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恥地呼吸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tidesung617 男兒寧當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長城

博文

金屬礦床與板塊構造Sawkins-世界著名經濟地質學家(四十八) 精選

已有 4259 次閱讀 2019-3-3 08:57 |系統分類:人物紀事

山水相逢,人生有歸處;海陸變遷,礦床有來源。板塊構造的問世卓有成效地解決了巖石系列及巖石組合的成因問題,但最初根本沒有人去想把礦床的形成與板塊構造結合起來。20世紀70年代初期,這種狀況有所改變。南美安第斯山的斑巖型銅礦,富硅質火山巖(日本黑礦)和玄武質海底熔巖(塞浦路斯)中的塊狀硫化物礦成為地質學家最早研究的礦床類型,巖漿弧、大洋中脊則成為最早研究的賦礦環境。1984年,Sam Sawkins抱著盡可能把世界重要礦床納入一個宏觀適宜框架,有助于學生充分理解的試試看的想法,出版了《Metal Deposits in Relation to Plate Tectonics》一書,遂成為從板塊構造觀點探討金屬礦床的那個時代的經典。如今三十余年彈指一揮,板塊構造也已一統江湖數載,但它散發的光芒依然如母親的懷抱溫暖每一個地質人的心靈。

2016-10-21_SamSawkins_400x460.jpg

Sam Sawkins(1935-2016)(來自網絡)

Sawkins,1935915日出生于南非開普敦,開普敦始建于1652年,是歐洲殖民者在非洲南部建立的最早殖民點,以桌山、好望角等美麗的自然景觀與碼頭聞名于世。Sawkins在開普敦度過了他的青少年時期,作為一名有抱負的年輕人,他之身前往埃及開羅并在灌木叢中呆了好幾個月。開普敦大學畢業后他到了英國,進入了歷史悠久的倫敦礦業學校,后來他又去了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在那里獲得了經濟地質博士文憑,再后來又回到英國,在杜倫大學進行博士后研究工作。在秘魯利馬稍作停留后,他于1968年前往明尼蘇達大學,在那里教書育人,直到1991年退休。

Sawkins的科學興趣主要集中于理解巖漿與礦床之間的關系,可以毫不夸張地說,他是早期真正理解板塊構造與礦床聯系的研究者之一,為獲得嶄新的見解,他和他的學生多次到野外徘徊于錯綜復雜的板塊邊界。即便流體包裹體的化學與同位素組成提高了他對礦床成因的理解認識,但更確切地說是在世界各地對巖石的細心觀察獲得的難以名狀的直覺能力在他成功的道路上扮演了更為重要的角色。Sawkins聲名鵲起主要來自他出版了針對非地質專業學生的《The Evolving Earth(1974,1978)以及獲得廣泛贊譽的《Metal Deposits in Relation to Plate Tectonics》(1984,1990)。一個人若想系統獲得與板塊構造相關的礦床學知識,就不得不把后者放于睡榻之側。此外,他還出版了50余篇文獻。為表彰他的豐功業績,2016年南非地質協會授予了他Des Pretorius Memorial Medal,這是他一生的驕傲。


《Metal Deposits in Relation to Plate Tectonics》兩版封面(來自網絡)

經濟地質學家很早就注意到金屬礦床不是巖石與流體隨機耦合的私生子,而是血脈相承,祖宗在深部。某種類型的金屬礦床也總是與特定的巖石組合相伴,板塊之間的作用恰恰能產生多樣的巖石組合,這對勘查地質學家辯證認識巖石組合及其中賦存的礦床大有幫助。金屬礦床在最近幾十年取得了長足進步,特別是流體包裹體、穩定同位素、放射性同位素測年以及勘探技術的提高大大拓寬了我們的視野,這些進展有利于我們建立不同礦床類型富有成效的勘探模型。但Sawkins也提醒地球化學如果不與地質相結合,作用將大打折扣,甚至會將研究人員帶入死胡同,金屬礦床與成礦系統不應被單獨看做地球化學事件,而是地質與地球化學作用過程高潮的產物。甚至更有危言聳聽者認為,地球化學的介入使地質多了一份嬌柔的娘娘氣,少了一份赤膊上陣的剛性。而如今新一代畢業的學生,多會把地質生涯的開端與婚姻生活緊密聯系在一起,這樣他多不能在野外看不到故鄉的原風景,而是更多地留戀玉體橫陳的溫柔鄉,選擇呆在家中,選擇計算機為他的武器。

