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洋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ysf6 生態管理締造美麗海洋

博文

[轉載]從實驗室走上演講臺:TED科學家談演說技巧

已有 209 次閱讀 2019-5-10 07:27 |個人分類:生活點滴|系統分類:生活其它|文章來源:轉載

從實驗室走上演講臺:TED科學家談演說技巧

原創:Nature自然科研 微信號Nature-Research 2019-05-05     

功能介紹從1869年Nature創刊以來,我們一直關注全球科研進展,通過自然科研品牌,我們提供一系列專門服務于科研共同體的優質產品與服務,涵蓋生命科學、物理、化學和應用科學,包括了期刊、數據庫和研究者服務等。



原文作者:Virginia Gewin

三位科研人員分享了他們的TED演講心得。

TED演講能讓研究人員在例行組會或座談報告之外觸及更多觀眾,因為所有TED演講都能在www.ted.com上在線觀看。


加拿大溫哥華每年都會舉行標志性的TED大會,其它相關活動如TEDWomen或TEDGlobal以及獨立衛星會議TEDx等,都是全世界科學家登臺演講的好機會。一些熱門演講的觀看次數已達幾百萬次,而這種程度的曝光所帶來的聲譽可能有好有壞。《自然》采訪了幾位從實驗室走上TED演講臺的科學家,詢問他們這段經歷如何重塑了他們的演講風格,以及研究人員可以如何最大化地利用這種曝光度。

走出舒適區

Faith Osier

肯尼亞醫學研究所-惠康基金研究項目的瘧疾免疫學家

瘧疾免疫學家Faith Osier認為TED演講不僅可以提升自己的可見度,還能獲得一種被認可的感覺。

來源:Ryan Lash/TED

我第一次參加的TED活動是2017年8月在坦桑尼亞阿魯沙舉行的TEDGlobal大會。我在會場看到了如何成為一名TED Fellow(TED伙伴)的宣傳材料,于是我提交了申請,并被選上了。(能在TED演講的人要么是被提名的,要么就是一名TED Fellow。)


TED Fellow可以獲得為期一年的指導,約包含12節課程。此外,他們還能加入來自各行各業的其他伙伴,互相分享資訊,包括如何商議演講費用,投資人和企業家如何工作等等。


我是一個習慣了枯燥會議的科學家,但是溫哥華舉辦的2018年TED大會讓我大開眼界,大會云集了音樂家、藝術家、歷史學家、工程師,甚至還有操縱無人機的技術專家。在準備TED演講的過程中,我意識到自己是一名新型防瘧疾疫苗的研發人員,意識到對抗瘧疾就是拯救生命,意識到這正是我為之激動的偉大目標。我們應該走出自己的舒適區,打開更大的想象空間。


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TED演講濃重的“美式風格”。我對這種風格的理解是——炫耀。自吹自擂、告訴大家我有多厲害超出了我的舒適區。不過,我確實很想站上這個舞臺,但我必須首先克服自己內心的抗拒。


在我準備演講期間,TED團隊幫我去掉了演講中的所有術語,并將每張幻燈片的內容再做細分,以達到廣大觀眾都能理解的程度。比如,在我原來的幻燈片中,有一張非洲老人的照片,我想借這張照片說明,50年前的研究人員會從戰勝瘧疾的老年人體內提取瘧疾抗體,再把它們注入年輕人體內。


但事實證明,過度聚焦在這些過時的疫苗為何效果不佳上,只會喧賓奪主,妨礙我在五分鐘的時間里傳達我的演講主旨——我們正在使用最新技術來鑒定參與了成功的瘧疾免疫響應的蛋白,以研發出更好的疫苗。拿捏有度很有重要,既要給出充分的說明,又不能太拘泥于細節。


