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文化足跡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lvnaiji 郵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再議:學者到底能否從科研經費中獲利? 精選

已有 7900 次閱讀 2016-8-18 11:14 |個人分類:科技|系統分類:觀點評述|關鍵詞:科研經費,,二八定律| 科研經費, 二八定律

呂乃基

所謂“額內勞動”與超額勞動的區分是存在的,因而做課題從經費中獲得部分報酬具有合理性,F在的問題是,這兩種勞動之間難以劃出明確的界線。

如果說按“超額勞動”付酬理所應當,應得之酬與所付之勞相對應,那么甲乙雙方的合同到此為止。然而實際情況是,課題可以堂而皇之折算成額內的工作量,更重要的是,有沒有課題,那一級的課題,經費多少,在相當程度上成為衡量研究者水平高下的依據。在課題費里拿到真金白銀之后,回過頭來再與老老實實在“額內”干活的研究者pk,升職稱,拿獎項,職稱等已經成為課題的報償。于是,超額勞動在“額”的內外一魚兩吃,名利雙收,難怪會有那么多的反對聲音。

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有必要清晰劃清“額”內外的關系。拿了額外課題的錢,就要減少課題在額內升職稱之類的權重,例如是否拿到課題、什么“級別”的課題,經費多少,都不成為升職稱評獎的依據,否則就與“額內”勞動不可比。可比的是在課題基礎上完成的論文和著作。

“二八定律”為人所熟知,科研領域的情況基本上也是這樣,20%的科研人員拿出了80%的科研成果。與此同時,20%的科研人員拿到了80%的科研經費。

這兩個“二”與“八”在多大程度上相吻合?

純粹的學術能力當然不是“公權力”,然而在目前情況下,拿到課題的能力是一回事,而科研能力在相當程度上是另一回事。前者關系到復雜的人際關系,與握有課題經費分配權的有關部門有著千絲萬縷斬不斷理還亂的關系,也就是涉及到公權力。如果新政落地,不可避免會有更多的公權力介入其中,這種情況會給從經費中獲取收益的合法性蒙上陰影。

    總體而言,且不說科研與教學的均衡,也不涉及初次分配問題,就事論事來說,就是兩個“區分”。區分內外,拿了“外”的錢,就別在“內”獲利。區分“拿”課題與出成果。不要把課題的“拿”太當回事。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210844-997175.html

上一篇:傳統文化的“始基”與“公理”——對于傳統文化的科技哲學解讀
下一篇:傳統文化的“始基”與“公理”之二:性本善

26 蔡小寧 鮑海飛 陳楷翰 梁洪澤 蘇德辰 史曉雷 楊正瓴 吳浩宇 牛登科 孫學軍 晏成和 李明陽 趙美娣 蔣永華 黃永義 李華 羅教明 伍光良 xlianggg taoshl watercold ddsers greenmoon12 khzh aliala yunmu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58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27 12: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