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dawi的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Hindawi

博文

捍衛科學,保衛科學家

已有 380 次閱讀 2019-5-14 11:39 |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Defending_Science_Blog_Header-728x333.jpg去年11月,我有幸參加了由科學認知(Sense about Science)和《自然》(Nature)雜志在威康收藏館(Wellcome Collection)舉辦的馬多克斯獎(Maddox Prize)頒獎儀式。該獎項首次出現共同獲獎者。Britt Marie HermesTerry Hughes因在面對攻擊時表現出的快速恢復能力成為獲獎者,實至名歸。Britt遭受了來自其前自然療法同行的抨擊,Terry關于氣候變化對珊瑚礁影響的觀點被否認。他們獲獎后的情緒反應清楚地表明了這種認可的個人價值。

 

捍衛科學往往涉及保護科學家

 

捍衛科學常常涉及保護科學家,但是在當晚提及《爭議思想期刊》(Journal of Controversial Ideas)(本身就是爭議的焦點)讓我有了不同的想法:有時,捍衛科學需要公正地批評科學家及其研究和爭議性的觀點。 越來越多的文章被撤回,這是一個信號,表明我們需要對錯誤和不當行為保持警惕。而另一本爭議思想期刊,《醫學假設》(Medical Hypotheses)的坎坷歷史也很有啟發意義。盡管學術界可以做到不封殺作者,而且我認為我們可以設法減少請愿和推文風暴(twitterstorms),但是對批評的反射性的辯護——即使來自有議程的局外人——可能削弱我們糾正科學的能力,因為批評者所說的可能是正確的。

 

當我們不再嚴格律己,將質問描述為攻擊時,問題就出現了。

我們也可以看到批評來自科學本身。當我們不再嚴格律己,將質問描述為攻擊時,問題就出現了。被稱為數據暴徒data thugs)并不令人愉快,但一些研究人員不得不撤回文章并辭去職務是有原因的——這不是個人仇恨。不僅僅是那些科學界之外的人有日,嵤,科學家也如此,比如那些被產業拉攏的科學家?雌饋硭坪跷覀兛梢院葱l真理并攻擊偽科學,但是描述這一事情卻并不簡單;而且一個研究員在某一領域是值得信賴的,但他在另一個工作領域可能被視為怪人。很明顯,“垃圾科學”一詞已經被產業界用來誹謗挑戰商業利益的科學家。

 

但是在科研誠信中,我們確實需要在必要時保持穩健。

    期刊經常收到一些倉猝地要求撤回文章的申請,就好像撤回是一篇文章出現問題時的第一選擇,而不是“核選項”。 但是在科研誠信中,我們確實需要在必要時對自己的作者、評論者和編輯保持穩健,出現問題時,調查并通知機構,而不是掩蓋問題。

 

期刊和出版社也要坦然接受對自身程序和行為的批評——我們應該與出版倫理委員會(COPE)的促進與廉正小組委員會 Facilitation and Integrity subcommittee)合作。該小組委員會能夠幫助解決成員違規操作的指控。我們需要認真對待舉報人和匿名評論者正如COPE所說,所有對……不當行為的指控,只要有具體、詳細的證據支持,都應該受到調查!

 

所以我們支持研究人員——但是不要不加批評地支持他們的行動或研究。


閱讀英文全文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3411312-1178928.html

上一篇:嚴格而“公平”:Hindawi進一步強化其數據共享政策
下一篇:Hindawi開源同行評審系統

0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19 15: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