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文化足跡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lvnaiji 郵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知識之樹的根須:意會知識、想象、嵌入的編碼知識

已有 616 次閱讀 2019-4-15 17:09 |個人分類:簡介及學術方向|系統分類:論文交流

呂乃基

本文原名“論知識的演進歷程”,刊于科技導報2003,7。此處有修改。

 

沿歷史長河考察知識的足跡,是探討知識論的重要途徑。其依據是歷史與邏輯的關系,即由歷史的東西來認識邏輯的東西。

問題是,以什么視角來梳理歷史?

此處試圖由波蘭尼的編碼知識和意會知識切入。

如所知,知識可以區分為編碼知識和意會知識,想象如神話、童話是一類特殊的知識,既可以是可交流的編碼知識,也可以是屬于個人的意會知識。編碼知識又可分為嵌入的編碼知識和非嵌入的編碼知識兩類。

本文考察知識的歷程,特別是編碼知識的發展歷程,這將不僅有助于對知識的理解,而且為認識人類社會由傳統經現代至后現代的進程提供了一個新的視角。

一、根須(古代)

遠古時期沒有編碼知識,只有意會知識,在意會知識中又包含有相對客觀的部分和主觀的部分,前者主要是日常生活中的經驗,后者有種種獨特的甚至神秘的體驗等,處于二者之間的是想象。

在語言和文字形成后,在日常經驗繼續積累擴充的同時,客觀的意會知識開始向編碼知識轉化,出現了各自口訣,如木工的“勾三股四弦五”,以及與農時氣候有關的諺語,如“日暈風、月暈雨”,等等。

這些最初的編碼知識存在以下不足:

其一,個別、零碎,彼此間沒有聯系;

其二,處于表象的層面,只是對現象的描述,是know what,不知現象背后的實體,更不知現象之所以發生的原因;

其三,帶有或多或少主觀、擬人色彩,例如亞里士多德的四要素和四因說;

其四,這些編碼知識往往用比喻、格言的方式表達出來。古人不僅通過哲學和科學來認識世界,“而且以詩的、藝術的形式去領悟世界,在不同程度上還帶有意會知識和想象的印記,在今天少數民族的語言文字上還可見到這一特點,例如圍繞雄鷹、雪蓮的比喻。至于咒語、靈符、偈語、禪機等等就更是如此。

擬人色彩和比喻都帶有濃厚的地域甚至個人因素,于是最后,除了少數情況(如勾三股四弦五)外,大多數編碼知識都是屬于個人或氏族、部落的嵌入的編碼知識,其中的典型是傳說、圖騰、制度和價值觀等。

在嵌入的編碼知識形成的過程中,神話和童話等也發展起來。與意會知識相比,這樣的知識已經編碼,而與編碼知識相比,這樣的知識既經不起邏輯的推理,也排除事實的質疑,所以是編碼知識和意會知識之外,或者說是介于二者之間的一類知識,姑且稱為想象。與嵌入的編碼知識情況一樣,想象也源于特定的生活經歷,各部落,乃至每個個人的想象都大相徑庭,意會知識當然更是如此。

知識的源泉如同大樹的樹根,深扎在獨特的自然背景之中,追溯到遙遠的歷史和相互隔離的部落獨特的體驗之中。知識的源泉越是久遠,其根須就越是細微,乃至難以察覺。知識萌芽于混沌之中。

由于初始條件和邊界條件各異,原始部落各自的知識,特別是圖騰,彼此不可通約,加上資源匱乏,大多數情況下唯有通過戰爭解決沖突。根須之間沒有溝通,原始的知識處于混亂之中。

混沌與混亂,是知識之樹根須的兩大特點。

隨著商業發展、戰爭和征服,以及人類活動區域的擴大,發生了不同文化間的交流、傳播和融合。約從公元前5世紀后的千余年間,世界上逐步形成四大文明圈(亞斯貝爾斯所謂的軸心期),相應的也就是四大知識體系:基督教文明、伊斯蘭文明、印度教文明,以及儒家文明,同期還有尚沒有與這四大文明相接觸的其他文明。

這四大文明都有自己的屬于整個文明的知識體系:嵌入的編碼知識、意會知識和想象如特定的神話,相對于更久遠和個別的文明具有更大的普遍性。然而他們的繼續擴張都遭遇到來自自然環境如沙漠、高山、海洋特別是其他文明的阻礙,在當時已達到各自擴張的極限,各自的知識體系都難以穿透其他文明的壁壘。這是因為所謂四大文明的知識,依然是與特定的自然歷史背景聯系在一起的嵌入的編碼知識,只有最具普遍性的知識方能穿透所有知識體系的獨特性和歷史性而成為人類知識的共同基礎。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210844-1173454.html

涓婁竴綃囷細全球化之問(下):虛實之間
涓嬩竴綃囷細知識之樹的樹干(近現代):非嵌入編碼知識

5 劉洋 毛宏 鄭永軍 陳楷翰 鄭學軍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9 23: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