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50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After50

博文

四位老教師對原中南工業大學采礦學科專業的歷史記憶

已有 1713 次閱讀 2019-4-29 20:43 |個人分類:教學資源|系統分類:人物紀事| 中南礦冶學院, 中南工業大學, 采礦學科專業, 發展歷史, 教師回憶

四位老教師對原中南工業大學采礦學科專業的歷史記憶

 

【吳超說明】:七八年前,學校為了弘揚學科專業文化,曾要求各老學科專業撰寫學科專業發展史,那時學院建議由俺組織一下這項工作,匯編中南大學采礦工程學科專業的發展史,但由于此事涉及的人事物太多,半個多世紀前的歷史記載資料也不多,要詳細挖掘當年的情況,需要大量的時間和人力及財力的投入;另外,一些退休老教師雖然有熱情,但也限于年齡較大和精力有限及使用電腦寫稿有一定困難而沒有完工。更主要的是,寫出來的東西很難得到所有人的認同和滿意。因此,上述事情也夭折了。不過,那段時間里,有幾位老教師也提交了部分難得的寶貴歷史資料2011-2012年期間供稿)。為了使這幾位老師辛苦撰寫的東西不至于埋沒,更主要的是為了使那段時間的歷史不至于湮滅,俺覺得有必要和有義務把他們的供稿在網上發表出來,以供大家參閱和以后需要時參考。

 

陶頌霖老師供稿——采礦專業有關史料

(作者:陶頌霖,1927年出生,教授,中南礦冶學院建校元老)

 

1952年秋,武漢大學、湖南大學、廣西大學、南昌大學等多所高校中的礦冶系按國家將采礦人員設備調集長沙組成中南礦冶學院的采礦系。

采礦系教學人員中除采礦專業教師外,還包括測量、礦山機電等專業教師。全員60余人中教授占了10名,其余大多數為剛畢業的本專各科學生及少量講師、助教。

剛開始條件非常差,在設備方面只有測量儀器比較齊全,總體來說,硬件是一窮二白。一時,年青教師不但要現學現教完成新的教學任務,還要兼管校園建設事務。例如,當時校內還沒有自來水系統,也沒有電話總機,房屋建筑除原清華大學留下的和平樓、民主樓之外僅有一棟平房(湖南省革命大學臨時搭建)。采礦系臨時安排在民主樓,經過幾年艱苦努力,由汪占辛(兼任)委員的建筑委員會自行設計建成采礦樓。采礦樓旁的爆破碉堡也是由教師自行設計施工建成,后因校園建設需要將原碉堡予以拆除,另行改造。通風實驗室建在采礦樓東頭部分。為了裝置提升機還在采礦樓東頭預備了電梯間。

當時國家方針是一邊側,側向蘇聯,教育方面也是完全向蘇聯學習。解放前的礦冶系是按通才模式培養人才,采礦專家要通曉土木、機械、電氣……一整套礦山社會的有關知識,連選礦、冶金都要有一個大致了解。中南礦冶學院是按蘇聯模式來培養人才,采礦專業課程多而深入,因此,教學計劃中設置的專業課程許多事過去設有學過的。即使是有教學經驗的老教授,也感到壓力山大。

采礦專業學制期限長短不一,磕磣設置雖然大體雷同,但分配的課時不盡相同。臨時分配任務上講臺講課的任務十分艱巨。很多青年教師是新開課開新課。他們沒有充裕的備課時間,全靠備課寫講稿到深夜。教學工作任務尤其繁重,采礦技術不可能到礦井下面去教,而學生有沒有到過礦山,需要采用掛圖、模型進行輔導。木工師傅手巧心靈,但他們也沒有到過礦山,制作木模型要考專業教師和木模工師傅密切合作辛勤勞作才能完成。

教學中另一重要方面是教材。新教材大綱要求的新教材,過去沒有,編寫新教材的任務也要有講課教師承擔起來。本科、二年制?、三年制?、五年制?,課時長短都不相同,編寫教材就得分別編寫。盡管油印刻鋼板很辛苦,拿到學生手上卻很難滿意。每年要重印一回,每一回都要刪繁就簡,增補新內容,使教材質量不管得到提高。這些辛苦不白費,它為以后編印正式出版的鉛印教材準備了條件。

