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SY2012

博文

日落大道 精選

已有 2876 次閱讀 2019-4-30 15:08 |系統分類:生活其它

日落大道


2008年,隨著美國的金融危機越來越嚴重,它的影響已經波及到了美國的高校。非但是高校研究經費的消減,大學新招職位的凍結/減少,就連房租也是與時俱進。我的美國夢在一點點破滅。有一天我跟大牛聊天,談到我的遠大報復-在美國做faculty。他說像我的背景(沒有美國博士學位),即使你很優秀,就是在職場好的情況下,你也要在美國再奮斗至少5年,F在我們只能寄希望Obama上來是否有神通扭轉頹勢。他又說以你的情況其實可以考慮考慮其他國家,比如說歐洲,澳洲,我有很多朋友在那里的。對了,為什么不考慮回你的國家?巖土專業在美國已經不是政府重點支持的領域,21世紀的巖土在中國!是啊,我為什么不回我的國家?

 其實我也聯系了國內的幾個高校,我的很多師兄弟在國內都干的風聲水起,說話辦事早就一幅老板英姿。還沒等我把話說完,就直接打斷我-"錢多,傻人,速歸!",然后就是電話忙音.于是,我也躍躍欲試.回國有什么不好?當時老婆已經做好了迅速發財的心理準備,我也決心投入到國內熱火朝天的滾滾洪流中,準備大干一場。一個很偶然的機會,真的很偶然,改變了我人生的航線 (人生就是一個非線性的過程).一個朋友告訴我我現在的澳洲大學在招人,為什么不試試?我就把CV發過去了,不久就有電話面試。 我才認真研究這所大學,研究我未來的老板。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了我一跳,在澳洲竟然有這樣一個研究中心。不是因為我現在到了這里才這樣夸張,我們這個中心現在在巖土領域絕對是澳洲第二,沒人敢說第一,在全世界也是屈指可數的幾個組。我的老板-中心主任的學術造詣,名氣跟美國大牛比有過之,無不及。這個機會又重新點起了我的熱情。

 說起澳洲,應該說金融危機對澳洲的影響是很小的,因為澳洲是個資源型國家。當然采礦,巖土力學大有用武之地。比起香港美國,澳洲的生活簡直太生活了。早晨我經常被房前大樹上的鳥叫吵醒,是一群鳥.晚上睡覺是陪伴著蛐蛐的歌聲入睡的.我們住的小區有一個很大的池塘,水里,岸上都是野鴨子,天鵝和很多叫不上名字的,很美的鳥的領地. 偶爾人類是客人,他們也很大度,友好. 池塘里有很多鯉魚,鯉魚在池塘里是害蟲, 當地人說的, 但他們從來不喜歡吃, 守著大海,誰還吃淡水魚?! 可我們確當好東西. 一到周末, 老婆就說去到水里取幾條魚去,女兒愛吃.不久各種做法的鯉魚大餐女兒就吃夠了.有一次在岸邊抓到一只烏龜,足有幾斤重,老婆不知怎么做,又放回水里去了.幸虧沒吃,在澳洲烏龜是不允許吃的.弗復何求?

 在澳洲大學,早九晚五,下午5點以后辦公室乃至整個樓就沒人了。而在香港下午5點一天的研究生活才剛剛開始(當然早晨起得也晚,一般上午11點起直接吃午飯,一直工作到后半夜2,3點,這是香港人的作息習慣)。一開始我都賤得有點不習慣,這么早就回家了?我當時都懷疑澳洲的教授水平能有多高。后來我發現我的擔心都是多余的,其實很多教授是在家工作的。也是,對于真正醉心于科研的人來說其實一整天都是在工作/思考,包括做夢。兩年后在老板的支持下,我申請到了澳洲的ARC的一個基金,一下子自己變成了老板,有點不適應。有時很感慨自己的運氣不錯。我現在的老板SCOTT SLOAN 教授是一個大家,他管人的方式就是不管,給你充分的自由,當然前提是你真的是塊料。說心里話,我們非常感激他對他的team尤其是年輕人的提攜,鼓勵,寬容與支持。我想這也是他這個中心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今年我招了一個博士生,這是我的第一個學生,沒有經驗,真沒有。我說您做第一導師,我做副導師,這樣我心里踏實點。他說你可以的,你做第一導師,這對你很重要,語氣不容置疑。我心里一陣溫暖,士為知己者死!


總是夢見云層之上飛過子午線 

分不清是黑夜還是白天

帶著裝不下的期待匆匆的趕來

我再想一遍想一遍

我們尋找著在這條路的中間

我們迷失著在這條路的兩端

每當黃昏陽光把所有都渲染

你看那金黃多耀眼

我們奔跑著在這條路的中間

我們哭泣著在這條路的兩端

每當黃昏陽光把所有都渲染

我看到夜的黑暗

晚風吹過金色沙灘海邊的晚宴

那種味道現在還不習慣

拉斯維加斯往返的路上我看見

這里無人煙無人煙

我們尋找著在這條路的中間

我們迷失著在這條路的兩端

每當黃昏陽光把所有都渲染

你看那金黃多耀眼

我們奔跑著在這條路的中間

我們哭泣著在這條路的兩端

每當黃昏陽光把所有都渲染

我看到夜的黑暗

奔跑著在這條路的中間

哭泣著在這條路的兩端

每當黃昏陽光把所有都渲染

我看到夜的黑暗 


謹以此舊文,緬懷如師,如父,如友的SCOTT SLOAN 教授。


Colleagues,


It is with great sadness that I advise that Laureate Professor Scott Sloan passed away suddenly on Tuesday 23 April. On behalf of all staff and students, I extend my sincere condolences to his family and many friends. 


Laureate Professor Sloan was a geotechnical engineer and an internationally recognised expert in soil stability analysis. He was the Director of an ARC Centre of Excellence on Geotechnic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and an ARC Laureate Fellow. He was a Fellow of the Royal Society, and in 2005 was named one of the 100 Most Influential Engineers by Engineers Australia.


He was passionate about teaching as well as cross-disciplinary research and worked in the broad area of geotechnical engineering with a special emphasis on computational methods. Just this month his research with Dr Brett Turner was awarded $4.7m to help investigate and treat water and soil contaminated with PFAS – a significant issue for parts of our community.


The news has come as a shock to our University community and to the Faculty of Engineering and Built Environment in particular. There is much more to tell about Scott’s impressive life and we will do so over the coming weeks as we celebrate his achievements and mourn his loss. 


Alex



Professor Alex Zelinsky AO | Vice-Chancellor and President, The University of Newcastle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692836-1176363.html

上一篇:如何做論文的通訊作者?

18 韓玉芬 楊正瓴 陳楷翰 李由 李得建 黃永義 冷永剛 王從彥 熊建華 褚海亮 郭新磊 韋四江 湯茂林 陳志飛 王亞娟 武夷山 劉鋼 李雪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5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掃一掃,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15 07: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