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文化足跡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lvnaiji 郵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區塊鏈4.0(下)

已有 3382 次閱讀 2019-2-2 19:32 |個人分類:科技|系統分類:論文交流| 區塊鏈, 人工智能, 超能硅基生命

呂乃基

四、區塊鏈+人工智能

溯源鏈創始人王鵬飛在18年初提出,人工智能代表先進生產力,區塊鏈代表新的生產關系[1]。這一說辭將現實世界的兩個核心的概念范疇移植到虛擬世界和未來世界,有助于生活在現實世界的人類,理解人工智能與區塊鏈在虛擬世界和未來世界中的地位和相互關系,然而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能會限制相應的想象力。類似的說法是[2],人工智能是自學習,區塊鏈是自組織。

1.人工智能與區塊鏈相互賦能

用人工智能優化區塊鏈的各個層面及其基礎設施。

每個智慧合約都會生成關于交易的人工智能模型,按照輸入條件設定執行出來的結果應有一個合理區間,高于上限或低于下限肯定不對。用戶可通過申訴委員會申訴,人工智能模型容易對此進行分析判斷。

基于人工智能的形式驗證技術,可以理解為區塊鏈的殺毒軟件。在形成智能合約的過程中主動發現代碼與合約的漏洞。

生成對抗網絡,通過不斷自我攻擊,發現漏洞。合約生效前,人工智能一直在進行自我攻防測試。

吃一塹長一智。虛擬現實技術的價值之一是,虛擬吃一塹,現實長一智。虛擬現實技術的這一優勢可以應用到區塊鏈[3]。

其一,可以作為學習機。新手做區塊鏈,會碰到一些不能在鏈上的操作,可以先在虛擬區塊鏈上做場景化、有序化的案例。

其二,可以作為實驗室。很多攻擊實驗、安全實驗需要在虛擬區塊鏈上測試。

其三,也可以作為孵化器,。新的想法、算法、難度調整的機制,先在虛擬區塊鏈上做,如果表現良好,再拿到真實鏈上去,保證區塊鏈的項目從法律上、政策上合法合規。 

反過來,區塊鏈技術也可以推進人工智能[4]。

各種人工智能設備通過區塊鏈實現互聯、互通。統一的區塊鏈基礎協議讓不同的人工智能設備在互動過程中積累學習經驗,提升人工智能的智能。

開源的公鏈用于管理人工智能,對外輸出人工智能服務。

算力通過區塊鏈離散地組合起來,更多公司參與大規模計算,厘清分配獎勵,成本端會發生大的變化,對中心化的算力機構依賴性變弱,甚至會出現新的組織形態,從而改變整個人工智能行業的布局。

人工智能所需的資源是數據。區塊鏈打破信息孤島,去中心化鼓勵數據共享。獲得數據溯源,保障數據的可靠性,保護隱私。

2. 超能硅基生命的存在是一個系統

有人曾以一個活生生的小鎮與之在湖面上平靜的倒影,比喻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的關系,F實社會中的個人有感性、理性與悟性,類似量子疊加。人是社會關系的總和,人際有契約關系,更多是無需契約的彼此間的默契和情感關系,類似量子糾纏。移到虛擬世界的只是理性與契約(智能合約),排除“不確定”;如同量子態的坍縮。

區塊鏈的作用不只是“信任”,而且是“確定性”!按_定性”是結果,“信任”是建立“確定性”的過程[5]。

正是在這一過程中,一方面,互聯網的自我意識覺醒[6],有區塊鏈生態網絡大數據基礎,基于人工智能的智能合約將成為互聯網“靈魂”的載體。另一方面是人的數字化,人因區塊鏈而獲得永生。

眾多業內人士預言人工智能的未來形態,作為哲學家的趙汀陽的觀點頗有價值:超能硅基生命的存在是一個系統[7]。

人工智能的未來形態不是孤立的擬人個體。一些個體形態的機器人,只是屬于超能系統的各種專用“零件”,可以在各個相對獨立有限的領域,例如圍棋、記憶和計算等單項超過人類,但不是全能冠軍,更不可能是獨立思想者。

超級人工智能的最優存在形態不是與人形相似的個體,而是與網絡相似的系統。以網絡形式無處不在的系統化存在,其優勢是使任何個人的反抗都不再可能,因為人類的生活將全面依賴智能網絡,而且網絡化存在具有極強的修復能力,很難被徹底破壞。

