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ch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u/yaoych

博文

太行山上柿子紅

已有 818 次閱讀 2019-5-16 17:00 |系統分類:生活其它

psb.jpg    


    北方秋天的景色,最激動人心莫過于柿子熟了。

    特別是晉東南,南太行的溝壑里,幾乎每個農家小院,每道崎嶇山路,每條蜿蜒小河,一天濃似一天的霜露,會把紅橙橙的柿子林,推近到你身邊。

    若抬頭遠看,這時莊稼收了,枯葉落了。大自然的調色盤,夕陽像是在山頭,碰倒了顏料桶。又被西風蘸起,東涂西抹,從迎風的坡面開始寫意。不過幾天光景,就浸紅滿了山,浣紅艷了水,滴紅透了農家的莊戶小院,也洗紅潤了人們的豐收笑臉。

    大地喧鬧起來,天空卻變得靜穆,深藍深藍的,讓人深不可測。即使牽起些白云,也輕飄輕飄的,像扯開的棉絨,讓人放眼就能看穿。直望見湛藍深處,童年的那些心事。


    初中同學李云杰,老家就在晉東南。雖說是老家,卻從來沒有到過,只知道在遙遠北方,廣袤的黃土高坡,東邊枕著太行,南邊臥著黃河。

    他是初一那年,隨當兵的父母,從抗美援越的前線轉來,一直和我同桌。兩年多時間,我們一起學習,一起游戲,每天形影不離,幾乎無話不說,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卻在初三的一天,他突然對我說:“要轉學回山西,一個叫長治的地方!

    我一下子懵了,一點準備都沒有,想起曾經的憧憬,說一起到內蒙牧馬。

    他也一臉不舍,放低聲音說:“不能和你一起去支邊了,父親轉業,要回山西老家!

    當天我們,沉默了好久,都不想說話,一起到了河堤外的中壩。在長滿蘆葦的沙灘上,我們又比了跑步(赤腳),比了射擊(彈弓),還比了鵝卵石投向河心的距離。

    天黑了,才一起回家,踩著秋天月光,朝著嘉陵江對面的山,一次次高聲呼喊,似乎是為了發泄,卻也比了回聲的次數。


    又過了幾天,他真的走了,從此天各一方,永遠渺無音訊。

    黑北影集里的年代,通信、交通都不方便,同學們來了走,走了來,既然分開了,就不指望重逢。只是每讀到“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時候,心里總有酸酸的感覺。

    雖然這之后,偶爾在夢里,夜深人靜時分,也夢見到了長治,見到親愛的同學。卻總有太行高聳,黃河奔流,橫亙在我倆面前。想說好多好多的話,卻永遠也發不出聲。

    直到十多年后,才有機會到山西,本來只是到晉中,臨汾和候馬一帶。卻在與朋友的推杯換盞中,說出了童年心事,一種悵然情緒,讓酒桌鴉雀無聲。

    “晉東南柿子熟了,風景美妙無比,不妨明天就去,尋一尋你的同學!

    聽了朋友提醒,讓我一時沖動,說走就走,也沒什么好猶豫的。


    第二天周末,坐上去晉東南的班車,我仿佛鉆進了,童年的時光隧道。

    那時候還沒高速,只有一條質量不錯的二級路,而且是繞道行駛。從侯馬出發,路過曲沃、翼城、沁水、陽城、晉城、高平等縣市,近400公里,大半天時間。

    山西是著名的煤海,特別是侯馬、晉城一線,公路接踵而至的,都是重載卡車,“突突突突”,一路喘著粗氣。我們的長途班車,夾在遲緩的煤車中間,首尾不見,暗無天日。

    突然就看見紅色,有人尖叫了起來。是一望無際的柿子林,自河邊,到山頂,像掛上無數盞燈籠,讓窗外的灰色天空,頓時亮堂起來。

    窗外紅紅的果實,心底暖暖的憧憬,一路引領我們,來到長治城里。恰好掌燈時分,街上車水馬龍,人潮川流不息。

    我睜大眼睛尋找,依稀的童年印象,或許就在前方,燈火闌珊之處。



http://www.ueservicedoffices.com/blog-1227666-1179432.html

上一篇:三峽三日

8 陳楷翰 鄭永軍 夏炎 張叔勇 張國義 孫頡 姚衛建 楊正瓴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2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掃一掃,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14006957 )

GMT+8, 2019-7-17 12: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时时彩平台