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文化足跡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lvnaiji 郵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知識之樹的樹干(近現代):非嵌入編碼知識

已有 608 次閱讀 2019-4-17 07:54 |個人分類:特別推薦|系統分類:論文交流

呂乃基

本文原名“論知識的演進歷程”,刊于科技導報2003,7。此處有修改。

第一部分“知識之樹的根須”請見筆者上一篇。

一、新知識體系興起

近代以降,一種不同于四大知識體系的新的知識體系興起,這種知識體系具有如此巨大的穿透力,不僅能夠越過海洋、山脈或沙漠的阻攔,而且能穿透地域和歷史的濃霧。

新的知識體系主要由以下內容組成:科學、技術、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包含的理念與價值觀、市場經濟及其規則,以及以此為內容或背景的文學藝術作品,等等。

科學之所以能穿透屏障,是因為它提供了關于人類之前的自然界的知識體系,因而對于各民族、對于所謂四大文明具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影響。

技術之所以能穿透屏障,是因為它背后的科學,并且以“黑箱”(科技黑箱——技術知識的存在方式的形式存在和起作用。技術產品的標準化特別是效用則更具穿透力,在文化由物質到精神的四個層面中,物質層面最容易改變,由此也反過來說明這一點。

至于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所包含的理念與價值觀的穿透力,是因為它們對人——不論其處于什么國情之中——的本性的深刻揭示:人的自利和人的有限;對人的基本權利的設定,個人本位和對個人合法權益的追求;以及處理人際關系的契約安排和契約精神。市場經濟及其規則,是滿足這一基本底線最適當的制度安排。

同期的文學藝術大師,從薄伽丘到歌德、巴爾扎克,從達·芬奇、米開朗琪羅到莫扎特、貝多芬,他們的作品之所以有穿透力,在于在內容上揭示了人類的本性或者說具有“典型”性;以及這些作品都具有基本的形式,即使浪漫主義的作品也是如此,因而不同于古代沒有共同標準的作品。

“這些偉人及其偉業不僅是永恒的,而且就他們所達到的高度和影響而言也是難以逾越的。從根本上說,這是因為他們處于有序或一元階段,他們是珠穆朗瑪峰;而現代趨于混沌或多元的藝術則是無數的不斷生成中的山丘!

包含高雅藝術在內的精英文化,是作者們以生活為原料,經過自己的咀嚼而去除根源的混亂,在混沌中提煉出人類最深邃同時也是最普遍的本性(類似于古希臘自然哲學中的本原和始基),然后將此貢獻出來,作為大眾的精神食糧和坐標系。

所有這些穿透力的共同特征,一句話,就在于新的知識體系嵌入,因而可以為所有的民族和所有的個人所共享和接受。1831年,雨果感慨,書與大教堂較量,前者會戰勝后者。這就是“知識的力量”,確切地說,是非嵌入編碼知識的力量。知識的力量源于非嵌入,而不是外在的權力。

二、“脫出”

為什么這一新的知識體系萌芽于希臘文明而不是其他文明?希臘文明的一大特點是對本原的探究,揭示變化者背后的不變者,現象背后的本質、存在。這種努力旨在去除各異的和變化的背景,去除主觀因素,以客觀地揭示可以說明紛繁現象的本原、始基和第一因。

正是這一與其他文明不同的認識特點,延續到文藝復興運動之后演變為對必然性和規律的探求,導致近代科學革命,延續到啟蒙運動,導致對“自然狀態”下人的本性的追溯和經濟人假設。

經典物理學研究為各種物質所共有的基本物理運動(機械運動、熱運動和電磁運動),因不嵌入而滲透到化學、地質學和生物學等其他學科,即所謂“大物理學主義”;科學因其不嵌入而滲透到人文社會科學之中,被稱為“唯科學主義”;經濟學研究人類最基本、最普遍的行為,因不嵌入而滲透到其他人文社會科學,被稱為“經濟學帝國主義”;數學則是最抽象的學科,撇開了對象的所有特殊性,因而被稱為“科學的王冠”,滲透到一切學科之中。啟蒙運動理念探究人之本性而提出“普適價值”,為所有人所共有,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非嵌入的知識體系成為人類一切知識體系共同的“底”?茖W讓人類建立在對自然深刻理解的基礎之上,技術讓人類基于自然而又超越自然,啟蒙運動揭示人的“自然狀態”,生產和經濟活動是人類一切活動的基礎,經濟人假設設定了人類惟有經濟活動時的行為,等等,這就是人類知識體系的底線。

非嵌入的編碼知識是理性的、普遍的、剛性的、抽象的,將其等同于現實無疑是錯誤的;然而,如果拋棄非嵌入編碼知識,那就是拋棄理性,讓情本位肆虐;拋棄普遍,讓個性橫行彼此爭斗;民族被抽取脊梁,只能匍匐在地。

至此,人類知識之樹終于在條條根須之上生長出了主干。游離于該知識體系之外的屬于各個民族的知識體系——由或多或少嵌入的編碼知識和意會知識以及想象組成,如果不想被拋棄,就必須在此非嵌入的知識體系的基礎上進行改造和重建。傳統文化只有在此基礎上才能獲得新的生命。

脫出的程度或與時空關聯的程度和模式決定了一個社會現代化的程度和樣式。

 

現代化,由知識的歷程這一特殊視角來理解,就是去除一切歷史的和背景的因素,去除由這些因素而粘著在知識上的習俗、價值和意義,以揭示不受時空影響的具有最大普遍性的知識,以非嵌入的編碼知識取代原有嵌入的編碼知識、意會知識和想象。

三、“終結”之難

由此可想起貝爾的“意識形態終結論”和福山的“歷史終結論”。站在知識的歷程這一視角,所謂“終結”,就是非嵌入編碼知識基本上擴散、滲透到了全世界,逐步成為各國和各民族共同的底線或基礎。

遺憾的是,貝爾與福山過于樂觀了。

其一,他們低估了終結過程的曲折、艱巨甚至倒退,即使在21世紀。在非嵌入編碼知識傳播擴散的過程中,涉及利益與權力的變遷,涉及民族在心理上的“斷奶”。其二,他們所理解的所謂“終結”,只是一張“二維”的白紙,實際情況要復雜得多。其三,所謂“終結”,只是馬克思“兩條道路”的轉折點,轉折之后還有“第二條道路”。

 

“終結論”不可取,并不意味非嵌入編碼知識存疑。作為知識之樹的主干,非嵌入編碼知識支撐知識之樹,化解根須的“不可通約”,為枝葉的兼容設置“最大公約數”;最重要的是,為人性的提升提供堅實的基礎。就此而言,非嵌入編碼知識必將傳播到全世界,成為眾多特殊性中的共性,成為命運共同體的基石,這一過程不會終結。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210844-1173769.html

涓婁竴綃囷細知識之樹的根須:意會知識、想象、嵌入的編碼知識
涓嬩竴綃囷細植物的哲思:形之思

1 陳楷翰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9 20: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