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臻的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zhenma 個人主頁: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象牙塔”里的壓力和奮斗【科學網原創首發】 精選

已有 12604 次閱讀 2019-1-3 08:50 |個人分類:人在職場|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授完課回到辦公室,泡一杯茶,坐在電腦前看文獻、寫文章,累了就起身到實驗室轉轉,指導研究生——這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工作,也是包括筆者在內很多大學教師的真實狀態。然而,“象牙塔”并非如此純粹,日常運行的表象之下,潛藏著各種壓力。

科研經費:教師的“命根”

表面上,一些高校強調“以本(本科教育)為本”“立德樹人”,但實際上,決定教師在院系的“地位”和資源分配的,還是科研,特別是科研項目(經費)。有的高校把申請科研經費的任務指標分攤到院系,院系再把任務分攤給教師,每個教師每年需要拉進來好幾十萬元經費才能達標。在另外一所重點高校,有一個系的新大樓建成后,課題組分得實驗室的面積和近幾年拉進來的項目經費相關,“有錢人”能分得一排實驗室,而“沒錢人”只能“蹭”別人的實驗室。據說,他們學校以后要按照課題組用房面積向教師收“房租”。

于是,高校教師忙不迭地向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科技部、教育部、市科委申請“縱向課題”,和企業聯系“橫向”研發課題,還申請各類人才計劃,但成功率得不到保障。為了生存,有些人以“產學研合作”名義和企業合作,套取地方政府的錢;有些人面對前來接洽的企業,把自己的科研成果吹成“黃金萬兩”;也有些人讓學生一邊做畢業論文課題,一邊還要做和畢業論文無關的企業課題。

做科研:要快還是要慢?

正如企業在乎KPI(關鍵績效指標),高校也在乎科研論文。教師要評職稱、申請科研項目,就要發表科研論文。誰能盡快在“高質量”的期刊發表更多的論文,誰就有主動權,甚至發揮“馬太效應”,用一個學術頭銜去爭取另一個學術頭銜。

而從研究生這一方面來說,一般情況下,研究生要畢業、拿學位證,就得發表科研論文。研究生進校后第一年需要上課,第三年需要忙畢業論文、找工作。于是,教師很矛盾,不清楚應該“趕鴨子上架”,還是讓研究生“慢工出細活”。如果讓學生做“短平快”的課題,雖滿足了學生發表論文、畢業的要求,但論文分量輕,缺乏創新性,不利于教師以后申請課題。而如果給學生很多思考、探索的時間,那么學生很難在三年內完成學業,學生也不愿意延期畢業。

一位化學教授說,他帶的一個碩士生本來可以發表高檔次文章——論文投給《德國應用化學》后,本來補充實驗數據后,有希望發表的;但該生要實習、要用論文申請學位,不愿意補做實驗,他們只能將論文轉投給比《德國應用化學》檔次低的姊妹期刊,以期快速發表。

課題組運行:能否適應環境變化?

“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這正是大學教師夢寐以求的生活。然而,“小樓”賴以生存的環境發生著變化,對課題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如今,研究生擴招了。有些研究生說自己不喜愛科研,只想畢業后找一份工作。他們不但做實驗不積極,還兩手一攤把分析數據、完成論文的工作丟給導師。很多時候,導師不但要指導學生科研,還需要花很多時間解決學生思想困惑,激發他們的上進心。而且,現在研究生資助標準提高了。在經費緊張時,有的教師甚至把講課費、稿費發給學生。

以前中國學界強調SCI論文。但后來冒出一個新的評價指標——ESI,對研究機構在各個學科領域發表論文進行統計、排名,一些高校和院系將此奉為圭臬。在學科建設的背景下,一些高校和院系又強調“頂層設計”,這就給課題組帶來了“擾動”。比如說,一個課題組發表的SCI論文對本校其他學科領域的ESI排名均有貢獻,但對本系學科的ESI排名幾乎沒有貢獻,因此在系內只能“自娛自樂”,得不到重點扶持。

近年來,中國一些高校推出“六年非升即走”的用人制度。這是一種針對“吃大鍋飯”的改革,能催促青年教師“出活”。然而,在一些高校,簽約“非升即走”的青年教師并沒有“達到標準就能晉升”的保障,而是和“熬”了很多年的老教師“同臺”競爭有限的晉升名額。并且,晉升標準說變就變,配套科研條件也不好。這給教師帶來很大的壓力。

面對環境的變化,很多人進行了調整。比如,有的教師放棄了自己原先的研究方向,艱難地往本學科主流研究方向上靠。有的教師加入大課題組,幫助有聲望的“大教授”帶研究生、干雜活。即便以后科研獨立了,寫論文還會掛“大教授”的名字。有些教師從別的學!敖枵{”研究生,但發表論文時需要把委培生的正式導師列為共同通訊作者。還有些教師采取強勢的做法,比如要求學生每天簽到,還提出了遠遠高于所在院系研究生畢業標準的論文要求。

面對發展困境,應勇于革新、努力奮斗

馬克思主義哲學認為,矛盾是普遍存在的。孟子說,“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因此,對于矛盾也好,憂患也罷,我們無須諱莫如深。

面對現實,每個高校教師都會作出自己的選擇——有的人遵循“適者生存”的法則,調整自己,適應環境;有的人“聽從自己內心的召喚”,堅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還有的人“摸著石子過河”,在實踐中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路。

無論如何,奮斗是這個時代的底色。“嘔心瀝血”,向學生反復講述實驗思路、做人道理,是一種奮斗;“砸鍋賣鐵”,把自己的講課費發給學生,是一種奮斗;“借船出!,幫“大教授”帶研究生,是一種奮斗;“借雞生蛋”,從別的課題組借學生做科研,是一種奮斗;“饑不擇食”,四處出擊拉項目,是一種奮斗;“兵不卸甲”,只為得到學術頭銜和后續支持,也是一種奮斗。

借用發表在2018年12月27日《南方周末》新年獻詞《每一個這樣的你都是英雄》中的一段話,作為本文的結語——

“什么才是生活的本來面貌?是消除一切壓力與焦慮,擺脫所有傳統習俗與社會輿論,隨心所欲,自由自在,還是體認到自由與責任永遠相伴相生,人必須在責任與壓力中淬煉生命?前一種只是烏托邦,后一種才是真實的世界。既然如此,我們只有并且最好欣然,接納世界的真實模樣,接納生活的本來面貌。在此基礎上,不墮信心,不失希望,不斷從中汲取前行的力量!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71964-1155058.html

上一篇:申請-考核制,招到“對”的學生【已發表】
下一篇:除了實驗和論文,導師要不要跟學生談人生?【已發表】

48 劉立 李由 杜芳 郭景濤 李明陽 強濤 謝力 吳日恒 劉潯江 王洪吉 黃仁勇 王從彥 鮑海飛 李雄 黃永義 張曼 石磊 劉士勇 汪嘯 褚昭明 韓晴 王加升 李陶 沈律 吳明火 馮兆東 尚可可 朱長青 倫貴陽 代恒偉 李少巖 趙克勤 郭戰勝 徐海波 王珊 程強 董俊剛 夏炎 楊順楷 曹建軍 李剛 魏泉 鄧元杰 張鷹 潘發勤 馮博 原梅妮 董國法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9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15 22: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