Sawkins在課堂上也是別具一格,頗有新意。他通過放映幻燈片的形式把世界各地真實的地質景象生動地展現在學生面前,而不是把學生當成木乃伊,呆板、教條、僵硬地念講義。有一次考試,他出了一道問題:“What is a lahar?”lahar指火山引起的泥石流,一個學生回答:“Well a lahar is French for rabbit”。Sawkins給了這個學生滿分,因為他的回答太有創意了!

退休后,Sawkins搬家去了弗吉尼亞Hampton,像研究學術、教導學生一樣充滿熱情地開始了帆船航行,最終在藍色海洋里行進了大約26000英里,這期間他揚帆起航橫越了大西洋。在Hampton,他遇到了Ginny,一起遨游了加勒比海、切諾皮克灣以及部分太平洋海區,1998年他倆結了婚,又把家搬到了拉帕漢諾克河(Rappahannock River)岸邊的Urbanna。他又買了一艘帆船,并且把船體的底部包上了一層銅皮,他說這是他買的最后一條帆船了。有一天,他給帆船充電,但竟然鬼使神差地接錯了電線,等他返回時,帆船正在下沉,船體底部的銅正在電解,在離家最近的地方,他親眼目睹了礦床的一種成礦方式!

Sawkins參加了Urbanna當地的許多俱樂部,經常與他們就某一問題展開激烈討論,他的身影常常出現在當地的圖書館,一坐就是幾小時,只為定期為某雜志撰寫新能源有關評論。他和他在明尼蘇達大學的同事Bill Seyfried每周五通一次電話,談論鋰電池作為新能源的諸多好處,談論他是如何迷戀英式橄欖球,并作為教練率領學生贏得許多冠軍的。2016106日,Sawkins在家中家人的陪伴下閉上了眼睛……。2017年秋天,在切諾皮克灣的船上,許多單位聯合為他舉行了追悼會,以紀念這位無畏艱難險阻,充滿了無限好奇心,為地球經濟、能源、氣候變化吶喊,身心全部獻給科學的冒險家與科學家。

Sawkins是一個智力超群、性情溫和、善于自由思考的科學家,他注意到了地質作用過程與結果之間的內在聯系,他給學生提供了充分的自由,為他們獲得研究項目與機會不辭辛勞,許多學生就是在他的指導下獲得了光明的前途,影響了一生,感謝Sawkins!在得知Sawkins去世后,他的一位叫Gary Landis的學生如此評論到。

參考文獻

1.Frederick (Sam) Sawkins: 1935–2016 | UCT News https://www.news.uct.ac.za/article/-2016-10-06-dr-frederick-j-sam-sawkins-1935-to-2016

2.Bill Seyfried,Dr Fredrick John(Sam) Sawkins,Earth Science,P26

3.F.J.Sawkins, Metal Deposits in Relation to Plate Tectonics,Springer-Verlag Berlin Heidelberg New York Tokyo 1984

4. Frederick J.Sawkins, Metal Deposits in Relation to Plate Tectonics,second edition,Springer-Verlag Berlin Heidelberg GmbH 1990

5.D.V.Ager,On Seeing the Most Rocks,Proceedings of the Geologists' Association Volume 81, Issue 3, 1970, Pages 421-427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115490-1165298.html

上一篇:繁華若夢-穩定同位素地球化學家Epstein的故事
下一篇:明月何曾是兩鄉Kelly-世界著名經濟地質學家(四十九)

5 呂洪波 蘇德辰 信忠保 朱志敏 聞寶聯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7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1 11: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