只有一個“靈魂”或主體性的系統化存在才是超級人工智能的最終形式,有業內人士稱之為“互聯網大腦”(劉鋒)。如果說,超級人工智能的最終形式,其靈魂(生產力)是人工智能,那么這種“系統化的存在”(生產關系),或許就是正在不斷擴展和完善的區塊鏈。

硅基生命的人工智能最終將超越擬人模式進入上帝模式,成為像上帝那樣無處不在的系統化存在。人類只有像思考上帝的概念那樣去思考超級人工智能,才能理解超級人工智能的本質。

3. 如果出現兩種以上的超級人工智能系統

趙汀陽進一步設想,假如將來出現兩種以上的超級人工智能系統,相當于存在兩個上帝,其結果可能非常慘烈,戰爭的可能性將遠大于聯合的可能性,類似于兩種一神教難以相容。這一設想有石破天驚之感。

然而在某種意義上,趙汀陽提出這一設想的緣由,較之設想本身更值得玩味。

一句常聽說的話是,科學無國界,但是科學家有國籍。庫茲韋爾曾提出未來人工智能的“奇點人”。類似地是否也可以說,奇點人無國界,但是先成為奇點人的人有國籍。特朗普在2017年底放棄“網絡中立”,俄羅斯正在打造“第二互聯網”[8]。為此,已經有人提出“互聯網憲章”。

順理成章的推論就是,區塊鏈有沒有國籍?

近日發生的中美貿易戰震驚了世界,圍繞芯片的中興事件更是震驚了中國。由芯片而操作系統而根服務器在美國的互聯網,每一個層次的背后都有美國的身影。

改革開放,中國由與國際接軌一路走來,而今,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濡以沫,還是各奔前程?未來中國有可能面臨中美紐帶從經濟到科技及教育等一定程度的脫鉤。中國是否下定決心自力更生,對中國乃至世界是非常重大的戰略判斷[9]。

要虛擬世界的球籍,還是賦予虛擬世界以國籍?

目前,中國和美國在同一起跑線上,或相距不遠。區塊鏈基礎技術的競爭主要在主鏈,全球范圍內大部分主鏈在美國誕生,運營。中興事件,痛定思痛,“我們不能像錯過芯片、操作系統一樣去錯過主鏈這樣的機會!标惱诒硎,迅雷作為做區塊鏈基礎底層研究,致力于做世界上最快主鏈的公司,特別希望能夠看到政府的支持和國家的關懷。

金融地攤玉豐的觀點(文獻8)是,沒有公鏈,中國的區塊鏈就等于是現在的手機和電腦一樣,沒有自己的操作系統。如果都用以太坊技術,那么基本等于中國的區塊鏈不用搞了,又是第二個中興。所以中國區塊鏈的技術人員一定把中國的公鏈底層協議,公鏈標準,公鏈基礎做出來,尤其是國家的法幣。

陳磊和玉豐的希望或許表達了部分業內利益相關者的心聲,在本文的第二部分中,已提及政府方面對區塊鏈的理解。未知公鏈與公鏈之間的界面或接口,是平穩過渡,還是“非常慘烈”。面對上述觀點,元道先生的觀點是,不會有中國區塊鏈和美國區塊鏈,正如互聯網一旦產生就是全球化產物。

庫茲韋爾預言,“奇點人”將于2046年降生,另有研究者認為會在數百年后,更大的可能是,由人類社會到超級人工智能時代的轉變不是一朝一夕之間,而是一個經歷幾十年到數百年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兩種形態的存在并存,逐步演化。

按趙汀陽關于超級人工智能的最終形態是“系統化存在”的觀點,實際上可以說,這一過程自互聯網誕生之日起已經發生,被稱為“價值互聯網”或互聯網“下半場”的區塊鏈,將這一過程大大往前推進了一步!耙蕴擇S實”,意味著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在某種意義上也就是人類社會與超級人工智能,這并存的兩種形態至今的關系發生某種質的變化。

上帝,是超級人工智能的系統化存在,還是在其之外的某個或某些監管者?

