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Wuyishan 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博導

博文

當泡利遇上榮格 精選

已有 5069 次閱讀 2019-4-29 06:39 |個人分類:科林散葉|系統分類:人物紀事

當泡利遇上榮格

武夷山


(發表于《科技日報》2019年4月26日)

物理學家沃爾夫岡·泡利
(1900年—1958年)

    科學史話


    1945年,奧地利物理學家沃爾夫岡·泡利因為提出“泡利不相容原理”而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在提出了互補性概念的丹麥物理學家尼爾斯·玻爾的影響下,泡利認為,實在既是物質性的客體,也是形而上學的(超物質性的)客體。而事實上,他的實在觀的形成還同他與瑞士心理學家卡爾·榮格的交往密切相關。

    泡利與榮格不僅有著長期的交往與合作,他們之間的友誼與學術交流還催生了同時性(synchronicity)概念的問世,將科學世界與精神世界連接到了一起。

    20世紀30年代初,泡利在思考β衰變中能量不守恒的問題。他在1930年底一封寫給著名物理學家莉澤·邁特納的信件中提出,可以用一個當時尚未觀測到的、電中性的、質量不大于質子質量1%的假想粒子來解釋β衰變的連續光譜。1932年,意大利物理學家費米將此粒子定名為中微子。也是在這個階段,泡利的生活經歷了一些變故,他感受到了深深的痛苦與精神危機,陷入心理絕境的他向當時也住在瑞士蘇黎世附近的榮格求助。

    一開始,榮格為泡利做了400多個夢的夢境分析,再后來,他倆的討論延伸到雙方都有興趣的其他主題。兩人持續交往了20年以上,直到泡利去世。兩人共同致力于通過物理學和心理學的雙重視角來探討實在的性質。他們認為,原子和自我有很好的類比關系:原子由原子核和繞核旋轉的電子組成,自我由處于中心地位的有意識自我和周圍的無意識自我組成。

    最初將泡利吸引到榮格身邊的,是榮格關于象征和原型的研究!霸汀笔堑聡煳膶W家開普勒很喜歡的一個概念,他相信世界是上帝創造的,而上帝創造世界絕不會胡來,而是按照一定的“原型”來創造的。泡利也十分喜歡這個概念,他在多篇文章和演講中談到,開普勒的煉金術理念和原型理念對開普勒的科學體系有著重要的影響。泡利還發現,物理學中有許多東西與煉金術理念和原型理念有可類比性。他還認識到,量子力學的問世,使人們更有必要將實在的不同側面加以調和。

    受榮格的影響,泡利也很關心意義。榮格的全部工作都基于一個基本信念:“人無法忍受無意義的生活”。不過,泡利在這方面的表述非常謹慎,他說,雖然粒子物理學允許非因果形態的(注:在榮格心理學中,“非因果的”與“同時性的”是同義詞,指意義上具有關聯,而不是因果關聯)觀察,但對于“意義”這個概念毫無用處——也就是說,意義并非實在之基本功能,而只是人類觀察者所施加的解釋。

    榮格長泡利25歲,泡利事實上是他最優秀的學生之一。不過,泡利與榮格交往不久,就從科學角度對榮格理論的認識論側面提出了批評,榮格接受了批評,進一步理清了自己的思路,尤其是明晰了“同時性”的概念。他們討論學術問題的相關信件被收入一本題為《原子與原型:泡利/榮格往來書信選,1932—1958》的書,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2014年出版了該書的更新版。榮格對泡利的夢的分析也成為一本書的部分內容,該書的題目是《心理學與煉金術》,是榮格作品集的第12卷,1968年由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出版。


博主:發表時,編輯部對我的原稿進行了刪減,下面是我的原稿,供博友參考。


瑞士心理學家卡爾.榮格(1875-1961)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泡利與心理學家榮格的交往

武夷山


    提出了互補性概念的丹麥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尼爾斯.玻爾說過:“將實在分裂為客觀實在和主觀實在并不能讓我們走得更遠”。他的這一想法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眾多思想家,包括一些諾貝爾科學獎得主,其中之一是奧地利物理學家沃爾夫岡.泡利(1900-1958),他因為提出“泡利不相容原理”而獲得1945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泡利認為,實在既是物質性的客體,也是形而上學的(超物質性的)客體。令人想不到的是,他的實在觀的形成同他與著名瑞士心理學家卡爾.榮格(1875-1961)的密切交往有關。泡利與榮格有長期交往與合作,他倆的友誼與學術交流催生了synchronicity(同時性)概念的問世,將科學世界與精神世界連接到了一起。