1958年在大躍進形勢下,黨總支號召編寫參考書把中國的技術、實踐經驗寫進去。我專業跟兄弟院校分工合作編寫了《井巷掘進與支護》、《鑿巖爆破》等參考書,由冶金工業出版社出版,向國慶十周年獻禮,該叢書在全國發行并受到讀者好評。我們在負責編寫該書過程中積累了經驗,鼓舞了斗志,在文革過去后,幾所兄弟院校共同議定重新編寫新教材時,陶頌霖被推選充當《爆破工程》一書的主編。此書由我校及東北工學院、北京鋼鐵學院、新疆礦冶學院、江西礦業學院等會編,由冶金工業出版社出版,好評如潮。直到今日,它和陶頌霖編新教科書《鑿巖爆破》(獲國家教委普通高等學校第二屆優秀教材全國優秀獎)一起被許多高等學校和研究院列為研究生考試必讀參考書。

科學研究方面:

井巷掘進:深孔爆破掘進途徑新方法。此課題在江西下垅鎢礦現狀實驗獲得成功?上г谧詈笠慌诤笥诓轵炐Ч^程中有三位講師炮煙中毒而犧牲。三位是許同欽、伍一青、徐昌良。

控制爆破:我專業參加湖南省科技局組織的小分隊在韶山、新田、安化、慈利等地進行開山造田定向爆破試驗均或成功。為此還編著了一本科普讀物《大爆破移山造田》(湖南科技出版社,1976

 

鄒佩麟老師供稿——采礦系發展簡史(資料)

【作者:鄒佩麟,1932年出生,教授,中南礦冶學院56屆采礦專業畢業生(第一屆本科畢業生)】

(一)建校初期(1952年)

新中國成立后,為徹底打破舊的教育格局,培養大批經濟發展所急需的人才,國家于1951年開始籌備高等學校的院系調整。決定將湖南大學、武漢大學、廣西大學、南昌大學四所高校的礦冶系(科)調整出來,在湖南長沙成立我國第一所以有色金屬學科為特色的礦冶類高校——中南礦冶學院。19529月,全國高等學校院系調整方案確定,復將中山大學地質系、北京工業學院有色冶煉專業專修科和選礦專業專修科并入中南礦冶學院。

資源與安全工程學院的前身,就是中南礦冶學院初建時,地、采、選、冶四個系之一的采礦系。當時轄礦區開采、礦產開采(?疲、礦山測量三個專業,及采礦方法、通風、采掘機械、通排壓設備、礦山測量、機電、計劃與管理等教研組。

就以采礦專業而言,匯集了上述四高校采礦的精英,他們分別是:

湖南大學的周道隆教授、朱承宗講師、周抒誠、李典文、齊任賢老師等。

南昌大學的汪占辛教授、張永高教授、雷宣教授、黃存韶、汪占南、葉鎮杰老師等。

廣西大學的白玉衡教授、夏紀順、黎佩琨、李德成、甘揖宗。

武漢大學的陶頌霖、周建昌、周仲偉、戴士滔、汪學泌等老師。

測量專業的老師,計有楊善慈講師、何凱講師、劉延伯、羅時恒、黃慰池老師,以及其他專業的如李建華教授、劉尚威講師、皮明講師、程良能、趙阜南、饒立昌等等。

當時采礦系幾近是空架子,只分配有系主任辦公室、教研組及模型室等不到10間房子,學生宿舍是公共的。教學資料匱乏,實驗設備殘缺,幾件舊模型也不能用。因此系領導及老師們,一切空手創造。沒有教材自己編寫,因為當時都用蘇聯的教材,就組織老師在速成班中突擊學習俄語,幾乎所有的教材都是在短期內,由老師親自翻譯、編出來的,如《采礦方法》、《采掘機械》、《通風安全》、《礦山運輸》、《礦井提升》、《采礦概論》、《礦山組織與計劃》等等。為了直觀教學的需要,在老師指導下,制作了若干采礦方法、采掘機械等模型。

當時系行政的架子是很簡單的,系主任是汪占辛教授,副主任是白玉衡教授,系辦公室只設辦事員一人。

當時的黨支部是老師與學生混在一起的,系黨支部書記是老干部楊忠。

(二)摸索前進(1953-1956年)

這個時期采礦系的發展是穩步前進、熱氣騰騰的,在短短的3-4年中,充分發揮了教職員工的積極性,同心合力,采取了個種措施,獲得了長足的進步。

當時教師的人數壯大了,質量也提高了,不僅有原來的一批教授,還從助教中晉中了一批講師,接收了一些外校分配來的研究生(均定職為講師),派到外校進修回來的老師。

采礦專業的教師有:

