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場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jlpemail

博文

高邑

已有 704 次閱讀 2019-4-10 20:46 |個人分類:散文廣場|系統分類:生活其它| 高邑, 故鄉, 文化

                      高        邑

                         撰文:籍利平

    故鄉高邑地處華北平原西部邊緣,北距省會石家莊50公里,南距邢臺60公里。 

    南水北調中線、107國道、京港澳高速和京廣鐵路,南北縱貫高邑全境。

  1990年代初期,國道107線的擴建,我有些印象;疖囌面的廣場和鳳凰臺有鳳凰雕像和彭沖副委員長的題字:鳳凰城,就是那個時候修建的。鳳凰臺曾經被我寫入時代背景為1960年代的小說柳愛武》,這顯然不符合事實。好在,較真的讀者不多。我的速朽小說讀者本來就不多,倒也沒有引起抗議。高邑縣南邊是臨城縣,我的“臨高”可謂由此而來。除了上高中那三年,“臨高”是我早年的主要活動地點。

    京廣高速鐵路在境內設置高邑西站,高邑的交通優勢更為明顯。它為高邑經濟社會發展奠定下堅實基礎。我曾經懷著朝圣的心情,從高邑(舊)火車站步行到了出生地。期間,麥田正在澆灌,無法靠近,我只好在幾步之外去父母的墓地瞻仰看了看。民間習慣清明節不串門,我僅短暫停留就步行到了高鐵高邑西站,一路上從麥田里機井灌了兩大可樂瓶(2公升裝)的水,本來打算回北京的。天氣熱,都喝光啦。粗略算起來,那天我步行了至少16公里以上。從村南河堤下面松軟的田地里搬運的土塊,坐著高鐵進京,成了我臥室里的綠色植物的沃土。

    高邑集市,至少輻射方圓20里。早年,還是大集體時代,據說是防止農民天天趕集,高邑、鴨鴿營、元氏、柏鄉等地的集市,都統一為逢農歷一和六;1980年代才改回各自的傳統。高邑是三、八集市;鴨鴿營是逢五和十。趙縣、元氏和柏鄉集我就不知道是哪一天了,比較遠。所謂遠,就是超過了12里。步行,是我喜歡的趕集方式;有時,也騎自行車。我至今還記得,在部隊服役的前三年,每次寒假我都會和本家哥哥一起,步行去高邑趕集,買些鞭炮、紅表(對聯用紙)之類的年貨。

高邑四通八達。趕高邑集的,并不都是高邑人。在火車上,我聽見有旅客聊天時說:高邑真富!那天,我路過高邑,趕上集日——好家伙!滿街都是半劈兒的豬肉。你說是不是富得流油?!我聽了,禁不住偷著樂起來那些肉啊,沒準是臨城的,也沒準來自柏鄉,說不準是元氏的。反正都算到高邑頭上啦。稅務局的可高興啦,稅款直線上升,沒說的。

    故鄉高邑地勢平坦土地肥沃,“山河雖無要沖,原陸堪為繡壤”。得天獨厚的氣候水肥條件使高邑成為河北省重要的糧食、油料、林果集中產地,還擁有陶瓷黏土、紫砂陶土、建筑用砂、鑄造用砂等礦產資源,四通八達的交通優勢再加上豐富的物產,高邑雖為人口小縣,卻也書寫出了華美的大文章。

    高邑出蘋果。我的出生地以東3里,曾經有一片蘋果園。這里是兩條河流(河與午河)的交會處。兩河交會處的三角洲地帶是寶地。兩條河流經過此地,滋養得土地肥沃;水帶來的沙子,沉淀下來,我看就是為蘋果園預備的風水寶地。這塊寶地上,不僅長出了好蘋果。還長出了比蘋果汁液還要甜蜜的、令人砰然心動的可人兒來。1970年代,有來自南方的城市青年下鄉,就是因為甜蜜的蘋果和可人的姑娘,決定留下來、不返啦。他們愛情的結晶,自然是甜蜜的事業結下了甜蜜的果實。