     20世紀30年代初,泡利在思考β衰變中能量不守恒的問題。他在1930年底一封寫給著名物理學家莉澤·邁特納的信件中提出,可以用一個當時尚未觀測到的、電中性的、質量不大于質子質量1%的假想粒子來解釋β衰變的連續光譜。1932年,意大利物理學家費米將此粒子定名為中微子。也是在這個階段,泡利的生活經歷了一些變故,他感受到了深深的痛苦與精神危機。1927年,他非常依戀的母親自殺身亡。1928年,他父親就再婚了,繼母與泡利同年。1929年,泡利娶了個在夜總會表演的德國女郎,但結婚11個月就離婚了。于是,他心境極差,整日借酒澆愁,酗酒無度。他曾醉酒后被人從餐館里扔出來,并遭到暴揍,傷了肩膀。陷入心理絕境的他向榮格求助,此時兩人都住在瑞士蘇黎世附近。

    一開始,榮格為泡利做了400多個夢的夢境分析,再后來,他倆的討論延伸到雙方都有興趣的其他主題。兩人持續交往了20年以上,直到泡利去世。兩人共同致力于通過物理學和心理學的雙重視角來探討實在的性質。他倆覺得,原子和自我有很好的類比關系:原子由原子核和繞核旋轉的電子組成,自我由處于中心地位的有意識自我和周圍的無意識自我組成。

    最初將泡利吸引到榮格身邊的是榮格關于象征和原型(Archetype )的研究。原型是德國天文學家開普勒很喜歡的一個概念,他相信世界是上帝創造的,而上帝創造世界絕不會胡來,而是按照一定的“原型”來創造的。泡利也十分喜歡這個概念,他在多篇文章和演講中談到,開普勒的煉金術理念和原型理念對開普勒的科學體系有多么重要的影響。泡利還發現,物理學中有好些東西與煉金術理念和原型理念有可類比性。

     泡利認識到,量子力學的問世,使人們更有必要將實在的不同側面加以調和。他在給榮格的一封信中寫道:

   現代[粒子物理學]再次將觀察者轉變為其小宇宙中的主宰創造的小上帝,(至少部分地)擁有自由選擇的能力,對觀察對象擁有基本上是不可控的影響。不過,如果這些現象取決于它們如何被觀察(采用什么樣的實驗系統),那么,會不會這些現象也取決于誰在觀察它們?如果自然科學在追求自牛頓以來的決定論理想的過程中,最終抵達了自然規律統計特征的根本性“或然”階段......那么是否就該給所有那些奇怪現象留下足夠的空間,最終完全消弭“物理”和“精神”之間的區分?

   榮格的全部工作都基于一個基本信念:“人無法忍受無意義的生活”。受榮格的影響,泡利也很關心意義。不過,泡利在這方面的表述非常謹慎,他說,雖然粒子物理學允許非因果形態的(本文作者注:在榮格心理學中,“非因果的”與“同時性的”是同義詞,指意義上具有關聯,而不是因果關聯)觀察,但對于“意義”這個概念毫無用處----也就是說,意義并非實在之基本功能,而只是人類觀察者所施加的解釋。

    榮格影響著泡利,泡利也影響著榮格。榮格長泡利25歲,泡利事實上是他的最優秀學生之一。不過,泡利與榮格交往不久,就從科學角度對榮格理論的認識論側面提出了批評,榮格接受了批評,進一步理清了自己的思路,尤其是明晰了“同時性”的概念。他倆討論學術問題的相關信件收入一本題為Atom and Archetype:The Pauli/Jung Letters, 1932-1958(原子與原型:泡利/榮格往來書信選,1932-1958)的書,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2014年出版了該書的更新版。另外,榮格對泡利的夢的分析也成為一本書的部分內容,該書題目是Psychology and Alchemy(心理學與煉金術),是榮格作品集的第12卷,1968年由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出版,1980年出了第二版。


博主補記:

        謝力博主告知,湖南科技出版社 2014年出版了《當泡利遇上榮格:心靈、物質和共時性》([美]戴維·林道夫 著)。早知道有這本書,我就不必費勁巴拉地編譯這篇文章了,F將京東網上的該書信息貼在下面。