教授如白玉衡、周道隆、張永高、雷宣。講師朱承宗、汪錦璋、鐘時猶、陶頌霖、黃存韶、李典文、李一智、夏紀順、齊任賢、周建昌、汪占南、宋學義、羅賢保。助教有李德成、周抒誠、甘揖宗、戴士滔、汪學泌、周仲偉、詹銀水、曾耀、周崇仁、孫盛湘、伍一青、徐昌良、楊祖光、劉方廷、馬良玉、趙蘭英、戴琳、況光宇、李良弼、周建南、張洪、陳文湘、潘長良、馮保成、王惠英、鄒佩麟。教學輔助人員李梅華等。

礦山測量專業的老師有:楊善慈講師、何凱講師。助教劉延伯、黃慰池、羅時恒。

其他專業的老師,如劉尚威、饒立昌、趙阜南等。

當時的師資培訓發式,主要是排出去進修,和在校組織學習。

為了適應我國在當時要發展露天開采的要求,1956年下半年開始,高教部要北京礦業學院和我院共同聘請蘇聯教授阿。伊。阿爾先捷夫,在北京開辦露天研究生班。我系采礦專業派出了張永高、汪錦璋、孫盛湘、李典文、劉方廷、楊祖光、汪銀標、鄒佩麟去學習一年半。

當時已開出了采礦專業教學計劃內的全部專業課:采礦概論、采礦方法、鑿巖方法、爆破工程、井巷支柱、礦山通風、礦井排水、礦山運輸、礦井提升、通排壓設備等等。

當時基本上是照搬蘇聯的教學計劃,院系調整時,四大高校調整到我系的高班同學,盡可能靠攏蘇聯計劃組織教學及畢業設計。而1952年招進來的56屆畢學生,則完全結合實際、按照修改后教學計劃組織教學,并按畢業設計大綱,組織了高水平的畢業設計。獲得了畢業設計答辯委員會的高度評價,當時答辯委員會的組成人員,除水口山鉛鋅礦的總工程師、長沙有色設計院的總工程師和黃培云副院長為正副任外,全部成員都是所設計礦山的工程師。使采礦專業在建設進程中,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當時的實驗室,主要是為了直觀教學的需要而建立的。計有采礦方法模型室、井巷模型室、采掘機械模型室,另有測量專業的測量儀器室;緷M足了當時采礦直觀教學的需要及測量實習的需要。

系行政設有主任(兼)、副主任(兼),他們是汪占辛和白玉衡。專職輔導員1人,辦事員2人。

系黨支部設專職書記1人(劉金固),共青團總支及部門工會,均由教工和學生兼。

(三)1957-1976年(折騰年代)

在這個階段,采礦系有發展,但也曾受到許多違反教學規律的干擾,而且出現過停滯不前的不正常亂象。

一、1957-1959

當時的系成立了黨總支,書記還是劉金固,但1958年底從冶金部調來了王世強任副書記兼系主任。

1958年后,總支書記實際上是王世強,系主任白玉衡,副主任有劉大陶、馬良玉。辦公室設主任、辦事員、設備干事、教務員、資料員等。

教師隊伍沒有太多的變化,僅增加了57屆的陳世華(實作干部使用)、胡漢民、69屆北鋼分配來的陳俊彥、68屆的謝永銅、張祥龍,東北工學院分配來的李兆權,和陸續從309地質隊調進來的王啟宇、李定蛟。

這個時期,采礦系有了一些發展,成立了了機電專業(其中包括電氣專門化),并為滿足學院機械制圖老師的需要,還辦了一期機械制圖?瓢。后來機械專業分出去,組建成機電工程系,不久又回來一批礦山機械的。

但是,由于反右派斗爭的擴大化,一些教師受到沖擊,嚴重挫傷了教職工的政治積極性。同時大煉鋼鐵、拉出去教育革命、批判虎克定律、插紅旗、拔白旗、反右傾運動等等,嚴重破壞了正常的教學秩序,影響了教學質量。

盡管教學秩序被破壞,教師政治積極性收到沖擊,但采礦方法教研室的老師,克服了種種困難,依靠集體的智慧,總結我國豐富的薄礦脈礦床的開采經驗,編著出版了我國第一本、比較完整的《脈狀礦床地下開采》,向建國10周年獻禮。不僅獲得了采礦界的普遍好評,也為采礦專業以后開展科學研究,奠定了基礎。