    早年,我在鄉下居住時,多次往鴨鴿營火車站運拉過沙子,往返十六華里。小腿肚子受益,非常發達。沙子或者來自河邊,或者來自村邊?梢酝茰y,村河曾經多次改道,不然麥田下面怎么會有那么多細沙子呢?!沙子埋藏那么深,一定是多年沖積的結果。關于拉沙子的一些情節,我在小說《柳愛武》里曾經描述過。柳愛武拉沙子出的洋相,其實是我早年在太行山腳下的經歷。我把它揉進了小說里。沙子,是社員們(當時還有人民公社)的財源之一。

 文獻說:早在新石器時代高邑境內就有人類居住生活,春秋初屬鮮虞國,稱郎,晉滅鮮虞后,屬晉國,秦時屬巨鹿郡,東漢建武元年(公元25年),光武帝劉秀即位于郎南之千秋亭五成陌,也就是鄗縣,其后改鄗為高邑縣。至今這一地名延用了1989年(到2025年,也就是我的花甲之年,高邑將迎來它改名2000年的日子,我期待著。)。

郎這里的居民,見多識廣。這里是交通要道。有地名為證據。午河邊上的西驛頭、東驛頭,都和古代的驛站有關。高邑縣地名志記載,這兩個村子的附近,原先有驛站。比照現在的硬條件,這么也是五星級的賓館吧?上,籍氏的開拓者奉詔(1404年)移居此處時,驛站已經荒蕪。我的祖先,為了紀念這個驛站,在村子的名字里保留了驛字。

我還記得,早年在高邑中學讀書時,每次周六步行回家,都會路過兩個驛頭之間的高臺。這個高臺的來歷,我懷疑和驛站有關?是不是烽火臺的遺跡呢?我覺得有可。在組詩《驛問》里,我曾經表達過這樣的意思?上,高臺終究還是和驛站一樣消失了,連名字都沒有留下。不過,關于高臺,還是留下了傳說故事的。我的一個叔伯爺爺會夜觀天象,堪稱鄉村預言家1979年預言:二十年后,萬國朝中。1990年亞運會,可謂應驗了。。他會講故事、會寫格律詩。他,經常在夜間,高臺上觀察星辰的。我聽到過這個爺爺講孫猴求雨故事、吟誦與故事內容匹配的的格律詩。可惜,他的詩沒有流傳,詩稿成了老人家的()罐裝殉葬品。

 

高邑,至今還流傳著許多關于劉秀與王莽(正史上是王郎,民間傳說是王莽)的戰斗)故事。故事的大致模式是劉秀被追殺多次,很狼狽,終究還是遇難祥,化險為夷。臨縣也有不少地名——比如臨城的白鴿井,比如寧晉的換馬店,比如柏鄉的漢牡丹園。尤其是東漢開國前后漢文化,沉淀在了高邑文化里,成為民間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花園、大夫莊、前哨營、后哨營、西良莊、王良莊、石良莊、東良莊、谷興莊、榆林等村名都與劉秀有關。


 劉秀的落難故事,應該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有心人對“王莽趕劉秀”的民間故事進行了深入研究,寫出了數萬字的碩士論文。河北、河南、湖北的地方戲,都演繹過“王莽趕劉秀”的傳說。

 故鄉高邑,三國魏時屬常山郡,隋屬趙郡,唐屬趙州,高邑與周邊的趙縣、元氏、欒城、贊皇共同構譜寫了趙郡、趙州歷史文化的燦爛樂章。高邑,在歷史上多次和臨縣(元氏和贊皇)分分合合,要想把他們從文化上徹底區別開,是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故鄉高邑的風物綿長、人文薈萃,趙南星作為明代著名政治家、散曲大家,曾官至吏部尚書,因上書陳說天下四害而觸怒時忌,被宦官魏忠賢嫉恨排擠;“慨然以整齊天下為任”,耿直、豪情、血性的南星成為明末政治改革的先鋒人物,也成為東林黨的重要領導人物,他的政治改革思想和實踐,至今仍然有借鑒意義。

