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江湖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xingzz 偽老派知識分子 職業理論物理學家

博文

“夸克之父”蓋爾曼教授留下的遺產 精選

已有 6508 次閱讀 2019-5-26 11:28 |個人分類:隨筆|系統分類:人物紀事

兩天前,加州理工學院教授、1969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夸克之父”蓋爾曼(Murray Gell-Mann)因病去世,享年90歲。

我是5月24晚10點48分收到加州理工學院Syd Meshkov教授的郵件的,他向慕尼黑大學的Harald Fritzsch教授通報了這一令人傷心的消息,同時把郵件抄送給了同事Mark Wise教授、瑞士伯爾尼大學的Peter Minkowski教授、奧地利格拉茨大學的Willibald Plessas教授,以及科學網過氣博主我本人。

Plessas教授在當夜的反饋郵件中,提到了蓋爾曼1972年在奧地利Schladming Winter School授課的往事,并附上了一張當時拍下的照片。那時候還沒有PPT,大家作報告都用投影儀、手寫透明片。47年前的蓋爾曼留著濃密的胡須,很難被我們一眼認出來。

Gell-Mann@Schladming1972_1.jpg

Minkowski教授在當夜的回應中很動情地寫了很多話。他曾經和Fritzsch教授一道在蓋爾曼手下工作,積累了學術資本,后來回到歐洲各自拿到不錯的教授職位。所以對于他們二人來說,蓋爾曼就是他們的職業生涯中的貴人和前輩。

我對蓋爾曼去世的消息并不感到吃驚,原因是差不多一周前,Fritzsch教授給我家里打電話,告訴我他從美國回來了,見到了蓋爾曼,蓋爾曼很虛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可能不久于人世。我當時在電話中回復Fritzsch教授說,我剛在理論所的會上見到了97歲高齡的楊振寧教授,身體很好,思維敏捷,講話也很有底氣。我的博士后老板聽了之后在電話那邊一笑,說楊教授一定有長壽的秘方。據我所知,長壽主要靠擁有好的基因,其次才是后天的因素,包括秘方。

昨天Fritzsch老師在郵件中對我說,他和Geoffrey West教授應該是蓋爾曼生前見了最后一面的兩位物理學家。我說您有先見之明,這次去美國專程看望了蓋爾曼,沒有留下遺憾。我問Fritzsch老師是不是要寫點什么,紀念這位恩師。他說是的,也許會在《歐洲核子研究中快報》(CERN Courier)上寫一篇紀念文章。我說那好,如果不長的話,我會到時候把它翻譯成中文。

Fritzsch老師從1971年開始與蓋爾曼相識,據說還是蓋爾曼的學生Ken Wilson介紹的。兩個人在1973年前后的合作,奠定了量子色動力學的規范場論基礎。但很可惜,這一諾貝爾獎量級的工作,始終沒有獲獎,坊間一種說法是蓋爾曼本人已經完整地(一人獨得)獲得了一次諾貝爾獎,按照潛規則,不會再獲獎了。拋開功名利祿,兩個人保持了長達48年的友誼,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經常跟身邊的年輕人說,你選導師、或者選博士后老板,最好選40歲至55歲之間的,太年輕了可能名氣不夠,對你將來發展給予的推薦和幫助可能有限;年紀太大了可能會很快淡出學術圈,而且兩個人的友誼時間可能有限。

我自認為自己的運氣還好,跟杜東生老師讀博士和跟Fritzsch老師做博士后時,他們都是剛進入50歲的盛年,后來都給了我很多幫助,成就三十年以上的師生友誼不成問題。我不是特別貪婪的那種,我覺得無論是我的母校、還是我的這兩位恩師,都給了我超過我應得的好運。這個世界對你重要的貴人其實不多,你越早遇到他(她)們,你的人生可能就越精彩或者越順利。

我本人是在1994年遇到蓋爾曼教授的,只有那么一次。我曾在書評“夸克之父與《奇異之美》”一文中這樣描述了那次相見:“1994年秋季的一天,當時我正在慕尼黑大學自己的辦公室埋頭工作,Fritzsch老師推門進來,告訴我蓋爾曼來了。我連忙起身走出房間,偉大的蓋爾曼教授正站在走廊里。他那時已經65歲了,頭發灰白,但精神飽滿。我們互相問候并握手。第二天,由Fritzsch主持,蓋爾曼在物理系的大講堂做了一場關于物理學、混沌與生命科學的生動演講,推銷他的新書《夸克與美洲豹》。蓋爾曼給我留下的印象是慈祥、幽默、思維敏捷、妙語連珠!保ㄟ@張照片,拍攝于Fritzsch老師和蓋爾曼教授在阿爾卑斯山遠足的好時光,用在了當年蓋爾曼在慕尼黑大學演講的海報上。)

