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yang1971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jiyang1971

博文

參加楊振寧在國科大的報告會 精選

已有 13464 次閱讀 2019-5-2 22:16 |個人分類:回憶點滴|系統分類:生活其它

 

4月29日下午,我參加了楊振寧先生在中國科學院大學雁棲湖校區的報告會《我的學習和研究經歷》。

上周就得到報告會的消息,因為我周一正好在那里上課,所以肯定要去聽的了。然而并沒有準備好,當天上午到了學校才知道,報告會要預約,而且票早就搶完了。很慌張,趕緊向物理學院的一位老師打聽消息,結果還好,學校給老師留了專門通道,可以憑教師卡直接進入報告廳。

下午上完課,趕緊往報告廳跑(東區的學生禮堂)。報告4點鐘開始,我到的時候大概是310分,已經排了很長的隊了。好在真的有一個教師通道,保安詢問了幾句,就讓我進去了。里面的人還不是太多,我趕緊找了個最近的位置坐下——我坐在第三排,前兩排的座位是保留的。過了一會兒,我看到力學所的趙亞溥老師也來了,他說自己是在玉泉路上完課以后趕過來的。

禮堂里的人越來越多,喇叭沒過幾分鐘就說一遍:演講將于4點準時開始,請大家盡快落座。禮堂中間早就安放了錄像設備,保安也不時提醒大家不要錄像。最后,禮堂里基本上坐滿了人,大約有900人吧。這次講座屬于“中國科學院大學明德講堂”,本來就可以頂零點幾個學分的,再加上做報告的是大名人,座無虛席也就不意外了。舞臺上清理得很干凈,只有左側放了兩個單人沙發和一個小茶幾。

4點鐘到了,幾個人簇擁著楊振寧先生從舞臺右側入場。楊先生拄著拐杖,但步伐還很穩健,似乎也沒有人攙扶。里面有沒有翁帆,我看不清楚,但我覺得應該有吧。很快,舞臺上就只剩下兩個人,楊振寧先生和國科大校長李樹深。李校長做了簡短的介紹,楊先生就開始做報告了。兩個人都坐在沙發上。

楊先生說,Jeans的《神秘的宇宙》(The Mysterious Universe)的中譯本讓他在中學就接觸到了20世紀的物理學?谷諔馉帟r期的特殊情況使得他有機會以同等學力參加考試并進入西南聯大學習(展示了他的準考證),他沒學過高中物理,為了準備考試而用了幾個星期自學。勻速圓周運動讓他認識到速度是個向量,而且初次認識到“直覺很重要,但也需要修正。直覺與書本沖突的時候,是最好的學習機會”。

楊先生回憶了他在大學里的師友。黃昆、張守廉和楊振寧這“三劍客”的辯論是無休止的,也不限于物理,而是一切問題,“和同學討論是極好的真正學習的機會”(展示了他們三人在1992年的合影)。吳大猷教授讓他對群論和對稱原理感了興趣,而王竹溪教授帶他進入了統計力學的研究領域。楊先生說,他一生的工作有三分之二與對稱原理有關,而三分之一與統計力學有關。

1946年初,楊振寧成為美國芝加哥大學的博士生。在那里他遇到了著名物理學家特勒和費米。他講了自己為期20個月的失敗的實驗工作,where there is Yang, there is Bang!嗯,雷電法王楊振寧。他說特勒聰明絕頂,特勒給了他幾個題目,但是都不合他的胃口(他說自己長于解析,而特勒的問題大多是估計),所以他自己找題目。但是太難了,“研究生找題目感到沮喪,是極普遍的現象”。他感到很沮喪,給黃昆寫信時說自己disillusioned。他嘗試了四個問題,最后只有關于核反應中角分布的工作得到了一些結果,特勒很滿意,說他可以畢業了。1948年夏天,他得到了博士學位。

然后他去了普林斯頓大學高等研究院。很偶然的機會,他從Luttinger那里得知,Kaufman簡化了Onsager解決二維伊辛模型的方法,他突然認識到這個問題的要點,到了辦公室以后,幾個小時內就取得了重大進展。他說這是因為他在西南聯大的時候,就仔細研究過狄拉克矩陣,而在芝加哥大學的時候,他對Onsager工作的不成功的研究,使得他對總體困難有了了解。

最后他總結說,成功要有興趣,要花功夫研究,ƒ要有機遇,產生突破”;蛘吒喚毜卣f,就是“興趣準備突破”。

楊先生的報告就這樣結束了,一共大概有50分鐘。這些內容他應該講過很多次了,最詳細的版本可以看《物理》雜志2012年第一期登載的《我的學習和研究經歷》(楊振寧,《物理》,2012, 41(01): 1-8)。那篇文章里還講了他和米爾斯提出楊-米爾斯理論、他和李政道提出弱相互作用不守恒的工作,以及吳健雄的實驗工作,等等。

然后是提問階段。幾位研究生提出了一些問題,楊先生做了回答。有一位女生問如何看待女科學家(她用吳健雄作為話頭),而楊先生理解為如何評價吳健雄沒有得到諾貝爾獎,回答說吳最了不起的地方還不在于她做出了那個實驗,而是在于她決定去做那個實驗,“因為那是個基本實驗,應該做的”。針對某個同學說的“現在的課程太多了”,他說,今天的物理學和他讀研究生的時候不一樣了,因為越來越細了(所有的科學都一樣)。他還說,中美大學生的兩大區別是,美國學生訓練不足、但掌握自己方向的能力很強,而中國學生愿意努力,但不夠靈活、膽子不大。針對“要不要追熱點”的問題,他說,當然要追熱點了,但還是要考慮自己的興趣和能力,熱點只能放在第三位——要真正的興趣,不能只因為它是正當紅的熱點。