 南星先生,可以說是“非暴力不合作思想”的鼻祖——他在閹黨把持朝政時,辭官鄉居,威信越來越高。他不但有思想,還有行動。曾經彈劾閹黨,雖然沒有清除當時的朝中毒瘤,也為后人做了不畏惡奴和強權的樣板。我愿意這樣描寫他:“凱歌未奏、身先去。代州。古稀人,揾英雄淚!北M力了,未挽狂瀾,也是豪杰。英雄未必都成功,成仁的也很可敬。

 

  趙郡李氏一門世代榮顯,文風頗盛,名相滿門,李同軌、李義深、李游道等李氏精英都為古老的高邑增添了濃重色彩。明朝的李標為官清正,敢于直言諫君,他提出的“要以和平為國家培元氣”的主張更是彰顯過人的才能和高尚的品德。當代高邑作家,仰慕先賢,有李氏傳記問世;作家單紀蘭、陳金鎖歷盡3年時間搜尋、勘校、研究、注釋的《趙南星詩詞曲校注》,由天津教育出版社出版發行。高邑網,曾經介紹過這部書。

故鄉高邑,歷史文化方面的傳承也綿延不斷,西驛頭的花杠、南巖的亂彈、東驛頭和莊頭的剪紙;打腰鼓;跑扇鼓;民間工藝特產——貓頭靴,既有漢代古樸遺風又兼具冀南農民畫的意象。

 高邑作為傳統的農業縣,有麥倉、棉庫之雅號,F代化的農業設施和特色種植養殖都走在石家莊諸縣市的前列,也成為新農村建設的一道靚麗風景線。高邑花卉,成了品牌。高邑人,遍布祖國四方。高邑的常住人口,不足二十萬,卻以各種方式向外縣、外市、外省,甚至外國輸送了大量人才。一次,我在國內參加學術會議,遇見上海來的一個同行。聊天時,我告訴他畢業的高中后,他高興地說,我和你校友是大學同學。不過,人家現在定居國外啦。

近些年,高邑的工業發展獲得長足進步,隨著石家莊城市工業項目的外遷和紅旗大街南延工程的實施,高邑的工業立縣政策得到強力推動,作為石家莊南部工業區的重要組成部分,鳳凰山工業區、城東工業區和鋅業園區都將助力高邑經濟插上騰飛的翅膀,紡織、化工以及建筑陶瓷構成高邑頗具特色的工業體系,也必將成為省會南部經濟崛起的新動力。

 高邑的陶瓷,吸引來了南方客戶。他們走下高鐵,直奔陶瓷廠。雄安新區的影響,輻射到了高邑。占地上千畝的鞋業小鎮,已經開工建設。

 

“哎嗨呀,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

 這首好聽的情歌,其實可以做這樣的解讀——郎——這塊寶地。過去是寶地,2000年前是,2000年后也是。

那么,請來郎——這個地方看看吧。

 注:泲讀作[jǐ]。詩經國風·邶風·泉水》中有“出宿于泲,飲餞于禰!钡木渥


 2014-12-31初稿,2019-04-10修改濟水。

鏈接:

國風·邶風·泉水

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懷于衛,靡日不思。孌彼諸姬,聊與之謀。
出宿于泲,飲餞于禰,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問我諸姑,遂及伯姊。

出宿于干,飲餞于言。載脂載舝,還車言邁。遄臻于衛,不瑕有害?

我思肥泉,茲之永嘆。思須與漕,我心悠悠。駕言出游,以寫我憂。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255-1172543.html

上一篇:籍姓作者的一篇高被引(453次)論文
下一篇:[轉載]陳浩元:堅決糾正中國人名漢語拼音書寫“西化”的錯誤

2 尤明慶 范振英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2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6 19: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