在TED發表演講給了我一種被認可的感覺,更不用說隨之而來的可見度。我發現,在演講活動中展示我的TED演講是一種很有力的自我介紹。同時,邀請我去演講的活動也比以前更多了。拿今年來說,我收到了蓋茨基金會的邀請,將在亞的斯亞貝巴舉行的“大挑戰”(Grand Challenges)年會上發表演講;此外還有歐洲最大的醫學生大會“國際生物醫學學生年度大會”以及印度孟買的“戈德瑞吉領導力論壇”。


我抱著能有金主給我的研究提供雄厚經費的愿望走上了TED舞臺。當然,這樣的好事還沒有發生,但已開始漸漸有效果了。眼看觀看演講的人數達到130萬,我感到非常激動。

學會講故事

Shohini Ghose

加拿大勞里埃大學的量子物理學家

TED 伙伴計劃(TED Fellows Program)讓更多人聽到了物理學家Shohini Ghose的聲音。

來源:Marla Aufmuth/TED

迄今為止,我已經做了 6場TED演講,第一次是2012年在加拿大舉辦的“TEDx滑鐵盧女性”活動上。正是那時候我了解到了TED Fellows計劃。申請過程讓我感覺“如沐春風”——一切無關學術:他們對你的簡歷沒興趣,更關心你想要改變世界的方式。這一點深深地吸引了我。


2014年,我正式成為一名Ted Fellow,并第一次在溫哥華的TED大會上發表了演講,演講內容是量子理論和混沌理論之間的關系;我還講了我發在《自然》上的一篇文章(S. Chaudhury et al. Nature 461, 768–771; 2009),這篇文章當時得到了許多媒體的關注。


經過一番努力,我總算找到了演講的平衡,確保演講中有足夠的細節可以在清晰的同時保證準確性。科學家總喜歡講細節,但對演講來說,更重要的是講故事。


在我成為一名TED Fellow前,我在勞里埃大學成立了“科學女性中心”。我不僅探索自己的物理學研究方向,我還關心科學家如何才能共建一個最包容的物理學共同體?紤]到自己已經在走一條非典型的學術道路,我發現TED Fellow計劃很適合我。去年,我在美國加州棕櫚泉的“TED女性”大會上做了一次10分鐘的演講,講的是量子計算。


TED的經歷拓寬了我的職業道路。所有TED Fellow之間總是互幫互助,讓人深受鼓舞。自從加入以來,我與藝術家和音樂家都展開過合作。我還與同是TED Fellow的斯里蘭卡歌劇演唱家Tharanga Goonetilleke一起創作了一個藝術-科學-音樂項目,專門講述世界各地女科學家的故事。


加入TED Fellow計劃不僅讓我更加勇敢,還放大了我的聲音。隨著我在媒體的知名度不斷提高,我收到的演講邀請也越來越多,而且不僅限于學術圈。我曾參與制作BBC的《地平線》(Horizon)和PBS的《新星》(Nova)——這兩檔科普節目的收視率都非常高。另外,我還在出版一本跟我研究內容有關的書。


當然了,TED的聚光燈也帶來了一些問題。雖然大部分同事都表現出支持,但學術界總有一群保守派,他們認為TED會弱化科學,稱其在“將科學膚淺化”,指責這種灌水式科學是對科學本身的傷害。還有一些惡意挑釁、批評女性做科普的人。作為女性,如果我自信滿滿地表達觀點,有人會認為我很傲慢。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有過非?膳碌慕洑v,有的甚至上升到人身傷害威脅,有幾次還動用了警力保護。


經過這些事件,我盡量讓自己的演講少些爭議。比方說,對于女性常常被忽視的事實,我會打趣地說自己擁有隱形超能力。


盡管從總體上來說,發表TED演講利大于弊,但這是因為我在生活和工作中把它放在了優先位置。和公眾互動需要時間,少做一個TED演講,我就能多發一篇文章,或參加別的會議。我認為TED并不適合所有人,它必須與你的職業規劃相匹配。