最讓我吃驚的一個問題來自于高能所的一位研究生。他想知道,楊先生對CEPC(“大型環形粒子對撞機”)的看法是否有了改變?楊先生說:我沒有改主意,我早就說了,我從1980年就開始說,the party is over。實際上,楊先生現場講了很長時間,前前后后可能有五分鐘。他還提到了希格斯粒子,他說這是6000多人做的大工程,這是很重要的結果,但似乎沒有繼續了,所以有人想要中國做200億美元的CEPC(高能所說是400億人民幣)。

我不知道為什么要在這個場合提這個問題,總感覺有些怪怪的。這兩天,關于這個問題的報道刷屏了,大家想必都看到了,我就不多說了。

回答問題總共花了大約40分鐘,整個報告會一共一個半小時的樣子。在報告過程中,楊先生的聲音很洪亮,中間也沒有任何休息。他的視力似乎很好,但是帶著助聽器。這位97歲的老人,身體和精神都很好,真是了不得。作為一名粉絲,我很高興有機會參加這次報告會,現場看到他的形象,聽到他的聲音。

 

關于大型對撞機的事情,我再做一些補充。

楊先生對大型對撞機的看法一貫是,中國不適合建造大型對撞機,有許多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1972年74日下午在北京飯店舉行的座談會《關于加速器的座談》里,他就說了“不過我想問,如果沒有1億美元的加速器,對中國有什么壞處?如果有1億美元,為什么不拿來造計算機,發展生物化學,培養更多的人才,而一定要拿來研究高能加速器?”

2000年,黃克孫對楊振寧的訪談記錄《盛宴已經結束:高能物理學的未來》。楊振寧回顧1980年他在VPI會議上講的“The party is over”,關于高能物理學的未來,關于那次會議的一些細節和講那句話的前因后果。當時楊振寧作為聽眾參加座談會,并沒有打算發言,但是有人征求他的意見。在得到會議組織者Marshak保證不把他的話發表以后,楊振寧說:“在以后10年間,高能物理最重要的發現就是:The party is over(盛宴已經結束)!

2016年94日,楊振寧在微信公眾號《知識分子》上發表文章《中國今天不宜建造超大對撞機》,針對的就是CEPC。

 

 

附錄:

楊振寧:大型對撞機盛宴已過,從30年前開始就已走在末路上

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19_05_01_499982.shtml 

 

我的學習與研究經歷

楊振寧. 我的學習與研究經歷[J]. 物理, 2012, 41(01): 1-8.

http://www.wuli.ac.cn/CN/abstract/abstract32089.shtml 

 

《楊振寧的科學世界:數學和物理的交融》,季理真 林開亮 主編,高等教育出版社,2018

 

《晨曦集》楊振寧 翁帆 編著,中信出版社,2018

《關于加速器的座談》 64-79

197274日下午在北京飯店舉行的座談會,有30人參加,由原子能研究所副所長張文裕主持。

“不過我想問,如果沒有1億美元的加速器,對中國有什么壞處?如果有1億美元,為什么不拿來造計算機,發展生物化學,培養更多的人才,而一定要拿來研究高能加速器?”

 

《盛宴已經結束:高能物理學的未來》第80-84

2000年,黃克孫對楊振寧的訪談記錄。楊振寧回顧1980年他在VPI會議上講的“The party is over”,關于高能物理學的未來,關于那次會議的一些細節和講那句話的前因后果。當時楊振寧作為聽眾參加座談會,并沒有打算發言,但是有人征求他的意見。在得到會議組織者Marshak保證不把他的話發表以后,楊振寧說:“在以后10年間,高能物理最重要的發現就是:The party is over(盛宴已經結束)!

 

《中國今天不宜建造超大對撞機》第56-59

201694日發表于《知識分子》201694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1319915-1176766.html

上一篇:量子保密通訊,經典派陷入的N個誤區
下一篇:談談RSA算法

78 鄭永軍 武夷山 劉洋 呂建華 李升偉 史曉雷 梁洪澤 李穎業 劉山亮 鄭強 劉全慧 王慶浩 吳國林 馮大誠 夏炎 黃良鋒 馬紅孺 呂秀齊 王德華 黃育和 蔣大和 吳斌 趙克勤 劉世民 王明明 周建鋒 張擁軍 徐慶征 劉安金 鐘廣法 張躍杰 王安良 李東風 韓玉芬 李毅偉 謝力 劉鋼 蔣敏強 李德勝 孫長慶 彭振華 汪曉軍 朱志敏 楊金波 毛宏 晏成和 曹俊興 湯茂林 肖堯鑫 張培昆 王崇臣 高建國 李宇斌 任勝利 孫建成 彭真明 戶國 江克柱 黃永義 苗君 劉立 王啟云 李劍超 楊繼平 陳理 楊順華 姚遠 陳奐生 謝蜀生 李天成 岳東曉 王春艷 康建 周少祥 陳晨星 李學友 陳有鑑 曹家樅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39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5-15 11: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