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場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jlpemail

博文

過河莫忘擺渡人

已有 443 次閱讀 2019-6-8 07:55 |個人分類:編作交流場|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科學、技術、文學、藝術界的過河小卒,過河不忘擺渡人,是一種值得稱道的優良品質。


      過河不忘擺渡人,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已經過了河成為車的兵卒們,究竟有多少人還清楚地記得發表自己的處女作的編輯姓名、模樣呢?

      有的是的確不知道,有的是壓根就不想知道,有的是早已經看不起還在原地踏步的編輯了。

      以崔道怡 和李國文 為例,一個是大刊編輯,一個是初次投稿者。無名作者得到編輯的親筆信,感受如何?

作者本人更清楚。李國文收藏了來自編輯崔道怡的來信,對得到的提攜和幫助念念不忘。

      博主,也收藏著幾封編輯的來信。其中一封來自南鑼鼓巷的沙井胡同15號。這個15號,曾經有一家文學期刊。在皇城根附近短期“服役”的時候,我曾經多次去南鑼。沙井胡同15號,就是這樣一個令人感奮的懷舊地。26年前,當我的小說處女作從這里 問世的時候,我還是一個“高齡”未婚青年。而今,已經成為一個令未婚青年無奈、無法充當樣板的“劣質”父親。

      

      幾家科技期刊的退稿單,我還保留著。有的期刊審稿意見,我也還保留著。 有些科技期刊的編輯、審稿人,我都在學術會議上、在工作場所見到了。愉快的交流,就從論文開始了。

     見到這些擺渡人,感激之情非常濃郁。只說對待稿件這件事,他們是值得稱贊的?萍计诳,不就是凝聚了一個個作者、編輯、審稿人、封面設計師、責任印制 等的大量心血嗎?

     當我僅僅是一個作者時,發出了稿件之后,就開始盼望回音。

     但我坐在編輯部的辦公桌前時,我還記得當作者時的心情。盡快、保質保量地處理稿件,不僅是自己的職責,也是對的起作者的信賴和支持呀。

      當我成為編輯,勞駕審稿專家審稿時,內心也是非常感激這些無名英雄的。 有的學術期刊,經常公布審稿專家名單、有的卻喜歡藏著掖著,怕暴露自己的“隱私”。其實,沒有必要。一個行業里的審稿專家資源,基本上就那些。審稿專家既然為你出力了,得到的稿費偏低,又沒有聘書,還不公布名單,實在是說不過去的。

      過河不忘擺渡人、吃水不忘挖井人、得獎之后莫要罵評委,這應該是一種底線。

      如果相反,無論這樣的人后來學術、行政、技術、工資、津貼等級別多高,都是不值得稱道的。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255-1183710.html

涓婁竴綃囷細與著名的文學編輯在一起
涓嬩竴綃囷細纖纖是多少?

3 尤明慶 武夷山 徐耀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10 06: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