內容簡介

  諾貝爾獎得主、物理學家沃爾夫岡?泡利的開創性工作,導致美國開發出毀滅了廣島和長崎的原子彈。泡利對這一結果感到絕望,因此找到著名心理學家榮格尋求幫助。他們之間長期的書信聯系,提供了一個成熟的科學家感人而獨特的內心旅程的記錄。他們的書信也對自那以來的科學和心理學思想產生了巨大影響。
  《當泡利遇上榮格:心靈、物質和共時性》對泡利的觀點和夢做出了突破性的、清晰的解釋,有力地證實了他認為科學和精神性是不可分割的這一信念。泡利和榮格遠遠領先于他們所處的時代。他們二人深知,科學和精神性的結合,對于人類的未來和地球的生存至關重要。
  在這個過程中,作者同時探索了原子和無意識的深處,對于理解這兩個偉大的思想家如何研究“心理-物理問題”——讓科學負擔起道義上的責任——作出了重大貢獻。

作者簡介

  戴維·林道夫(David Lindorff,Ph.D.),博士,工程師,榮格心理學分析師。他年輕時在麻省理工學院學習。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加入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輻射實驗室,負責操作機載雷達。林道夫在接下來的25年中,在康涅狄格大學教電氣工程。
  林道夫成為名譽教授后,加入了瑞士蘇黎世的榮格研究所。自1982年以來,他曾作為榮格心理學分析師進行私人執業,是新英格蘭榮格分析師協會和國際分析心理學協會的成員。林道夫有關泡利對于精神、物質,和共時性的觀點的多篇文章,發表在《分析心理學》雜志上。他目前住在康涅狄格州的斯托斯。

目錄

前言
致謝
第1章 物理學的良心:暴雨欲來

第2章 一千個夢: 精神的覺醒
泡利的夢境和視覺印象
聚會之宅
世界時鐘

第3章 時間的雙重性:戰爭的前奏
榮格和泡利的通信
避難所

第4章 三位一體:戰爭歲月(1940~1946)
科學的黑暗面
精神家園
戴著小丑帽的哲學家
三個太陽

第5章 煉金術士:救贖之路
尋找整體性
宗教裁判所
榮格學院的創始成員
傾訴

第6章 心理、物質和共時性:大同世界
圣甲蟲案例
最初的夢想:時間的質量
兩個世界圖景
擴大原型

第7章 上帝的黑暗面 《基督教時代》和《答約伯》
《基督教時代》
《答約伯》
當泡利遇到榮格的《答約伯》
心理 - 物理問題

第8章 四個環:整體性的原型
榮格給泡利的回信
可建立還是不可建立
泡利對榮格的回應
本質的統一
三個環
心理防御

第9章 精神與物質:探索存在的秘密的兩種方式
給榮格的信
榮格給泡利的回信
泡利給榮格的回信

第10章 對立雙方的教訓:與無意識的對話
鋼琴課
給陌生人的演講

第11章 兩顆六角星及對角線舞蹈:尋找合適的密鑰
給弗朗茨的第一封信(1953年11月6日)
給弗朗茨的第二封信

第12章 統一性的救贖經驗:本質的統一
科學與西方世界的圖景
“自然科學和認識論視角下的無意識”

第13章 統一性的各個方面:一種新宗教
第一個夢:1954年7月15日
第二個夢:1954年7月20日
第三個夢:1954年8月18日
第四個夢:1954年8月28日
第五個夢:1954年9月2日
第六個夢:1954年9月6日
第七個夢:1954年9月30日
第八個夢:1954年10月30日
第九個夢:1955年4月12日
第十個夢:1955年5月20日
第十一個夢:1955年8月12日
第十二個夢:1955年10月24日
第十三個夢:1955年12月26日

第14章 反射制造者 思考的第三者
附錄A
泡利和量子物理學
附錄B
泡利的夢及其他無意識表現清單
NOTES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1557-1176060.html

上一篇:羨慕高年級英語好的同學----日記摘抄831(時在初一)
下一篇:暴雨后景象----日記摘抄832(時在初一)

24 李由 鄭永軍 張憶文 劉玉仙 沈律 孫頡 謝力 史曉雷 畢重增 鄺宏達 徐傳勝 王安良 強濤 尤明慶 楊正瓴 黃永義 郭戰勝 鮑海飛 李學寬 王芳 汪曉軍 李毅偉 劉煒 劉全慧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7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15 08: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