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場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jlpemail

博文

在山崗上寫博客(1) 精選

已有 3760 次閱讀 2017-1-20 22:38 |個人分類:科苑記事|系統分類:人物紀事|關鍵詞:科學網,,博客,,十周年| 博客, 科學網, 十周年

在山崗上寫博客

                                    籍利平

20072月,我在科學網申請了博客,當時開博客的人不多,可能在300個之內。

第一篇博客是13日貼出去的,題目是龐大的《物理學與文學》,字數不到700

有人認為物理和文學距離比較遙遠。沒有看薛定鄂傳記之前,我也是這么想的?戳酥,我如獲至寶地發現了,他老人家也能寫愛情詩,是1956年他69歲寫給希拉的?上,譯文比較蹩腳,我想原文肯定要優美得多。其中末尾六句是這么寫的: 在廣闊的空間里, 所有一切都不存在。只有我和你,只有我們的歡樂。我再也回不去了,  除非和你在一起。    (開頭的那幾句肉麻的就不抄錄了)  科學(包括物理學)和文學并不矛盾,是相輔相成的。有意思的是,假如把“你”理解為物理學或者其他科學,也說得通?茖W家對于科學的迷戀恐怕是不亞于他們對終身伴侶的熱愛。對于事業心特強的科學家來說,陪伴他們更多的伴侶,就是他們的事業——科學。
  物理的確是迷人的,當老師敲擊音叉,引起其他音叉共鳴之時,當我們談起伽利略在著名的比薩斜塔,拋下兩顆質量懸殊的球兒,它們同時落地;或者談起阿基米德洗澡時的靈感、牛頓由墜地的蘋果引發的思考和發現;再或者我們津津樂道華裔學者楊振寧、丁肇中、朱棣文榮獲某屆諾貝爾物理學獎。這些都像化學老師手中點燃的鎂條一樣,發出奇異的光芒,感動著每一顆年輕的心。我想,許多人沒有取得科學上杰出的成就,并不是由于他們智商太低,而是他們壓根對科學不感興趣,他們經商去了,掙錢去了,或者是沿著仕途的金字塔向上爬去了。

   物理早已不是牛頓、伽利略的時代了,也不是愛因斯坦的時代了,甚至也不是楊振寧時代了,F代的物理已經不是個人時代了,是團隊時代,但更需要個人的奮斗。

這篇2007-2-13 07:49在山崗上發布的博文,如今看來有了某種特殊的意義。即使是薛定鄂的愛情詩,也可以進行另一種解讀了。當時,我在(山崗上的)衛星觀測站值班,8點開早飯。開飯前的一個小時是我寫作的最佳時機。

第2篇博文,脫胎于此前寫給一位廣東羅定的中學生的信,此文得到了同行的留言。

第3篇博文,是閱讀小說《馬丁·伊登》的感想……

第4篇博文,作為散文發表了,原文見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255-311.html。

寫作的環境是這樣的:左邊是一團電纜、GPS接收機、龐大的機柜、UPS和打印傳真一體機。滴滴的聲音不斷從腳底下傳出來,似乎是進行某種報警。右邊近處是已經結冰的龍門口水庫(傍晚或者早晨可以散步的地方),稍遠一點是山崗。除了盯緊顯示器,我的目光越不過山崗。

在申請博客之前,我沒有想到會堅持十年。之前在著名或者不著名的網上開過不止一次博客,包括出差到山東威海時開的,都是短期的。

“在廣闊的空間里,所有一切都不存在。只有我和你,只有我們的歡樂。我再也回不去了,除非和你在一起!保ㄟ@個你,不是薛定諤的情人)虛擬的世界、虛擬的空間,也是有無窮的樂趣的。在科學網、在博客里,尤其是在《籍工場》里,認識了許多有水平的、有趣味的人物。其中一少部分,還在線下見過面。有的是在第一屆青年科學博客大賽頒獎的時候見到的,有的是我特意拜訪的(比如一個健談的科學家記載的),更多的是在各種學術會議、報告上遇到的,有的是在期刊編輯培訓班上見到的。不期而遇,帶來的更是驚喜。

科學、技術、工程與文學有時會發生激烈的沖突,對我個人而言是這樣的。像我這種愚鈍之人,更是難以在多方面取得成績。一個把技術員干了6年(調到北京工作后,原單位的干部科高副科長不但不補充我擔任助理工程師的有關文件,還氣沖沖地教訓人)、把工程師(破格了?從技術員直接被任命為工程師)干了25年的人,怎么可能不愚鈍呢。由于多年從事技術或者工程項目,凡事過于較真(并且不會說話),碰了不少釘子。郁悶的日子,結出了不少文字之果。

這次開博客時,我已經經過了兩次評選副高的落選。2006年遲到的碩士證,沒有讓我高興幾天,盡管有人熱情地宣揚我的“進步”。在博士成群的地方,一個“高齡”工程碩士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值班的時候,有些空閑,就去玉泉路旁聽研究生院的一些短期課程;從頭至尾停下來的是《衛星軌道理論與應用》(——見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home.php?mod=space&uid=255&do=blog&id=451052&from=space《玉泉路19號甲》),決定報考主講老師于錦海教授的博士。

2008年的考試結果,英語差了幾分,沒有過分數線。2010年改了個專業,再次報考仍然是英語不過關,這次連專業課都沒有合格。

這樣從2004年到2010年,我平均不到2年就接受一次落選的心理考驗,或者是副高或者是博士生的入學考試。


每次落選,必定會促生一些博文(包括順口溜、故事等)。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了2014年的春天。每一次落選,我都會從文字的豐收上找到一些心理平衡。這越發加劇了自己“專業水平的停滯不前”。

在2011年秋天,經歷過一次意外的英語班“副班長”入選和一次意料之中的、繞來的競聘副處崗位機會的落選。這的確是有諷刺意味的,一個英語不過關的人,居然入選了英語班“副班長”。不過,也說得通“副班長”本來就是最后一名的代名詞。我的英語仍然不過關,應付不了職稱英語之外的考試。諷刺意味深長的是,居然在一次發布原創英文“順口溜”后得到了譴責性的留言——為何不注明原文的出處呢?

有一段時間,單位的食堂停辦了。我去過斜對面的部隊干休所食堂就餐,也在周邊打過多次游擊(結識飯友),甚至還到稍微遠一些的高能所食堂辦過飯卡,也是想趁機進入玉泉路31號甲(乙)。

這些“洗禮”,都為我寫博客積累了材料。

在寫博客的第一個三年,如果博文發布得比較早,那多半是一起床就去寫了。有些是中午,利用午休時間寫的。

現在,我的博客里148到194頁所顯示的,都是2007年發布的博文,以原創的為主。

在上山值班的時候,我多半會早起、坐在GPS值班室的備用計算機前,一邊聽著“百度音樂”或窗外的鳥鳴,一邊寫博客,直到愉快地開始一天的工作。偶爾望一眼連綿起伏的群山,也是非常愜意的。窗外那一汪水,無論是凍結還是流動,都會讓我平靜下來,寫出流暢的文字。(未完待續)




博客感言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255-1028920.html

上一篇:趕 而 不 超 也 不 錯
下一篇:在山崗上寫博客(2)

8 蘇德辰 康惠駿 李穎業 蔣德明 姜玉梅 史曉雷 鮑海飛 張海權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掃一掃,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17 13: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