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Wuyishan 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博導

博文

好書值得重印,《閱讀史》便是例證

已有 687 次閱讀 2019-5-26 06:31 |個人分類:書評書介|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好書值得重印,《閱讀史》便是例證


武夷山


(發表于《中國科學報》2019年5月24日)


 

2019年2月,英國Reaktion Books出版公司重印了Steven Roger Fischer(斯蒂芬·羅杰·費希爾)的著作,A History of Reading(本文作者譯為“閱讀史”)。作者費希爾出生于美國,自1995年起定居于新西蘭。他曾任新西蘭奧克蘭的波利尼西亞語言文學研究所的所長。他發表過的著作包括:《象形文字破解者》(1997);三部曲著作:《語言史》(1999)、《寫作史》(2004)和《閱讀史》(2004);《世界盡頭的島嶼:復活節島之動蕩的歷史》(2006),等等。由于《閱讀史》很受歡迎,初版15年后Reaktion Books又將其重印一次,封面裝幀等也與上一版完全不一樣。

費希爾在書的開篇寫道:

“音樂之于精神,如同閱讀之于心靈。閱讀向我們提出挑戰,賦予我們力量,使我們著迷,使我們豐富。我們感知到的是白紙或電腦屏幕上的小黑塊,但它們使我們流淚,使我們的生活向新啟示和新認識開放,使我們的存在井井有條,將我們與所有創造聯系起來。

“確實,沒有什么比閱讀更偉大的奇跡了!

該書對閱讀進行了細致梳理,從古代特定的記事符號成為文字說起,直到如今的電子書。不同時代,不同地域,人類與文本的關系一直在演化,費希爾全面地展示了這個演化過程。

關于古代的閱讀,費希爾引領讀者來到了亞洲和美洲,討論了截然不同的書寫體系和腳本之形態與發展。在中世紀的歐洲和中東地區,創新的閱讀形態應運而生:有默讀和禮儀誦讀;有大學老師的習慣閱讀法;普通教育也是以閱讀為教學重點。后來,印刷術的出現,改變了整個社會對閱讀的態度。費希爾條分縷析地描述了圖書業的爆炸式成長,圖書讀者面的逐漸擴大,以及當今時代發生的脫胎換骨改變的閱讀主題。他還敘述了大幅報紙、新聞報紙和公眾朗讀會的興起,新型字體設計對文字的整體易讀性產生的影響,等等。他提醒讀者注意,在18世紀和19世紀的教育改革中,全社會都致力于大眾掃盲。他還關注了免費圖書館的出現,閱讀材料上的性別差異,關于圖書的公共廣告,教會、國家及其他方面制訂的“禁書名單”,等等?傊,閱讀的方方面面,無不涉及。

由于費希爾撰寫過《語言史》《寫作史》《閱讀史》三部曲,他在討論閱讀與寫作之一陰一陽關系時就頗顯功力:

“雖然閱讀與寫作攜手而行,但閱讀其實是寫作的對立面。確實,二者激活的腦區都不一樣。寫作是一種技能,閱讀是一種官能(faculty)。寫作最初是繁復精致的,后來又刻意地改變適應;閱讀則是與人類對書面詞語之潛在能力的更深理解同步發展演化的。寫作史伴隨著一系列的借鑒和改進,閱讀史則涉及社會成熟度的步步升級。寫作是表達,閱讀是印象。寫作是公共的,閱讀是私人的。寫作是受限的,閱讀是開放性的。寫作凝固了瞬間,閱讀則意味著永恒!

最后,費希爾展望了未來。他認為,由于個人計算機和互聯網的使用,閱讀交流的地位可能會超過口頭交流。他考察了“可視語言”以及關于閱讀信息在人腦中如何獲得處理的現代理論,并提出一個嚴峻的問題:“新讀者”會如何改變閱讀的命運?他認為,關于閱讀可能成為什么樣,需要一個全新的定義。費希爾寫道:

“那么,閱讀到底是什么?答案沒那么簡單,因為閱讀行為是可變的,不是絕對的。按照現代的一般定義,閱讀當然是指理解書寫符號或打印符號之意義的能力……但并非一向如此。一開始,閱讀指的是從任意編碼系統抽取出視覺信息并理解其意義的能力。后來,它幾乎專指對一個書寫表面上的書寫記號構成的連續文本之理解。最近,閱讀也開始包括從電子屏幕上抽取出編碼信息。閱讀的定義范圍在未來無疑會擴展,因為同其他任何官能一樣,閱讀也是衡量人類自身進步的一個尺度!

我相信,任何讀書人都喜歡閱讀生花妙筆寫就的《閱讀史》。


《中國科學報》 (2019-05-24 第7版 書評)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1557-1181182.html

涓婁竴綃囷細注意外語語音學習----日記摘抄841(時在初一暑假)
涓嬩竴綃囷細重發書評,紀念偉人蓋爾曼的離去

6 戎可 張憶文 張鷹 鄭永軍 晏成和 李毅偉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6-9 23: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