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那點兒事——賈鶴鵬のblog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jiahepeng 橫貫古今中西,縱論創新玄機

博文

媒體專業精神的探討—紀念我的導師、中國日報駐美首席記者黎星

已有 3276 次閱讀 2011-8-26 19:46 |個人分類:思想評論|系統分類:人物紀事|關鍵詞:黎星,專業精神,專業主義| 專業精神, 黎星, 專業主義

半個月來,我先后失去了兩位良師益友。其中尤其讓我長歌當哭的,是引導我走上新聞崗位的黎星老師。另一位,則是協和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黃建始教授。作為駐美國首席記者,黎星因突發腦溢血醫治無效,于美國當地時間2011年8月7日14時45分在華盛頓去世,終年54歲。因腦溢血倒地的那一刻,她還在采訪中。

我算了一下,黎星去世的時間,差不多正是12年前我開始在《中國日報》正式工作的時間,而招我進入China Daily的,正是當時擔任文教部主任的黎星。

在華盛頓參加了黎星老師的葬禮,看到她安詳而高傲的笑容還浮現在遺體上,立刻悲從中來,險些哭倒。

其實在黎星手下真正的工作時間,算上實習,不到兩年,但出于自己先是文史后是科技的文教情結,在CD工作的8年來,我始終為文教版面寫稿,始終在與黎老師保持接觸,同時,我也始終在有意無意地關注黎星,F在想起來,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我始終在思考CD的前途及其對自己命運的影響,而作為對自己業務工作能力頗為自負的我,始終把黎星當成了自己在CD的某個方面的影子。

黎星的成就自不待言,一生獲過八次中國新聞獎,雖然在報社的職位看似越來越低,從總編輯助理到美國版總編輯最后再到不管一兵一卒的美國首席記者,但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還在敬業工作的精神,足以讓她那些位高權重的同學和同事們汗顏。

時下,應該是由于報社的組織,對她事跡的報道蠻多了,如《黎星:永遠的星星》 http://www.chinadaily.com.cn/micro-reading/dzh/2011-08-09/content_3445413.html 等等,而我也一直在思考,在諸如熱愛自己的事業和無私奉獻等意識形態話語已經滿天飛的情況下,我究竟該紀念黎星什么?

這么多日來,我一直在仔細和反復思考這個問題,最終占據我腦海的,還是我自己多年來在科學新聞領域不斷提倡的專業主義精神(我的最新著作名為《全球性議題的專業化報道——氣候變化新聞實務》),而隨著對黎星老師工作的思考,我對這種專業主義的理解,也得到了進一步的升華。

專業主義精神最低的一個層次,就是遵循基本的新聞規范。說是最低的層次,但中國恐怕有大量媒體,既包括傳統的黨報媒體也包括市場化的都市報,其實際運作中都難以做到這種專業化。

相比于其他媒體,特別是其他官方媒體,中國日報的專業規范確實要好一些,因為這份媒體從誕生之日起,作為英文媒體和中國對外交往的窗口,就要把西方新聞多年來形成的一批規范放在臺面上。記得剛入行進中國日報的時候,雖然充滿了寫作的激情和新聞的熱情,但寫稿子確實不輕松,當時主要就因為這一條,即觀點評論性的內容不能出自記者自己的嘴,必須要采訪。逼著自己這么干的結果,一方面是黎星老師等報社編輯覺得我的稿子太生硬,另一方面則是自己的收獲,專家資源和思想見識隨著大量采訪而迅速增加。在遵循新聞規范的同時也能寫出優美的文章來這個意義上,黎星的專業精神和專業能力讓我非常欽佩。

然而,在另一個意義上,中國日報的專業精神則比中文同行更少。隨著我擔任一份市場化的調查新聞媒體的總編輯,對這一點我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那就是對于媒體人,真正的專業精神一定是奠基于理想主義之上的精神,在中國,則主要體現為我們媒體人為推動社會進步的對抗與對話。

現階段的新聞界主要表現為以調查新聞為特點的對抗,當然,在調查新聞方面,媒體同行也有不同的專業性的衡量辦法,比如到底是否應該采取用茶水裝作尿來化驗就有不同的看法。在這方面,中國日報作為英文官辦媒體,很難理想化。 

當我們還在把報道當成政治任務的時候,我們已經不可能在最終的意義上成為職業的新聞記者,因為新聞工作就其本性來講,絕不是任何政治任務。當然,對外報道和對內新聞報道有別,確實不是只有調查性報道才專業。但沒有調查性報道,記者的職業生涯總是一個缺憾。

記得在黎星老師那里,一共經歷了兩次稿子被槍斃。一篇是反對政府強占民宅的調查報道,另一篇是撰寫大西線調水的特寫,F在對這兩篇稿子被槍斃我非常理解。而回到它們被斃的原因上,則很明白,中國日報這種政治宣傳為主的媒體,不可能允許我的文章或者直接譴責政府,或者潛在破壞國際關系(大西線調水的動議涉及到湄公河等上游)。

然而到這里,我的思想出現了一個死結。既然中國日報這樣的媒體在這種大是大非上無法體現專業精神,那么黎星老師的專業性精神何在呢?當然不能只是因為那八次中國新聞獎。改變中國傳媒的南方報系的主要媒體和記者,可能連一次中國新聞獎都沒有得過呢,這不改變同行們對他們的尊重。

糾結了很多天,終于在一個偶然的時候想明白了,媒體的專業精神和個人的專業精神并非等同。中國日報是一份很難讓人理想主義激情四射的媒體,也不可能培育出南方報系那樣的對抗性的調查報道記者,但在這樣的媒體環境中,如果能仍然執著地、盡心盡力地寫好自己的每一篇報道,做好每一篇文章的編輯和指導,在擔任領導后把自己的部門帶向小環境能允許的最好的前途,這不是專業主義精神是什么?

而對于黎星老師來講,在此基礎上,她又體現了一種人性所能表現的最大的專業精神。那就是在最近幾年,在她的報社仕途發展一直不順,以高超的業務能力(在這個小環境中,至少從獲得中國新聞獎而言是無人出其右的)而被差來遣去,不停地在開拓新事業方向的同時放棄舊崗位給人挪位子,但她仍然能一如既往地做好手頭的每一份工作,并且主動地不斷開創新的工作內容與工作范式。這樣一種敬業的精神,不是卓越的專業主義精神還能是什么?

也許我對她的理解比他人更多,那不光是因為曾做過她那么多年直接和間接的部下,更因為我也是在這兩年,在事業的頂峰,從一個媒體領導的位子上突然被拿下,而即便如此,我也在一個掛名的職位上繼續在干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沒有因為憤懣而讓自己糟蹋東家偷偷給自己的報社社長助理的職位。

如今來到國外,對自己的經歷已經很坦然了,而正是這種坦然,讓我在參加完黎星老師葬禮后,對專業主義精神,又有了一份深刻的領悟。

黎星燦爛而高傲的笑容,在身體變成灰燼的那一刻,還留在嘴角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40115-479926.html

涓婁竴綃囷細MIT: 因為科學,所以傳播
涓嬩竴綃囷細科學傳播:寫作的力量

4 武夷山 邸利會 魏玉保 楊曉虹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2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10 02: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