此外,試辦了兩期砂礦床露天開采專門化,不僅培養了一批砂礦床露天開采的技術人才,也為以后進行砂礦開采教學和科研作了很好的準備。

二、1959-1962

這段時間的總支書記是王世強,系主任白玉衡,副主任有劉大陶、馬良玉。辦公室設主任、辦事員、設備干事、教務員、資料員等。

這段時間的正常教學秩序,仍舊受到干擾、破壞。雖然中央在1962年為知識分子摘帽,強調知識分子是無產階級的一員,但在基層還是我行我素。反右派、反右傾、拔白旗的遺毒并沒有肅清,校辦礦山、教育革命還在沖擊教學計劃的實施。

教師隊伍基本維持現狀。除少數人調出外,60屆、61屆、62屆都留了一些人,如古德生、彭續承、歐陽年開、孟廷讓、陳德太、張秀強、李敬芝、朱成忠、謝國華、張敬仁、周  異、隆利中、馬昌潤、李覺新、鐘先金等。

由于種種原因,特別計劃經濟在教育領域的羈絆,建校10 多年來,我系的科學研究及對外學術交流,并沒有很好地開展起來。值的一提的是,周道隆教授開展了溶浸采礦的研究,建立了溶浸實驗室。雖然沒有研究出結果,但摸索了一些科研方法。此外,58年底冶金工業部發函給學院,說593月要在南京召開全國中小型礦山會議,指定我院著采礦系作準備,在大會上作交流。為此準備了一篇論文《中小型礦山改進》,獲得了大會領導和與會者的一致好評。

三、1963-1965

這是1952-1956年以后,較好的年成。1957年以來的消極影響,獲得了一定的消除,學院和系都一再強調抓教學質量,接連層層開會貫徹。教師們的積極性已得到了較好的發揮,能進行相對比較正常的教學活動,比較大膽地敢于抓教學質量,學生的學習積極性、主動性也得到較好的發揮。因此,整個系的教學質量有所提高。

但是,傾的陰魂,仍無處不在施加影響。例如65屆有一個畢業實習隊,竟敢變相的取消畢業設計答辯,代之由畢業生組成小組來評定,其評分的公正性和嚴肅性,是不言而喻的。

當時采礦系管轄采礦專業、測量專業和礦山機械專業。

當時的教師隊伍基本不變,除正常調出若干人外,在63屆留了李茂楠,64屆留了楊華葆,65屆留了曾群安、林韻玲、陳壽如、魏戀花。

當時系的負責人是孟廣德(李同昌可能在前),副主任有白玉衡、楊善慈。

在此期間不僅教學基本上步入了正軌,科研活動也開展起來了。

四、1966-1976

這是混戰的10年,是被荒廢的10年!在教學上不僅是停滯不前,可以說是在倒退。尚未來得及畢業的66、67、68三屆學生在71年送出去之后,采礦專業就沒有學生了。雖然1975-1977年連年招收了工農兵學員,及88年招了砂金短訓班,他們都是來大學的。絕大多數老師并不敢管,學生文化程度極端不一,能有高中程度者聊聊無幾,甚至有小學未畢業的,大多數學生在混日子,有愛學習者真乃鳳毛麟角。

 還有更出折騰人的,就憑軍代表一句話,竟將采礦系與選礦系合併起來,成立礦山系。結果還是各吹各的號,我行我素,沒有任何積極意義。

這個時期有過好幾個領導:張慶民、郭佩海、孟廣德等。

老師們是忠誠于黨的教育事業的,他們無書可教,就設法作以后的教學準備、自發地開展一些科研、設計等等。據統計,在此期間開展過的科研、設計、撰寫著作、論文等。

(四)1977-1985年(撥亂返正)

