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Wuyishan 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博導

博文

為林墨博主的《科學家修煉指南》寫的序

已有 1865 次閱讀 2018-7-13 08:30 |個人分類:科學計量學研究|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為林墨博主的《科學家修煉指南》寫的序

序二:幫人也在幫自己

1991年,我去印度班加羅爾參加第3屆國際科學計量學和信息計量學大會的時候,除了我,中國沒有第二個代表。到了2013年,第14屆國際科學計量學和信息計量學大會在奧地利維也納舉辦的時候,中國參會人數高達33人,出席人數僅次于德國。從1人到33人,便是我國科學計量學事業不斷蓬勃發展的一個寫照。大連理工大學劉則淵教授在2017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國學者發表的科學計量學論文數量已居世界第一位,被引用次數居世界第三位。作為從1989年起就投身科學計量學事業的一位“中人”(不敢妄稱老人),我對此十分欣喜。

我今年5月底已經退休了,因此對科學計量學的新生代寄予厚望。多年來,中國科學計量學領域已經有一大批年輕人嶄露頭角,發展勢頭可喜。非常有意思的是,這一大批年輕人中有一小批人又都集結到了以南京大學信息管理學院李江教授創立的“林墨”公眾號的旗下。目前,該群體的活躍成員有16人,即本書的16位編委,我剛好認識其中的8位。

“林墨”自我介紹說,“林墨是一個公益的學術新媒體。我們努力追蹤全世界的以科學家為對象的研究成果,并分享給學術界。我對林墨的認識是:它是一個新型的、升級版的“無形學院”。17世紀中葉,當英國化學家羅伯特.波義耳提出“無形學院”說法的時候,世上尚無正式的科技期刊,科學家普遍通過私人通信或在書店、餐館、咖啡館里見面聊天等方式來進行學術交流。通過這種交流能學到很多東西,好比進了“無形學院”。在我們身處的21世紀中,學術期刊多如牛毛,但是,由于出版時滯過長、版面限制、版權約束等多種原因,很多人覺得傳統的學術期刊并非理想的交流渠道,于是紛紛探討數字化時代的新型交流手段。微信公眾號就屬于現時代交流手段中的新寵。人們通過閱讀微信公眾號的內容也能學到很多東西,好比進了“無形學院”。與17世紀的無形學院不同,那時的傳播交流對象是學術圈內部的人;而林墨不僅促進了團隊成員之間的交流,而且可以將學術思想傳播給對科學計量學有著潛在興趣的、林墨團隊之外的眾多人群,影響力要大得多。尤其是,借助科學網博客的平臺,林墨為更多的學術界人士所知曉。

長期以來,我本人也十分注意在科學網博客上介紹一些國際科學計量學、情報學和科技政策學文獻中有意思的東西,其中個別篇什也被林墨選中轉載過。也就是說,我和林墨所感興趣的文獻是相當接近的。不過,自從林墨問世后,我就有意識地“疏遠”了我估計林墨可能會介紹的科學計量學和情報學文獻,一是因為我個人的力量怎么也拼不過他們整個團隊,二是因為,他們的表達方式更接地氣,更有時代感,更易于被年輕人接受。

如今,林墨團隊的這些接地氣文章的精選本《科學家修煉指南》就要由科學出版社出版了,我感到由衷的高興。其中在科學網上發表過的一些文章,我當初在閱讀時就感到眼前一亮;現在,將經過進一步文字潤飾的文章精選結集出版,更使人覺得滿目珠璣。不過,有人也許要說了,林墨的這些文章,我在科學網上讀過,或是在微信里瀏覽過,現在將這些文章結集出版,有意義嗎?我覺得,依然大有意義。打個比方,在我們小時候,每年只有在春節才有大快朵頤的機會。蛋餃、燒鵝、燒牛肉、千張結、什錦菜等,我覺得每一樣都是那么可口?墒,春節期間每天都吃這些,也還是會感到“如今已覺不新鮮”,于是,春節假期的最后兩天,家里會把所有尚未吃完的菜燴成一鍋大雜燴。我們小孩子此時覺得,大雜燴比哪一樣菜都好吃。目前的集子匯總了林墨的精選文章,已經具有“大雜燴”的優勢;更何況,每篇文章還加上了有導讀作用的“林墨觀點”,綻放了新的光彩。

2003年間,我在《科學時報》(現在叫《中國科學報》)發表了一篇題為“科學與饋贈”的短文,我在文中寫道:“科研人員的饋贈行為有多種形式。發表論文是饋贈,發表學術演講和科普演講是饋贈,與同事同行分享科研成果是饋贈,參與各種學術活動(比如參與科學期刊的編輯,參與論文稿件或課題申請書的評審,參與學術會議的組織,等等)也是饋贈。開源軟件這種文化也屬于饋贈經濟,因為軟件開發人員為開源軟件共同體提供的優質軟件越多,其地位越高。歸根結底,科學是由觀念和概念構成的饋贈經濟!绷帜珗F隊孜孜不倦地向同道介紹有助于年輕學子成長的文獻,也是一種慷慨的饋贈行為。某些“精致的利己主義者”肯定是不愿意參與這類活動的,他們只愿意做他們自認為有利于評職稱的事。在這個功利當頭的年代,一群年輕人仍舊在不計功利地進行學術饋贈,特別難能可貴。不過,我想說,幫人也是幫自己。甘心情愿進行學術饋贈的人總是受到同行的最大尊敬,他們的職業發展將因此而受益。曾任國際科學計量學與信息計量學學會(ISSI)會長的比利時情報學教授羅納爾德. 魯索先生在其每一封郵件的最后都帶有一句話:In scientific affairs one can never be too generous. 意思是:在科學事務中,無論怎么慷慨也不過分。魯索教授就是在學術上慷慨助人、無私饋贈的一個典型。林墨團隊成員不一定都知道這句話,但他們的行動說明,他們是服膺這層意思的。

衷心祝愿本書獲得良好的市場反應,衷心祝愿林墨團隊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是為序。

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

武夷山

201869

下面鏈接是科學出版社對此書的介紹,包括購書二維碼: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28739-1123246.html?mobile=1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1557-1123781.html

上一篇:呂乃基老師的報告會受歡迎----日記摘抄649
下一篇:美國國會研究服務部2017年關注的科技主題

15 李杰 劉立 李萬峰 張鷹 張憶文 胡志剛 黃秀清 徐耀 謝力 程少堂 李毅偉 魏瑞斌 高峽 熊澤泉 姚偉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1 11: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