

   三,真理之碑意象的破滅

從時間維度上考慮,則會發現,科學知識是一種當下的知識。

按照真理之磚的意象,科學是冥冥之中的知識,當然是某種超越時間的永恒的知識。但是,人們又同時接受一種與之矛盾的觀念,即科學是處在不斷的發展之中的。

發展就意味著現在的知識否定了過去的知識,同時也意味著,未來的知識要否定當下的知識。這個過程被賦予了正面的價值與合理性。新的科學知識替換舊的科學知識被說成是更新,意味著進步與發展。所以,這種替換是被褒獎的。比如接受營養學指導的人們,常常會很高興地接受新的結論,放棄與之相沖突的舊結論,是因為他們覺得接受了更好的生活指導。

然而,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意味著人們以前是在一種錯的知識的指導下生活的,并且也意味著,現在也是在一種錯的知識的指導下生活的——因為科學會發展。也就是說,如果按照科學依據來生活,這種指導是不穩定的。比如,關于某種營養素的價值判斷,就不斷被顛覆;很多早期的抗生素現在成了禁藥。但是,這種不穩定卻不被認為是科學的問題,反而被解釋成科學的進步!

康德相信存在某種超越性的具有絕對確定性的知識,稱之為先天綜合命題(判斷,知識),來自理性,又與經驗相關。[[6]]這種先天綜合命題,就是冥冥之中的真理之磚。然而,此后,作為康德兩大佐證和案例的歐式幾何與牛頓物理學先后被非歐幾何與相對論所否定,兩者都不再被視為冥冥之中的真理。

1930年代,波普爾提出證偽說,科學變成了有待證偽的假說。至于證實,則永遠不可能。這就意味著,當下的科學知識,永遠也不可能成為真理之磚。

因而實際上,科學在時間維度上的永恒性(普適性)已經被否定了。

當然,科學主義者并不甘心,提出了一個替代性的說法:沒有科學不能解釋的事物,只有科學尚未解釋的事物。意思是說,某件事情,即使科學當下無法解釋,將來總是能夠且必然能夠給出解釋的;蛘呖梢赃@樣理解:那個永恒的真理的銘文,是存在的,即使現在沒有掌握,沒有獲得,總有一天,會被科學所掌握,所擁有。[3]

這個說法把科學的永恒性推向了無窮遠的未來。按照波普爾的說法,這個命題本身是不可證偽的。因而這個命題只是一種情緒的表達。向好處理解,是個一廂情愿的決心;往壞處理解,是個謊言。

還有一種常見的觀點,叫漸進說。漸進說認為,盡管科學當下還不是真理之銘文,但是在趨近。借用計算機術語的比喻,叫做向下兼容。就是說,科學不斷在發展,去粗存精,比如相對論之取代牛頓力學,并未徹底否定牛頓力學,而是吸收了牛頓力學中正確的部分。即使將來相對論被新的理論所取代,那些正確的內核也會一直留著,于是科學會一天比一天地趨近于永恒之真理。

漸進說其實是一種循環論證。即首先假設了真理之磚的存在,然后論證了自己在趨近真理之磚。如果預先不知道目標在那里,怎么能知道,自己是在趨近它,而不是在遠離它?漸進說的另一個問題是,不符合科學“進步”或者“發展”的實際過程。按照庫恩的觀點,理論與理論之間是范式轉換,類似于心理學中的格式塔轉換,范式之間不可通約。新理論并非是精致化的舊理論,并非是在原來的素描稿上填了色,加了裝備;而是截然不同的圖案。比如說,在牛頓物理學中作為基本概念的引力,在廣義相對論中被理解為空間曲率的一種表現形式,變成了一個導出量,甚至是一個不必要的物理量。

科學并不是真理之磚,無論現在,還是將來。如果我們以真理之碑作為比喻的話,從科學知識社會學的角度看,科學家手里拿著的,不是掃帚和拂塵,而是錘子和鋼釬?茖W知識是科學共同體的產品,那些銘文正是科學共同體自己刻上去的。

況且,即使將來的科學能夠獲得所預期的普遍性,那也是將來的事兒。憑什么現在就要求占有那種普遍性的絕對的知識才可能有的話語權?而當下的科學,注定是有缺陷的科學。永恒的科學只是科學的理想狀態,是科學所追求的目標,并不是科學當下所已經達到的狀態。[[7]]