1967年打倒四人幫,結束了10年內亂,到1985年中南礦冶學院更名為中南工業大學。礦機專業回到機械系,選礦恢復原來的選礦系,采礦系又與從前一樣。

建校初期的教授,都已去世或調出支援外單位,而教師的正常晉升,從1962年后即停止。直到文革結束后,才從新提到議事日程,略為改變了一些教師隊伍的情況。

采礦教職員:副教授陶頌霖、汪錦璋、鐘時猶、宋學義、葉鎮杰、賴海輝、曾耀、古德生、鄒佩麟。

講師李德成、周抒誠、王廬山、馬良玉、孫盛湘、周崇仁、楊祖光、潘長良、陳志珍、王惠英。

助教謝永銅、孟廷讓、彭續承、歐陽年開、王妙欽、朱成忠、謝國華、李茂楠、楊華葆、陳壽如、魏戀花、楊  殿、王文星、吳超、曹平、王新民、羅典平、李建雄、李夕兵。

教學輔助人員王效富、周異、龍利中、李覺新、鐘先金、余佑林、徐勁之、陳觀南、李大明、劉宛香、劉湘玲。

測量專業的教職員有楊善慈、劉延伯、黃慰池、羅時恒等。

這段時間可分為兩個階段,前期是打倒四人幫到十一屆三中前會,更確切地講是到科學大會。由于文革流毒尚在肅清中,在極端混亂的狀態中,不可能馬上轉入正軌。后期可以認為從,79-80年開始,恢復高考招進來的學生逐漸接觸專業課了,教師們被壓制多年的積極性,有了用武之地,在教學領域轟轟烈烈?蒲、著書、寫論文的積極性也得到了空前的發揮。

這個期間系 領導變動有過變動,先是胡為柏當主任(礦山系),后古德生(主任)、張后蘇、潘長良(副主任),黨總支部書記是李安樂、副主任有唐祖吉、林韻玲。辦公室的干部,如辦公室主任、教務員、辦事員、資料員、`設備干事等,前后有過黃秀珍、趙曼然、張清國、吳贊弟、陳菊山、傅祖彬

(五)1985-1992年(步入正軌)

采礦系還是管轄采掘專業和測量專業,在1985年被批準新成立了露天采礦專業,而到1991年宣布撤消,1992年將以露采招進來的學生全部送出。

系已全部健全了正常的教學秩序,師資對伍有所提高,學生人數增加較快。

(六)1992——2002年(發展壯大)

隨著專業調整,測量專業調整到地質系,采礦系就只剩采礦專業,校領導決定,在采礦專業的基礎上,單獨成立資源與安全工程學院;厥走^去的10年,采礦專業在教學、科研和其他方面建設,都獲得令人矚目的的成績。

1992年以后,好些老教授退休了,系的黨政領導高瞻遠矚,以時俱進,積極放手地、破格晉升了一批年青人,在教學科研行政等方面委以重任,為資源與安全工程學院的成立,作好了充分的準備。

說明:接老彭通知回到河東后,理了一下思緒,為了便以思考,憑模糊的記憶,先擬了一份零碎的資料。我從未擔任過系的領導,對系的一些決策、發展規劃,一概不知。我只是基層小兵一個,接觸到的只是基層的瑣事,而且退休已很久,所記的事實很不準確。特別可能會參雜有某些個人的愛惡情緒,故觀點、提法都可能有問題,僅供參考。

                                 佩麟 / 2011.7.5

 

王妙欽老師供稿——1967-1977年系、采礦專業的一些記憶

【作者:王妙欽,1936年出生,教授,中南礦冶學院采礦專業60屆本科畢業生】

 

這十年恰逢眾所周知的政治運動,自1966年下半年至1968年下半年,在舉國全盤否定高等教育、否定知識分子的思潮統治采礦連隊;教學、科研、教材編寫、實驗室建設、本科招生、研究生培養、職稱評聘、學術交流完全中止,采礦專業的發展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斷層。

1967年上期,群眾革命組織之間進行武斗,采礦專業絕大部分師生(含6670屆學生)紛紛撤離學校,有的投靠河東親友,有的寄居河西農家,還有的徒步到湘潭錳礦,再乘車返回老家。校園內人去樓空,一片蕭條景象。同年下期,采礦66屆學生業已完成五年制全部學業,因政治運動被推遲一年分配工作。

1968年上期,采礦67、68屆學生要求復課鬧革命,采礦專業教師為他們不上了專業課的部分內容,而后該兩屆學生同時被分配工作。同年下期,采礦專業部分教師于采礦69、70屆全體學生自帶行李乘卡車奔赴湖南桑植縣農村,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歷時半年余,于19697月返校。

1969年下期,采礦專業教師分成兩批,一批帶采礦70屆學生到桃林鉛鋅礦,另一批69屆學生赴湘潭錳礦搞現場教學,在礦山邊上課、邊勞動、邊實習、邊做設計。其間,湘潭錳礦發生井下火災,在事故中采礦692名學生遇難。

