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文化足跡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lvnaiji 郵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大歷史觀視野下的人工智能(第二版)之三: 精選

已有 9420 次閱讀 2018-8-15 23:15 |個人分類:科技|系統分類:論文交流

人類是否可能為自己安排好后事

呂乃基

在技術的發展中,千百年來,雖然早就有了眼鏡、假肢、支架和人造關節等等,但是這些技術一旦制成,其本身就已經固定,并不能繼續進化。

達爾文進化論雖然包含變異,但基因的變異是客觀現象,非個體有意而為,以及具有很大偶然性,因而只是為選擇提供了不可預測的可能性,總體來說只能是守株待兔,被動等待接受自然選擇。細菌在某種意義上顯示了主動變化并具有針對性。技術的發展也是這樣,逐步擺脫、超越人類的作為,在柔性化生產、正反饋和進化算法,以及阿法狗的策略網絡和價值網絡等方面已經可以看到這一趨勢,更清晰的信號是由阿法狗到阿法元。今后人工智能的發展必然具有更多更強大的自主學習和自我進化的功能。

1. 進化與退化

由圖一可知,自然界的演化實際上由相反相成的兩個部分組成。


圖一 自然界螺旋式推進的演化過程(參見大歷史觀視野下的人工智能(第二版)(一)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home.php?mod=space&uid=210844&do=blog&id=1128518 

螺旋式推進過程的一側,即圖一的下側,沿物質層次逐步升高。這是一條物質系統日益復雜,組織化程度愈益提高而熵降低的路線,這就是進化。此處的進化概念比達爾文進化論中之進化具有更深刻、更廣泛的含義,同時也與上文論及的“形式與質料”關系的演變相一致,即形式超越質料。

在螺旋式推進過程的另一側,即圖一的上方,是一條物質層次逐步下降,物質系統愈趨簡單、組織化程度下降即熵增的路線。這就是退化。同樣,此處的退化概念也比進化論中的退化概念具有更深刻、更廣泛的含義。

進化與退化是自然界演化過程中兩個相反的方面,二者密切結合,不可分割。每一方的運行是對立面之所以發生的條件。二者的結合構成了自然界完整的演化過程。有必要為“退化”正名。退化不是如通常理解的單純是消極、被動和退步,而是有其獨特的作用。正是進化和退化結合起來才組成循環,從而使演化得以進行。在此意義上可以認為,進化在退化的基礎上進行,進化以退化為代價或條件。

自然界演化過程中進化與退化的關系及由此組成的螺旋式推進方式揭示一個普遍規律:萬事萬物的進化和發展都不是單一和直線型的,都必然地與某種退化聯系在一起,與退化構成某種循環。在一些事物達到高層次之時,另一些事物正在向起點回歸。以人猿相揖別為例,生物中一小部分進入新的循環而開啟人類社會的演化,大部分生物則留在原有的循環中,為人類提供物質食糧和精神食糧。

進一步考察自然界螺旋式的演化過程,考察進化與退化的關系,可以發現在時間、空間和數量上存在某種關系。此處僅涉及與本文有關的“數量”,指參與循環的物質的量。

宇宙中的絕大部分質量和能量都集中在初始循環中。在初始循環的最高點亦即高一級循環的起點,宇宙彌漫物質中只有小部分成為星云,其中小部分形成恒星,大部分在收縮時被吹向空間。在恒星的末期生成的核素中,只有少數被拋到空中,大部分成為白矮星、中子星、黑洞。在被拋到空中的物質中,只有極少量能成為第二代恒星的行星,極少數是類地行星。在地球上只有極少量物質形成生命所需要的分子和生物大分子。即使僅限于銀河系,演化到這一層次的物質,其豐度僅占銀河系質量的10-19。在種類繁多的生物中,位于食物鏈高端的生物,其質量只是整個生物質量的極小部分。

從每一個循環的進化與退化環節來看,在少量物質進入高層之際,大部分物質退化到低層。舞臺上的大部分物質以冗余和隨機漲落的方式,成就了少數物質的脫穎而出。如果說,生命,是自然界,以其全部的質量和能量,以其全部的時間和空間所開放的奇葩,所創造的奇跡,那么最后出現的人,幾乎就是自然界演化的神跡。

層次越高,物質的量越少。螺旋式推進的自然,演化至今所呈現的自然界,就是一座無可比擬的“金字塔”(下圖左側),人類有幸“暫”踞于這一金字塔的頂峰。

然而新的循環正在醞釀,金字塔不會停留在人類的高度。由大歷史觀可以推論,小部分人與人工智能合一將成為奇點人而進入新的

循環,開啟新的演化,大部分人則留在原有的循環中。


圖三 奇點人與人

奇點人(即使由人類精英主導)然后會怎樣對待相揖別的人類,是善待,是如當年人類對猿和生物那樣,先是殺戮,繼而善待,還是以今人難以預料的方式?或許更令人難堪的問題是,留在原有循環中的人類,什么是此生的意義?歌德的《浮士德》在一百多年前已經給出了某種預言。

2. 人機回圈

以往的一次次突破與收斂,一次次螺旋式上升,前一階段的存在物并不知曉未來,只是被動參與。猿既不知道“讓一部分猿”先進化到“人”,也不知道脫穎而出的人回過頭來會怎樣對待那“另一部分”猿。然而面臨未來新的循環,人類意識到了,自己或者正是始作俑者,或者正在創造歷史,對于未來世界的主角及人在其中的境遇,或者顫栗或者神往。