   四,歷史中穩定的傳統

從時間的維度看地方性知識,則會發現,地方性知識具有高度的穩定性。如果我們使用另一種名詞,“傳統知識”(traditional knowledge),來指稱我們稱之為地方性知識的知識,則其時間意味更加明顯。

地方性知識是在歷史中、在所處地方的自然環境與文化傳統中生長起來的。某種地方性知識的歷史越悠久,就意味著它有越長的穩定性,也就擁有越高的價值。則按照地方性知識來指導,人把自己當下的生活根植于歷史之中,具有高度的穩定性。[[8]]

人的行為需要某種依據。我曾經提問:除了科學依據,我們還有沒有別的依據?如果這別的依據與科學依據發生了沖突,是否要以科學依據為準?隨后,我提出了另外兩個依據,一個是個體的經驗依據,一個是集體的歷史依據。歷史依據可以理解為長時段的個體經驗依據的統計平均值。在幾個依據的排序中,我把歷史依據放在第一位,經驗依據放在第二位,科學依據放在了第三位。[[9]]

一種知識體系,擁有越長的歷史,就擁有越長的歷史依據。傳統知識的價值是在時間中展開的,也是在時間中被賦予的。

作為地方性知識的傳統知識,雖然被約束在某一個空間,但是具有時間的長度。

進而,如果從傳統之所發生之所起源來考慮的話,則傳統知識的合理性,是其本地的生態系統的穩定性所賦予的。文化多樣性與生態多樣性是相互建構的。[[10]]

200310月,我前往麗江市石頭鄉利苴村做田野調查,在村委會的辦公室里發現了幾個箱子里裝著醫療保險證,據村委會主任說,這是當地政府的一項利民政策。每人每年交十元,就可以享受醫療保險,到縣里的醫院可以用十分之一的價錢看病。

但是,這項看起來不錯的政策,很多村民并不喜歡。村主任曾經外出打工,算是見過世面,他也不喜歡這項政策,他說了幾個理由,主要有二,1,村子里很多六七十歲的老人,一輩子沒有打過一次針;沒有吃過一片藥,身體很好。2,西醫不管用。他本人曾經得過腎結石,在城里的醫院花了幾千元,無濟于事。后來,鄉里的草醫(可以理解為比較簡陋的或者更加地方性的中醫)用山上找來的一些“草根根、樹根根”,讓他熬水喝。幾個月后,他再去醫院檢查,結石沒有了。

在村主任的個體經歷中,普適性的西醫顯然不及地域性的草醫(中醫)。這里耐人尋味的是,草醫所用的并非是所謂名貴中草藥,而是本鄉本土的“草根根,樹根根”。廖育群講過一個故事。一位名醫讓他的徒弟到山上找一棵不是藥的草,即可出師。該徒弟找了好幾天,回來稟報,“遍觀草木,雖有不識,但無一非藥!睅熜υ弧叭陿I已成,可去![[11]]按照中醫的說法,山上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泉,無一不可以入藥。很多草醫可能“文化水平”不高,但他們實際上是對本鄉本土的動植物和礦物最為熟悉的人,是最具有地方性知識的博學者。這種知識的合理性來自歷史,來自傳統。它的歷史越悠久,意味著與本地生態有過越久的磨合與互動。

作為本土環境的一部分,人的身體出現問題的時候,從本土環境中選擇一部分物質,使人恢復與其環境之間的和諧,這是最直接的方式,也是最經濟的方式。

   五,普遍性與信念是相互建構的。

按照賴欣巴哈的說法,對于這種知識的追求,是一種邏輯外的動機,是人的心理需求[[12]]。人渴望一種絕對的確定性的知識,這樣才會心里踏實。符合這種心理需求的知識,無疑會被賦予更大的話語權。

從好的方面說,科學知識的普遍性,是一種信念。它之所以成立,恰恰是因為它被人們所相信。因為人們相信,所以會認為存在一種普遍性的知識。

中世紀以前,科學只是諸多關于世界的解釋方案中的一種,既不是唯一的,也不是最重要的。在工業革命之后,工業文明在全球泛濫,科學逐漸成為最重要的乃至于唯一的解釋方案。

那么,科學是因為被普遍接受而被認為是普遍性的,還是因為科學是普遍性的,從而被普遍接受呢?

