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ICF2009 光學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跳出三生外 精選

已有 3097 次閱讀 2018-12-23 13:20 |個人分類:思想觀點|系統分類:人文社科

  甄教授有日子沒跟自己的弟子們聯系了,也不知道這些碩士和博士們在社會里混得如何,雖然這些學生就讀時甄教授對他們比較嚴格,但甄教授自認為還是個重情重義之人,對學生的職業發展順利與否也頗為掛念。不過,這也就是閑暇時一閃念而已,甄教授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唉,人生就是受苦,不是這苦,就是那苦,逃脫不了。想到這里,甄教授啜了一小口凍頂烏龍,那種苦中微甘的味道讓人感覺人生莫非如此。

  篤,篤,篤,輕輕的敲門聲,恍惚中, 甄教授以為有人造訪,可是門口沒有人。哦,是唱片中歌曲的前奏,胡思亂想入了神,甄教授都忘記了鄧麗君在那里孤獨地唱著日文歌曲。鄧麗君是那兩代人的懷念,可是鄧麗君最初是在日本出名的,這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人怎么才能出名呢?

  留學海外,出口轉內銷,這是一條不錯的路子,很多人踏著鄧麗君的路子獲得了成功。但一條路走得人太多,也就不是條好路了。

  桌子上的哈曼卡頓智能音箱閃起了柔和的藍光,“您預訂的接機時間到了,請準備出發”,這個高科技的小東西幫了甄教授大忙,人到知天命之年,在體制內兜兜轉轉了快三十年,記憶力是越來越差。今天一位老朋友郎教授來訪,甄教授很久沒有見他了,準備暢飲一頓。

  甄教授和郎教授曾共事多年,是單位的杠神和杠精,不過他們杠得精彩,不是一般人的抬杠可比,而是穿插了噱頭和包袱,就跟說相聲似的。半斤白酒下肚,郎教授有點憂愁了,想找個地方嘗試創個業,做點實實在在的事情,但是又下不了決心。事業單位雖夠不上溫柔富貴鄉,卻也是大樹底下好乘涼,創業就是把自己置身烈日下炙烤,雖然有詩和遠方,但畢竟要受罪。這種兩難,其實大多數有點“野心”的科研人員都可能曾經經歷過。雖然郎教授也是海外人士,但是現在海歸也逐漸不吃香了,那還有什么路好走呢?

  甄教授突然想起來這兩天的考研大戰,“290萬大學生考研,增幅21%,這個數字太嚇人了,這絕不是什么好事”,甄教授對郎教授小聲說道。

  “何以見得?說明我們祖國的科技大發展后繼有人呀”,郎教授說。

  “這么多大學生都考研了,誰去企業工作?”

  “企業不是工人在干活嗎?大學生去了用不上,還不如考研呢!

  “黨中央確立了中國智造的計劃,對產業升級要求和期望很高,高科技產業的操作工也不是一般的工人可以勝任的,至少需要大學生!

  “你要讓大學生去操作生產線,他們肯定不愿意呀,他們自認為是天之驕子呢,哪能干這些粗活?再說了,中國自古講究,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誰愿意治于人呢?”郎教授一直在揶揄。

  “這都是啥時代了?互聯網時代!大學生還把自己太當回事,實屬愚昧,怪不得找不到工作。難道他們不知道自己是畢業證通貨膨脹的產物嗎?換句話說,就是水貨!

  “好了,大學生不行,碩士生和博士生總可以了吧?”郎教授自己是博士。

  “通貨膨脹是近20年來整個學位鏈條的普遍現象,博士和碩士怎可以避免?每年畢業那么多博士,受到有水平負責任的導師認真培養并具備了真才實學的博士生有多大比例,雖然沒有統計,但我估計不超過20%,他們都去了高校,號稱要搞科研,怎么搞?哪里有那么多基金?他們應該學學西方的博士,去企業里做有用的工作,而不是在高校里浪費青春!闭缃淌谟窒肫饋碜约旱牡茏觽。

  “大學生們考研,也是在通過教育產業給國家貢獻GDP呀!崩山淌趬膲牡匦χ。

  “大學生,碩士生,博士生,這三生都更應該在企業里通過中國制造、中國創造、中國智造給國家貢獻GDP,現在他們是在消耗GDP,F在的教育管理部門是真的把教育當成一種產業嗎?愚不可及,那不是和工業界搶功勞嗎?”

  “怎么是搶功勞呢?這有點危言聳聽吧!

  “教育系統把人才都留在自己內部了,工業界缺乏人才,做不出好產品,財政稅收從哪里保證呢?沒有雄厚的財稅支持,龐大的教育系統就是個浮腫的胖子,說扁就扁了。說穿了,中國的教育是個十足的旁氏騙局,拆了工業界的東墻,補了教育系統的西墻!闭缃淌谧哉J為看到了事情的本質,頗為得意。

  “有道理,來,干一個!崩山淌诘谝淮螞]有杠起來,看來他也以為事情有點嚴重,“即便如此,我們又能有什么辦法呢?教育系統已經成為結黨文人的歡宴之地,各個領域都是門門派派的利益交換,你我必須覓得一個夾縫以圖茍安!

  “古人云,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闭缃淌谙氚讶绺某扇,“不是佛教的往生、今生、來生,而是學位鏈條的本科生、碩士生、博士生,跳出三生外就是打破現在的學位鏈條對工業界的桎梏,讓高等教育脫離自說自話,真正為產業服務,方為教育的本來任務!

  從兩人見面寒暄至舉杯言歡,時間在唇齒之間流失。歲月對于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在不可能收效的地方努力,當然徒勞無功。

  甄教授多年來不忘初心地在尋找能讓自己發揮力量的地方,但是研究所不是,高校也不是,“教授”二字其實已徒有其名,因為甄教授知道,目前這種培養高學歷人才的體制業已失敗,這種體制把被培養者的思想束縛到了極其狹窄的路上,讓他們做著浪費青春的事情,卻從來沒有也永遠不會有對于他們的重視,所以甄教授已不愿再培養更多的學生了。

  甄教授準備跳出三生外,不在游戲中。郎教授依然在徘徊中。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03939-1153117.html

上一篇:黃仁宇和他的大歷史
下一篇:唯有自強,不作期待

29 鄭永軍 陳楷翰 代恒偉 朱曉剛 呂建華 李志俊 鐘炳 武夷山 王德華 楊正瓴 周忠浩 李東風 寧利中 張憶文 李學寬 孫楊 王安良 劉振華 周浙昆 李陶 葛素紅 郭景濤 李健民 鮑海飛 郭奕棣 劉煒 李穎業 彭真明 魏焱明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8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0 03: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