圖片1.jpg

   我對蓋爾曼的個性的評價,也部分地體現這篇短小的書評中了。我當時是這樣寫的:“其實夸克之父蓋爾曼的性格復雜好斗,有時甚至近乎瘋狂。這一點我是6年后讀了《紐約時報》記者喬治·約翰遜的新書《STRANGE BEAUTY》(即《奇異之美》)才知曉的。當時我第二次訪問慕尼黑大學,繼續與Fritzsch老師合作研究夸克和輕子的質量起源問題。他告訴我《奇異之美》是第一部詳細描述蓋爾曼生平的傳記,并把謝爾登·格拉肖(因對弱相互作用和電磁作用的統一場論做出重要貢獻而于1979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為該書撰寫的序言用電子郵件轉送給我。我被格拉肖風趣而略帶調侃的序言吸引住了,急切地想讀這本非同尋常的傳記。從Fritzsch那里借來嶄新的《奇異之美》,我花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業余時間讀完了這本500余頁的蓋爾曼傳。太奇妙了,原來偉大的蓋爾曼除了物理學研究之外還有那么多的個人愛好,而他在為人處世方面竟有那么多的缺點和不合常理之處。兩個年輕的德國同事聽了我的讀后感后,也把《奇異之美》借去閱讀。后來當我們在一起交流讀書心得時,大家幾乎異口同聲地說,“蓋爾曼真是個瘋子”。

《奇異之美》的奇異之處在于它的真實、客觀、生動和深刻。蓋爾曼能夠允許他的傳記作家不惜筆墨地描述他本人性格中的缺陷以及他和許多同行之間緊張甚至敵對的關系,說明了他的心胸其實相當坦蕩。我曾經問過Fritzsch老師對《奇異之美》第13章的看法,因為這一章主要講述了他和蓋爾曼如何思考強相互作用的種種謎團并最終提出量子色動力學的基本思想。Fritzsch平靜地說,“很公平”。但是很多蓋爾曼的合作者和競爭者并不覺得他是個對別人的科學貢獻能夠公平對待的紳士。的確,奇異數、V-A理論、八正法、夸克模型…這些重大理論突破中的每一項也曾由別人完全獨立地做出,但只有蓋爾曼一人對所有發現都有原始創新性的貢獻。他有時會有意無意地淡化或抹煞別人的成果---這也許是一個偉大的科學家人性中最真實的一面。

我在國科大講授《粒子物理學基礎》選修課時,不斷地涉及到蓋爾曼的故事和他的思想,比如他的著名的“極權主義原則”(totalitarian principle),對于理解為什么中微子應該是Majorana費米子就很有幫助。隨著教科書中這些偉大的名字先后離世,一個英雄輩出的時代也漸行漸遠。這真是令人無奈。

最近我越發相信性格決定命運,尤其在智商差不多的情況下,大家拼的都是性格(情商)。蓋爾曼是一個性格極其鮮明的人,他的一生都活得很像自己,這是令我十分佩服和景仰的。我們有多少人,隨著年齡的增長,被這個社會同化,活得越來越不像自己了?

高山仰止,我們能向蓋爾曼他老人家學習的,也許就是這一點。我們也許活不成最好的樣子,但是至少爭取活得很像自己。好消息:這事其實符合自己的本性;壞消息:這事其實很不容易做到。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779-1181227.html

上一篇:蓋爾曼和威爾遜眼中的費曼

43 武夷山 韓玉芬 劉山亮 王德華 夏力鋼 鄭永軍 李由 趙克勤 文克玲 馬德義 吳斌 楊正瓴 朱志敏 楊金波 黃裕權 陶勇 龔健 姬揚 劉全慧 王安良 王三民 余鈞 劉圣林 郭勝鋒 武偉偉 朱經亞 李毅偉 黃永義 馬紅孺 馮玉磊 陳理 蔣敏強 聶廣 左宋林 熊祎 張瀟 郭向云 康建 劉建彬 李穎業 周忠浩 鄭強 黃秀清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25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30 04: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