往日技術的一次次突破雖然也為奇點人的降生做了鋪墊,但人類仿佛置身度外:科學是客觀的,技術則是“理性的機巧”(黑格爾),讓一部分自然反對另一部分自然,“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而人則既置身于度外,同時又實現了自己的目的。而今面對人工智能等技術新的突破,人類自身卷入其中,不是豆就是豆萁,或者二者兼而有之,一句話,就是演化的主角,正在以自身的所作所為書寫歷史,創造歷史。

奇點人的到來不會是一朝一夕,奇點人與人類之間會有數十年或更長的過渡期,此刻實際上已經進入過渡期。奇點不必等到2046年,奇點正在并已經來臨。“人們擔心計算機會變得過于聰明,最終控制這個世界,但是真正的問題是它們仍然不夠聰明,卻已經控制了整個世界!边@是計算機科學家Pedro Domingos在他2015年的著作“The Master Algorithm”中的總結語。

過渡期的關鍵詞是“人機回圈”。過渡期可以看作是普里戈金分岔圖的分岔點,相對不確定,人機回圈的進程關系到人類的命運。

凱文凱利建議: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可能要設計一些手段阻止它們擁有(自我)意識,而當我們宣傳最優質的人工智能時,很可能給它打上“無(自我)意識”的標簽。米開朗琪羅有言,請上帝照看人的靈魂,我來照看人的肉體。眼下有關討論的核心思想是:人,照看自己的靈魂,做出決策;機,人工智能從事計算,提供決策的依據和選項,實現預期功能。凱文凱利認為,如果現在人類充分利用這尚且在一定程度上還有發言權的過渡期,那么未來可能是人主情商,機主智商,人機合一,實際上是“人心機腦”。

咋看起來,這不過是人類的一廂情愿。人機回圈的趨勢是,人的因素越來越小,由人機回圈走向“機機回圈”。 

計算機與人類的關系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算法先知,有問題問它,但決策權在人的手里;第二階段,算法成了代理人,執行中的一些小的決策,它說了算;第三階段,算法升級為君主,索性什么都聽它的。不受算法控制,就是控制算法的人。由阿法狗到阿法元也說明了這一點。

然而正是在一次次的人機回圈中,人的一部分:思維方式、價值觀,以及對未來的期待,轉移到“機”。

也有些部分可能移不過去,譬如人類所珍視的“愛”、所引以為傲的“意向性”,那就由它去吧。人機回圈,人工智能未必亦步亦趨,或將另辟蹊徑。

人工智能最新的進展之一是量子糾纏與意識的關系。如果意識的本質是量子糾纏,以及量子計算和量子計算機獲得突破,人工智能的發展或許會有新的途徑。

人類能否預測,進而安排自己未來的命運?

對人類命運的預測和努力,既是人的本能,也是人類生存所必須。這種預測和努力本身,實際上已成為處于這一時期的人類自身生存狀態的組成部分。

在談及人工智能時,劉慈欣有一番話發人深省。大意是,人類的認識有向外和向內兩個維度,向外,由太陽系、銀河系到宇宙,由質子中子到夸克,時空、弦……,這就是《三體》中的“硬科技”;向內,人類自身,由生命運動到意識運動。

劉慈欣說,他沒想到向內的探索會快過向外的腳步。因這一快一慢,認識的主體將發生根本變化,人類從認識與實踐的主體的身份,變為既是主體(從事較低層次的知與行),又是他者(不是人類認識自己)也就是成為奇點人的認識與實踐的對象?梢韵氲降囊稽c是,一旦奇點人成為認識與實踐的主體,必將大大加快其向外探索的進程。

弗洛伊德在1930年寫道,不可能無視文明在多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對本能的滿足之上,以及文明的存在多大程度上是以對強大的本能的力量(以壓迫、鎮壓或別的方法?)不予滿足為前提的。在大歷史觀視野下,人類社會似乎在總體上是本能略大于對本能的遏制,正如正反物質湮滅,物質的量略大于反物質的量,才有現在的世界一樣;這個“略大”的本能,好奇推動科學,控制欲推動技術,科技推動歷史,把人類帶到今天的境遇。

莫泊桑用一部幾十萬字的小說《她的一生》描寫了“她”的一生。描寫人“類”的一生只需要十個字:從天人合一到人機合一。

本能略大于對本能的控制,是超越個體意志的人類意志的規律;自然界螺旋式演化和收斂-發散周期是超越人類意志的客觀規律;前一條規律對于人類而言,后一條規律(包括宇宙整體的膨脹收縮)永恒。


1.《自然》評白宮報告:人工智能對人類的影響仍是研究盲點http://mt.sohu.com/20161015/n470340245.shtml 

2.喬向陽https://zhuanlan.zhihu.com/p/22957229 

3.轉引自雅克·巴爾贊,林華譯[M].從黎明到衰落.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2002.672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210844-1129413.html

上一篇:大歷史觀視野下的人工智能(第二版)二、奇點人“素描”
下一篇:一線城市的房租與雞蛋上的縫

9 張鷹 應行仁 武夷山 李劍超 汪波 蔣永華 鄭永軍 強濤 陳楷翰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3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7-16 17: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