1970年上期,采礦69、70屆學生在校學習中央文件,搞學生革命組織之間的大聯合。同年9月,該兩屆學生同時分配工作,其中留校學生約7人,分別到校機械廠、粉冶廠勞動一年。全年采礦專業教師分成三批,各赴黃沙坪鉛鋅礦、桃林鉛鋅礦與湘潭錳礦,一邊參加勞動,一邊搞教改;還有教師參加校內的人防工程施工,或赴湖南攸縣五七干校勞動。

1971年,采礦專業部分教師參加全校組織的拉練(拉出去行軍),自帶行李與鐵鍋,徒步往返于長沙與平江之間,時達兩個月。同年9月,采礦69、70屆留校學生進行了2次分配,其中僅2人分到采礦專業。

1972年~1976年,采礦專業恢復招生,招收各地推薦的工農兵學員,先后招進7579共五屆學員。在否定課堂教學的大背景夏,教學實行三結合:已是基礎課與專業課結合,數學、外語等基礎課教師下放到采礦連隊;二是教學與生產相結合,師生到礦山上課、勞動、做設計;三是知識分子與工人階級結合,接受工人階段再教育。

教師授課實行分段包干,單課獨進,集中上課。由于工農兵學員進校時的文化程度參差不齊(有小學、初中、高中),上專業課時只能多講實際,少講理論;采礦專業還派出數名教師輔導一年級新生的數學。

現場教學的基地有黃沙坪鉛鋅礦、桃林鉛鋅礦、凡口鉛鋅礦、獅子山銅礦、程潮鐵礦、梅山鐵礦、通城長石礦、衡東鉛鋅礦。

此間,原二機部(現核工業部)下屬的衡陽礦業工程學院下馬,采礦專業為該部辦過一期采礦短訓班,為期一年,專授專業知識。在第一屆招收的工農兵學員中,為該部定向培訓了約10名學員。采礦專業還未原冶金部辦過一期礦山廠礦場短訓班,歷時一年;為礦山辦過通風短訓班,帶領學員到是、當時冶金部的通風典范下垅鎢礦參觀實習。

553453266816332167.jpg

1976年唐山發生大地震,原唐山礦業學院采礦專業的教師隊伍嚴重受損,我系采礦專業派出兩名教師前去支教,擔任該校采礦畢業班的《金屬礦床地下開采》與《礦井通風》的授課,并指導學員的畢業實習與畢業設計。

1977年,采礦專業招收恢復高考的第一屆四年制本科生,教師除了為新生編制新教學計劃、編寫新教材等準備工作外,繼續完成78、79屆工農學員的教學工作。

在教學過程中,除了使用一些全國統編的老教材外,專為工農兵學員編寫了《采掘工程》(校內鉛。,為外專業學員編寫《采礦概論》(校內油。,為本專業編寫了《金屬礦床地下開采》(校內鉛。、《鑿巖爆破》(校內鉛。,還為各種短訓班專門編寫了教材(校內油。。啟動了水利輸送實驗室建設。

1970年始,在無專項科研經費的條件下,采礦專業教師奔赴礦山開展科研工作,開展或完成的科研項目有:湖北通城長石礦無底柱分段崩落法試驗,黃沙坪鉛鋅礦高壓泵輸送采場混凝土試驗,黃沙坪鉛鋅礦上向深孔鉆機鉆架的設計與試驗,深孔鉆機無閥活塞的研究,用示波器測試爆速的實驗室研究等。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下,完成的科研項目均未進行鑒定與評獎。

采礦專業教師除了完成教學與開展科研外,還積極參與了一些教學外的工作:1、創辦一個生產爆破儀表的車間,生產并銷給礦山20余臺B-1型爆破電表,而后將設計圖紙轉讓給湘西無線電廠;2、參加校內和平樓前、教工一舍旁與學生宿舍旁的人防工程施工,主要擔負巷道掘進的爆破和支護工作;3、參加采礦樓前小山坡的土方工程,負責松動爆破,并有教師參與挖土擔土;4、在韶山、安化、新田、慈利等地農村,用定向爆破開山造田,撰寫了一本《移山造田大爆破專著》(1976年由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版)。

