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ICF2009 光學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科技娘炮 精選

已有 12281 次閱讀 2018-9-16 14:34 |個人分類:原創文學|系統分類:詩詞雅集

  窗外的雨絲時疏時密,時斷時續,像極了安德烈·波切利抑揚頓挫的歌曲。雨絲不停地洗刷著密密匝匝的樟樹葉子,讓本就沒有多少灰塵的葉子更加光亮,自然的樣子如此和諧,恰如安德烈在Tuscany的演唱會,夕陽下來自天堂的聲音飄蕩在舒緩的草坡上,夕陽醉了,野花醉了,聽眾醉了。

  不止安德烈的歌聲讓人陶醉,昨天的晚宴上甄總也有點微醺。三杯干紅下肚,初入口的澀已經消失不見,代之而來的是Cabernet Sauvignon的醇厚感,甄總掃視了一下酒瓶,是來自智利的干紅,在干燥少雨的太平洋東海岸,也出產優質的葡萄,新王國的紅酒大有與傳統葡萄酒王國分庭抗禮之勢。美國加州的紅酒已經在資本的大力包裝下價格不菲,來自落后國度智利的紅酒卻還屬于價廉物美。想到此,甄總不禁聯想起自己的產品也是如此,放眼中國的工業產品何嘗不是如此?價廉物美可以是一種過渡定位,但有野心的生產商都想將產品升級,占據產業高點,但如何提升產業水平是個十分復雜的問題。這個問題超出了晚宴的話題,周圍的歡笑聲又把甄總的思緒拉回到現場。

  朋友喜得龍鳳雙胞胎,大家都在賀喜,生產人類是頂級的活動,最有隨機性、最難以計劃的事情,而教育人類則是最需要計劃的事情。在座的都是受過良好教育的聰明人,說起教育,難免指點一下江山。也難怪,什么樣的教育培養什么樣的人,就有什么樣的社會和發展,一切就是一個自洽的循環,甄總想到這里,突然很難過,他想到了自己那些固守事業編制的學生,想到了自己已經離他們越來越遠。

  不知道和著眼淚的干紅是什么滋味?紅酒和清咖被當做小資情調的標志,很多知識分子裝模作樣地喜歡,雖然并不能說出其中的味道,但就是那么喝著。雖然并不能理清楚事業編制身份究竟對個人的事業有何意義,但博士們就是那么執著地干著,也許心里盼望著有朝一日一振沖天,茍且于當下只是暫時的。和著眼淚的紅酒別人看不出來。甄總又一次被歡笑聲拉回現實,孩子的父母已經開始規劃孩子的教育?墒墙逃鞘裁茨?是教育部門自以為是地干,還是以社會的需求做?

  洪教授坐在甄總身邊,也是爽快的山東大漢,不緊不慢地說“幽云大學本來在國內工科名列前茅,現在但拼命把自己搞成另一個漁陽大學,工科削弱了,老師和學生都搞不出有用成果,搞不出高水平產品!闭f完不停搖頭,自顧自地喝了一口紅酒,不說話了。對面的栗博士撿起話頭,“可不是,工科的本科學生不去企業實習,研究生不做應用課題,卻在絞盡腦汁發表SCI論文,存在嚴重的工科理科化!”大家紛紛點頭附和,也在為中國制造擔憂。誰說不是呢,位卑不敢忘憂國,知識分子這點覺悟還是具備的。

  “這不就是科技界的娘炮嗎?”席間一位從未參與教授們討論的美女說了一句驚天動地的話,甄總還不知道她的來歷呢,好奇心重的甄總趕緊追問“愿聞其詳”。

  “工程師整天跟機器設備打交道,就像舞蹈弄棒的漢子,多陽剛!科學家總在完善理論,就像繡花的女子,是為陰柔!工程師不搞機器,去做理論,不做產品,去做論文,就相當于男人女性化,這不就是娘炮嗎?”美女不愧為旁觀者清。

  “娘炮”是最近的網絡紅詞,主要媒體都在批判榴蓮電視臺長期堅持不懈打造娘炮的路子。甄總本人對熒幕上的娘炮不屑一顧,不長胡子,柳月彎眉,紅的滴血的嘴,錐子一樣的尖下巴,擦得跟鈦白粉似的白臉,這些娘炮的標準,可以往任何一個小鮮肉身上套,毫無創意。我咋沒想到這個比喻呢,甄總想“我們這些曾經自以為掌握了真理的科學家,怎么就這么缺乏聯想呢?”

  栗博士畢竟年紀輕些,說話直截了當,“娘炮的臉就像期刊的封面,要想成為科研牛人,就要把自己的論文朝著CNS封面那樣去整。不光女人要整容,娘炮更需要整容!

  洪教授是國家千人,站得高,看得遠,總結了這段摻和著酒精的討論,中國要想實現制造業強國,缺以下方面:第一,高純度原材料;第二,精密加工能力,包括高水平技術工人;第三,高素質工程師。

  作為曾經的教育者,現在埋頭做技術轉化的甄總也有一點發言權,“為了解決這些問題,高素質工程師的培養是當務之急,沒有優秀的工程師,高純度原材料和精密加工都不可能實現,因此要求高等教育必須腳踏實地為國計民生培養有用的人才,而不僅是好高騖遠地發表論文。也因此要求基礎教育要以培養適用的各種人才為核心,而不是以培養所謂的精英為核心!遠遠地看了一眼襁褓中的雙胞胎,甄總大聲說,“高等教育要杜絕科技娘炮化!企業不需要娘炮工科生!”

  聲音一大,把自己驚醒了,Cabernet Sauvignon的味道依稀猶存,只不過這是一場夢。窗外細雨如豎琴的弦,海風在漫不經心地撥動著云彩的心弦。來自網絡,安德烈波切利的歌聲還在繼續,只不過從Tuscany換到了Portofino,草地換成了海礁。

  甄總暗地里下了決心,邁著堅定的步子走出家門。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03939-1135117.html

上一篇:最是那論文心難舍
下一篇:諾貝爾化學獎的影響

47 董全 楊正瓴 王從彥 武夷山 李東風 鄭永軍 陳楷翰 曹俊興 李劍超 褚昭明 包德洲 秦四清 蔡小寧 雷宏江 王恪銘 秦耿 李曙 汪曉軍 王洪吉 安海龍 黃永義 石磊 羅春元 郭景濤 劉潯江 朱曉剛 董俊剛 張平 劉樹文 李文靖 趙帥飛 周健 徐紹輝 李學寬 劉忠波 張叔勇 馬德義 吳曄 彭真明 尹大宇 呂喆 楊金波 劉振華 ljxm liyou1983 zjzhaokeqin shenlu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47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掃一掃,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16 21: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