對于中醫之被西醫所取代,也可以做如是觀。

科學在空間上的普遍性和時間上的永恒性都是這種邏輯外動機所引發的幻覺。這種我們曾經以為冥冥之中的真理之磚,其實是人類自己生產出來的。而且,正是這種真理之磚的無邊堆砌,導致了我們當下所面臨的全球性的環境危機和生態危機,導致了人類文明所正在面對的滅頂之災。

在這種情況下,根植于傳統的地方性知識,會煥發出新的價值,會成為未來文明的星星之火。

2015522

2015710

2016315

北京向陽小院

參考文獻


[1]本文受到國家社會科學重大項目“科學實踐哲學與地方性知識研究”(13&ZD068)和“西方博物學文化與公眾生態意識關系研究”(13&ZD067的支持。此外,還獲得“中央高;究蒲袠I務費專項資助”“博物價值與生態文明建設”(SKZZB2015044)的支持。

[2]田松(1965~),理學(科學史)博士,哲學博士,北京師范大學哲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包括科學哲學、環境哲學、科學思想史、科學人類學、科學傳播等。

[3]對于冥冥之真理之磚的假設,我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提出,不需要從本體論角度加以討論,只要在認識論層面不斷追問:你是怎么知道的?則必然會走向相對主義立場——不存在唯一的絕對的知識,各種知識是平權的。在相對主義和地方性知識之間,存在著共生關系。參見田松,何以知其然也——上帝視角與相對主義,科學與社會,2015年第四期,pp62-69。


[1]克利福德·格爾茨,地方知識:比較視野下的事實與法律,地方知識——闡釋人類學論文集[M],商務印書館,2014,第253

[2]中文見劉華杰譯,《怎樣做一名科學家——科學活動中的負責行為》之附錄,《1999年世界科學大會文獻選編》[M],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04

[3]中國科學院、中國科學院學部主席團,關于科學理念的宣言[J],科學時報,2007227日,A4版。

[4]蔣勁松,作為環境問題根源的實驗科學傳統初探[J],陽光下的民科(“我們的科學文化”第二輯),華東師大出版社,2008.

[5]約瑟夫·勞斯,盛曉明、邱慧、孟強譯,知識與權力——走向科學的政治哲學[M],北京大學出版社,2004年,246頁。

[6]賴欣巴哈,科學哲學的興起[M],商務印書館,2010年,第35頁。

[7]田松,我們就是不需要蛋白質[J],科學的越位(“我們的科學文化”第六輯),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10年。收入《警惕科學》[M],上?萍嘉墨I出版社,2014.

[8]田松,科學的技術與經驗的技術——兼論中西醫學之差異[J],哲學研究,2011年第2期。

[9]田松,中醫為什么要有科學依據[J],社會學家茶座,2005年,收入《警惕科學》,上?萍嘉墨I出版社,2014.

[10]田松,人們文明的生態、技術和文化前提[J],云南師范大學學報, 20113月第43卷第2期, pp35-39.

[11]廖育群,醫者意也——認識中醫[M],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6,5152

[12]賴欣巴哈,科學哲學的興起[M],商務印書館,2010年,第25頁。

The Stable Life within History: Reinterpret the Locality and Universality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ime

TIANSong

School ofPhilosophy,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The Centerfor the Research on Value and Culture,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Beijing,100875, China

Abstract: The concept of localknowledge could be regarded as the one counterpart with science, as theuniversal knowledge. The word ‘locality’ is a concept referring to space; but,the universality implies the aspect of time. Considering from the perspectiveof time, local knowledge usually keeps stable. The long history it has, themore stability it has. However, scientific knowledge intrinsically has theunstable feature. Because of that, science is required to be innovated anddeveloped; moreover, the new one is viewed as good and virtue. The localknowledge is rooted from the local history, tradition, and the localenvironment; while the scientific knowledge is heading to the future, getting outof locality, disembedding. The current scientific knowledge do not have theuniversality beyond time and space at this moment, in fact, it is an idealstate that science is expected to reach in future. The universality ofscientific knowledge is not what it already has, but a belief, or even adelusion.

Key Words: local knowledge;universality; the inscription of the truth stele; the historical evidence.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09667-994186.html

上一篇:An Impossible Ideal: The Use and Misuse of Zero Waste
下一篇:科學文化:超越斯諾與回歸斯諾

13 武夷山 馬志超 吉宗祥 李俠 黃永義 劉鋼 楊正瓴 鄭小康 強濤 yangb919 zjzhaokeqin ep4h xlianggg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8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17 04: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