在此十年中,職稱評聘沒有恢復。1967年,采礦專業教師中僅有一名開校元老三級教授;1955年以前畢業的教師均為講師,1956年畢業的只有2人提為講師,共有講師約20人;余者均為助教,共約26人。十年中,采礦專業教師隊伍的流動性較大:1970年原地質系探工專業撤銷,調進采礦專業3人;1971年,衡陽礦冶工程學院下馬,調進采礦專業2人;同年,采礦69、70屆留校學生2次分配時,分到采礦專業各1人;1976年,照顧夫妻關系調進采礦專業1人;因照顧夫妻關系等原因調離采礦專業約10人;一名三級教授因病去世;1975年,下垅鎢礦一次井下事故遇難3人。

這十年是采礦專業從到治的過渡時期,各項工作尚未完全走上正軌,課堂教學、研究生培養、職稱評聘、論著撰寫、國際交流均未恢復。這十年,雖然沒有提升職稱,沒有增加工資,政治上還受到不公正的對待,采礦專業全體教師(含實驗員,上同)仍為本專業的發展做出了積極貢獻,并為本專業下一個十年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林韻玲老師供稿——1977-1987年期間系、采礦專業情況點滴

【作者:林韻玲,1941年出生,曾任系黨總支副書記,中南礦冶學院采礦工程專業65屆本科畢業生】

 

1972年初,學校進行系的調整,原采礦系組建成礦山系,由采礦專業、選礦專業和測量專業組成。197219846月,胡為柏教授任礦山系主任,副系主任先后由孟廣德、姚書典、李安樂、賴海輝、曾卓喬、周龍庭等擔任,總支書記先后由李銅昌、候蘭芳、陳順茂、張秀強等擔任,副書記先后由景翠英、曾群安、唐祖佶、林韻玲等擔任。

根據中央關于工農兵上大學的指示精神,1972年春,學校招收了三個工農兵學員試點班,礦山系是其中之一,為工農兵上大學積累了經驗。采礦專業連隊的教師認真制訂教學計劃,編寫相應教材,做好工農兵學員入學的準備工作。19721976年,從各省、地區、部隊通過政審、選拔、推薦有實踐經驗的工農兵上大學,學制三年。采礦專業連續招收五屆工農兵學員,即采礦75屆兩個班、76屆兩個班、77屆兩個班、78屆兩個班、79屆三個班,每班學員數為30~35人,以班級成立黨支部。因學員文化程度不齊,小學、初中、高中程度的都有,系和教研室老師們采取相應措施,集中學員自習,加強輔導答疑、補課,互幫互學。工農兵學員畢業后分配原則是那里來到那里去,有少量優秀學員留校擔任教師和干部,以補充多年教師、干部隊伍的空缺。如:余佑林、徐紀成、譚立武等。

1977年教育界進行全面的恢復整頓,結束了因文化大革命停止十年的全國統考、統招工作。學校工作重心真正轉移到教學、科研上來。1978年春季和秋季,77級、78級學生分別入學,采礦專業7778級各招兩個班,這兩屆學生雖然年齡差異較大,但是他們同樣有著強烈的求知渴望,學習熱情高,自覺性、紀律性、自理能力強,四年總評成績在90分以上的占畢業生總數的30%,F在他們大都成了各行各業各條戰線的精英和骨干,如中南大學的常務副校長黃建柏,資安院的吳超、曹平、王新民、戴興國教授,原校網絡中心主任楊尚真教授等。1979~1982年,采礦專業每年招收四年制本科生兩個班,1983~1988年每年招收本科生三個班,其中85、86、87級露采專業各一個班。根據廠礦需要,1985年辦了采礦?瓢,學制三年。在八十年代前后,還在廠礦、企業舉辦若干期采礦專修班和培訓班。

1978年,隨著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在黨中央領導下進行全方位的撥亂返正,采礦專業教職工認真學習領會十一屆三中全會關于黨內若干問題的決議精神,開展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大討論,學校組織各系和專門班子內查外調,清理檔案,實事求是,落實政策,糾正歷次運動和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冤假錯案,落實解決了一些老教師、老干部的離休待遇問題。校、系和教研室下大力氣解決了許多教職工長期兩地分居的問題,真正確立了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一部份的地位,穩定了教師隊伍,極大鼓舞和調動了廣大教職工的積極性。如:采礦室的黃存紹教授,57年被打成右派,他的妻子兒女全被譴送回鄉,文化大革命又再次受到沖擊,什么臟活、苦活、累活他都干。平反昭雪后,他廢寢忘食,為提高采礦科研學術水平、為采礦專業的發展、為振動放礦出成果夜以繼日的工作,1991年被評為全國教育系統勞動模范,他的妻子和兒女都落實了政策返回學校,兒女都在學校安排了工作。