一方面,以虛馭實,區塊鏈將以理性、規則和確定性超越和改造現實社會,另一方面,現實社會也將以強大的慣性,譬如人類社會的權力,特別是大國之間的巨大爭斗,抵御區塊鏈對現實社會的改造,以及扭曲、分裂區塊鏈;這兩種力量之間的博弈,將在數十年到數百年的時間維度,以及全球或更大的空間展開。

對超級人工智能的未來,趙汀陽多說了一點,漏說了一點。多說的是在人類社會建構所謂“天下體系”,看看現實世界,烏托邦了;而漏說的則是基因編輯。

4. 哥德爾程序炸彈與51%

阿西莫夫的“機器人三原則”為人所熟知,人工智能的高速發展一再提示人類,要對人工智能“留一手”。

趙汀陽給出的建議是:“哥德爾程序炸彈”。

如果人工智能試圖主動修改或刪除給定程序,就等于同時啟動自毀程序;如果人工智能試圖修改或刪除自毀程序,也等于啟動自毀程序。相當于為人工智能植入任何方式都無法拆除的自毀炸彈,即任何拆除方式都是啟動自毀的指令,這是技術安全的保證。

這種自毀炸彈具有類似于哥德爾悖論的自毀程序,即使人工智能具有哥德爾水平的反思能力,也無法解決哥德爾自毀程序

趙汀陽承認,“哥德爾程序炸彈”只是一種哲學想象,在技術上能否實現,取決于科學家的能力。

不過,由“哥德爾程序炸彈”可以聯想起區塊鏈的一個關鍵數字:51%。

單個礦池的算力超過51%就可以為所欲為。但比特幣這么多年下來,為什么沒有出現這種情況?事實上出現過很多次,包括BTCGuild、ghash,都曾經接近甚至超過51%的算力,然而最終沒有出現51%通吃。

這是因為,一旦礦池算力接近甚至超過51%,群眾就開始擔心,幣價會下跌,礦工們紛紛退出這個礦池,最后礦池自己主動限制算力增長。因為比特幣設計的是一種共贏機制。大家都在一條船上。

算力如此,分布式賬本的51%也是如此。

本文第二部分提及,把政府對區塊鏈的監管本身做成智能合約。同樣,有沒有可能以區塊鏈來實現人工智能的自我監督?

由此看來,區塊鏈是否具有某種“反身性”?

人工智能可以在雙手互搏中進化;區塊鏈,是否也可以在反身性中自我迭代?

代結束語

未來已來。

普里戈金分岔圖的分岔點既偏離、突破原有的軌跡,同時又留有“記憶”或路徑鎖定。在“未來”中必然“選擇性”地包含了當下人的一部分心理和社會意義上的基因,譬如某種自爆設置,如“哥德爾程序炸彈”,以及不舍的權力。

選擇,既是未來與現在的博弈,也在于被分裂的現在自身的博弈。

區塊鏈4.0:區塊鏈+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中的“人”是誰?



[1] http://industry.caijing.com.cn/20180122/4397443.shtml

[2] 金融地攤玉豐https://mp.weixin.qq.com/s/dBmhia-dozzmBfz7jvC6sQ

[3] https://mp.weixin.qq.com/s/mkm36wJNavrHE4oB6HGsPQ

[4]http://m.sp.uczzd.cn/webview/news?app=hwnewty-iflow&aid=6197068064097717850&cid=100&zzd_from=hwnewty-iflow&uc_param_str=dndsfrvesvntnwpfgibicpkt&recoid=14871715679584891407&rd_type=reco&sp_gz=1&activity=1&dn=16086021892-204167e9

[5] https://mp.weixin.qq.com/s/zksnfgA4i-tmh6-NHWdg6w

[6] http://www.ciotimes.com/ctqy/131505.html

[7] https://mp.weixin.qq.com/s/4nStnWwlfRpX_FsDMsSfng

[8] http://news.sina.com.cn/o/2018-06-10/doc-ihcufqif2071768.shtml

[9] 秦暉https://mp.weixin.qq.com/s/wQBE3ZxhfUbewNi9k3RYJw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210844-1160458.html

上一篇:區塊鏈4.0(中):虛擬世界的“球籍”——良幣驅逐劣幣
下一篇:科學技術哲學界“選擇性”無視的研究領域——國家與全球化層面的STS

11 鄭永軍 陳楷翰 彭真明 李劍超 武夷山 黃永義 趙斌 徐明昆 陳綏陽 王啟云 伍光良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7-19 16: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