投資時間

Gavin Schmidt

NASA戈達德太空研究所氣候科學家

準備TED演講的經歷讓氣候科學家Gavin Schmidt的演講變得更加清晰有力了。

來源:James Duncan Davidson/TED

一場高質量的演講需要投入時間和精力,但這些都是值得的。為了2014年的TED大會,我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準備了一場有關氣候變化涌現模式的演講。剛開始準備時,我想破了頭才找到了一種恰當的比喻手法,也就是用形象的拼圖代表建模時的無數行代碼,因為必須囊括所有這些變量才能獲得一張符合現實的全球氣候動圖。


TED演講中的每一個元素都要從頭設計,也就是說,我必須自己動手制作這些拼圖。一旦想到了這種比喻手法,我就能利用近水樓臺的優勢,借用一些非常驚艷的NASA圖片。過去5年來,那三個月學習的制圖技巧讓我受益匪淺。


TED團隊鼓勵我深入探討一些我原本認為對于普通觀眾有點深奧的內容。一個基本原則是,先拋出一個觀點,再進一步闡述,帶領你的觀眾,一步步建立你的主要觀點。每一張幻燈片都應該讓這個觀點更進一步,而不是圍著一些旁枝末節轉。


這就回到了一些基本的溝通技巧:了解你的聽眾、了解你想表達的內容?傮w來看,我現在的演講脈絡越來越清晰了,沖擊力也越來越強了(見“有沖擊力的演講”)。我會在演講中大量使用圖片,借助它們傳達我的想法,F在,我會讓那些給我發問題的人直接去聽我的 TED演講,這節省了我大把的時間。

有沖擊力的演講


 

“先認識你所研究的那個重要想法,再用熱忱和激情把它呈現出來!Faith Osier,肯尼亞醫學研究所-惠康基金研究項目瘧疾免疫學家。


 “用既清晰又準確的方式講故事!Shohini Ghose,加拿大勞里埃大學量子物理學家。


 “清楚地表達一件東西——你的核心觀點。用大家都感興趣的方式把它表達出來!Gavin Schmidt,NASA戈達德太空研究所氣候科學家。


傳播關注度高、有爭議的科學內容有點像賭博。如果你有干貨可以分享,這么做既能推動你的研究向前發展,也能推動你本人進步。但是,如果你所分享的東西無法經受住檢驗,這么做反而會拖累你,成為你在今后幾年的包袱。它就像一把雙刃劍。遇到后者的科學家只是極少數,TED演講仍是一個提高影響力的好機會。小心一點總是沒錯的,雖然只是個演講,但它能定義你整個人。

原文以Top tips for giving an engaging talk為標題

發布在2019年4月3日《自然》職業特寫上


Nature|doi:10.1038/d41586-019-01041-9

點擊“閱讀原文”閱讀英文原文


版權聲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辦公室負責翻譯。中文內容僅供參考,一切內容以英文原版為準。歡迎轉發至朋友圈,如需轉載,請郵件China@nature.com。未經授權的翻譯是侵權行為,版權方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 2019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海洋生態大講堂》微信公眾號

浙江省重點智庫寧波大學東海研究院合作微媒平臺


海洋在說話,您我來代言!

《海洋生態大講堂》歡迎您!

投稿郵箱:550931758@qq.com

請您在留言中標注為《海洋生態大講堂》投稿,

并提供個人簡歷及聯系方式。

我們篩選審核后,將以全文刊出!

熱烈歡迎廣大自愿者合伙參與公眾號運營!


                附: 投稿類型與要求

                (1)主題一定是有關海洋生態學內容的稿件;

                (2)原創文章,請配必要的圖表;

                (3)好文推薦,直接發來原文,或請注明出處;

                (4)重要會議報道或信息,請附必要圖表及其標題說明;

                (5)重大項目科研進展,或重大會議學術報告PPT;

                (6)重點團隊介紹,或重要人物專訪。


您的贊賞是我們前行的最大動力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1721-1178139.html

上一篇:[轉載]科學權威衰落的時代,重溫伽利略的戰場
下一篇:[轉載]地球海洋增加了多少塑料?CPR日志默默記錄了60年

0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19 19: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