1984年,根據教育改革發展的需要,采礦專業所屬的礦山系又重新組建為采礦系,由采礦專業和測量專業組成。1985年根據全國的教育形勢,結合采礦專業的現狀和改革發展前景,采礦系更名為資源開發工程系。1984年秋至1995年,資源開發工程系(簡稱:資開系)主任先后由古德生、潘長良擔任,副主任先后由潘長良、張后蘇、楊殿、向南平等擔任,總支書記先后由李安樂、唐祖佶擔任,副書記由林韻玲擔任。

隨著中南礦冶學院更名為綜合性的中南工業大學,學校提出抓質量、上水平、創一流的目標,資開系在黨政領導下,積極探索改革創新提高水平的路子。1985年在古德生、潘長良主任的創導下,在學校首先設立了開拓獎學金,籌備并成立了開拓獎學金基金委員會,制訂了開拓獎學金條例和實施辦法。每學年為優秀學生、三好學生、優秀學生干部和在教學上有突出成績的教師、先進班集體頒獎。從1985~1995年,結合本系情況,每年約有30~40人不等分別獲得開拓獎學金特等獎、一、二、三等獎和班集體獎。

學校根據教育培養人才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目標,學校狠抓校風、學風,加強教學管理和組織紀律建設。對基礎課和專業基礎課實行全校統考。根據采礦專業學生的情況,學生絕大多數來自農村,外語基礎相對較差,英語入學摸底考試成績排名總在全校最后,系黨政多次組織各教研室負責人和任課老師研究落實具體措施,抓早自習;任課教師加班加點給學生補課集中輔導答疑;教研室派出年輕教師和研究生深入學生寢室輔導答疑,傳授學習經驗和方法;班主任、輔導員經常深入教室、宿舍督促檢查,及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學生中間開展結對子、一幫一等活動。師生同心協力,資開系各班外語水平有極大提高,四級英語通過率達到全校中上水平,有的班四級英語通過率達100%,越來越多的學生通過了六級英語考試。在數學、物理、電工等課程統考中,都有班級曾名列全校第一。對全校統考排名第一的班級和任課教師給予開拓獎學金獎勵。

1982年,黨中央提出深入開展五講四美活動,培養有理想、有道德、有知識、有體力的四有人才。軍民共建活動逐步推向全國,1985年工程兵學院和中南工業大學黨委決定,由工程兵學院一大隊和資開系開展軍民共建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活動。資開系由系主任古德生、總支副書記林韻玲與工程兵學院一大隊政委和大隊長一起共商軍民共建的指導思想及實施方案,以達到活動共建、思想共建、文化共建、人才共建的目的。在長達十二年的軍民共建中,開展了一系列的軍民共建活動,校、系有關領導都曾親臨指導,教研室老師也積極參加。無論是軍訓、校和系運動會、文藝晚會,還是校園綠化環境建設等都留下了軍民共建的足跡。促進了校風學風建設,使資開系的工作充滿生機和活力,在學校造成極大影響。在我系師生影響幫助下,工程兵學院學員英語水平也大幅度提高。鄒佩麟教授幾乎每年元旦都到工程兵學院參加軍民共建演出活動。1996年底中南工業大學和長沙工程兵學院榮獲全國軍民共建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先進單位榮譽稱號。

1986-1989年,受學潮影響,社會不安定因素直接沖擊著學校。校、系和采礦專業各教研室下大力氣,深入班級、課堂、寢室引導學生,穩定正常教學秩序。尤其是1989年動亂期間,班導師、輔導員以及教研室領導更是日夜守護著學生,不管班級學生到那里,都可見到老師們在做學生的思想轉化說服教育工作。一些畢業生感慨地說:當年這些老師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樣關愛我們,生怕我們犯錯誤,這些老師我終生難忘。露采教研室在黨支部書記鄒佩麟和主任孫盛湘帶領下,經常召開師生座談會,給學生上黨課,指導學生撰寫論文,搞小發明創造。露采871班還編成了論文集。

注:上述有不當或錯誤之處,請予更正。

                       林韻玲

 相關鏈接:科學網—教研室的記憶——原中南工業大學礦山通風與安全教研室的簡史 - 吳超的博文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home.php?mod=space&uid=532981&do=blog&id=1174656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532981-1176231.html

上一篇:60年前高校職工的年終獎是多少?請瞧瞧!

4 劉建興 史曉雷 王福濤 李毅偉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2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18 04: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