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ICF2009 光學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黃仁宇和他的大歷史

已有 2450 次閱讀 2018-12-4 16:40 |個人分類:思想觀點|系統分類:人文社科

本文發表于《科技日報》2018年12月14日8版嫦娥副刊。

黃仁宇和他的大歷史

徐耀

  黃仁宇發明了一把歷史尺子,可以用來度量中國歷史,這就是“中國大歷史”觀點,他因此而蜚聲史學界,尤其是華人世界,為了堅持用這把尺子解讀中國歷史中的長期合理性,卻又受到學界很多爭議。

  任何學界內的研究都會受限于既有研究方法的限制,發生對著名學者開辟的既有路徑依賴,學術上的創新就難在這里。常言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西方人習慣于用“白雪公主或者老巫婆”看待中國的長期思維定式下,黃仁宇這個走過了中國現代最嚴重戰亂的舊軍人卻給西方歷史學家建立了新的方法、得出了新的結論,實屬西方思想界和學術界之幸,反過來也給中國史學界送來新風。這個新的方法就是把研究中國歷史的時間尺度從幾十年放大到幾百年,據此研究者可以一睹中國歷史中的結構特點,從我這個理工科研究人員的觀點來看,這很合理:觀察一個物質,要從微觀和宏觀兩方面入手,當物質的局部顯微不能提供結論性的判斷時,要把視野放大,看到全貌。這么合乎邏輯的方法卻被他所在的美國歷史學界不能接受,由此可以窺見那個最發達國家的學界里也存在嚴重的路徑依賴。

  我初次接觸黃仁宇的著作,并非其代表作《萬歷十五年》,而是《中國大歷史》,那時作者剛剛故去,其后又閱讀了五部他的著作,可以說黃仁宇的寫作能力超過同行,著作非常吸引人。最近花了一個月時間讀了他的回憶錄《黃河青山》,對他發明我所謂之“歷史尺子”理論的曲折經歷有所了解,結合自身做自然科學研究的感受,發現任何突破性的研究都會遇到阻截。新理論的提出,既是學界保守主義的悲哀,也是開創者的贊歌。

  美國的歷史如此之短,以至于美國學者的歷史研究尺度往往限于二三十年這樣一個長度,如果把這個長度作為尺子來丈量美國歷史,就像裁縫量布匹一樣,無非十來下就量完了,如果拿來量中國的歷史,那就只能見微失著了。就好比胃粘膜的自相似結構,如果做幾何研究的拿著放大鏡看,他會覺得這是個完美的分形表面,可是在動物學家眼里,那只是一個消化器官而已。如此類比,方顯得黃仁宇的研究對于美國人正確、全局地認識中國的古往今來是多么重要,這也是黃仁宇作為一名自認為歸化美國的華人公民的報國之舉,當然,這個國是美國。即便如此,美國的同行們囿于傳統方法、政治正確、生存競爭等因素,并未給予黃仁宇足夠的重視,而他本人也出于尊嚴和學術堅持顯得另類。

  黃仁宇的大歷史觀發揮影響力得益于兩個“反過來”:《萬歷十五年》在中國出版后引起華人世界的喝彩,反過來提高其著作在西方的知名度;學界外公眾的認可反過來影響學界同行對其觀點的評價。這兩個“反過來”如此重要,有助于學界人士從自己置身的象牙塔里走出來,摘掉眼鏡,看看陽光和青草不是他們在故紙堆里看到的那個樣子。如果脫離了群眾路線,學術研究就會限于“三自”的境地:自說自話、自娛自樂、自高自大,這在中國當下的研究領域已經十分嚴重了。黃仁宇發明這個“歷史尺子”最初的目的恰恰就是為了給講臺下的大學生灌輸一個中國歷史的全貌,這個目的同樣適合于中國的歷史課堂。

  概其所有著作,黃仁宇的中國歷史觀包括兩個核心觀點:第一,地理和氣候因素造成中國大一統的政治格局,但古代政府不能在數目字層面上管理基層社會和經濟活動,為了維持國家的統一,帝王和文官們使用意識形態達成同質化的社會,以求降低自我、減少個人利益,支持全國的普遍利益。第二,財產權的絕對至高無上、信用的擴張是資本主義誕生于歐洲沿海國家的根源,在此基礎上任何事物/事務都可以交易,都可以用數目字來管理。我認為第一條基本上正確,有錢穆的觀點“中國的改朝換代基本上是由政府失去對基層的控制而引起”可以印證。由第一條延伸出來,中國明清的失敗也是由官僚管理所導致,事實也可能確實如此,明朝的東林黨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文官集團,一群道學家組成的虛偽而無能的文人結黨。關于資本主義為什么在中國沒有自發產生,黃仁宇在和李約瑟合作《中國古代科技史》的期間,將之與中國為什么沒有誕生現代科技相關聯:國家對基層的數目字管理在貿易量擴大時需要更多分工,于是促生了現代科技,而現代科技反過來幫助數目字管理。

  黃仁宇對馬克思的理論應該研究不多,卻隱隱在反對馬克思主義,不知是作為一個最大資本主義國家中的公民必須如此說,亦或是他對財產權的絕對化如此篤信所致。不管如何,走過了整個20世紀的他沒有看清楚馬克思理論對人類社會的巨大合理性,實屬遺憾。究其原因,與他的出身和經歷不無關聯。他的父親來自湖南一個家道中落的地主家庭,曾加入“同盟會”,投身革命,但十多年的亂世軍旅生活讓他父親厭惡革命,最終只是在時代的夾縫中茍活幸存。黃仁宇曾說:“他(父親)讓我自覺到,我是幸存者,不是烈士。這樣的背景讓我看清,局勢中何者可為,何者不可為,我不需要去對抗早已發生的事!边@樣的觀點在其回憶錄《黃河青山》中一再體現。在我看來,他的這些觀點有些悲觀,可能更多受到他在國民黨軍隊中經歷的影響,表現出一種對失去的地位的眷戀,這也表現在他對蔣介石的評價上。盡管他主張用大歷史的觀點來評價國民黨和蔣介石,但無論如何他都沒有抓住本質:國民黨在中國的失敗不僅由于對農村的無法管理,更是由于中國具備了實施馬克思主義的條件,這是我從韓毓!段灏倌陙碚l著史》、《馬克思的事業:從布魯塞爾到北京》中收獲的觀點。

  作為一個經歷東方式戰亂后接受西式歷史教育并作出成果的歷史學家,黃仁宇無疑是重要的,我們評論其價值,不在于標榜其為大師,稱其為奇俠式的學者,那些恭維之詞無助于正確評估。在我看來,他對歷史研究的貢獻就限于發明了一個“歷史尺子”,揭示了西方史學研究使用的尺子長度不適合量度中國,有這一點就足夠了。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03939-1149823.html

上一篇:典雅作文與功能性寫作
下一篇:跳出三生外

11 王安良 鄭永軍 陳志飛 寧利中 楊正瓴 劉鋼 武夷山 黃永義 戴德昌 朱曉剛 李東風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9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掃一掃,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16 21: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